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续南明 > 第269章 布局1

第269章 布局1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毒妃在上,邪王在下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重生最强女帝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骄阳似火,毒辣辣的太阳要把人烤糊了。

    入夏后就没什么雨,对夏收是个好消息,不会遭遇梅雨,收上来的麦子也可以好好晒晒。

    但看年景,下半年又要大旱,对秋季的栽种是个坏消息。

    曹子仁捆着麦秆,一束束立在田间,身旁的婆娘与二女一子也仔细在田地寻找,掉落的麦粒,散乱的麦秆一根都不放过。

    麦粒不说,此时的麦秆秫秸也有大作用,肥田只是基本,还可作饲料,作柴薪,往日晒干的谷草、稻草挑到邳州城去贩卖,一束可卖一分银,现在涨到二分,若卖到新安庄,他们愿出二分五厘。

    曹子仁捆好最后一束麦秆,大大松了口气,虽说日头火辣,全身上下闷热难受,但他心中却很高兴,从五月中开始抢收,连续多天的劳累后,他的二十五亩冬麦终于全部收割完毕。

    但看光秃秃的麦田,曹子仁又是一叹,二十五亩地,一年的劳累,最终收获的麦子只有约十五石。

    却是三月连降大雨,他的麦田被淹了不少,水退后,一些麦地就欠收了,余下的平均收获只有六七斗,这样二十五亩地,仅有共十五石的收入,可能支持到明年夏收?

    想到这里,曹子仁又是一叹,庄稼人苦啊,按他们的食量,放开来吃的话,一人一天吃一升米面是基本的,一家五口,一年的口粮就可吃十四五石。

    但哪能如此吃喝?麦地要留种,各种花费,放在别地,还要纳粮当差,赋税加火耗一亩好几斗。

    现在夏税秋粮还都征银,庄稼人手头没银子,就挑粮到州城去卖,但城里有行会存在,哪能随便摆卖?只得粮店收购。

    曹子仁听说了,现在邳州城各粮店卖价,麦一石二两三钱,米一石二两五钱,却是去年江南很多地方先遭旱灾,又遭水灾蝗灾,影响了今年的收成,便是夏收时节,米麦价格都居高不下。

    本来这对庄稼人是好事,然这只是卖出价,收购价各粮店公议后,麦仅九钱二分一石,米一两二钱一石,让各农户破口大骂,真是一帮黑心倒霉的商人。

    所以种种算下来,各庄稼人一年辛苦没盈余不说,还要倒贴,这也是各地抛荒逃亡人越多的缘故。

    本地三不管之地,倒不需纳粮当差,但有匪贼,如丧心病狂的焦山匪,铜山匪等,不但抢粮还要人命,幸好他们被杨相公剿灭了。

    这边属杨相公管辖后,倒不需缴税粮税银,以硝土代替,每到冬春,遍地硝土,厚如雪霜,最多收集时累一些,这点上,曹子仁等人皆称杨相公仁德。

    不过想想明年,曹子仁心中又是忧愁,看来吃几天饱饭后,又要忙时吃干,闲时吃稀,青黄不接时吃糠咽菜了。

    近午时,各田地都收拾好,婆娘带孩子回去,晒麦磨麦,接下的活都是她们的,所以说这时代的女人苦,整年家里家外忙,女人当男人使用,晚上还要在床上忍受折磨。

    曹子仁看婆娘欢天喜地的回去,似乎对她来说,累一些没关系,只要田地有收获就行。

    曹子仁心中有所触动,麦子收了,运一些卖钱后,看来有必要给婆娘添置一身新衣裳了,跟自己多年,她就没什么体面的衣饰。

    虽然这女人笨手笨脚,针线活都干不好,哪象弟媳妇徐贞娘心灵手巧,为新安庄缝制衣饰,一个月竟有一两多银子的收入。

    然想想当初娶她进门,就是看中她的憨厚本份,特别胸大屁股大好生养,这不,成亲这些年,连续为他生了三个子女,个个都很健壮,想到这里,曹子仁又满足了。

    曹子仁脱了斗笠扇风,随意在田间走着,这一片都是麦田,基本麦子都收好了,一捆捆金黄的麦秆立在田地间。

    曹子仁与附近一些村民闲话,大家话里话头都充满收获的喜悦,同时也很担忧明年,若一直旱下去,秋时冬麦种下,明年能收获几石实在难说。

    同时大伙也齐声咒骂城里粮商黑心,麦子出售价二两三钱一石,收购价仅九钱二分,还让不让大伙活了?

