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续南明 > 第199章 铲除2

第199章 铲除2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毒妃在上,邪王在下重生最强女帝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凄苦的呜咽声不时在练总署前回荡,民妇孙四姐,跪在练总署杨大人马前鸣冤。

    多年的凄惨苦楚涌上心头,孙四姐泣不成声,她“咚咚”的磕头,额上血痕屡屡,只是请求杨大人为她作主。

    她号啕大哭:“俺的儿子,还不到六岁,就被骗行拐去了。认识的人说,他手脚都折了,在淮安谯楼那边乞讨,俺几个赶去看,他又不见了……俺的公公状告这些畜生,却被定为诬告,暴病在县狱中。俺家的相公,又被这些畜生暗算,在床上躺上三个月吐血死去……还有俺的闺女,最后又被拐了,俺四处打听,说有在清江浦看到,一只手折了,一只眼瞎了,老天不长眼……”

    孙四姐呜咽痛哭,擂胸顿足,呼号悲泣,话语中充满了最沉重的痛楚,杨河闭目叹息,他身后的铁甲护卫们,都露着极度不忍之色,还有人义愤填膺。

    周边围观的百姓们,亦是个个双目发红,很多人陪同流泪。孙四姐的事情,睢宁城百姓多有听闻,只是她惹上的,是青皮地棍势力。这些青皮个个强横,甚至后面有着恶霸豪强,公门靠山。

    普通百姓只要沾上,那就是非死即伤,家破人亡,他们虽然同情,但却是敢怒而不敢言。

    甚至很多人有着相似的遭遇,与孙四姐一样饱受欺凌。倪叔、张叔等乡邻站着看,一样随同流泪,他们同样遭受过青皮地棍的欺凌骚扰,这内中尤以张叔感受最深。

    他抺着眼泪,心想:“杨老爷要能治治这些青皮就好了。”

    最后孙四姐哭诉完,她趴在地上用力磕头:“这些年来,小妇人千求万求,但一直状告无门,只求杨大人为民妇作主。”

    她哀声着,更用力的“咚咚”磕头,额上大片血痕与沙土,神情凄凉无比,又带着难以形容的期盼。所有人都看向杨河,那三个地棍混在人群中,亦是胆战心惊的看着。

    杨河沉思了一会,终是叹息:“本官对你的遭遇深表同情,只是……”

    他示意陈仇敖拿来十两银子,说道:“这事非本官职权范围之内,你去县衙鸣鼓吧。见了县尊,我也会言说此事。这些银子,你就拿去,略为的补贴家用。”

    孙四姐看着过来的陈仇敖,手中拿着银子,示意她拿去,她有些不知所措,她不要银子,她不要补贴,她只要公道,她要报应!

    旁边众百姓亦是叹息,杨大人仁义,只可惜这事不归他管,也有人露出冷笑:“果然是官官相护。”

    那三个地棍脸上露出阴冷的神情,还好没事,看来这孙四姐还是过得舒服了,应该回去说说。

    孙四姐呆呆跪着,满额的血,满脸的泪,她失魂落魄,难道希望又要落空?

    看杨大人似乎拨马要走,她内心若撕裂般的焦苦,猛然她福灵心至,想起那贵人还跟她说的,她大声叫道:“大人,小妇人要举报,小妇人要举报……”

    她猛的指向人群中那三个地棍,叫道:“他们是流贼细作!小妇人在茶馆中曾有听过,城内的泼皮都在商议,说流贼若来,他们就群聚而起,放火抢诸百姓家。那些人中,就有这几个腌脏货!”

    周边围观的百姓一片哗然,杨河的神情立时凝重无比,他冷然道:“你说的可是真的?”

    孙四姐发誓道:“小妇人说的句句是实,当时很多茶客都有听到,很多乡邻也可以作证。”

    杨河猛的看向那三个地棍,眼中露出森寒的神情,他冷冷道:“将他们三人带过来,让本官问问。”

    所有的百姓都是看过去,很多人露出兴灾乐祸与解恨的神情,那三个地棍则立时脸色发白若纸,身上寒毛阵阵涑栗。

    兔起鹘落,事态急转直下,突然流贼细作的罪名就落到自己头上,三个地棍本能的拼命摇手,尖声否认,眼前可是能大败流贼五千的人物,若被他盯上,怕不死也得褪层皮。

    这罪名,他们可受不起。

    一人更恐惧的大叫:“孙四姐,你不要胡说八道,我们都是清白的百姓人家,怎么可能是流贼?大人,小人们冤枉啊!”

    他们拼命撇清关系,虽然孙四姐说的他们确实有说过,但那只是他们趁火打劫的习性,不能因此说他们就是流贼啊。这真是比窦娥还冤,嘴巴说说也成罪了?

