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代嫁之皇后 > 第七十八章 杀鸡儆猴

第七十八章 杀鸡儆猴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明朝伪君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张秋早朝的时候已经被那人拿下,午时的时候满门抄斩,一个不剩!”穆影炎定定的看着太后,一字一顿的说道,眸子里全是阴霾。

    “混账!饭桶!死了也好!”太后猛的转身,顺手操起花梨木架上的花瓶,狠狠的砸在地上,哗啦一声,裂成一堆碎片。

    一张妖艳的面容,此刻罩上了寒霜,瞳孔里卷起惊涛骇浪,几乎要将人吞没,带来一片的死气沉沉。

    真是气死她了,司徒嘉熙,司徒嘉熙!

    她一定要将这个混蛋弄死!

    短短的几天时间,就已经损失了她培植起来的两员大将,还损失了数百名死士,这笔账,她一定要好好的算回来。

    太后气得一张脸狰狞的扭曲在一起,像一个恶魔,让人忍不住战栗。

    穆影炎皱了皱眉头,扣住太后的肩膀,眸子里涌动着怒火,压低声音怒道:“你冷静一点行吗?出了事情就只知道生气,生气有什么用?还不想想办法看怎么样将我们的人安插到最重要的位置去。真要等那个小子羽翼丰满了,再想扳倒他可就难了。”

    他的心里何尝不气,气得都想把司徒嘉熙给碎尸万段了,可是,现在哪里是发作的时候?

    太后听了穆影炎的话,脸色稍微好看了一些,但是心里还是气得够呛,懊恼的说道:“这件事情交给你去安排了,总之,我要让那个人死!”

    她的眸中散发着强烈的杀意,冷森森的声音像吹拂的鬼火一样在室内飘来荡去,让人遍体生寒,鸡皮疙瘩都冒起来了。

    “我知道。对了,炫明怎么样了,有没有醒过来?”穆影炎看着太后那张盛怒的脸,转移开了话题。

    提到自己的儿子,太后的眼睛里布满了担忧,心里像有谁用刀绞着,疼得鲜血淋漓,难过的摇了摇头,声音里面微微有些哽咽:“没有,还没醒过来。这次中的毒太过猛烈了,直到现在还没有配出解药来,我真担心,炫明会不会有什么事情?要是他有事要我该怎么办?”

    心痛,像决堤的洪水一样猛烈的朝着她扑了过来,刺激得她都要疯了,朝堂上的事情不顺利,现在儿子又生死不明,如果没有穆影炎做依靠,她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好了,别哭了,憬然不是已经在民间征集皇榜了吗?再等等吧,炫明吉人天相,一定不会有事的,倒是你,不要想太多,不然,等到炫明好了,你的身体又倒下了怎么办?”穆影炎到底还是心疼了,握住太后的手,细细的摩挲着,像对待世间最珍贵的宝物。

    太后的眼泪无声的落下来,环住了穆影炎的腰,楚楚可怜的说道:“你一定帮助我,除了你,没有人能帮助我了。”

    穆影炎的心底柔软成了一片,搂着太后的腰,轻轻的拍着,小声的说道:“你放心吧,哪怕是拼上我的性命,我也要为你开出一条路。”

    “影炎,我们什么时候动手?早点动手好不好?我忍受不了这样的日子了,明明我的儿子才是最优秀最健康的,凭什么让那个病痨子坐在那个位子上,我不甘心啊。不管是天宇,还是炫明,哪一个不比那个病痨子好,凭什么是他?凭什么?”

    每每午夜梦回十分想到这件事情,她沤得几乎要吐血了,死老头,任凭她求了多少次,他就是不愿意将皇位传给她的两个儿子。

    穆影炎抱着她,一双锐利如同鹰隼的目光中闪过激烈的光芒,脑中已经百转千回的闪过了千种想法,威严的面容上升起了一丝严厉,平静的说道:“你别着急,先等等好吗?现在的时机还没成熟,如果不成功,我们就只有死路一条。”

    太后的唇边挂起了一丝嘲讽的微笑,静静的看着穆影炎,眼底闪过讥诮的光芒,“你害怕了吗?害怕丢了你的命?”

