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觉醒(GL) > 第7章 被发现了

第7章 被发现了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恰似寒光遇骄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日子不急不缓地过着,长笙除去每日练武的时间,便都待在卧房之中,看看书,或是发发呆。

    路克雷再怎么急着想要获得更多权利,也不可能每天都忙着拉拢人心、排除异己。蒋筝如今没事就去将他盯着,连他吃饭睡觉拉/屎洗澡的时间规律都摸出来了,有用的信息自然也越来越少。

    慢慢的,蒋筝对路克雷的监视也就稍微松懈了一些,闲时,她开始四处游荡,试图找到之前那个矮人少年,只可惜自那日后,她再也没有见过那个少年。

    冥络这几日都很刻苦,塔斐勒有时间了也会去为他指点一二。

    年幼的弟弟被她推上遥远的战场,无心争权的二哥被她扯入一场本不用参与的是非。

    长笙心中多少有些愧疚,一时不知如何面对他们。

    冥络离开塔兰的那天,长笙独自一人坐在无人的后花园中。

    本该在监视某人的蒋筝不知何时又跟在了她的身后,见她愣愣出神,便上前清了清嗓,道:“我听塔斐勒夸冥络学东西快。”

    长笙点了点头,道:“他和我一样,从小到大,学东西一直很快,不过他就是爱偷懒,不肯用功。”

    “他和你一样?”蒋筝靠着一旁假山,抱臂笑道:“你这是在变相自夸?”

    “是事实。”长笙理了理裙摆,抱膝道:“虽然我和冥络对母后都没什么印象了,但是我们都知道,她不止是一个王后,还是我们帝国人人敬仰的战士,远东的战场上令魔族闻风丧胆的希尔达将军!我们是她的子女,天生就是战士。”

    这种“我的父母很厉害,所以我也很厉害”的论述本是十分幼稚,但从长笙口中说出,又偏偏让人无法反驳。

    蒋筝还记得远东战场上那个披甲持刃斩杀四方的长笙,要不是亲眼见过,又怎能和眼前与她抱膝谈天的小姑娘联系在一起?

    “好吧,姑且信了。不过我有点好奇,希尔达王后那么厉害……”蒋筝说着,伸手指了指长笙的胸,下一秒又比了一个心,笑道:“国王陛下是如何撩动她心中小鹿的?”

    “她之所以会成为我们的母后,是因为她在马背上将自己输给了父王。”

    “输?”

    长笙点了点头,笑道:“父王和我们提起过,他与母后彼此倾心,有一日赌了一场骑射,事先说好输的人答应赢的人一件事。当时父王用玩笑的语气说,他要是赢了,就要母后嫁给他。”

    “那一场骑射到最后是母后输了,但父王说,母后是帝国最强的战士,无论是刀剑拳脚还是骑射,他都远远比不上母后,那一场,是母后故意输给他的。”

    “欲迎还拒啊,都是套路。”蒋筝说罢,还感慨了一句:“嘴上说着不要,其实身体诚实的很。”

    长笙忍不住瞥了蒋筝一眼,道:“你说话真不中听。”

    “小妹妹,我可是鬼,开口都是鬼话连篇,想要中听,那也太为难了。”蒋筝自嘲着,心情有些小微妙地哼起了歌。

    不久前,她还吹着空调,坐在电脑前与一些自认机智的傻子夸夸其谈,收钱收得十分舒心。而如今,身旁却只剩一个身体十六岁灵魂十九岁,年轻耿直到骗与不骗都没什么区别的小公主。

    人生与鬼生的落差,往往就是那么不可思议。

    不过有一点还是不错,就是不用再提心吊胆地四处躲藏,各种换号了。

    塔兰城中,吹响了送行的号角,他们年轻的王子已骑上战马,随着那支国王钦点的护卫队离开帝都。

    蒋筝飘至屋顶远望了一会儿,又回到长笙身旁:“你的宝贝弟弟就要走了,不去和他叨叨几句?”

