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代嫁之皇后 > 第一百章 连环计

第一百章 连环计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明朝伪君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噗!”

    “咚!”

    司徒慧妍的嘴里忽然喷出了大口的鲜血,染红了鹅黄色的衣衫,整个人像失去生命的瓷娃娃重重的倒在地上。

    “慧妍!”司徒嘉熙脸色陡的大变,猛的站起来,眼底闪过浓浓的担忧,冲了过去,一把扶住了司徒慧妍,焦急的抹去她嘴角的鲜血,声嘶力竭的吼道:“快去叫御医啊,快点!”

    琴声,箫声和歌声戛然而止,夜宁宫里乱成一团,所有的人脸上都一片焦虑,担忧的看着司徒慧妍。

    云若面色一沉,快步的走到司徒慧妍的身边,手飞快的搭在她的脉搏上,眼底一寒,目光落在大殿里散发着阵阵幽香的鲜花上,眼底飞快的闪过杀戮的光芒。“皇上,先将公主移到别的地方去吧,这里对公主的病情不利。”

    时间紧迫,她没有办法说清楚,只好这样说道。

    司徒嘉熙飞快的抬眸看了她一眼,点点头,抱起司徒慧妍向着她的寝宫狂奔去,冷声吩咐道:“立刻让御医到争妍宫来为公主治病!要快!”

    脚下的步伐已经步步生风,飞快的奔出了好远。

    “慧妍,你怎么样?”太后的脸上也布满了担忧,焦急的喊道。

    然而,云若却从那双眼睛里看到了算计,和不怀好意,心底陡的升起了一丝怒火,烧得她的胸腔几乎要破裂开来,然而她硬生生的忍住了。

    跟在司徒嘉熙的身后朝着争妍宫奔去,所有的宫廷女眷都跟着去了,包括太后和司徒雪慧。

    云若的唇边勾起了冰冷的笑容,拦在司徒雪慧和孟嫣然的面前,冷冰冰的说道:“雪慧公主,你现在还在禁足,还是不要去了,回你自己的宫殿中去吧。”

    她的眼中充满了怒火,瞪着脸部扭曲得十分难看的司徒雪慧,毫不留情的说道,手不自觉的紧握成拳,冷冷的。

    “凭什么?皇妹的身体都这么不好了,我为什么不能去?”司徒雪慧不屈服的吼道。

    云容可没时间跟她磨叽那么多,眼神冰冷,浑身笼罩着一层寒霜,冷冷地说道:“自然是凭着本宫手里的凤印了!”

    “你!”

    司徒雪慧的一双眸子猩红,几乎要喷出火来,指着云若,气得浑身发抖,跺一跺脚,委屈的说道:“母后,你看她。”

    太后的眼底闪烁着晦暗不明的光芒,瞪着司徒雪慧,厉声喝道:“闭嘴,快回你的宫殿去!”

    司徒雪慧恨恨的瞪了云若一眼,气呼呼的走了。

    “孟小姐也先回去休息吧,公主发病,你不是妃嫔,还是不要过去了。”云若冷冷的看着孟嫣然,不打算再和她兜圈子。

    说她小心眼也好,什么都好,她就是不愿意让这个女人靠近司徒嘉熙,哪怕有一分的可能也不愿意。

    “是。”

    孟嫣然的身体摇晃了一下,脸色变得煞白,眼底也浮起了一层薄雾,咬着唇委委屈屈的说道。

    太后面色阴沉的看了云若一眼,却什么话都没说,冷冷的笑了笑,朝着争妍宫的方向飞快的狂奔。

    不管心里如何想的,表面上还是得装出一副慈母的模样。

    还没走到争妍宫,白岩鹤急匆匆的带着几十个暗卫走了过来,“皇上,皇上!”

    声音里面透着一丝焦急,一丝严厉,让云若的脚步硬生生的止住了,回过头去,只看见白岩鹤举着明亮的火把,飞快的往这边赶了过来。

    她一个箭步走上去,面上带着严肃的神色,“怎么了?”