    穆影炎的目光陡的变得阴寒,直勾勾的看着太后,那样狠厉而控诉的目光,看得太后心虚的移开了自己的眼睛,“如果你是那样想我就真的太没有良心了。这些年来我对你怎么样,你难道不清楚吗?现在动手要是成功了还好,要是失败了,我们谁也别想有一个好下场!你自己不怕死没有关系,你的两个儿子呢,你能眼睁睁的看着你儿子去死吗?”

    严厉的质问,让太后的面上浮起了一丝尴尬,嘴硬的说道:“可是难道我们现在就这样束手就擒,眼睁睁的看着他们一步一步的壮大吗?到时候我们还不是只有死路一条?”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到底要怎么样才行?

    “当然不是!”穆影炎的瞳孔中飞快的闪过一丝杀戮,淡淡的说道:“你忘记了吗?那人的体内可是中了慢性的毒药的,只要再加一些分量,就不信他不死。”

    阴森森的声音飘荡着,印在人的心上,让人忍不住激灵灵的打了一个寒战,毛骨悚然。

    “他活不过二十五岁的,你放心吧,总有一天,那个位子一定是属于你的儿子的。”穆影炎的脸上闪过志在必得的笑容,静静的说道。

    “他现在才十八岁,还有七年,我还要忍受这样的日子七年吗?不行的,我一定会疯掉的。更何况,他现在娶了那个厉害的女人,要是生下了孩子,皇位仍旧轮不到我儿子的身上,我不能再等了。”

    太后的眼底闪过一丝疯狂,那种对权力的渴望已经硬生生的要把她逼疯了,她不想再屈人之下,她要让整个东盛的臣民都匍匐在她的脚下,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还要看那个人的脸色。

    “影炎,你帮帮我好吗?在最短的时间内,将那个人除去!我不能再等了。”太后抓住穆影炎的手,眸中跳跃着期盼的光芒,热切的看着他。

    这时候的女人,已经没有了当年娇憨可爱的模样了,皇宫真是一个可怕的地方,能让一个天真美丽的少女变成为了权力可以利用一切的女人。

    穆影炎定定的看了太后一眼,心底闪过一声叹息,终于还是缓缓的点了点头,“好,你让我去准备准备。”

    太后笑了,笑得纯粹,将头软软的靠在穆影炎的怀里,娇羞的说道:“影炎,我就知道你会帮我的,谢谢你。”

    穆影炎的脊背挺直着,眸中闪过复杂的光芒,用没有一丝波澜的声音说道:“我过两天会让孟嫣然进宫,你要帮衬着她一些。”

    太后知道穆影炎这么说,就知道他一定是有主意了,乖巧的应道:“好,我都听你的,只是,要她进宫做什么?”

    宫里的眼线已经够多了,也不见司徒嘉熙喜欢哪个女人,孟嫣然进宫,会有什么不同的吗?

    穆影炎的眼底闪过冰冷的杀意,唇角微微勾了勾,靠近太后的耳边,用只听得到气流的声音说道:“当然是杀了那人了,她的身上种了情蛊,只要司徒嘉熙碰了她,就只有死路一条!”

    太后的脸上盛开了妖媚的微笑,心底的那股怒气一下子烟消云散,忍不住在穆影炎的脸上印下一吻,娇滴滴的说道:“这个主意真的是太好了。”

    穆影炎也笑了,注视着太后,认真的说道:“皇后那边,你还需要想想办法,将那个女人除去!如果除不去,那也要让她这辈子都无法再有孩子!永绝后患!”

    只要没有儿子,任凭她有天大的本事也翻不出风浪来。

    冰冷的声音,带着杀戮的味道,听在太后的耳朵里,却像是最动人的音符,笑得喜笑颜开的。

    “你放心吧,那个女人的事情交给我。”太后的眼底闪过一丝阴狠,娇媚动人的说道,“在宫里,她可能没有办法杀她,但是,如果是让她没有办法怀孕,还是很好做到的吧?”

