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代嫁之皇后 > 第一百零二章 气死你

第一百零二章 气死你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明朝伪君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太后气得一双猩红的眼睛几乎要爆出来,额头上的青筋暴涨,浑身笼罩着凛冽的光芒,瞪着云若,气得胸口一起一伏的,“好,好,傅云若,原来一直是哀家小看了你!你也别得意,风水轮流转,总有一天你会落到哀家的手里,哀家会让你哭着求饶!”

    冷冰冰的声音充满了嗜血的味道,像猎bao一样恶狠狠的目光落在云若的身上,几乎要将她撕碎,阴沉,吓人,配合着她头上的白色的纱布,越加的像从地狱里面冒出来的恶鬼,散发着阵阵死亡的味道。

    云若没有被太后几乎要吃人的目光吓到,唇角泛着清新甜美的笑容,平静的说道:“母后说得对,风水轮流转,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母后掌管了后宫那么多年,是时候将权力放手给本宫了,您说得对吗?”

    无辜的声音像清脆的黄鹂鸟一样响了起来,那副什么都不懂的楚楚可怜的样子,让太后恨不得撕烂了那张嘴,还有那张笑得比花儿还要灿烂的小脸,可是她什么都不能,只好硬生生的将这口怒气憋回了心底。

    瞳孔里却散发着嗜血阴狠的光芒,直勾勾的瞪着云若。

    云若唇角一直噙着甜美的笑容,不卑不亢的迎视回去,脊梁挺得直直的,小巧的下巴微微翘起,高傲而不屈服。

    司徒嘉熙轻轻的咳嗽了一声,丰神俊朗的脸上泛起了柔和的笑容,平静的说道:“母后今日是专门来找皇后吵架的吗?”

    低沉的声音略带着嘲讽的意味,听在人的耳朵里分外的刺耳,太后几乎要被烧伤的理智瞬间被找了回来,狠狠的瞪了云若一样,阴沉着脸将视线转到了司徒嘉熙的身上,脸上带着不容置疑的神色,咬着牙说道:“皇上,哀家希望你三思!你这样不分青红皂白直接将好几个大臣诛杀,一定会召来天下人的非议。皇上是个千古明君,哀家不希望做出这种不顾后果的事情。毕竟这些大臣都是东盛王朝的国之栋梁,为东盛的江山社稷做出了很大的贡献,不能因为一点小小的失误就要斩了这么多人的脑袋,你不是那种荒淫无道的暴君!就算那些大臣固然有罪,但也罪不至死,你决不能意气用事,到头来让天下人的人所愤恨,动摇了东盛的江山社稷!哀家不能眼看着大好的江山葬送在你的手中!”

    太后的声音森严,甚至带上了一些苦口婆心的味道,充满威慑的眼神落在司徒嘉熙的身上,施加着压力。

    司徒嘉熙轻轻的笑了,邪魅的丹凤眼波光流转,似笑非笑的说道:“母后真的觉得朕不能斩杀那些大臣吗?”

    声音里已经隐隐带上了一丝怒气,波光潋滟的眸子里也闪过忿然的怒火,咬着牙问道。

    “的确是不应该!自古以来,有哪个皇上像你一样,因为这么小的一件事情大动肝火,而一下子要诛杀那么多的大臣?你这样的态度谁还敢为你效力?”

    太后的话里字字都是道理,认真的看着司徒嘉熙,“所以听母后的一句劝吧,对那些大臣从轻发落好吗?”

    “好。”

    司徒嘉熙的唇边泛起了绝美的笑容,爽快的答应道。

    太后心里的石头总算落地了,脸上浮起了一丝笑容。当然,这一抹笑容是发自内心的,冲淡了脸上那狰狞恐怖的模样,看起来倒也美丽。

    云若则是吃惊的看着司徒嘉熙,心飞快的咚咚跳了起来,手死死的紧握成拳,胸腔里升腾起一股怒火来。

    不应该是这样的,司徒嘉熙怎么能向这个老妖婆妥协呢?

    不能妥协的,妥协了一次,这些吃人不吐骨头的恶人一定会更加得寸进尺,让他们退无可退。

    她想伸出手去,揪住司徒嘉熙的手,不让他答应。

    不料司徒嘉熙脸上的笑容忽然沉了下去,眼底闪烁着森寒的怒火,冷冷的说道:“朕不会斩了他们!来人,即刻去告诉白大人,关在天牢里的那些大臣不用午时斩首了,直接在监狱里挑断他们的手筋脚筋,挖掉他们的双眼,割掉他们的舌头,即刻发配边疆,永世不得踏入盛京一步!”

    森冷的声音带着杀戮的味道,空荡的在御花园中回荡,一遍又一遍的在所有人的耳边回响着,听得人面色惨白,胆小的吓得差点一个站不稳摔在地上。

    就连太后,也被这一记回马枪震得说不出话来,脸色剧变,声音沙哑,厉声喊道:“皇上!”

    司徒嘉熙丰神俊朗的脸上浮起了阴沉的笑容,平静的说道:“朕已经听从了母后的建议了,母后还有什么不满的吗?”

