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代嫁之皇后 > 第七十二章 谁的眼睛

第七十二章 谁的眼睛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明朝伪君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太后一双眼睛几乎瞪出来,腾的从榻上站起来,杀红了眼睛般的怒吼道:“你再说一遍!”

    原本就阴森森的气压,此时更是几乎凝固住,冰冷低沉得让人几乎喘不过气来。

    “雪慧公主被皇上惩罚了,要关禁足三个月,罚俸一年。”小宫女抖如筛糠,眼睛里流露出怎么也止不住的恐惧,战战兢兢的说道。

    “滚!滚出去!”太后的凤目中闪过幽深难辨的光芒,嗜血阴沉得几乎可以杀死人,周身笼罩着冰冷阴沉的死亡气息,随手拿起床上的玉枕狠狠的朝着跪在地上的小宫女砸去。

    “为什么到现在才来告诉哀家?为什么?你们都是死人吗?”她扯着嗓子怒吼着,气得一阵阵难受的气息从肺里涌出来,几乎要将她逼疯!

    小宫女哆哆嗦嗦的跪在地上,害怕得几乎要哭出来,却又强硬的忍住,颤抖着说道:“奴婢想要禀报太后的,太后不在。”

    “混账!到这个时候还想要找借口!滚出去!”太后脸色铁青,恶狠狠地冲着小宫女吼道,仇视的目光几乎像一柄利剑狠狠的扎在小宫女的身上。

    小宫女捂着已经流出血的额头,颤抖的低声哭泣着逃了出去,背后已经湿了一大片。

    太后的胸腔气得一起一伏的,怒气冲冲的倒了一杯茶,咕噜咕噜的灌下去,发黑的脸色才稍微好转,冷冷的说道:“德公公,即刻去将丞相宣进宫,就说本宫有重要的事情要和他商量!”

    “是,太后。”德公公如蒙大赦般的,猫着腰退了出去,忍不住擦了一下额头上的冷汗。

    太后的脸上出现了一抹阴沉,幽深的凤目中闪过一丝阴狠,傅雨鸢是吗?她一定要给那个女人看看,到底谁才是后宫的主人!

    敢忤逆她,她要让那个女人生不如死!

    半柱香之后,丞相穆影炎悄无声息的来到了夜宁宫的内殿中,一双锐利的眼眸看着依靠在床头的太后,眼睛里流露出眷恋的光芒。

    “容儿。”穆影炎凝视着保养得宜,举手投足间自然而然的流露出妩媚的女人,眼底翻涌着深深的眷恋,轻轻的低唤出声。

    倚靠着的太后缓缓的睁开了一双美目,看见眼前高大伟岸的男子,他已经不再像年轻的时候那么英俊潇洒,却因为岁月的沉淀多了一种成熟的韵味,越加的散发着男子的气息。

    看着眼前依旧富有吸引力的男人,太后一双美目里无声的流下了眼泪,一点一点,一滴一滴,像晶莹的露水,哽咽着说道:“影炎。”

    低低的一声唤,丞相满腔的热血顿时化作了缕缕柔情,都被眼前的女人给缠绕着,挣脱不开。

    他低低唤了一声,再也控制不住自己满腔的柔情,坐在床边抱住了这个妩媚的女人,贴近她温软细腻的脸颊,轻轻的将不断线般的泪水吻去。

    “容儿,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情,告诉我好吗?”他的手缠绕在她依旧纤细的腰肢上,心疼的问道。

    太后像是绝境中的人看到了最后一丝希望,身子软软无力的靠在穆影炎的身上,低低的唤道:“影炎,你一定要帮帮我,我真的很害怕。”

    她的身子使劲的往穆影炎的怀里钻,双手不停的在穆影炎的胸前揪着,温热的泪水落在男人的脖子上,灼痛了男人的心。

    男人的呼吸一下子变得沉重起来,吻住了她的脸颊,却被太后无情的推开。

    “不要。”太后的美目中盈满了泪水,推开了穆影炎的怀抱,低低的啜泣道:“我现在没有心情。”

    穆影炎沉沉的吸了一口气,忍耐般的说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太后的泪水忍不住又落了下来,美目里盛满了忧虑:“炫明他身中剧毒,现在还不知道能不能弄出来解药,我好怕他有什么事情。”

    穆影炎的身子一顿,眼睛里若有所思,沉着的问道:“什么时候的事情?”这么重要的消息为什么他到现在还不知道吗?