    “那就好。”穆影炎应道,“至于宫外的事情,交给我就好了,你也不要太着急了。你的寿辰就快到了,到时候看看能不能动手。”

    太后眼底的笑意更盛了,那些阴霾尽数散去,轻柔的笑道:“希望那时候能够动手,要是能收到一份特殊的寿辰礼物该多好。”

    她已经迫不及待的想看到自己的儿子能够登上九五之尊的盛况了,该是多么的雄伟壮丽的景象啊。

    “好,那我先走了。”该沟通的也已经沟通完了,他也没有办法留下,这里的确不适合久留。

    太后的心情好了很多,亲自让德公公送走了穆影炎,脸上还挂着想象中胜利的笑容。

    “来人,去将绿珠叫来!”太后的心情显然很激动,斜靠在贵妃榻上,漫不经心的说道。

    半个时辰之后,一个鬼鬼祟祟的人影左顾右盼的来到了夜宁宫,一闪身不见了。深夜,凤鸾宫,凉风习习,送来缕缕花香。

    后殿内,浴池里,蒸腾的热气冒着,一个风姿绰约的人影泡在温水中,氤氲的热气染得她的脸红通通的,娇媚动人。

    云若仰着修长如同天鹅般的脖子,玩水嬉戏,在朦胧的灯光下,更显得肌肤细腻晶莹,美好得像来自天庭的仙女。

    身后传来了一阵脚步声,她皱了皱眉,将身子隐进水里,只露出头在外面。

    流云一脸凝重的走了进来,轻轻的喊了一声:“娘娘。”

    云若的眸光里面闪过睿智的光芒,平静的说道:“什么事?”

    一定是有大事发生了,否则,流云也不会在这个时候来跟她说。

    “绿珠离开了凤鸾宫,去了太后的夜宁宫中。”流云小声的说道,不停的偷看云若的脸色。

    云若的脸上升起一丝凝重,冷笑了一下,笑意却不达眼底,“这么快就来了。”

    今天才遭了一场暗杀,晚上绿珠就被请到了夜宁宫,太后真是不看见她死就不甘心啊。

    她倒要看看,这一回,老妖婆要弄出什么花样来!

    “我知道了。”云若淡淡的说道,一点也没有盛怒的样子,倒是让流云觉得有些奇怪了。

    娘娘怎么这么不在意?

    “你和追月再注意看看,宫里还有谁有异常的,立刻向本宫汇报!”云若漫不经心的说道,只有一双眼睛里闪过猩红,泄露了她此刻心底的想法。

    “是,娘娘。”

    “还有,明天让画眉和婵娟录一份口供,签字画押,拿给太后看看!”云若的唇角泛起冷冷的笑容,冰冷得没有一点温度。

    流云不由得多看了她一眼,不明白她想要做什么,却还是老老实实的说道:“是,娘娘。”

    “先下去吧。”云若淡淡的说道,眼底平静得没有一点波澜起伏。

    “是。”

    流云退了下去,云若也没有心情泡澡了,从浴池里面出来,径自的擦干了身子,慢幽幽的穿上了衣服,回到了寝殿内。

    大殿内烛光一晃一晃的,映衬得云若的脸阴晴不定,冷得吓人。

    夜色一点一点的阴沉下去,又一点一点的变浅再变浅,云若才发现,自己已经坐了一夜,腿都冻得发麻了,她皱着眉头揉了揉腿,站了起来。

    “娘娘,早膳准备好了,要用膳吗?”绿珠怯生生的走了进来,小心翼翼的问道,一双眼睛闪躲不定,不敢对上云若清冷的双眼。

    云若的唇角微微翘起,绽放出璀璨的光芒,冲着绿珠嫣然一笑,声音轻柔得像山间的清风,吹得人的心底暖暖的:“好啊。”

    绿珠悄悄的松了一口气,搅在一起的双手不自觉的松开,眼底飞快的闪过一丝笑意。

    云若唇边勾起一丝嘲讽的笑容,一闪即逝,柔和的说道:“绿珠啊,过来帮本宫梳头吧。”

    绿珠愣了一下,好一会才反应过来,走上前来站在云若的身后,轻声的说道:“娘娘想要梳什么样的发式?”

