69书吧 > 续南明 > 第183章 当者披靡

第183章 当者披靡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毒妃在上,邪王在下重生最强女帝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钱三娘看去,后面这群难民约二十个,他们缓步而来,在泥泞的官道上越走越近。

    钱三娘心中涌起怪异的感觉,这些难民高高矮矮,想必内有年轻人,壮年人,但却个个以毡衣被褥遮盖头脸身体,就算后方一些没披毡衣的人,也是戴着斗笠,穿着蓑衣,笠檐压得低低的。

    看他们打扮与寻常百姓差不多,鹑衣百结,不论毡衣或被褥皆是黑呼呼布满破洞,但钱三娘总感觉不对劲,眼下三月的天,虽有些春寒,但也没冷到这一步吧?

    就算前方走去的妇孺老人,都没有象他们这样的。

    还有,各人毡衣下硬梆梆的,似乎潜藏着什么东西。

    李如婉等人策马钱三娘身旁,看这群难民走来,眼中也闪过疑惑的光。

    钱三娘忽然喝道:“你们都站住。”

    她指着前方那矮一点的难民:“你,把身上的毡布掀了。”

    钱三娘身边的人都戒备起来,李如婉、万叔、谭哥儿,还从枪套中抽出了自己的燧发手铳。

    前方那个难民站住,缓缓掀开盖在头脸身上的毡衣,却是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郎,满脸的冷漠。

    他看向了钱三娘,猛然眼中浮起了无比的凶残与暴虐,他张开嘴,露出森寒的牙齿,就发出凄厉的,不似人声的嘶吼。

    “杀官兵。”

    他一把将身上毡衣都掀了,就露出右手间一柄寒光闪闪的长刀,他面容扭曲,急步踏着泥浆,就狰狞着脸嚎叫扑来。

    钱三娘身后有骑惊叫:“剪毛贼,是流贼中的孩儿兵……”

    “杀官兵!”

    后方那群“难民”也是纷纷吼叫,个个掀开身上的毡衣被褥,都露出手中的兵器,或长刀,或短斧不等,前方四五个矮小少年,竟都是孩子兵,都只有十四五岁,甚至十三四岁。

    这些孩儿兵们,凄厉的嚎叫,似乎无所畏惧,只是扭曲着脸容扑来。

    他们持着兵器,个个凶恶如鬼魅,那种凶悍残忍的势头让人见了暗暗心惊。

    孩儿兵后方则是精壮些的成年流寇,个个手中持的也是长刀短兵,一样跟随恶狠狠扑来。甚至后方还有斗笠男人吼叫:“他们是睢宁来的官兵哨骑,抓几个活口……”

    这下子兔起鹘落,眼见最先那个剪毛贼孩儿兵嚎叫扑来,手中长刀长长扬起,眼中满是狰狞没有人性。他大张着嘴,扭曲着脸,甚至口涎流着,踏得烂泥四溅,眼见就要冲到。

    钱三娘猛的抽出手铳,抽出同时就扳下了击锤,然后对那剪毛贼就是一铳。

    轰然大响中,滚滚白烟腾起,那剪毛贼一下就是飞起。

    他腾空而起,向后摔去,甚至将后方一个剪毛贼都压倒在地,二人都是摔入泥水中,将官道上大片烂泥腾溅而起。那剪毛贼左胸处还有一个血洞,血雨不断喷洒,就将身边的泥水染红。

    他身下的剪毛贼挣扎爬起,满脸的烂泥鲜血,就是凄厉的嚎叫。

    “砰……”身侧一道凌厉的火光冒起,刺鼻的硝烟味瞬间就扑入口鼻,李如婉也开了一铳,随后扑来的又一个剪毛贼也踉跄摔倒出去,身上一个大洞滋滋冒着血花,一样洒了身边人满脸。

    他摔倒的同时,手上兵器也是远远飞甩,没入了官道烂泥之内。

    万叔也扣动板机,一个流贼叫都不叫就扑倒在地,万叔有些惊讶,他打向这贼胸口的,却不料击中他的脑袋。近距离手铳威力不小,那流贼脑袋被铅弹击中,就有如西瓜一样碎开,白色脑浆飞腾。

    一声爆响,谭哥儿也打翻一个剪毛贼兵,那贼翻滚在地上惨叫,身下的泥水瞬间染得通红。

    一道道凌厉的火光爆出,滚滚烟雾笼罩,转眼己方倒下多人,那帮嚎叫冲来的“难民”就是一滞。

    铳声也激起了这边马匹的不安与嘶鸣,黎叔用力拉住身下的坐骑,喃喃说道:“还真有贼啊。”