    “半个时辰前。”太后的身子不停的颤抖着,往穆影炎的怀里钻,“影炎,我真的很害怕,如果炫明有什么三长两短,你让我怎么办?”

    穆影炎轻轻的叹息了一声,柔情万分的搂着雍容华贵的女人,柔声说道:“你放心,他一定不会有事的,我也不会让他有事的,别再担心了好不好?”

    谁让他爱这个女人呢?明明知道她对自己不乏利用的成分,可是自己还是心甘情愿为她利用,即使粉身碎骨也在所不惜。

    “不只是这样,雪慧被皇上惩罚了,被关在自己的寝宫中出不去呢,还有我手里的凤印也被傅劲松的那个女儿给夺走了。我现在在宫里是孤立无援,怎么办?”

    “我都帮你!别难过了好不好?你所有的担心都让我来扛,你儿子登上皇位的障碍我会给你全部清除,别再担心了。”穆影炎认真的看着风韵犹存的女人,又好像回到了十七岁,那个美丽的少女缓缓的向他走来,一下就走进了他的心里。

    这么多年了,即使知道这个女人变了很多,再也不复当年那种天真烂漫,柔情似水,那颗沦陷的心依旧是找不回来,所以只能帮着她······

    太后这才止住了哭泣,讨好的轻吻穆影炎的脸颊,绽放了绚烂的笑容。

    凤鸾宫中,云若不知道睡了多久,慢幽幽的醒了过来,透过半开的窗棂看过去,外面的天色已经朦胧了下来,她披着长长的头发从床上走下来,揉了揉朦胧的睡眼,坐在梳妆台前,拿起梳子一下一下的梳理着长长的头发。

    忽然,云若的目光凝固在铜镜上,眼神闪过一丝凛冽,厉声喝道:“是谁,快出来!”

    同时猛的回过头去,整个宫殿中静悄悄的,一个人都没有。

    “来人啊,快点来人!”云若猛的站起来,冲着外面大声的喊道,握在手中的木梳被她用力的掐成了两半。

    青竹,蓝雨,流云和追月第一时间跑了进来,面色焦急的说道:“娘娘,发生什么事情了?”

    云若每一根神经,每一根汗毛都竖起来了,手心里面也冒出了一层冷汗,强压下刚才的恐惧,镇定的说道:“我刚才好像看到宫殿里有人,你们快去找一找!”

    镜子里一晃而过的人影,绝对不会是自己的幻觉,她的唇角紧抿着,眼睛里闪过漫天的寒意,是谁?

    流云和逐月在她话音刚落下的时候就已经飞快的追了出去,青竹和蓝雨眼睛里面闪过恐惧的光芒,焦急的站在云若的身边,颤抖着说道:“娘娘,你没事吧?”

    云若轻轻的摇了摇头,纷纷两个丫鬟道:“青竹,你快去将整个凤鸾殿里的宫女都集中到大殿上来,看看漏掉了谁?蓝雨,你在这里搜搜,看是不是有人藏在这里?”

    她倒要看看,是谁竟敢在她的眼皮底下监视她,如果揪出了那个人,她绝不会让他好过!

    “是,娘娘。”两个丫鬟也感觉到了气氛的不同寻常,步履匆匆的走了出去,飞快的召集了所有的宫人聚集到一起,黑压压的站了一地。

    云若随意的将头发扎成一个马尾,又换了一身衣服,走了出去,森严的目光落在了底下的宫女太监身上,眼睛里一片阴霾。

    青竹走上前来,恭敬的禀告道:“回娘娘,整个凤鸾宫的太监和宫女都在这里了,一个不差。”

    云若的瞳孔微微眯了起来,看了青竹的眼神,认真的说道:“真的都到齐了?”