    “流云髻吧。”云若随口说道。

    绿珠的手灵巧的动了起来,云若乌黑如墨的长发在她的手中乖巧的绕来绕去,很快就挽成了发髻,乌黑的发盘成流云的形状,再斜斜的插上两只碧玉的流苏簪子,清新动人,浑身罩着清冷的寒光,美丽不可方物。

    “娘娘真美。”似乎是看呆了,绿珠情不自禁的说道。

    的确,此刻的云若下身穿着浅蓝色的罗裙,上面绣着一大片一大片的海棠花,用金丝勾边,栩栩如生,上身穿一件浅绿色的短袄,在前襟的地方绣着一排柳枝,腰束银色的玉带,显得纤腰盈盈。

    她的脸上,略施薄粉,肤若凝脂,眉如远山,一双明亮的眼睛波光潋滟,散发着璀璨的光芒,小巧如同花瓣的唇粉嫩,带着莹润的光泽,整个人显得清丽脱俗,再加上周身清冷的华光,带来些微的距离感,像落入凡俗的仙子,美得人不忍靠近。

    云若轻轻一笑,眼睛好似会说话似的,盈亮,动人,摄人心魂,美得人几乎没有办法呼吸。

    “是吗?”带着凉意的声音幽幽的袭来,让人倒抽一口冷气。

    绿珠几乎不能呼吸,一双眼睛落在她的身上,再也移不开视线。

    云若轻轻的笑了,“走吧,用膳去。”

    “是,娘娘。”绿珠体贴的扶住了云若,走向了偏殿。

    那里已经摆好了香气扑鼻的食物,云若坐下来,拿起筷子,端起一碗水果瘦肉粥,尝了一口,唇边的笑意更加的幽深了。

    绿珠的脸色有些苍白,藏在袖子下面的手紧紧的握着,几乎不敢呼吸,背后的冷汗都冒出来了,浸湿了她的衣裳。

    云若优雅的放下碗,眼底泛起了一丝厌恶,“将这个撤下去!不好吃,我不喜欢。”

    她指着水果粥,那里面,恰恰加了藏红花。

    绿珠几乎要背过气去,浑身的血液在这一刻冰冷得不成样子,几乎要凝固了。

    脑子里面只有一个念头,娘娘发现了吗?她是不是要死了,怎么办?

    她没有办法啊,娘娘,对不起,我没有办法。

    然而,云若只是轻轻的笑着,若无其事的端起了另一碗燕窝粥,尝了一口,赞叹的说道:“这粥不错。”

    桌子上的食物云若一样一样的品尝着,绿珠的心像是被放在油锅里煎熬过一般,吓得魂飞魄散。

    娘娘似乎是预先知道了似的,哪一道菜里面有藏红花,她就不吃那一道菜,而没有藏红花的菜,她每一样都尝了几口。

    就在绿珠觉得自己必死无疑的时候,云若不紧不慢的站了起来,笑意盈盈的看着她,“绿珠,今日的早膳很适合本宫的胃口,累坏了吧?”

    绿珠吓得差点站不稳,脸色异常难看,勉强堆起一个笑容,“娘娘过奖了,奴婢只是尽好本分罢了。”

    云若唇角的笑意更深了,心情似乎很好的说道:“绿珠啊,本宫要去太后那里请安,你也一起来吧。”

    绿珠脸上血色尽褪,震惊的抬起头来,望了云若一眼,只见后者的眼睛里都是认真,没有一丝玩笑,她吓得赶紧低下头去,似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说道:“是,娘娘。”

    “流云,去将画眉和婵娟带上来,本宫要去给太后请安!”云若随意的说道,声音轻飘飘的响了起来,听在绿珠的心里,就好像碰到了鬼一样,吓得她腿一软,差点跪在地上。

    娘娘惩罚画眉和婵娟的情景还历历在目,难道自己也要落到同样的下场吗?