    “我也不知道说什么。”

    “下次见面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最快也得等到十六岁的成人礼才有机会回来吧?不知道说什么,说……”蒋筝话音未落,长笙便已起身朝着出城的方向跑去,她不禁摇了摇头,笑着说完了刚才没有说完的话:“说句保重也好啊。”

    在蒋筝的想象中,女主追出征的人儿大多应该抓着裙子边哭边喊,或一路迎风奔跑最后气喘吁吁地与其四目相望,眼中含泪。

    但她看见的,却是一个身手灵活的十六岁少女,又上房又翻墙,各种躲障碍各种抄近路,最终快速而又精准地追上目标的一场“跑酷表演”。

    她自高处跃下,在两侧送行人群的注视下叫停了这支即将远去的队伍。

    “姐!”冥络看见长笙到来,立即从马上跃下,跑到长笙身旁,开心得不行,朝一旁送行的塔斐勒看了一眼,道:“二哥说你最近忙,我以为你不来送我了!”

    长笙喘了喘气,伸手揉了揉冥络的头发,道:“莫科多和塔兰不一样,那边战事多,少不了要吃苦,你是男孩子,要坚强一些,别哭鼻子让人笑话,知道吗?”

    “姐你放心,我知道的。”

    “照顾好自己,姐等你回来。”长笙说着,伸手将他转了个向,轻轻向前推了推,道:“快去吧,都在等你呢。”

    “嗯!”冥络点点头,拖拖拉拉地磨蹭了几步,咬咬牙快步上前,翻上马背,回头对长笙喊道:“姐,我回来行成人礼的那天,你可不能再像去年那样送我一个草蚂蚱了!”

    长笙挥了挥手,应道:“想太远!等你回来再说!”

    “好!”

    望着冥络渐行渐远的背影,长笙心中多了一丝欣慰。

    如果这次来不及阻止魔神复生,至少,弟弟去了那边,比留在塔兰要安全许多。

    两人走在回去的路上,蒋筝跟在一旁打趣道:“喂,弟弟过生日,做姐姐的就送一个草蚱蜢,未免也太小气了吧?我有点好奇,你都送过他什么生日礼物?”

    “十四岁的时候,是一只草蚱蜢,十五岁的时候,送了他一只石兔子。”长笙低声说着,声音极小,似在喃喃自语,往来的人群皆无人在意:“他成人礼那年,是一把匕首,十七岁那年,是一把刀……后来,都在远东折了。”

    说着,她垂下眼睫,似又想起那噩梦般的一场祸乱。

    “那你这辈子可得送把结实点儿的。”蒋筝一句胡扯将这气氛打乱,弄得长笙一时间哭笑不得。

    蒋筝伸了个懒腰,百无聊赖地朝四周环视了一圈,忽见两个有些眼熟的身影消失在远处拐角,连忙招呼了长笙一声,自己先一步追了上去。

    长笙拨开人群,一路追着蒋筝跑至一个巷口,只见她指着两个贵族少年,情绪有些激动:“帮我问问他们,前几天追打的那个矮人是谁!”

    蒋筝不是容易激动的人,但在这个世界,任何一个能感知到她存在的人都弥足珍贵,因为只有这些人才能让她感觉到自己是真的存在,而不只是一个被世界孤立了的魂魄,游离在世界之外。

    长笙快步上前拦住两人询问了一番,蒋筝在一旁,眼神从最初的期待渐渐变作无奈。

    那两个少年并没有认出长笙的身份,见是一个漂亮姑娘,便也十分配合询问。

    他们都是维罗弗学院的学生,维罗弗是艾诺塔最好的学院,每年都不乏望子成龙的大人拼钱又拼关系,想方设法将自家子女往里送,自己的儿女进入维罗弗学院,也渐渐成为了贵族之间彼此炫耀的资本。

    而他们那日追打的矮人,也是学院的学生之一。

    在得知长笙在打听那个矮人后,两人皆是一脸不屑一顾的神色。

    “那个矮人啊,从乡下来的,不知道他家里人托了多少层关系,塞了多少年口粮钱才被塞进我们学院的,脾气臭的很。”

    “可不是吗?还是个小偷,偷别人东西被逮了个正着,学院就把他开除了。谁知道现在人在哪儿,反正他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塔兰是混不下去了,滚回老家了吧?”