    司徒嘉熙现在的心思全部放在了生病的司徒慧妍上,她不想让他分心。

    “禀娘娘,养心殿着火了!火势都快蔓延到御书房了!浣衣局也出现了刺客,将段采薇给劫走了。”白岩鹤的眼底闪烁着肃穆,认真的说道。

    云若心底一惊,眼底闪过惊涛骇浪,沉静的吩咐道:“那快让人去救火啊,先救火,刺客那边先放一放!”

    “是,已经在救火了,只是御书房很多重要的奏折,没有皇上的吩咐,属下不能轻举妄动。”白岩鹤的面色阴沉,声音里面也有一丝沉痛,压抑着心底的惊慌说道。

    “你立刻到争妍宫去,皇上在里面,快点!”云若的面色从未有过的严峻,沉声吩咐道。

    白岩鹤飞快的施展轻功向前面奔去,很快就消失不见了。

    “流云,追月,快带本宫到争妍宫!”云若的心里翻滚着排山倒海的怒意,冷声说道。

    瞳孔里面喷出熊熊的怒火,几乎要将太后撕得粉碎。

    流云和追月脸上同样带着冰冷的神情,一人夹起云若的一只手臂,飞快的向着争妍宫的方向去,用最快的时间到达了争妍宫。

    “若儿,你在这里看着皇妹,我到御书房那边看看。”司徒嘉熙狭长的眸子里翻滚着惊涛骇浪,极力的压抑着隐忍的怒火,将司徒慧妍放在床上,匆匆交代了一声,飞快的施展轻功一下子不见了人影。

    云若看着已经昏过去的司徒慧妍,干涸的唇角不断的有鲜血流出,流个不停,眼底冷冷的,拿着帕子擦去了她唇角的血,心冷成一片。

    “御医怎么还不来?”她不由得怒喝了一声,让所有的太监宫女还有妃嫔都吓了一跳,被那充满杀气的声音给吓得差点魂飞魄散。

    司徒慧妍分明是中毒了,而且是又猛又急的毒。

    只可惜她今天带在身上的只有毒药没有解药,要不然,也许情况不会这么糟糕。

    “皇后,现在不是急的时候,皇宫这么大,从太医院到争妍宫也是需要一点时间的。谁都希望慧妍没事,可是你也不能因为担心慧妍而乱迁怒于人啊。”太后的脊梁挺得直直的,声音里面却染上了一丝阴寒,带着一丝责备的味道。

    云若的眼神森寒,像浸泡在雪水中一样,冷得没有一丝温度,就那样直勾勾的盯着太后,一直盯到太后心虚的别开自己的眼睛。

    “娘娘,太医来了。”流云轻轻的在云若耳边提醒道。

    “让他进来,快点!”云若的眼睛里一片寒冷,冷冷的吩咐道。

    老太医颤颤巍巍的走了进来了,云若瞪着太医,平静的说道:“慧妍公主中的是断肠草的毒,太医快点将解药拿出来!”

    云若的话音才落下来,太后的眼底闪过一丝震惊,背后有一阵寒芒,冷得她的手心里冒出了一丝冷汗的,不由得多看了云若一眼。

    太医认真的看了云若一眼,不太敢确定的又在司徒慧妍的手腕上号脉,才利索的从药箱里拿出一颗药丸让司徒慧妍服下。

    苍白的唇角终于不再流血了,原本没有血色的脸上也增添了一抹红晕,多了一丝的生命力。

    “娘娘,公主应该没有什么大碍了,只要好好静养,注意调理饮食,身体应该好得很快。”

    太医微微弯着腰,谨慎的说道,因为赶路赶得急,额头上冒出了细细的冷汗,苍老的身体也有一点支撑不住。

    这种毒虽然有一个杀气很重的名字,可是毒性来得快去得也快,只要解毒及时,是不会有生命危险的,可是······

    “辛苦太医了。”云若平静的说道,从袖子里掏出一锭金子,递到太医的手里。

    “只是,若是中了断肠草,再闻了依兰花的花香,结果就不一样了不是吗?只要半个时辰之内得不到救治,慧妍就会命丧九泉了吧?”