    光是想想,她就忍不住毛骨悚然。

    “怎么了,不舒服吗?”云若的声音轻柔的在她的耳边响起,却将绿珠吓了一大跳,惶恐的摇了摇头,脸色难看的说道:“没,没。”

    “那就好。”云若没有再多问,在追月的耳边悄悄的说了几句话,脸上挂着柔和甜美的笑容,声音悦耳轻柔:“摆驾,夜宁宫!”

    于是,一群人浩浩荡荡的向着夜宁宫而去。

    夜宁宫里,金碧辉煌,八根铜柱上面刻着腾云驾雾的巨龙,窗棂下摆着一盆盆的鲜花,带来清新的花香。墙壁上,挂着当代名家的山水画。

    价值连城的瓷器摆放在合适的位子上,显得雍容华贵又清新雅致。巨大的铜鼎里燃着香,袅袅的香味散发出来,让人心情平静。

    纱幔翻飞,遮住了太后朦胧的身影。

    “太后,皇后娘娘来请安了。”德公公敛了敛眉,走进来,恭恭敬敬的说道。

    太后猛的睁开了紧闭的双眼,眼底闪过锐利的光芒,那个女人又来做什么?

    微微皱起了眉头,唇边泛起了一丝冷笑,自己没有去找她,她倒先找上门来了,那就不要怪她不客气!

    她不是喜欢掌管后宫的大权吗?那她就让她尝一尝自己的厉害!

    “让她进来!”

    “是。”

    “你们让人去将去年的账本给抱过来!”太后指着贴身丫鬟,不怀好意的说道。

    “是,太后。”

    吩咐完一切,太后才慢悠悠的站起来,仪态万方的坐在座位上,等待着云若的到来。

    “臣妾参见母后,母后吉祥。”云若朝着太后微微弯下腰,半蹲着行了一个礼。

    “平身吧。”即使心里气得要死,她也不能在明面上为难皇后。

    云若也不客气,站直了身子,走到自己的位子旁边坐下来,一双清冷的目光直直的看着太后。

    “皇后今天过来有何事?这两天管理后宫还顺利吗?”太后装模作样的说道。

    云若微微一笑,不闪不避的看着太后,镇定自若的说道:“多谢母后关心,一切都还顺利。”

    “那就好,看来哀家是多心了。”太后唇角的笑意更深了,优雅的端起茶杯,轻轻的抿了一口。

    这时候,三四个宫女抱着足有一人高的账本走了进来,恭恭敬敬的说道:“太后,都在这里了。”

    太后漫不经心的应了一声,“放下吧。”

    “皇后,原先哀家还在担心,可是皇后既然说了,一切顺利,那就好办多了。这些账本是去年整个后宫的开销,皇后拿回去算一算吧,三天之后给本宫答案。如果皇后能将这些账本都算出来,哀家这个凤印交出来交得心服口服,以后再也不过问后宫的事情,如果算错了,那就说明皇后还需磨练,这个后宫就暂时由哀家管理,皇后觉得呢?”

    云若皱了皱眉头,太后这是在给她一个下马威呢,眼底闪过一丝讥诮的光芒,很快,笑得柔和了起来,恭顺的说道:“母后说得是。”

    太后眼底的笑容更深了,这些账本,最少要十天才能算好,三天时间,这个女人必败无疑!

    她的眼底闪过一丝得意,被云若敏感的捕捉到了,她不由得微微一笑,话题一转,“只是空口无凭!立下字据才好!”

    在太后怔愣的目光中,云若笑得更甜了,继续说道:“而且,不能由母后说了算!万一臣妾算出了正确的结果,母后硬是来一招指鹿为马,矢口否认,本宫不是吃了哑巴亏吗?”

    太后的眼底闪过一丝暗芒,胸臆间一股怒气涌了上来,冷冷的说道:“哀家是太后,自然说话算话!怎么可能否认!”