    与曹子仁一样,这边村民很多人婆娘一样笨手笨脚,挣不到什么银子,然油盐酱醋,各样花费,都是要现银的,只是挑粮去邳州卖,众人觉得太亏了。

    叹气时,也有村民神秘言说,让众乡梓不用怕,因为听说杨相公六月会在新安庄开设粮店,每夏粮秋粮收获,收购价都不少于一两,青黄不接时,粮价出售价不多于二两。

    听说这政策只针对他治下的民众,他们罗山庄虽是附属庄,也可以享受这个待遇。

    只不过介时粮食出售,每户会有一定的限额,还要凭腰牌购买。

    同时这次粮店收购定价也传来了,麦每石白银一两。

    众村民皆赞杨相公仁义,虽说新安庄粮店收购价也不高,但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粮店收购时多了八分银,这就是仁义。

    而且若青黄不接粮价不多于二两,这更是大仁义,要知道那时粮价往往涨到四五两一石,过火的年头更是一二十两,不知多少百姓卖儿卖女,甚至活活饿死。

    二两银子,大伙咬咬牙,还是可以承受的。

    曹子仁脸上的皱纹也舒展了许多,有一种心安的感觉,似乎杨相公来后,大伙的日子就好了不少。

    特别这边太平,再没有土匪恶贼,省了庄中公费不说,大伙还可以放心的在外耕种,就连妇女小孩都可以大胆的在路上行走,这是以前不可想象的。

    现在杨相公还设粮店,恐怕就是灾年也不会饿死人了。

    比起弟弟曹子贵,曹子仁木讷许多,不擅言辞,但他心中有一个感觉,在杨相公治下很不错。

    种种感觉,汇成了一种归属感,所以不久前杨相公又大败献贼革贼时,各地又是轰动,消息传到罗山庄,曹子仁等人都有一种与有荣焉的自豪感,就象自己打了胜仗一样。

    不过虽心中很大隐忧去除,谈起秋后的耕种,众村民又是叹息,担忧明年吃食,更有村民指着西面几里外的寿山庄,言还是那些直属庄的村民好,每日有固定的口粮,每月还有工钱,真是旱涝保收的铁饭碗。

    谈起这个,众村民也是羡慕,这一片村落已经固定下来,听说杨相公划为新安乡,还说啥面积有三百平方公里,共有十四个附属庄,十五个直属庄。

    然后附属庄连各村民耕种的田地,周边一些荒地划给他们,不干涉他们生产生活,仅每年缴纳固定的硝土便可。

    直属庄则什么都管,但供口粮,供工钱,供衣裳被褥等。

    众村民都听说了,他们直属庄若一户五口人,仅一年的口粮就有十四石。青壮每月还有五钱的工钱,女子小孩也有些,一户每年就有工钱十几两。

    他们入庄,男女老少还各有二身的冬服夏装,又有薄被冬被等,若按衣被每人三两银子计,十五个直属庄一万人,杨相公光在此项上就要耗费白银三万两。

    听说他们还经常有肉吃,想想自己,实是让人羡慕。

    看着那边庄子,众村民皆好奇的议论,也有村民疑惑,看那些直属庄形势,很类似众人听闻的江南某些大财主庄园,但待遇如此优厚却闻所未闻。

    虽说杨相公很会挣钱,光光征讨流贼,就几万两几万两白银的缴获,然眼下的年景,就不怕没有收获,坐吃山空?看看自己,一年到头辛苦,仍然入不敷出。

    有村民反驳,自己等附属庄跟那些直属庄可不能比。

    就说水利上,本庄仅有罗姓家族田地有水塘,有圩墙,有水渠等,但因为圩墙水渠未用石砌,也经常被淤塞冲毁,余者他们这些姓刘的,姓曹的更不用说。

    而本地小雨小涝,大雨大涝,无雨旱闹,没有水利,如何种庄稼?但兴修水利岂是易事,砌个水塘若用石料,至少都要几百两银子,又筑圩墙,挖水渠,若用石料,就是过千两银子没了。

    水塘水渠经常要修理,特别水塘常有淤塞之患,需要补漏与清淤,庞大的银钱量,哪是小户人家供应得起?

    所以他们罗山庄人基本靠天吃饭,或是借买水,如去年干旱,几里外的河水极浅,村中人就到罗姓人水塘买水浇麦,一担水要五十文钱。

    反观对面寿山庄,最近一直在开荒与兴修水利,他们沿着内白马河边建了圩墙,环着田地,皆是石砌,还设闸门。又建多个水塘,开挖多条沟渠,听说皆要石砌。

    虽耗费让人咋舌,有村民听寿山庄人说,估计庄中前后水利投下的白银数不会少于二三千两,但效果肯定好,未来他们庄中六千亩地,都可以有效的灌溉与排涝,保证庄稼的种植与收获。

    果然如此,怕不消几年,人家的田地就可以成为上田,亩产一石,甚至一石以上,肯定不会亏,还会大赚。

    那村民得意洋洋道:“杨相公精明着呢,若你想到的他老人家都没想到,那就你是练总人家不是了。”

    曹子仁等人则是咋舌,对面的庄子,光是兴修水利,就投下去二三千两银子?