    云若的唇角泛起了冷酷的笑容,眼底一片森寒,凛冽的目光落在身后那些女眷的身上,一字一顿的说道:“要是本宫查出来是谁陷害公主,定然也让她尝一尝慧妍所中的毒!”

    冰冷的声音幽幽的在宫殿内缠绕,放佛来自地狱般,冷得人的骨头都打着寒战,让人如置冰窖,遍体生寒。

    “好了,你退下吧。”云若挥了挥手退了下去,眼神却向追月示意了一下,追月手中的珍珠大小般的石头打在架子硕大的花瓶上,花瓶一下子失去了平衡,从架子上落下来,重重的砸在太后的头上。

    砰的一声,太后头破血流,差点昏了过去。

    “母后,母后你怎么样了?”德妃和淑妃大惊失色,声音里充满了惊恐,飞快的上前去扶住太后,急得眼泪都流了下来。

    太后摸着自己头上流下的黏黏的鲜血,身子一个不稳摔在地上,保养得宜的娇嫩的手落在花瓶的碎片上,顿时割破了娇嫩的掌心,疼得鲜血淋漓。

    “快去叫太医来,快点啊!”德妃吓得泪流满面,跟着淑妃急忙将太后扶起来,坐在椅子上,心疼的为她擦去手上的鲜血。

    云若一直压在心底的烦闷终于有了一个突破口,那妖娆盛开的鲜血让她有了一丝宣泄的快感,酣畅淋漓。

    眼底闪过飞快的一抹恨意,心里冷笑着,在你算计别人的时候,别人也会算计你,你知道什么是流血的滋味了吗?

    “母后,没事吧?”云若绛紫色的宫装在月光下散发着流光溢彩,更加衬得整个人清冷,冷得让人靠不近。

    她的脊梁挺得直直的,眼底一片冰冷,唇边噙着柔和的笑意,但那笑意即使是柔和的,也还是没有一点温度,优雅的开口问道。

    太后眼冒金星,无力的靠在椅子上,让太医给她包扎,疼得她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对云若的那张笑脸简直恨到了极点,却也只能咬牙彻齿的说道:“多谢皇后关心,哀家没事。”

    云若轻轻的笑了,状似疑惑的说道:“真是奇怪,好端端的花瓶怎么会忽然落下来呢?平常不都待得好好的吗?难不成现在的花瓶都长脚了,知道往人的头上砸去。”

    “会不会是鬼呢?在我家乡好像有些鬼喜欢在晚上飘来飘去,对人实施恶作剧。”追月小声的在流云的耳边说道,只是那声音的力道足以让所有的人都听见。

    德妃和淑妃吓得脸色煞白,身子抖成一团,就连太后的身子也有些僵硬了起来,心突突的跳着。

    “胡说,鬼怎么会往人的头上砸东西,你们别在这里危言耸听。”云若淡淡的呵斥道。

    追月不敢做声了,流云用更加小的声音说道:“可是在我见到过一件事情,有一个婆婆虐待媳妇很厉害的,后来婆婆去河边洗衣服,就被水鬼给拖下水去了呢。”

    太后恨得牙痒痒,恨声说道:“给哀家查查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说她不觉得,现在忽然觉得阴风阵阵,不停的在她的身边围绕着,让她吓得冷汗都冒出来了。

    “是。”

    有宫女和太监上去检查了一下,却什么都没有发现,这件事情更加让太后害怕了,难道真的是因为她害了司徒慧妍,有恶鬼上来找她了吗?