    不过三个甲兵护卫已经上去,个个厚实的斗篷,行进中身上的甲叶锵锵作响,步伐声沉重无比,他们手中长刀慢慢抽出来,一点一点的,带着死亡的金属寒光。

    一个甲兵手中更持着大棒,包铁的前端看起来沉重无比,被砸一棒,定然头脑开花。

    他们就这样过来,难以形容的压力笼罩,立时给人以一种快要窒息的感觉。

    三个地棍满脸骇然,连连后退,他们只是街头青皮,对付百姓可以如狼似虎,作威作福,但对上这种充满血腥杀伐的战阵甲兵,那就若柔弱的小鸡一样无助。

    他们尖叫着,辩解着,甚至两个地棍忍受不住窒息般的压力,口中大叫,就转身往后面逃去。

    猛然一声爆响,浓重的硝烟弥漫,一个地棍身后溅起一股血雾,就那样扑在地上。他声嘶力竭的翻滚嚎叫,刺目的鲜血从他身上流出,立时洒满一地,那样的触目惊心。

    周边百姓惊叫,却见杨河策在马上,手中持着三眼燧发手铳,当中一个管口还腾腾冒着轻烟。

    他眼神森寒无比,手中大拇指又扳下击锤,枪管再次旋转,持铳又瞄向另一个大声尖叫的逃跑地棍。

    看他就要转入另一条小巷,他扣动板机,又一声爆响,更多的刺鼻硝烟弥漫。

    那逃跑地棍身后也溅起一股血雾,他大叫着,扑在地上,亦是痛不欲生的翻滚大叫。

    周边百姓又是一阵大叫,个个惊恐,很多人更吓得跪下来。

    对这些百姓来说,这种场面太让人心惊了。

    不过很多人亦是痛快无比,这些地棍们的报应来了。

    孙四姐依然跪在街心,她双目大睁着,心中又是恐惧,又是痛快,一个声音在她内心不断的高叫着:“我的孩子,我的相公,你们看到了吗?报仇雪恨开始了!”

    余下一个地棍叫不成声,无比的恐惧充斥他的心神,他只是后退着,双手拼命的摇晃。

    陈仇敖上去,一拳重重的打在他的脸上,立时这地棍翻滚在地,满鼻满脸的血与土,口中不成声的凄厉嚎叫。

    又有一个甲兵上前,狠狠一脚踹在他的小腹上,立时这地棍痛苦的痉挛,全目极力的凸出。

    他口中涌着血沬,挣扎着,爬动着,就想拼命的爬走远离。

    又有一个甲兵上前,手中大棒狠狠敲下,渗人的骨折声中,这地棍声嘶力竭的惨叫,一只右脚已经被砸断,形成诡异的扭曲形。

    他血流披注,容色凄厉无比,仍然想爬走,陈仇敖上前,一把揪住他的网巾发髻,就将他从土街道路中拖回来。

    这地棍凄惨叫着,断腿中流出的血,就在这一片的街面上洒出令人心悸的痕迹。

    杨河冷冷看着,他厉声喝道:“抓进去拷问!”

    很快一行人回转练总署廨,那地棍就一直被陈仇敖拖进去,告状民妇孙四姐一样被带进去。

    余者西街的百姓,过往的路人仍然聚着看,个个议论不休,他们皆是心惊肉跳,这就是练总署杨大人的威严,市井中横行的地棍在他面前柔弱不如小鸡。

    他们议论着,很多人心情又是兴奋,又是忐忑。

    但所有人都有一种预感,睢宁县城,将有大事发生了。

    ……

    似乎外面街道传来整齐轰然的脚步跑动声,还有人在隐隐宣告什么,知县高岐凤疑惑的放下茶盏,仔细倾听。

    他仔细听,似乎声音清楚了些,有人在大声喊叫:“封闭四门,抓捕流贼细作!”

    “仔细搜,不要放走了一个!”

    猛然似乎一阵火器的爆响,高岐凤猛的站起来,脸色有些发白,这是出什么事了,不会流贼打来了吧?

    今日一大早,他又巡看了一下城防,练总署杨大人一切都搞得井井有条,城外的壕沟土墙防线也全部完成,他看后没什么不满意的,就回县衙后宅稍稍歇息一下。

    只是一杯热茶还没喝完,街上就这样的动静,这是发生什么事了?

    好在很快田师爷匆匆赶来,说有义民向练总署廨举报,言街面市井发现了流贼细作的痕迹,练总署杨大人正领乡勇抓捕斩杀,他特遣邓门子前来告知,说事情很快结束,让县尊这边不必担忧。

    高岐凤略略放心,他眼中闪过典史魏崑岗的脸容,恼怒道:“这个魏崑岗,是怎么办事的?流贼细作混进来都不知道,真是不称职!”