    这个女人,真是蹬鼻子上脸了,总有一天,她会将这个女人踩在脚下,看她还敢嚣张!

    云若丝毫不畏惧,平静的注视着太后,毫不妥协的说道:“本宫只相信白纸黑字,按手印的那种!要是母后不敢赌,那就是母后输了!”

    “放肆!”太后脸色阴沉,厉声喝道。

    “既然如此,那就立下字据吧,母后!”云若甜甜的笑着,无害的说道。

    “皇上驾到!”太监的尖细的声音传了进来,太后的脸上有一丝意外,眼底情绪翻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云若微微笑了,司徒嘉熙来得真是及时啊。

    没过一会,身穿明黄色龙袍的司徒嘉熙踏进了正殿里,器宇轩昂,俊美的脸散发着狂妄的霸气,丹凤眼里闪烁着星星点点的光芒,美得不像真人。

    “儿臣给母后请安。”

    太后的脸色稍微好看了一些,收敛了一些怒气,“皇上怎么过来了。”

    司徒嘉熙没有回答,饶有兴致的目光落在账本上,勾唇一笑,“这是怎么了?”

    云若抢在太后面前开口道:“皇上,臣妾和母后打赌呢,如果臣妾在三日内将这些账本算出来并且正确,母后日后就不再过问后宫的事情,反之,如果母后赢了,凤印就暂时由母后保管。”

    司徒嘉熙轻轻点头,笑道:“这个主意倒是不错。”

    太后笑得雍容华贵,“是啊,这样也是对皇后的磨练嘛。”

    “所以,臣妾要和母后立下字据,谁输了就要遵守承诺。正巧,皇上来了,就做个证人吧。”云若巧笑倩兮的说道。

    太后的脸色阴沉,却也发作不得。

    司徒嘉熙轻轻一笑,眼瞳流转间,已经有了一个主意在心间,“朕一个人不够啊,福公公,多去叫几个人来,作为见证。”

    司徒嘉熙都这么说了,太后想要反悔肯定是不行了,眼底闪过幽幽的光芒,也好,她就不相信,这个女人还这么有能耐不成?

    如果,她知道,云若不再是以前的云若,而是来自遥远的在二十一世纪,那里有一种叫做心算的东西,她一定会气得吐血!

    很快,好几个朝中大臣都被皇上召到御花园,见证这一刻。

    白纸黑字,清楚的写在纸上,云若和太后分别签字画押,落子无悔。

    “好了,朕等着三日后的结果!”司徒嘉熙笑呵呵的说道。

    七八个大臣面带惊异的看着云若,眼底闪过怀疑,皇后是不是疯了,这样明显只输不赢的赌局也敢赌?

    云若却毫不在乎,轻笑道:“还有一件事情!”

    在众人惊异的目光中,她不急不躁的继续说道:“为了公平起见!另外找几个账房先生来算吧,而且,那些账房先生要被封闭起来,不能和任何人接触,直到计算结果出来。皇上派人守着账房先生,免得有人指鹿为马那就麻烦了。”

    她意有所指,太后气得脸都绿了,却也只能答应,都到这一步了,再想反悔也不成了。

    “也好,这样更显得公平,就这么决定了。”

    云若脸上保持着温婉甜美的笑容,波光潋滟的眸子注视着司徒嘉熙,轻柔的声音悠悠响起:“皇上,赌约也立下了,臣妾还有一件事情要跟母后报备。”

    她的笑容清雅美丽,冷意褪去,显得清雅迷人,看了司徒嘉熙的眸光变得幽深,心弦像被一只温柔的手轻轻的拨弄着。

    “众爱卿先退下吧。”低沉略带威严的声音响起,大臣们识趣的退了下去。

    太后的眼底闪过一丝得意,挑衅的看着云若,冷冷的说道:“皇后还有何事?”

    云若的唇边泛起一丝神秘的笑容,温婉的说道:“母后先别着急,先去母后宫里吧。”

    婵娟和画眉还没有给太后看过呢,就这么完了岂不是太可惜了?