    一想到这个可能,她再也坐不住了,如坐针毡,可是太医还没包扎好,只能忍着渐渐发麻的头皮,让太医快点包扎。

    “皇后,慧妍这里就由你来照顾了,哀家累了,先回去歇着了,明日再来看慧妍。”太后平淡的说道,迈着匆匆的步子走远了。

    “母后慢走!”云若唇边保持着美丽的微笑,仪态万方的说道。

    太后头也不回,飞快的走了出去,好像身后有鬼追赶一样,德妃和淑妃也害怕得飞快的跑走了。

    云若脸上的笑容淡去,眼底一片冰寒,她摊开自己的掌心,掌心里面已经一片血肉模糊。

    “娘娘,现在怎么办?”流云看着云若冷清的模样,轻声的问道。

    “什么怎么办?只有等慧妍醒过来了。”云若平淡的说道,默不作声的拿帕子擦掉手心的鲜血。

    没想到啊没想到,太后的目标竟然是司徒慧妍和御书房,好一招声东击西啊。

    这个心思歹毒的老妖婆,竟然连一个体弱多病的公主都不放过。

    今天的这笔账,她记下了,可是她一定会讨回来的,一定!

    “可是皇上那边。”流云小声的说道,声音里面充满了迟疑。

    云若的眼睛里闪过了一片阴霾,心底闪过莫名的担忧,可是看着床上昏睡过去的司徒慧妍,又不太放心,这个女孩,是司徒嘉熙牵挂的亲人,她也不能放心得下啊。

    “皇上那边应该不会有事的。”云若忍住跳得强烈的心跳,故作平静的说道。

    他那么厉害,应该不会有事的。

    只是,为什么自己的心会跳得这么厉害,右眼皮也是,突突的跳着,几乎停不下来了。

    云若捂住自己跳得过快的心跳,暗暗的对自己说道,一定没有事的,一定不会有事的。

    “娘娘!”如烟和如梦急匆匆的从外面走了进来,神情一片焦虑,失声叫道。

    “什么事情?”

    云若的心里一惊,挺直了自己的脊梁,尽量让自己冷静下来。

    “兰贵嫔那边的小宫女来报信,说皇上那边出事了。”如烟的脸色不是很好看,斟酌着说道。

    一股冰凉的感觉从她的脚底涌上来,一直延续到心脏,云若只觉得自己的心几乎停止了跳动,“出了什么事?”

    她的声音有些嘶哑,纤长的手慢慢的收拢,握成拳头,尖利的指甲再一次划破掌心的血肉模糊,疼得她都没有知觉了。

    “皇上和孟小姐,在一起了······”如烟咬着唇,难以启齿般的说道。

    “带本宫去看看。”云若脸色变得煞白,努力稳住摇晃的身体,压抑住心底鲜血淋漓般的疼痛,平静的说道。

    “流云追月你们留下来照看公主。”她说完这句话,脚步虚浮的走了出去,越走越快,越走越快,最后竟然跑了起来。

    如烟和如梦看见她的样子,很担心,却又不敢阻止,只好跑得更快的在她的面前带路。

    她们的路竟然是回凤鸾宫的方向,云若疼得连呼吸都是痛的,眼底有热流涌上来,被她硬生生的逼了回去。

    不会的,绝对不会的,司徒嘉熙不会做对不起她的事情。

    虽然极力的告诫自己,可是为什么心还是那么的痛,痛得她几乎想死去。

    在离凤鸾宫半里的花园里,密密麻麻的围了一圈人,其中就有太后,德妃和淑妃等人,举着明亮的火把,亮如白昼。

    期间,间或传来低低的哭泣声,那么悲伤,听得让人差点心碎。

    云若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尽量不让自己趋于崩溃的边缘,走上前去,唇角含着绝美的笑容,声音优雅大方,“怎么回事?”

    “皇后你来得正好,这件事情还是交给你来解决吧。”太后的头上还包扎着白纱布,眼神里却透着一丝几不可察的笑意,带着认真的看着云若,略带担忧的说道。

    宫女太监们自动的给云若让了一个缺口,云若平静的走了进去。

    花树旁,身穿着绛紫色宫装的孟嫣然哭得梨花带雨,香滑细腻的肩膀露在空气中,整个人面色潮红,半跪在地上,衣衫不整,一副委屈的模样。

    而司徒嘉熙,紫色的衣服皱巴巴的一片,眼神愤怒的瞪着孟嫣然,目光几乎要喷出火来。

    云若一看眼前的形势就知道怎么回事了,唇角泛起了一丝笑容,平静的看着太后,“母后想要本宫怎样解决这件事情?”