    他狠狠一掌拍在旁边的案桌上,有种新仇旧恨涌上心头的怨恨。田师爷静静站着,看着他,高岐凤忽然又有些不放心,他轻声道:“真有流贼细作?不会杨河那边搞错了吧?”

    田师爷道:“应该不会,练总署传来的消息,义民孙四姐向杨大人举报,言有地棍在她茶馆喧嚷。说流贼攻来时,他们就会在城内放火抢掠,配合城外的流贼攻伐。杨大人因此怀疑这些泼皮地棍与流贼勾结,甚至内中混有流贼细作。他还传讯多人,皆有此说,特别良民商家刘大有、胡就业等人力证,因此杨大人实施抓捕审问。”

    高岐凤道:“胡就业,朝天锅那家的大掌柜?”

    田师爷道:“正是。”

    高岐凤哦了一声,这就不错了,朝天锅他也吃过,这可是城内的大饭馆,饭馆主人这样说,可信度极大。

    那商家刘大有,亦也是清白人家。

    他冷哼了一声:“流贼来临,本因同心协力,这些泼皮地棍竟然……真是死有余辜!”

    他又狠狠一掌拍在旁边的案桌上,让上面的茶盏都咣咣的跳动。

    作为知县,高岐凤等人的财帛来源主要是粮赋等方面,跟市井的青皮地棍是两条平行线上人物。

    跟他们打交道的,主要是胥吏衙役什么,或许典史魏崑岗“接地气”的话,也会跟市井之徒发生交集。

    作为县官,高岐凤其实很难管到市井上的人,对他堂堂七品知县来说,各街市的泼皮地棍是死是活也不重要,不过有一点。

    他沉吟了半晌,说道:“大敌来临,这些青皮地棍抓了杀了也没什么。只是杨河那边,还要让他勿要惊扰了百姓,伤寒了民心,使流贼来临时有机可乘。”

    田师爷道:“应该不会,北岸的乡勇进驻睢宁后,这军纪方面杨大人一向抓得很严。”

    高岐凤点点头,确实北岸乡勇来后,基本都是在军营内操练,只要不去惹他们,他们也懒得理外间的百姓,非常让人省人,已经有百姓士绅称赞杨大人麾下仍仁义之师。

    随后田师爷轻声道:“杨大人搜捕街巷,魏典史那边可否会……”

    高岐凤冷哼道:“缉捕盗贼凶犯,这本是魏崑岗的事。但看看,流贼细作都混进来了,他还有脸面提这事?真是不称职!”

    说到这里,高知县又忍不住拍下旁边的案桌,再次让上面的茶盏咣咣跳动。

    ……

    睢宁北面的街巷蜿蜒低矮,不过这边庙宇倒是多,泰山庙、贞武庙、关帝庙、奶奶庙、马神庙等等。几间庙宇的主人不见,却是被强取豪夺,被城内的骗行们所占据。

    内中庙宇一些人,还多是乞丐样子的人,这就是典型的乞丐赶庙公了。

    然后关帝庙附近有一片外表残破,但内中颇有洞天的四合院,此时大堂内外正在喧哗,摆了些酒桌,一些形形色色的人正在吹牛闲聊,喝酒打马吊。

    人群有男有女,有人长袍,有人劲装,还有人携带兵器,一股股闷热的酒肉香味就是传出。

    内中一桌上摆着几个菜,有鸡,有鱼,有猪肉,有豆腐等诸个菜,两个男人正对坐着喝酒,为首一男子须发杂乱,年在五十多岁,身材短粗,脸容满是纵横的皱纹,但似乎有几分慈眉善目的样子。

    他穿着破旧的外衫,但内中却是一件酱绸,显得不伦不类。

    对坐的男子四十多岁,脸色黑红,精瘦精瘦的样子。

    堂内外几十个人,二人却单独占据一桌,显得在这伙人身份地位不一般,却是本地骗行团头粱五爷与他手下得力骨干董八爷。

    二人喝着酒,吃着菜,正在闲聊什么,粱五爷身旁还摆着一个颇为独特的杆子,上面贴着一张葫芦样的纸,纸上写着“一应兄弟不准滋扰”的字样,显示了团头粱五爷往日出身,丐帮会员。

    确实以前粱五爷加入过丐帮,那还是好多年前他在淮安府城厮混的时候,这个杆子,还是由当地的丐头亲手发给他的。

    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每行也有每行的行规,做乞丐,不是随随便便都能做的,无论外地乞丐,还是本地乞丐,都要受当地丐头的管理。