    怎么可能!

    她明明就从铜镜里看到了一闪而过的人影,那双监视般探寻的眼睛,让她背后的寒芒都竖起来了,怎么会没有人?

    她敢肯定,这个人一定是藏在她宫里的太监,既然是在她的宫里,就不可能这么快回到队伍中的。

    脑子里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却又想不起来是在哪里?

    她无力的甩了甩头,看着下面黑压压的众人,心底升起了一丝厌烦,两只手交叉在一起,紧抿着唇看着底下的众人。

    “是的,所有的太监和宫女都在这里了。”青竹认真的点点头,一脸确定的说道。

    云若轻轻咳了一声,一双清凌凌的眼睛里折射出利箭般的光芒,声音森冷没有一丝温度:“本宫的宫里出现了内贼,将本宫最喜欢的玉镯子给偷了去。现在确认内贼就在你们当中,是谁,还是老老实实的交代清楚,否则,要是让本宫揪出那个贼来,决不轻饶!”

    话音刚落,所有的太监和宫女的眼睛里都流露出恐惧的光芒,纷纷摇头,惊慌的辩解道:“娘娘,奴婢(奴才)没有!”

    云若冷冷一笑,睥睨着底下的众人,淡淡的说道:“没有偷过东西的人不用担心,本宫从来赏罚分明,不会冤枉无辜,也不会乱人凶手!为了证明你们的清白,把你们刚才在哪里,做什么,跟谁一起,说出来!至于偷了本宫玉镯子的人,本宫一定会严惩不贷!”

    云若的目光冰冷,唇边的笑意残酷而阴狠,吓得底下的人激灵灵的打了一个寒战。

    忙不迭的开口说出自己在哪里,做什么,和谁在一起都说了出来。

    到最后,只剩下一个小太监和两个小宫女。

    云若皱了皱眉,冷眼瞧着底下的三个人,平静的声音里没有一丝波澜,淡淡的说道:“你们叫什么名字?”

    “奴婢叫春茗。”一个小丫鬟战战兢兢的低着头,不敢去看那个身在高座上的云若一眼,哆嗦着身子,小声的说道。

    云若从台阶上缓缓的走下来,站在了小丫头的面前,冷冷的说道:“抬起头来,看着本宫的眼睛!”

    小丫头身子颤抖得更加厉害了,却不敢违抗云若的命令,害怕的将头抬起来,对上了云若寒潭一般冰冷的眼眸,只看了一眼,便慌乱的移开了视线。

    云若不以为意,声音幽寒,“刚在你在什么地方,做什么,和谁在一起?”

    春茗害怕得都要哭出来,哆嗦的说道:“奴婢身子不适,在屋子里睡觉呢,所以没有人和奴婢在一起。”

    “哦,那怎么证明你的身子不适?”云若的目光平静,静静的看着已经抖成一团的丫鬟。

    “奴婢今日拉肚子,托了太医院打杂的嬷嬷给奴婢带了一点药,奴婢想,太医院打杂的嬷嬷应该给奴婢证明。”

    云若看着她苍白的面色,给青竹使了一个眼神,青竹会意的退了下去。

    没过一会,青竹回来了,朝着云若轻轻的点了点头。

    “你呢?”云若的目光移到了小太监的身上,同样用没有温度的声音问道。

    小太监的头垂得低低的,害怕的说道:“娘娘饶命啊,奴才因为肚子太饿了,所以到厨房里偷了两个鸡腿,躲在角落里吃东西去了。”