    云若似笑非笑的说道,眼底的怒火一闪而逝,咬着牙,恨得几乎想要将这个老妖婆活活掐死。

    太后皱着眉头看着云若,又看了一眼孟嫣然和司徒嘉熙,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无可奈何的说道:“既然皇上将人家姑娘这样了,就将人家给收了吧。不然,嫣然这样出去还怎么嫁人?这么多的宫女太监都看着呢。”

    司徒嘉熙深深的看了云若一眼,黑亮的眸子里闪过一丝哀伤,一丝愧疚,紫色的锦袍在夜色中猎猎作响,乌黑如墨的长发被风吹得凌乱不堪,整个人像是陷入了黑暗中一样,被一种强烈的忧伤包围着,一丝丝,一缕缕的萦绕着,怎么都驱散不去。

    他想唤出若儿这两个字,可是舌头却像打结了一样什么都唤不开,只是静静的看着她,似乎太后的别有用心的算计,孟嫣然低低的哭泣都已经不在,他的眼睛只剩下一身绛紫色宫装的云若站在夜色间,跟着他一起组成了夜的黑暗。

    云若胸腔间的怒意差点像猛烈的海啸,几乎可以摧毁一切,她握紧拳头,洁白的牙齿咬着唇,硬生生的忍住了,嘴里腥甜的味道提醒着她废了多大的努力才忍住了几乎咆哮而出的怒火。

    “皇后,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都这样了你还不同意纳她为妃吗?”太后久久没有听见云若的答案,心里有些慌,忍不住催促道。

    司徒嘉熙修长挺拔的身子动了动,缓缓的移动了两步,走到云若的面前,幽深如同瀚海般深邃的眸子静静的看了太后一眼,无声的,却像千万只利箭一样划过她的心上,太后的心突突的跳了起来,整个人分外的狼狈。

    “皇上,既然你都已经和嫣然有肌肤之亲了,就应该对人负责,否则哀家怎么跟穆丞相交代?人家如花似玉的女儿才进宫没几天,就被你这样糟蹋了,如果你不给他一个交代,丞相也不会善罢甘休的。”

    太后虽然心里害怕,可是想到最近受的窝囊气,胆子又大了起来。

    不管怎么样,司徒嘉熙一定得去死!

    心里又有些恼恨,这个孟嫣然连这么一点小事都办不好,香囊上都沾了那么多的崔情香还没有将司徒嘉熙拿下。

    “穆丞相闲赋在家,难道母后明天就打算让丞相回来上朝吗?”司徒嘉熙的瞳孔微微眯起,声音阴沉,散发着一丝怒火,让人几乎喘不过气来。

    森寒而充满杀戮的目光落在太后和德妃等人的身上,如同恶狼一样,几乎要将人撕碎。

    云若扯了扯司徒嘉熙的袖子,轻轻的笑了,明亮如水的目光跳跃着闪烁的怒火,嘲讽的说道:“既然母后想让皇上收了她,那就收了吧。如果不依着母后的意思,皇上岂不成了那些登徒子?”

    冰冷的声音没有一点温度,冷得吓人,所有的人都从她的声音里面听出了一丝怒气。

    “若儿。”司徒嘉熙震惊的看着她,眼底闪烁着不可置信。

    “皇上,这件事情让臣妾来处理好吗?这是后宫的事情。”她明亮的目光中升起了一丝受伤的情绪,静静的看着司徒嘉熙,声音里面多了一丝无奈。

    司徒嘉熙所有的话都在舌尖打成了结,什么话都说不出来,眼底闪过一丝痛苦,心疼得几乎说不出话来。

    太后的眼底闪过一丝得意的笑容,你们再厉害又怎么样,最终结果还不是栽倒在自己的手中。

    “母后想要给孟小姐怎样的位份?是四妃还是九嫔,又或者直接让孟小姐做皇后?”云若的唇边勾起了嘲讽的笑意,声音冷成一团。

    太后又怎么会听不出她话里的嘲讽,不过很显然这个时候她已经不在乎这些了,含着笑,慈爱的说道:“嫣然怎么说都是丞相的义女,身份尊贵着呢,自然不能委屈了她,皇后看着办吧。”

    说来说去,又将皮球踢给了云若。

    云若冷笑着,袖子下的手紧握成拳,指关节处根根泛白,手心里面一片血肉模糊,疼得她几乎喘不过气来。

    “既然母后都这样说了,本宫就卖给母后一个面子,孟小姐就封为正二品的丽妃吧。这样处理母后满意了没?”