    外地乞丐来本地乞讨亦要备具拜帖,亲自拜会丐头后才能在丐头所管区域行乞,标志就是这杆子了,然后所得大部分上缴,对丐头也必须绝对的服从,任劳任怨,更类主仆之间的关系。

    而且丐头可是“终身职业”,丐头死后才会更换新的丐头,可能普通的乞丐日子不好过,但各地的丐头,个个都有大户人家的资财。

    在淮安府城厮混的日子,大大开拓了粱五爷眼界,因为他是当地丐头的“小相公”之一,因此颇受器重,内中方方面面的技巧本事,最后也都学了个七七八八。

    这一行他干了十几年,可惜丐头去世,后面更换了新丐头,不好男风,粱五爷就被边缘化,处处不得志,就寻思自己出来另起炉灶。

    淮安府城竟争激烈,他跑到邳州,但火拼不过当地的丐头,最后回到老家,睢宁。

    在这边,他与快班某个捕快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亲戚关系,更因此巴结上某个班头,虽然收入很大部分要上缴,但也因此垄断了睢宁的骗行行业,多年来虽经风雨,但一直太平无事。

    对面董八爷是这些年他提上来的骨干,会几手拳脚,特别听话,会说奉承话,也有些小计谋。

    此时二人对着喝酒,酒酣耳热间,都是有些面红耳赤,这时董八爷道:“五爷,前段时间俺去了府城,那真是开眼了。有些小丐手脚奇奇怪怪的,那是咋整出来的?俺只知道瞎目断手。”

    粱五爷仍然慈眉善目的样子,轻描淡写道:“哦,你说这个啊,俺有与当地同行交流过,一次喝酒套出来,这叫采生折割,要刀砍斧削,有些还要用瓮罐栽培……”

    他摇头道:“不好整,要老师傅好手艺,不然一下就整死了,俺就切磋过,都死了。一般低级的,只用铁丝勒着长大就行。”

    董八爷眼中有着羡慕嫉妒:“有这手艺,可以吃一辈子的饭了……娘个鸡仆,现在的人,为了赚钱,什么奇奇怪怪的法子都有,真是丧心病狂。”

    粱五爷道:“可不是,唉,也不能怪他们,现在世道乱了,生意不好做,一般的断手断脚,弄瞎眼睛,可讨不到钱啊。”

    董八爷也恨恨道:“就是,现在的人,越来越没同情心,真是人心不古,世风日下。”

    粱五爷道:“现在世道,几十万几十万的死人,见多了,断手断脚又算什么?”

    他说道:“特别我们这种小地方更不容易,还要多拓行业。这次叫兄弟姐妹们聚在一起,就是想想,该怎么多往邳州走。”

    董八爷脸色也有忧虑,毕竟小县城,他们骗行骗拐幼儿幼女也不能频繁,否则就引人关注。便如当年孙四姐的事,上下打点的钱就花了不少。所以近几年他们骗行的战略,就是多领域开拓业务。

    现在看到什么好货孩童只是业务之一,他们团体,更多往经济领域,文化领域走,如出售制造假药、卖假酒、伪造文物、古董、编造家谱等等,最近还想着能不能搞假银假钱。

    只是不可避免的,他们要往外走,就与邳州,宿迁等地的团伙发生了冲突。

    所以今日粱五爷招齐兄弟姐妹,老窝聚餐,也是集思广益,该怎么走出去。

    粱五爷最后将杯中的酒喝净,酒力上涌,有种飘飘欲仙的感觉,这种日子,惬意!

    心中亦是感慨,男子汉大丈夫,还是要出去多见见世面啊,窝着土里刨食,会有什么出息?

    这不,自己就学了一身本事衣锦还乡了,多年来,也混出了一番事业。

    他站起身来,还顺手拿起旁边的杆子,虽然不在丐帮混了,但多年来,他仍然随身携带杆子。

    这也显示他不忘本,江湖好汉见了,谁不要称呼一声:“粱五爷,重情重义?”

    他手持信物杆子,有若持着权仗般威严,董八爷也忙跟在身后。

    走到堂前,堂下的人,也停止了喧哗吹牛喝酒,个个面红耳赤的,都是恭敬看来,五爷要训话了。

    粱五爷轻咳一声,正要说什么,忽听外间轰轰的脚步声,转眼就到大门口。

    粱五爷有些惊疑,不明白发生什么,毕竟有什么风吹草动,都会有人提前招呼,通风报信什么,没等他反应过来,院门轰的就被撞开了,然后十几个圆滚滚,黑乎乎的东西就扔进来。

    这些东西飞在半空中的时候,似乎上面的引线还滋滋滋的冒着火花。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续南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老白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老白牛并收藏续南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