    忽然一阵利箭的呼啸,黎叔一惊看去,“嗖”,一根箭矢正中他的胸口,一下子将他射翻马下。黎叔挣扎爬起,棉甲右胸口处插着一根重箭,看位置,竟是从山包那边射来。

    好在离了四十多步,流贼虽用强弓劲箭,仍然没有穿透他棉甲内镶嵌的甲叶,只那边被劲道撞得有些隐隐作痛。

    黎叔急忙举起自己的旁牌护着,他脸上有些挂不住,阴沟里翻船了,他想也不想,就抽出了自己的重锏。

    他虽配有手铳,进庄也训练用了手铳,然多年习惯,第一反应,还是取出了自己的冷兵。

    箭矢“嗖嗖”声响,山包处,竟有十几根箭矢射来,箭声凌厉,都是强弓。

    好在早前钱三娘有吩咐众人戒备,各人也持旁牌在手,虽猝不及防下,听到利箭的呼啸声,各人还是下意识举起旁牌抵抗,就听一片的“笃笃”箭镞钉在牛皮木板上的沉闷声响。

    还有一声惨叫与几声马匹的痛叫嘶鸣。

    射来的箭矢还是多了,甚至有几箭瞄着一个人的,一个新入的镖师挡住一箭,然同时还有另一箭射来,他又没有盔甲保护,那箭矢就射中他的右侧身体,卡在两根肋骨之间。

    这镖师一下痛得冷汗就是流下来,脸色瞬间苍白,策在马上就是一阵摇晃。

    还有三人的马匹中箭,“灰灰”的哀鸣,让他们主人看了心痛无比。

    一匹战马吃痛下更发狂的胡乱跳跃起来。

    ……

    官道前的百姓一阵惊叫,他们下意识回头看了看,然后有人大叫:“流贼啊……流贼来了……”

    立时官道内大群难民都是嚎叫,个个挑着锅碗铺盖,只是飞快往前面跑,有人一下摔倒了烂泥之中,也飞快爬起来,撒丫子的跑。他们叫着哭着,没有人敢回头观看,很快很多人就在官道上跑个没影了。

    山包上不时射来箭矢,官道前百姓惊叫哭嚎,趁这个机会,官道上那帮流贼又狂叫冲来,钱三娘喝道:“都下马,黎叔你们挡着山那边的箭。万叔、婉姐等人随我上。”

    她跃下马匹,旁牌上还插着三根的箭矢,都是粗大重箭,看山包那边伏有贼兵,她就收起铳,打算取自己的狼牙棒迎敌。

    不过此时官道上的流贼已经涌到,当先一个裹着红巾的流贼,更持着短斧,高高扬起,凌厉的斧头就要往钱三娘当头劈来。

    钱三娘抢上一步,手中旁牌斜上狠狠一击,那流贼右臂就骨折了,他惨叫着,手中斧头更脱手往后高空飞去,钱三娘手中旁牌再狠狠一击,就击在这流贼的胸口处。

    这贼双目爆突,一口鲜血就是涌出来。

    钱三娘手中旁牌再狠狠击上他的咽喉下巴,立时就血沫、牙齿、碎骨乱飞,旁牌当中半球形铁盖击中扫过,这流贼一大半咽喉脖子都被撕开了,喷带着血雨,就目光呆滞的往后摔去。

    钱三娘又抽出马鞍上的狼牙棒,这时又有一个粗壮的流贼扑来,手中持着厚实的大刀,钱三娘手中狼牙棒一迎一挑,金铁交夹中,那流贼手中的大刀就被挑走。

    她重重一送,狼牙棒端撞在那流贼的胸口上,这贼一大口夹着碎块内脏的血沬就是喷出。

    钱三娘手中的狼牙棒挥舞,狠狠砸下来,碎骨,红白脑浆鲜血腾起,这流贼的脑袋就没了一大半,哼也不哼就仰天栽倒,只余伤口处的鲜血有如泉涌。

    她的狼牙棒又再舞动横扫,一个静默的流贼与一个嚎叫的剪毛贼都是喷血飞走,骨骼碎裂,萎顿在地。

    钱三娘挥舞她的狼牙棒,当者披靡,见者色变。

    李如婉那边见钱三娘收起手铳,她也收起手铳,从腰后取出一柄森寒的短斧,沉重锋利。她一手持牌,一手持斧,迎上一个原想偷袭三娘,见她来又迎向她的精瘦流贼。

    这贼普通乡民打扮,眼神凶残狡诈,他可能学过倭刀术,双手持刀,一离开官道,就远远高高跳起劈来,口中还发出一声凄厉的怪叫,颇为先声夺人,胆小者一见怯之。

    李如婉旁牌狠狠顶上,这贼的长刀就劈在李如婉的旁牌上,发出沉闷的巨响。

    然这刀没有劈开旁牌,这贼自己却被强大的力道顶得踉跄后退。

    李如婉就是抢上,趁他立足不稳,手中短斧就是狠狠劈去,在这贼睁大的恐怖眼神中,利斧就是直切入肉,然后顺势劈划而下。

    这贼就被开膛剖腹,内脏什么哗哗流下来,混着血水,在他身下堆了一堆。

    血气与脏腑的腥臭传扬,血腥无比。

    这贼仍睁大眼睛倒下,露出他身后一个有些惊恐的流贼。

    看李如婉恶狠狠扑来,他只能硬着头皮迎战,然刀斧相击下,他不但虎口发麻,手中长刀差点要脱手,脚步更是立足不稳,然后李如婉的斧头就带着凌厉的风声凶猛劈来。

    他眼睁睁看着这斧头劈中自己,从左到右,斜斜劈开了一个大口子,这口子深不见底,露出了内中鲜红的肌肉。

    这流贼大叫着滚倒在地,李如婉吼叫道:“又偷袭,爷劈死你们!”

    她狠狠一斧头又劈在同一个地方,这流贼惨叫着,眼睁睁地看着斧头劈下,他双脚乱蹬,嚎叫声惊天动地,李如婉不断劈砍,有若砍猪砍羊,碎肉鲜血不断扬起,就溅了她的一身。

    最后这流贼差点被砍成两断,死时仍然双目圆睁,恐惧非常。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续南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老白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老白牛并收藏续南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