    “证据呢?”云若平静的表情看着小太监,眼神没有一丝温度,吓得小太监的身子一抖一抖的。

    小太监害怕的将藏在袖子里的鸡腿拿出来,还冒着丝丝的热气,一双手也油乎乎的。

    云若微微点了点头,目光移到了最后一个小宫女的身上,小丫头面色苍白得恐怖,两只小手死死的搅着袖子,将袖子搅得皱巴巴的,一双眼神慌乱的闪烁不定。

    云若的唇角泛起了一丝冷笑,如果她没有猜错,那双眼睛,应该就是眼前这个小丫鬟的了。

    “你呢?你在哪里?做了什么?”云若冰冷的表情,淡淡的看着眼前的丫鬟,平静无波的问道。

    “奴婢,奴婢······”小丫鬟双手搅得死死的,艰难的想着,却想不出一个正常的理由来。

    “你在哪里?”云若的唇角挂起了一丝嘲讽的弧度,眼睛里闪过一丝讥讽的光芒。

    “奴婢,奴婢在茅房里。”小丫头的眼神闪烁不定,小声的说道。

    “证据在哪里?”

    小丫头惨白的脸色更是白得没有一点血色,手不自觉的绞着衣服,支支吾吾的说不出来,身子抖如筛糠。

    云若看她的表情和眼神就已经知道刚才的那双眼睛应该就是这个丫鬟的了,心底陡的升起了一团怒火,清新隽雅的脸上却笑得温柔似水。

    “说啊,你不说本宫怎么相信你?”云若柔和的声音,像一汪泉水,温暖和煦,听在小宫女的耳中,却像是催命的声音。

    身子抖动得更加厉害了,一颗心几乎要跃出了胸腔,血管里的血液似乎也冰冷得凝固了,她慌乱的低下头,支支吾吾的说道:“当时茅房里只有奴婢一个人,所以并没有人和奴婢在一起。”

    云若轻轻的点点头,了然的说道:“这样啊。”

    小丫头悄悄的呼出了一口气,以为自己可以蒙混过关了。

    云若却用那略显粗糙的手,轻轻的抬起那个丫鬟的下巴,强迫她迎视着自己的视线,淡淡的说道:“你叫什么名字?”

    “奴婢叫婵娟!”小丫鬟不明白皇后为什么忽然问她名字,下一刻,下巴上就传来了锐利的疼痛,骨头咯咯作响,“啊!”

    婵娟的脸痛苦的扭曲成一团,惊恐的看着云若那双阴冷嗜血的眼眸,双手不停的扑腾着。

    “将本宫的玉镯子偷了的人是你吧?”云若使劲的捏着她的下颚,冷冷的说道。

    婵娟疼得眼泪都流了下来,吃痛的否认道:“奴婢没有偷娘娘的玉镯子,请娘娘明察!”

    好痛啊,骨头都要碎了,她会不会死掉?

    痛死她了,谁来救救她?

    “还不承认吗?本宫的镯子刚才还放在床边的枕头上,怎么本宫在镜子前梳了一会头,回过头去玉镯子就不见了?不是你还有谁?别人做了什么时间地点可都是清清楚楚的,怎么到了你这里就什么都说不通了?还要抵赖吗?”

    云若的瞳孔幽寒,凛冽的气氛笼罩下来,带着一丝森森死亡的气息,吓得婵娟绝望的闭上了眼睛。

    “不承认是吗?本宫有的是办法让你承认!”云若冷睨了一眼哭成一团的婵娟,毫不客气的松开了她,婵娟一个重心不稳,摔倒在了地上。

    “掌刑嬷嬷!”

    “在。”两个牛高马大的嬷嬷走上前来,恭恭敬敬的说道:“娘娘!”

    “将这个丫鬟带到刑房去,好好的招呼她!”云若将招呼两个字咬得很重。

    婵娟吓得花容失色,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哭得泣不成声,“娘娘饶命啊,奴婢真的没有偷娘娘的玉镯子,请娘娘明察!奴婢没有。”

    刑房那个地方,是每一个宫人的噩梦,基本上进去只有死路一条!

    她不能进去!

    云若冷冷的看了一眼哭得稀里哗啦的婵娟,冷冷的说道:“没有偷本宫的玉镯子,那你在本宫的寝殿里做什么?那双窥视的眼睛就是你吧?你好大的胆子,竟敢来监视本宫!”