    长笙多问了几句,没问出什么结果,便同蒋筝一起回了家。

    一路上,蒋筝都比较安静,似乎在沉思着什么,回家后,便坐在床边发起了呆。

    长笙想了许久,还是决定上前安慰一下:“你别担心,你看,一开始,你认为除我以外,没有任何人能发现你的存在,可现在有了第二个,这就代表,肯定还有第三个,第四个,甚至更多特殊的存在。”

    “再说了,我答应会陪你找复生之术,就一定不会食言。”她说着,坐到了蒋筝身旁,双腿垂在窗外,看天上的星星。

    蒋筝笑了笑,伸了伸胳膊,靠在窗框上,随口说笑道:“哎呀,就怕你把自己的麻烦解决了,就无所谓我的死活了。”

    “不会的。”长笙语气坚定,“相信我,总有一天,所有人都会看见你,而我要牵着你的手,告诉他们,你是我最最最重要的朋友!”

    蒋筝愣了片刻,回神后满心欢喜,却假做淡定:“听起来好像不错。”

    “到时,你就住我这里,当我的门客,怎么样?”

    有个地方能白吃白住一辈子,还不用再担惊受怕,不管从那个角度来看,都没有拒绝的理由。

    “我自是不敢驳了公主殿下的面子,所以,这种时候,我是不是该说……”蒋筝话到此处,忽然停顿。

    她忽然抬眼看向长笙,随手撩了一下耳边的头发,目光耐人寻味:“我愿意?”

    长笙若有所思地盯了蒋筝几秒,笑着从窗上翻回了房中,走到酒桌边倒了一杯酒,转身背靠着墙,对蒋筝举杯道:“你也可以拒绝。”

    蒋筝没有回话,只抬眼望向窗外,眼中是欣喜的笑意。

    ***

    在蒋筝的帮助下,长笙对路克雷手头势力了若指掌。

    哪些人完全效忠于他,哪些人只是收过小恩小惠,随时有可能见风使舵,都逃不过蒋筝的眼睛。

    长笙并不希望在扳倒路克雷这件事上耗费太多时间,三年后科瓦特要塞之上那盘旋的黑龙与不灭的大火始终是道阴影,在她心中挥之不去。

    她花费了不少心思去为塔斐勒拢聚人心,抓紧一切机会去打击、削弱路克雷的党羽势力。

    但这些并不能动摇路克雷的根基,这感觉就像遇到一个无底洞,不知究竟要投入多少的时间与精力。

    长笙着急,蒋筝也好不到哪里去。

    她比谁都希望这个路克雷赶紧倒台,不然前往沃多找不死树的事只会被一拖再拖。

    此时此刻,她坐在路克雷卧室的顶梁上掰着腿、哼着歌,心里却早把路克雷从头到脚骂了个遍。

    她感觉自己这两个多月在这个男人身上花的时间平均下来,至少每天八小时,日子长了,竟都有些习惯这种类似上班的规律了。

    路克雷的家就好比她上班的公司,路克雷的书房与卧房就好比她的办公室,那些贿赂大臣的账本与名册的摆放位置也早被她记得一清二楚,她甚至觉得这个世界上就没有与路克雷相关,她却不知道的秘密,就算路克雷的亲妈从地里爬出来了,都不敢和她比谁更了解路克雷。

    不过那是一个错觉。

    路克雷从书房走回卧室后坐在酒桌边喝了点儿酒,手头势力连连受挫,支持塔斐勒的人越来越多,他的心情自是一天不如一天,喝完酒后便一头倒上了床。

    蒋筝没什么耐心看他睡觉,正想着今天提早“下班”,便见路克雷又咬牙坐了起来,托着下巴沉思了好一会儿,起身走到一盆不显眼的花面前,深吸了一口气。

    蒋筝隐隐感觉不对劲,连忙靠近,只见那盆花上渐渐出现黑紫色的暗光,似烟雾缭绕。

    一个声音忽然响起。

    “敬爱的路克雷殿下,你主动联系我,是找到我要的东西了吗?”

    那声音不似人声,雌雄难辨,嘶哑阴沉,而又十分压抑,让人不寒而栗。

    “我探听到了你想要的消息,但我的势力在一点点被削弱,你答应过会对我有所援助,现在是你表现诚意的时候了。”

    “你要我怎么表现?”

    “你……”路克雷的话未开口,那声音便将他打断。

    “嘘,有人在听……”

    “什么人!”路克雷瞬间起身,眼中满是杀意。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之觉醒(GL)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无聊到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无聊到底并收藏重生之觉醒(GL)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