    那十五个直属庄要投多少,怕要三四万两白银吧。

    曹子仁等人无法想象这个数字,就觉很多很多很多。

    那村民还神神秘秘道:“听说杨相公还有一种肥料,可以肥田增产,介时人家庄稼长得好是肯定的,哪象我们的田,一亩六七斗?”

    众村民更有兴趣,这种是什么肥料,比农家肥更好?那村民只是含笑不语,其实他知道也不多,只不过某日听直属庄民随口提一句,就记在心上了。

    众人议论着,有人羡慕直属庄民生活,希望以后自己成为内中一部分。

    听说杨相公将这一片划为新安乡后,未来打算继续往北往西扩张,再设几个乡,自己还是很有机会的。

    有人则沉默不语,他们很羡慕直属庄民能吃饱穿暖,但也知道那些直属各庄管理比较严格,一举一动有若军中,他们习惯了目前的生活,却受不了那种约束。

    只是明年怎么办?若这样大旱下去。

    就有人言,自己准备秋播前这段时间去采石场、修路队打打短工。有人准备多养猪种菜,有人准备多种些杂粮,大豆山芋什么。有人则准备多收集些硝土,反正多是围绕直属庄民的供需。

    曹子仁听着众人议论,心中也是犹豫,按他心中想的,他是有家的,还是想在自己庄中种田的,他弟弟想将他家十五亩地佃给他种,他也是心动的。

    想起弟弟曹子贵,曹子仁亦是羡慕,弟弟现在路工队做工,听说以后打算自己开个采石场,言语间极为豪迈。弟媳妇徐贞娘则在家缝作,现一个月收入有一两多银子,听她口气,打算以后自己建个缝作坊。

    夫妻二人热火朝天的做事,连夏收时田间麦子都是请人收割,下半年更不种了。

    “还是佃来种。”曹子仁想来想去还是这样决定,因为除了种田,他不知该干什么。

    不过事先要跟弟弟说好,若大旱欠收,可不能多讨要,而且他准备多种些耐旱杂粮,还有多种些豆子什么的,这些在新安庄都很好卖。

    “还是直属庄民舒坦。”但看着对面寿山庄,曹子仁还是忍不住这样想。

    ……

    此时罗山庄民谈论的寿山庄,正处于一片忙碌中。

    本庄离罗山庄五里,位二郎山北面山脚,再北二里就是内白马河,是个典型的新安庄统治保甲庄田,有户一百,人口五百左右。

    几次与流寇大战,吸纳不少难民后,杨河就决意编设保甲,以十户为甲,设甲长一,十甲为保,设保长一,保副二,为不引人注意,保外称庄,保长称庄主。

    所以本庄外称寿山庄,然杨河手中册帐名称:新安乡寿山保(九保),保有户一百,口五百。

    寿山庄地理人口比较合适,然有些庄不可能这么完美,编户原则就以十户为准,每甲不得少于六户,多于十五户。保以十甲为准,不得少于六甲,多于十五甲。

    然后杨河还设立了保上面的编制,那就是乡镇,划分原则,以十保为准,不得少于六保,多于十五保。

    以后还会有县级单位,划分原则,以十乡为准,不得少于六乡,多于十五乡。

    这样基本人口,保一百户,五百口人。乡一千户,五千口人。县一万户,五万口人。

    当然,这些都是直属庄人口,附属庄,外来商贾人口什么不计在内。

    而直属庄全民皆兵,称乡兵,平时又耕种,兵民一体。

    不过除非大战动员,否则乡兵只耕种,操练,维持地方治安。

    此时寿山庄就是如此,全庄五百男女老少,就投入紧张的开垦,兴修水利等事宜中。

    本庄三月底设立,秋播前,要开垦好六千亩地,相应的水利也要兴修好,然后以后他们还有很多事。

    一般杨河治下一个标准庄保,会有五六千亩地,一个畜场,一个菜园,一个缝作坊,通往主干的路基也要他们自己搞出来。哪个庄先搞好路基,以后碎石路就优先修往哪个庄。

    设庄后,寿山庄民就一直在忙,虽庄中分到一些耕牛、骡子驴子用来开垦,然很大部分要靠人力。

    水利队帮修了部分水利,然很大部分,要靠庄民自己完成。

    好在各材料石料什么源源不断运来,不需要庄民苦恼。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乘龙佳婿长宁帝军医妃惊世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

续南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老白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老白牛并收藏续南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