    森冷的声音,像来自地狱的冷风,吹得婵娟彻骨的寒冷,哭得更加的厉害了,重重的将头磕在地上,“娘娘饶命啊,奴婢知道错了,再也不敢了。”

    谁知道这个主子这么厉害,自己只是第一次进去,就被发现了,早知道她就不进去了。

    现在倒好,自己的一条命都搭进去了。

    “你一个粗使的宫女,到本宫的内殿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云若怒喝道,面色铁青,冷冷的瞪着婵娟。

    婵娟害怕的低下头,身子抖得厉害,不敢说话。

    她说了也会死啊,怎么办?

    “不说是吗?嬷嬷,将她带到刑房去!夹手指,仙人针!梳洗之刑,弄到她招为止!”云若居高临下的站在她的面前,声音冷森森的,吓得整个宫殿里面的宫女太监们都不敢出声。

    “是,娘娘!”两个粗壮的嬷嬷走上前来一左一右拽住婵娟的手臂,像拖小狗一样毫不客气的将婵娟拖了起来。

    “不要啊,娘娘,饶命!奴婢都说了,娘娘饶了奴婢吧!”婵娟哭得嗓子都哑了,一双眼睛肿得跟核桃一样。

    死亡的气息是如此的近,像一把刀架在她的脖子上一般,让她几乎喘不过气来,太恐怖了。

    云若的脸色还是铁青一片,冷眼看着软成一团的婵娟,冷冷的吩咐道:“将她放下!”

    两个嬷嬷立刻松手,瘦弱的婵娟立刻重重的摔在地上,咚的一声,发出很大的响声,疼得一下子爬不起来。

    云若面朝下的看着她,唇边的笑容越加的旺盛,笑得婵娟毛骨悚然。

    “说吧,你在本宫的寝殿里到底想做什么?”清凌凌的声音,像藏在冰下的泉水,彻骨的凉,让人冷得说不出话来。

    婵娟只是一个小小的宫女,如果不是背后有人指使,她绝对不敢进到自己的寝殿中来监视自己的一举一动。

    婵娟偷偷的回过头去,往人群里面看了一眼,身子止不住的颤抖着。

    云若顺着她的视线,果然看到一个叫做如画的领头宫女眼睛里面闪过了一丝慌乱。

    她的唇角泛起一丝了然的微笑,无疑,指使婵娟的人就是这个如画了。

    波光潋滟的眸子微微眯起,这个如画背后的主子又是哪一个?

    婵娟看了如画一眼,牙齿打颤的看着云若,眼睛里止不住的惊慌,额头上的冷汗涔涔落下,颤抖的说道:“回娘娘,是如画姑姑让奴婢潜进娘娘的寝殿里,注视娘娘的一举一动的。”

    “你血口喷人!我什么时候指使你去监视娘娘了,你再诬赖我我要你好看!”如画听到婵娟的话,一张俏丽的脸气得通红,指着婵娟,一双眼睛里几乎要喷出火来,像掉入陷阱的困兽,张开尖利的獠牙,见谁咬谁!

    “放肆!在本宫面前什么时候轮到你撒野了?”云若的瞳孔微微眯起,折射出寒芒,周身散发出凛冽的光芒,瞪着如画,怒斥道。

    如画被云若这么一喝,倒是安静了下来,只是不耐的翻了翻白眼,不屑的转过脸去。

    她的动作自然被云若敏感的捕捉到了,云若的眼睛里飞快的闪过一丝怒火,唇边挂着冷冷的微笑,看向婵娟,微微眯起眼睛,淡淡的说道:“她指使你监视本宫的?”

    婵娟吓得瑟瑟发抖,噤若寒蝉,瞄了一眼眼珠子几乎要瞪出来的如画,害怕的点了点头,小声的说道:“是的,如画姑姑让奴婢监视娘娘的行动,奴婢所做的一切都是被逼的,娘娘您饶了奴婢吧。”

    她害怕极了,早知道就不要被荣华富贵给冲昏了头,还以为跟着如画,跟着太后,自己的日子会好过一些,可以不用做累死累活的粗使宫女了,没想到还没捞到好处,反而要搭上了自己的性命。

    心里的悔恨就像毒蛇一样几乎可以将人吞噬了,满脸泪痕。

    云若冷冷的看向如画,唇边勾起一丝嘲讽的笑容,寒幽幽的说道:“如画,你还有什么话好说?”