    清凌凌的目光透着漫天的寒意落在太后的身上,不再有一丝的掩饰,她恨太后,恨死了!

    今天连着几笔帐她记下了,等着吧,老妖婆,你得意的时间不会很多了。

    云若的心底堵了一块石头,沉重得几乎喘不过气来。

    “谍书明日会送到孟小姐手上!今日这么晚了,都散了吧。”云若冷笑着,让众人都退了下去。

    孟嫣然楚楚可怜的将滑落的衣服整理好,眼角含着泪,声音里充满了委屈和颤抖,轻声的说道:“谢娘娘恩典。”

    “退下吧。”云若冷冷的说道。

    孟嫣然跪在地上,声音低低的,头也垂得很低,维持着一个姿势:“臣妾恭送皇后娘娘!”

    云若的瞳孔猩红一片,咆哮着吼了出来,“本宫让你滚!快滚!不滚你别想再做着东盛国的丽妃,你信不信!”

    森寒的声音,带着鱼死网破般的决绝,如同火山爆发般汹涌而出,浑身冒着熊熊的怒火,几乎要将孟嫣然这个女人撕得粉碎。

    孟嫣然被她猩红的目光吓了一跳,不敢再逗留,逃也似的狂奔着退了下去。

    只是好像有所顾忌的模样,惊恐的看了云若一眼,不甘心的走了。

    云若挺直了自己的脊梁站着,一直等到那些人都退了下去,才迈着沉重的步子,举着火把,目光在花丛中探寻着,蹲下身子去,将隐藏在荆棘丛中的那个藕荷色的香囊给拾了起来,眼底闪过杀戮的光芒。

    “若儿。”司徒嘉熙艰难的叫了一声,小心翼翼的靠近云若,眼底陪着惊恐,和讨好的神色。

    云若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勉强冲司徒嘉熙笑了一下,可是那样的笑容比哭还难看,“有什么事情回去再说,走吧。”

    她的脚步有些虚浮,没有等司徒嘉熙,飞快的向着自己的凤鸾宫走去。

    司徒嘉熙看着那个瘦弱的背影,眼底闪过一丝心疼,握紧拳头跟了上去,心里,涌现着无法言喻的哀伤,若儿,原来不知不觉中我还是伤了你。

    对不起,虽然我不是故意的,可还是犯下了不可原谅的过错。

    手,不自觉的捂着心脏的位置,那里一片生疼,疼得他几乎没有办法呼吸。

    这一刻的司徒嘉熙无比的痛恨自己,恨自己怎么会上了那个女人的当,竟然将那样别有用心的女人误以为是他的若儿,为什么?

    凤鸾宫里,一片灯火通明,可是,却没有一点声音,所有的宫女和太监都被云若冰冷得可以将人冻死的脸色吓得大气也不敢出,走路都轻轻的,生怕弄出一点声音惹怒了皇后自己没有好果子吃。

    云若回到寝殿里,坐在床上,身上绛紫色的宫装已经脱了下来,凌乱不堪的扔在地上,手里拿着那个藕荷色的香囊,眼底一片森寒,心痛,仇恨,难过的情绪交织在一起,复杂得连她自己都说不清楚了。

    她想,这辈子应该再也不会穿绛紫色的宫装了,今晚的事情,见证了她的耻辱。

    昏黄的烛光照在她的脸上,更加衬得那张脸明媚而忧伤,瘦弱的身躯蜷缩在床的一角,让人忍不住心疼。

    司徒嘉熙站在寝殿门口,静静的注视着云若好一会儿,为她的哀伤而哀伤,也为自己犯下的罪行深深的忏悔。

    “若儿。”

    司徒嘉熙叫了一声,小心翼翼的靠近她。

    云若将那个藕荷色的香囊从窗口扔出去,扔得远远的,目光平静的看着他,唇边竟然浮起了一丝笑容,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什么事?”