    云若说完,自然而然的走到司徒嘉熙的身边,握住了那双修长的手,柔声说道:“皇上也一起去看看吧。”

    司徒嘉熙冲着她轻轻一笑,漆黑的眸子里泛着宠溺的光芒,旁若无人的回握住她的手,用最轻柔的声音说道:“好啊。”

    两个人自然而然的流露出温馨的感情,太后看得眼底冒火,却也发作不得,愤愤的甩着袖子,率先离去。

    感觉到相握的手微微动了一下,云若抬起头看,就对上司徒嘉熙充满担心的眸子,心不由得暖和了起来,给了他一个安抚性的笑容。

    她的眸光坚定,丝毫没有畏惧,走进了太后的夜宁宫中,优雅的在位子上落座,无视太后那张铁青的脸,唇边一直挂着浅浅的笑意。

    “皇后有什么事情还是快点说吧,哀家没工夫陪你折腾这么多。”太后一双眼睛里折射出幽幽的寒芒,瞪着云若。

    这个女人,又想给她整出什么乱子来?

    “来人,将她们带上来!”云若的声音陡的变得森寒,冷得让人忍不住打颤,冲着外面高声喊道。

    流云和追月一脸的严肃,拖着奄奄一息的画眉和婵娟走了进来,毫不客气的推倒在地上。

    两人遍体鳞伤,头发凌乱,几乎没有一丝生气。

    太后的心底吃了一惊,心底升起一丝恨意,板起脸来瞪着云若,厉声喝道:“皇后,你这是什么意思?”

    这个死女人,竟然将她的人打成这样,够阴冷,够无情。

    云若脸上挂着无辜的笑容,对上太后那双阴寒的眸子,平静的说道:“太后别急,容臣妾慢慢道来。”

    “流云,将东西呈上来。”云若的声音平静得没有一丝起伏,只是一双眸子里充满了寒冷肃杀,吓得人忍不住打了一个寒战。

    “是,娘娘。”

    流云走上去,恭敬的将画了押的口供递给太后,脸上挂着无辜的笑容,恭敬的说道:“母后,前几日这两个刁奴趁着本宫不注意,跑到本宫的寝殿里去偷东西,被本宫抓了个正着!本宫一气之下只好按宫规将她们打了几十个板子,没想到这两个奴婢胆子大得很,竟然搬出了母后来,臣妾没有办法,只好将她们拉过来让母后处置了。”

    太后的目光落在那份口供上,眼底的阴霾越来越大,手不自觉的颤抖,厉声喝道:“混账!你们做的好事竟然赖到哀家的头上,真是活得不耐烦了是吗?”

    阴森森的声音,像来自地狱的修罗,吓得两个已经奄奄一息的宫女瑟瑟发抖,面色惨白,“太后,这都是您的命令啊,奴婢只是按照您的命令在行事。”

    两个宫女的眼中浮起了一丝绝望,不可置信的瞪着太后。

    这就是她们效忠的主子吗?

    眼底涌起了一丝后悔,她们拼上了性命为太后办事到底是为了什么?

    “胡说,本宫什么时候让你们去监视皇后了,血口喷人!来人,将这两个刁奴拉出去杖毙!”太后气死了。

    云若微微笑着,看着太后气得浑身发抖的样子,忽然出声道:“慢着!”

    太后的脸色异常难看,阴沉得几乎要冒出火来的眼睛瞪着云若,冷笑着说道:“皇后还要为她们求情吗?”

    “母后误会了,臣妾是觉得杖毙实在是太过血腥了,不如换成鸩酒?”轻飘飘的话,却让婵娟和画眉一屁股瘫坐在地上。

    太后的牙齿几乎要咬碎了,也只能点头:“这样也好,来人,鸩酒伺候!”