    如画看了云若一眼,垂下自己的眸子,镇定的说道:“娘娘,您不能光听婵娟的一面之词就给奴婢治罪,凡事要讲究证据的,否则,奴婢是不会服气的。”

    她说完,挺直了脊梁,手指不自觉的紧握成拳,即使心里害怕,她的面上也不能慌乱,一慌乱就完了。

    云若看了她高傲的样子,心里已经隐隐明白了她的来路。这个女人,八成是太后的眼线,所以才会这么肆无忌惮!

    她冷冷的笑了,目光幽寒的瞪着如画,声音冰冷得没有一丝温度,像一根根利箭狠狠的刺入如画的骨髓:“本宫要你服气做什么?你以为你是凤鸾宫的领头姑姑本宫就不能动你了?来人,给这个目无尊卑的奴才掌嘴!”

    如画大惊失色,不敢置信的瞪着云若,尖利的说道:“你不能打我!太后是绝不会放过你的!”

    “是吗?本宫倒是要看看你这个奴才的命有多尊贵!”云若的眼神凉飕飕的,带着森森的寒意,“掌嘴!”

    一个小小的领头宫女竟然有这么嚣张的气焰,让她怎么咽得下这口气?

    不给这帮奴才一点颜色瞧瞧他们还以为自己是个软柿子呢!

    “是,娘娘!”

    掌刑的嬷嬷一个箭步冲上来,一把揪住了如画的,噼啪的就往她的脸上扇,一个接一个响亮的耳光,落在如画的脸上,很快,一张美丽娇嫩的小脸高高的肿起,嘴里鲜红的血流了下来。

    如画被打得直求饶,“娘娘,奴婢知道错了,您饶了奴婢吧,奴婢再也不敢了!”

    掌刑的嬷嬷力气那么大,疼得她都快要死了,眼前直冒金星,鲜血不断线的往下流。

    云若的唇边泛着一丝冷笑,清隽的小脸染上阴霾,冷冷的说道:“现在才说自己错了,不是太晚了吗?刚才的骨气哪里去了?将她和婵娟拖到刑房去,好好伺候!”

    “啊,不要!”

    “娘娘饶命啊!”

    凄厉的惨叫响彻凤鸾宫,婵娟和如画失去了所有的力气般倒在地上。

    云若眉头皱都不皱一下,冷冷的吩咐道:“将她们拖下去!不要弄死就行!”

    有些事情还要她还要好好审问才行,拳头悄然握紧,太后,我不是鱼肉,你也不会是刀俎,等着瞧!

    凄厉的惨叫回荡在凤鸾殿里,吓得所有的人都瑟瑟发抖,凉意从脚底蔓延上来,一直窜到头顶,明明是炎热的夏日,却像是置身冰窖一样,冷得人不住的颤抖。

    云若淡淡的扫了一眼下面瑟缩成一团的太监宫女,冷冷的说道:“谁再不老实,如画和婵娟就是她的下场!”

    说完,她的目光别有深意的看了一眼碧玉和绿珠,果不其然看到了两个人慌乱的眼神,唇角不由得泛起了一丝冷笑。

    知道害怕了吗?知道害怕就好!

    孙嬷嬷的事情没有在这些人面前处理,没有亲眼看到就不会害怕,如今如画和婵娟的例子,应该有一点警醒的效果了吧。

    一行太监宫女齐刷刷的跪下来,颤抖着说道:“奴才(奴婢)谨遵娘娘教诲。”

    所有的人汗毛都竖了起来,看云若的眼神就像看魔鬼一样,吓得大气也不敢出。

    云若的冷笑敛去,换上了一副温婉柔和的笑容,“没有做亏心事的不用担心,本宫向来是非分明,谁对本宫忠心,本宫自然会看在眼里,表现好的,还会重重有赏,这就要看你们的表现了。”

    底下的太监和宫女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眼睛里有不确定,有狂热,最终还是朗声说道:“奴婢(奴才)一定效忠娘娘。”

    云若轻轻的挥了挥手,“起来吧,该忙的都出去忙吧。”

    “是,娘娘。”

    碧玉和绿珠站在人群中正打算跟着出去,云若叫住了她们俩:“碧玉,绿珠!”