    司徒嘉熙的心像被针扎了一下,猛的抱住了她,将她抱得紧紧的,好像她是世间最珍贵的宝贝一样,稍微一松手,她就消失不见了。

    “对不起,若儿,你可以怨我恨我,可是不要装作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行吗?你知不知道这样我会很心痛?我知道今天的事情一定会伤了你的心,可是这一切都不是我的本意。你想要我怎样,你说啊,我不要看到你这副无动于衷的样子。要是心里难过你就骂出来,打我,抽我怎样都行,求你别憋在心里了。”

    低沉的声音里带着颤抖,紧紧的抱着她,一刻也不敢松开,一直火热的身体此刻却是冰凉的,凉得让人忍不住打了寒战。

    云若乖巧的任他抱着,良久,才下定了决心般的说道:“忘了吧。”

    她的声音轻飘飘的,在室内幽幽的响起,带着千万般的沉重,压在人的心上,几乎让人喘不过气来。

    司徒嘉熙的身子更僵硬了,不敢松开她去看那双眼睛,颤抖着问道:“你说什么?”

    她是想要将他放弃了吗?

    这个念头一起,流淌在身体内的血液似乎都冻僵了,冷得他几乎说不出话来。

    如果她也离开了他,那他以后的生活还有什么意义?

    不行的,他不能让若儿离开她。

    云若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忍住内心的心痛,平静的说道:“忘了今天所发生的事吧。”

    那样的情况她怎么能怪他?

    要怪只怪太后和孟嫣然太过狡猾,他们不小心钻了空子。

    苦苦的纠结于他不小心犯下的错误,不止他不快乐,她也会硬生生的把自己逼疯。

    “若儿,你。”司徒嘉熙不可置信的看着云若,眼底涌起了满满的感动,“你不怪我了吗?”

    他的声音充满了不确定,似乎现在自己正处在梦境中。

    云若的眼底闪过一丝苦涩的笑容,敛下了自己纤长的睫毛,也遮住了满腹的心事,再抬起头来的时候已经是一片平静无波,“不怪你,真的。”

    这句话,既是告诉他,也是在说服自己。

    又要怎么怪他?他也只是一个受害者。

    “若儿,我让你失望了,对不起的。”司徒嘉熙的眼底闪过热流,有眼泪一滴滴落下来,紧紧的抱着她,不停的喃呢道:“若儿,若儿,我以后不会再让你伤心了。”

    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可是此刻他只想哭,为自己差点失去的爱情,庆幸自己没有失去获得幸福的权利。

    “把衣服换下来吧,我去洗把脸,等会有话和你说。”云若被他抱得很不舒服,挣开了司徒嘉熙的怀抱,平静的说道。

    司徒嘉熙不敢造次,乖乖的将衣服脱下来,换了一身白色的衣服,靠坐在床上等着云若。

    聪明如他,又怎么会不知道,今天是中了别人的计了。

    养心殿的那场大火根本就是早有预谋的,还有慧妍的病,孟嫣然的主动勾引,甚至是浣衣局里段采薇被人劫走,都是早早的计划好了。

    他和若儿以为,太后设宴会有埋伏,却没有想到宴会只是一个幌子,最终的目的却只是将孟嫣然塞到他的身边。

    穆影炎,太后,孟嫣然,好手段,好计谋,身后应该少不了司徒炫明和温憬然的出谋划策吧?