    这样无用的丫鬟,留着也没用,还不如去死呢。

    画眉的目光迸射出强烈的恨意,瞪着太后,唇边扬起了苍凉的笑容,一字一顿的说道:“太后,你一定不得好死!我就算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说完忽然站起来,对着巨大的铜柱撞去,顿时头破血流,再也没有了声息。

    只剩下她临死之前的那些话,像来自阴间的风,诡异,血腥,带着森森的诅咒,萦绕在大殿之上,久久不散去。

    所有的人都惊呆了,谁也没有看到婵娟竟然冲上前去,死死的掐住太后的脖子,恶狠狠的说道:“死老婆子,我要杀了你。”

    她豁出去了,早知道就不要贪图那些钱财,现在也不会落得这样一个下场。

    婵娟眼底的泪慢慢的流了下来,死死的掐着,一刻也不松手。

    太后保养得宜的脖子被掐得生疼,脸痛苦的扭曲在一起,窒息的感觉涌上来,绝望,如影随形。

    “太后,快救太后啊。”有人尖叫了起来,哭泣声,惊恐声,乱成一团。

    云若没有动,司徒嘉熙也没有动,夜宁宫的宫女一脸的惊恐,抓过一个花瓶,狠狠的砸在了婵娟的头上,婵娟的眼睛瞪得大大的,身子倒了下去,再也醒不过来。

    太后的脖子被人松开了,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眼睛里还有一丝的后怕,这两个刁奴,一个竟然敢诅咒她,另一个还妄图掐死她,好,很好。

    眼底的阴狠迅速的堆了起来,脚厌恶的将婵娟踢开,心里恨得想把这个胆大的宫女给碎尸万段,竟然敢这样算计她。

    司徒嘉熙和云若对视了一眼,一同站起来关切的说道:“母后没事吧?”

    太后的心底堆了一团火,想发作也发作不得,只得闷着声音说道:“没事。”

    “那就好,要不然朕真是于心不安了。”司徒嘉熙的眼底升起了一丝沉痛,后怕的说道。

    太后的心里气得都快爆炸了,这个人,才是巴不得让自己去死的吧?

    现在又来做出这副样子,假不假?

    “皇上言重了,你身体不好,哀家又怎么会不理解呢。”太后深深的看了司徒嘉熙一眼,意有所指的说道。

    司徒嘉熙毫不在意,保持着孝顺的语气,“母后不怪朕就好。”

    太后明显不想继续这个话题,阴狠的目光落在婵娟和画眉的尸体上,冷哼了一声,阴冷无情的说道:“来人啊,将这两个贱人拖下去,剁碎了喂狗!”

    她决不让伤害她的人好过,哪怕是死了。

    “是,太后。”有宫女走上来,拖着两具尸体走了下去。

    云若眼神冰冷,目光落在染着鲜血的铜柱上,坏心的一笑,轻柔的声音响起来:“母后,本宫在一本古医术上看过,如果人血在一个地方停留得久了,晚上会化成厉鬼回到死的地方,成为地缚灵哦。”

    果然,太后的脸色变得惨白,眼底闪过慌乱,嘴上却狠厉的说道:“哀家倒是不信,这两个刁奴会化成厉鬼!”

    她是东盛国最尊贵的太后,还会怕那些鬼不成?

    云若也不跟她争执,笑嘻嘻的说道:“也是,这两个刁奴是自作虐不可活,死了也活该,谁让她们竟然污蔑母后的。”

    她的唇边挂着一丝清浅的笑容,长长的舒了一口气,轻轻的拍着自己的胸口,俏皮的说道:“真是吓死本宫了,本宫差点冤枉了母后呢。幸好母后明察秋毫,否则本宫岂不是相信了这两个刁奴的话了,刚才的事情真是抱歉啊。”

    太后恨得想将云若的小脸撕裂了,却也没有办法,咬着牙蹦出几个字:“皇后不必道歉,都是小人惹的祸。”

    这个女人够狠的,竟然将自己的眼线放到自己的面前来,还让她吃了一个哑巴亏,气死她了。

    傅雨鸢,傅雨鸢,今日的耻辱,她一定要成千倍的讨回来!

    太后的眼底闪过惊涛骇浪,却也不得不咽下了这口恶气。

    自此,她和云若的梁子算是结下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代嫁之皇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南湖微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湖微风并收藏代嫁之皇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