    两个人的背影僵住,缓缓的转过身来,眼神慌乱的看着云若,战战兢兢的说道:“娘娘还有什么吩咐?”

    云若的唇边泛着柔和的笑容,一双明亮的眸子中闪烁着流光溢彩,看着两个姿态端庄,容貌秀美的丫鬟,声音清脆动听:“绿珠你代替如画的位子,做凤鸾宫的领头宫女,碧玉跟绿珠一起,打理凤鸾宫里的事情吧。”

    两个人的眼睛里流露出不可置信的样子,结结巴巴的看着云若:“娘娘!”

    “就这样决定了,好好干,别让本宫失望。”云若的脸色平静柔和,一点都不像刚刚训斥人的冰冷模样。

    “是,娘娘。”两个人知道多说无益,也只好应承下来。

    “好了,退下吧。”云若挥了挥手,让两个丫鬟退了下去。

    “青竹,蓝雨,本宫饿了,去准备晚膳吧。”云若看着两个从将军府带过来的丫鬟,轻声的说道。

    “是,娘娘。”

    青竹和蓝雨也被云若遣了下去,殿里只剩下流云和追月,还有云若三个人。

    流云和追月若有所思的看着云若,欲言又止。

    “有什么话,你们就问吧。”云若看了一眼两个今天才跟了她的暗卫,平静的说道。

    “那两个丫鬟的神色有点不太对。”流云斟酌了一下,委婉的说道,一旁的追月赞同的点点头。

    云若知道两个暗卫是司徒嘉熙派给她的人,一定是靠得住的,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平静的说道:“本宫知道,你们是想问,既然知道为什么还要放她们在凤鸾宫里是吧?”

    两个暗卫点了点头,眸子里面带上了一丝好奇。

    “太后摆在凤鸾宫里面的眼线何止她们两个?不可能一下子全部都动完,只能等过一段时间再动了。至于绿珠和碧玉两个丫鬟,本宫还要观察看看,何况让一个人露出马脚,不是放在越显眼的地方越容易漏洞百出吗?”

    “娘娘圣明。”两个暗卫眼睛里露出了然的光芒。

    云若轻轻的笑了,“好了,今后我们就是一条船上的人了,我的安全就拜托你们两个了。”

    “保护娘娘是属下的职责。”两个暗卫一板一眼的说道。

    云若笑了笑,肚子咕咕叫了起来,“我要去吃晚饭了,你们要不要一起?”

    流云和追月眼里流露出讶异的光芒,摇了摇头。

    云若轻盈的笑声在殿内响了起来,整个人已经向偏殿走去。

    青竹和蓝雨刚摆好碗筷,云若就进来了,两个人相视一笑,轻声的说道:“娘娘,用膳吧。”

    “好。”云若的嘴角泛着甜美的笑容,轻声的说道,移到桌子旁边坐了下来。

    双手刚刚拿起筷子,宫殿外面传来了太监尖细的唱诺声:“皇上驾到!”

    云若还没反应,青竹和蓝雨两个小丫头已经眉开眼笑的说道:“娘娘,皇上来了,皇上来了。”

    看来皇上是真的喜欢她们娘娘的,真是为娘娘感到高兴啊。

    云若无奈的看了一眼这两个丫鬟,真不知道皇上来了,她们高兴什么?