    否则依着太后的心思,不会制定出这么周密的计划,还在时间上掐得那么紧,每一步都恰到好处,害得他吃了一个闷亏。

    云若将脸洗得干干净净的回来了,咬着唇,脸上还是一片抑郁的模样。

    司徒嘉熙立刻起身迎上去,握着她的手,紧紧的,一刻也不愿意放开,“若儿,过来。”

    今天晚上的事情,让他的心里一直忐忑不安,老是害怕一不小心就惹怒了云若。

    “我们都中了圈套了。”云若平静的说道,认真的看着司徒嘉熙,“御书房的奏折没有被烧掉吧?”

    “火扑得及时,还好,没有被烧掉,养心殿那边没有什么大碍,稍微修葺一下就可以住了。”司徒嘉熙眼神似水的看着她,柔声说道。

    云若冷笑了一声,“守卫森严的皇宫,竟然有人能够轻而易举的将养心殿和御书房给点着了,可想而知宫里有多少太后和丞相的走狗。”

    司徒嘉熙的眼底泛着幽冷的光芒,声音森冷,“都是我疏忽了,将大部分的暗卫都调到了夜宁宫去了,才让太后有了可趁之机。”

    此仇不报非君子!

    他算是记下了,这些人一定要死!

    今日所受的耻辱他一定会全部都讨回来。

    “你是人,又不是神,怎么可能面面俱到?智者千虑必有一失,不要太纠结于这件事情了。”云若轻声安慰道,声音平静,没有一点起伏。

    “这样的错误我不会再犯第二次了。”司徒嘉熙想起今天所受的窝囊气,气得肺都快气炸了。

    “孟嫣然的事情你打算怎么办?”云若知道司徒嘉熙一定有他的打算,不再纠结,淡淡的转换了一个话题。

    想到刚才看到的一幕,心里还是像被针扎了一样,隐约生疼。

    不管怎么样,她都是一个女人,看到自己的丈夫和另一个女人衣衫不整的纠缠在一起,总会不可避免的有些不舒服,即使知道那不是她丈夫的本意。

    司徒嘉熙的瞳孔里升起了一片森寒,浑身笼罩上了一层寒霜,声音也染上了一层嗜血的杀戮:“敢算计我的女人,下场只有死路一条。”

    云若听着着充满血腥的话,竟然没有一点同情,将目光转到了那跳跃的烛火下,平静的说道:“也好。”

    经过今天晚上那么多的事情,她总算真正的领悟到,在这个后宫,什么都可以有,就是不能够有善良。

    想要生存下去,就必须足够的冷血,否则等待自己的就只有死亡!

    司徒慧妍长年在别庄休养,才一回来差点就失去了一条命,还有什么不能利用的?

    “若儿,如果不是她穿着和你一样的衣服,在凤鸾宫的门口被一个男人给劫走了往那个方向去,我也不会追上去,进而发生了那样的事情。”

    司徒嘉熙眸子里一片寒冷,像冬日里不断飘落的雪花,细细密密的洒下来,越来越冷,越来越冷。

    云若平静的说道:“她对你用了崔情香,你没事那才叫奇怪。”

    幸好孟嫣然怕被人发现,用的量比较少,否则,现在他们应该早就生米煮成熟饭了。

    司徒嘉熙浑身敛聚着森寒的杀气,眼底的怒火几乎要荡漾开来,冷笑着说道:“好,很好。”

    孟嫣然真是好样的,怪不得,他追到她的身边,眼前出现的竟然是若儿的模样,原来是这样的。

    “生气也没有用了,好好的想想应该怎么对付他们吧。”云若柔声提醒道。

    估计,太后将孟嫣然塞给司徒嘉熙还有一层深意,就是想挑拨她和司徒嘉熙的关系,从而各个击破。

    她冷笑了一下,眼底闪过幽深的光芒,她一定不会让太后的阴谋得逞的。

    老妖婆想看她和司徒嘉熙闹别扭,她偏不,她要和司徒嘉熙更加甜蜜,感情更加的好,气死那个老妖婆。

    “若儿,段采薇也被刺客劫走了,只不过我相信她一定还在皇宫中,出不去的。”司徒嘉熙阴沉着脸说道,“我已经让人封锁了宫门,没有我的手谕谁也出不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代嫁之皇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南湖微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湖微风并收藏代嫁之皇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