    她放下筷子,走出偏殿,在正殿里看到了慢慢走来的司徒嘉熙,丰神俊朗的脸上挂着盈盈的笑意,幽深如同寒潭的眼睛里折射出宠溺的光芒,一步一步的向着云若走来。

    云若轻轻的弯下身子,唇边挂着得体的微笑,柔声说道:“臣妾参见皇上。”

    司徒嘉熙的脸上一直挂着柔和的笑容,声音清朗,像一阵阵和煦的春风,吹得人的心暖暖的,“平身。”

    “用过晚膳没?”司徒嘉熙自然而然的牵起云若的手,柔声问道。

    “正打算用呢,皇上用过没?”云若和声细语的问道。

    “没呢,正好在你这里用晚膳了。”司徒嘉熙一脸自然而然的表情,看着云若,眼神温暖宠溺,带着浓浓的爱恋。

    云若的心里暖暖的,唇角弯起一个好看的弧度,轻声说道:“好。”

    算起来,他们还没有在一起吃过饭呢,今天总算是有了一个机会了。

    两个人携手走进了偏殿里,香气扑鼻的饭菜香味让人食指大动,云若的肚子叫得更欢了。

    司徒嘉熙好笑的看了她一眼,云若的脸刷的红了,真是有够丢脸的。

    “你们下去吧!”司徒嘉熙皱眉看着站在一旁伺候的宫女太监,淡淡的说道。

    “是,皇上。”伺候的人弯着腰退了出去,偏殿里就只剩下云若和司徒嘉熙两个人。

    云若看着冒着热气的饭菜,馋得口水直流,眼睛都直了。

    司徒嘉熙看她可爱的样子,宠溺的笑了笑,柔声说道:“快点吃吧。”

    说着体贴的夹了一筷子菜放到了云若的碗里。

    云若感激的冲着他一笑,曼斯条理的吃了起来。

    宫里的东西就是美味,她吃得津津有味,一时之间,两个人都不说话,静静的吃饭,只在盈盈的眼波间传递着浓浓的情意。

    一炷香的时间之后,云若满足的放下了手中的碗筷,摸着滚圆的肚子,像一只餍足的小猫,慵懒的靠座在椅子上,感叹的说道:“真好吃。”

    司徒嘉熙被她可爱的样子所吸引,眼底流露出柔和的光芒,长臂一伸,将云若抱坐在自己的腿上,亲昵的搂着她的腰,轻轻的在她的脖子上蹭了蹭。

    “若儿,今天我真的很开心。”低沉而略带磁性的声音在云若的耳边悠悠的响起,温热的气息呼在云若粉嫩而修长的脖子上,泛起了一层玫瑰般的红色。

    云若脸红红的,眼睛却晶晶亮,轻声的说道:“我也很开心,有你陪着我。”

    司徒嘉熙握在她腰间的手更加用力,细细的吻轻轻的落在了她柔美的脸颊上,动人心弦。

    云若没有想到司徒嘉熙会有这样的动作,身子一下子僵住了,不敢动弹。

    司徒嘉熙的眼底升起一抹坏笑,将她扳过来,让她面对着他,一双漆黑幽深的眼睛里流露出浓浓的眷恋。

    “干吗?”云若结结巴巴的不敢去看那双比天上的星辰还明亮的眼睛,结结巴巴的问道。

    司徒嘉熙轻轻的捧着她的脸,灼灼的目光落在她脸上舍不得移开,她吓得赶紧闭上了眼睛,手紧紧的掐着司徒嘉熙的腰,一刻也不敢乱动。

    “若儿,别害怕,睁开眼睛看着我。”司徒嘉熙温柔的眼睛像催有魔力一般,云若听话的睁开了眼睛,望进了那双漆黑的瞳孔里,丝丝柔情,缓缓的绽放开来。

    司徒嘉熙冲着她温柔一笑,低下头,缱绻眷恋的吻落在她的唇上,小心翼翼,像是捧着世界上最珍贵的宝贝。

    过了很久,云若觉得头晕乎乎的不知今夕何夕的时候,司徒嘉熙才松开了她,眷恋的看着她,迷醉的说道:“若儿,你真美。”

    云若的一双眼睛比天上的星辰还亮,闪耀的看着抱着她的男人。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代嫁之皇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南湖微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湖微风并收藏代嫁之皇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