    太后胸腔里面对着一股怒气,几乎站不稳,从牙缝里挤出了几个字:“你这样还不如杀了他们算了。”

    将人折磨成这样,还不如不留下来。

    这样残忍的手段还是一个人吗?

    看着司徒嘉熙脸上那股阴森森的笑容,太后没来由的背后一寒,冷汗滴滴的渗了出来,浸湿了她的衣衫。

    这样阴狠残酷,手段残忍的皇帝,才是司徒嘉熙真正的样子吧?

    如果他知道,自己是害死他母妃的凶手,她的下场是不是比今天的这些大臣还惨?

    想到这一点,太后好像被人用一盆水从头泼到了脚,遍体生寒,就连血液都停止了流动了。

    司徒嘉熙的眼底升起了森冷的笑容,轻轻的笑了,那丝笑容里好像染上了冰冷的寒意,慢悠悠像是谈论着今天的天气,“既然母后这么说了,那还是将那些大臣午时斩首比较好吧。”

    说完,丰神俊朗的脸上还浮起了一丝笑意,回头吩咐着众人,淡淡的说道:“对于几位大臣的处决不变,今日午时处斩!如有纰漏,你们就提着脑袋来见朕吧。”

    “是。”

    身后的御林军吓得魂飞魄散,立刻忙不迭的应下来,飞快的退了下去。

    太后又气又怕,一口气上不来,直接晕了过去。

    “母后,母后。”

    “快去叫太医啊,快点。”

    “母后,你千万不要有事,不要啊。”

    淑妃和德妃,丽妃等人,吓得花容失色,惊慌的叫了起来,扶住太后,哭喊着说道。

    一时之间,御花园里乱成一团,司徒嘉熙和云若傲然的站立着,眼底闪烁着阴冷的光芒,一动不动,放佛在看一场闹剧似的,平静而又冷漠。

    “熙,回去吧。”

    云若握住了司徒嘉熙的手,柔声说道。

    司徒嘉熙眼底含着笑意看了她一眼,柔声说道:“等会。”

    云若只好乖乖的站在他的身边,什么话都不说,耐心的等待着他。

    虽然不知道司徒嘉熙为什么要让她留下来,但是她知道司徒嘉熙留下来肯定是有原因的。

    果然,在一阵手忙脚乱之后,夜宁宫的太监和宫女终于将太后给抬上了轿辇,很快的走远了,德妃和淑妃脸上带着焦急的神情,跟着走了。

    孟嫣然脸上也带着担忧的表情,走了几步,却看着太监和宫女护送着太后越走越远,她却停了下来,一双顾盼神飞的眸子眷恋的看着司徒嘉熙,咬着唇摇摇欲坠的模样。

    云若看着眼前的情景,轻轻的笑了一下,那丝笑意却不达眼底,带着嘲讽,带着讥诮。

    她就站在司徒嘉熙的旁边,手还紧紧的握在司徒嘉熙的手里,让人看不出来她在想些什么,只是一双凉薄的眸子,似乎看透了人的内心,让人无所遁形。

    孟嫣然被那样可以看透一切的目光盯着,头皮一阵阵的发麻了起来,咬着唇,盈盈跪下:“臣妾参见皇上,参见皇后娘娘。”

    即使心里很害怕,她也要走过来,她要让司徒嘉熙注意到她,喜欢上她,这样她才有机会,否则,等待她的也只有死路一条。

    云若柔柔的笑了,眼底闪烁着波光潋滟的光芒,娇羞的看着司徒嘉熙,声音娇柔得几乎可以掐出水来,“熙,那里的花很漂亮呢,你去为我摘一朵来戴在头上好不好?”

    她的眼神轻巧的从孟嫣然的身上移开了,好像跪在地上的某个人是空气,丝毫不能引起人的注意。

    司徒嘉熙更是从鼻子里冷哼了一声,眼神始终没有在孟嫣然的身上停留了一秒钟,“好,你现在这里坐着等会啊,别累坏了,也不要让别人欺负了去。”

    云若脸上的笑容灿烂得像春日的阳光,热烈,明媚,轻轻的点了点头,“好,你放心吧。”

    司徒嘉熙深情的目光落在云若的身上,仍然觉得不够,似乎为了让孟嫣然难堪一般,温柔的在云若的脸上印下了一个吻,声音柔得几乎可以掐出水来,“等着我。”

    说着恋恋不舍的放开云若,目不斜视的从孟嫣然的身边走开了,走到她身边的时候,还皱起了眉头,像躲病菌一样离开了她有几步的距离,嫌恶得不得了。

    孟嫣然明艳无双的脸上惨白一片,连一点血色都没有,身子摇摇晃晃,洁白的贝齿咬着嘴唇,眼神一片僵直,几乎要哭出来。

    “姐姐。”

    柔柔弱弱的声音传了过来,带着委屈,带着一丝颤抖。

    云若似笑非笑的坐在石凳上,居高临下的扫了孟嫣然一眼,声音冰冷得没有一丝温度:“丽妃娘娘可别叫错了,本宫没有那么大的福气,有你这样的妹妹。请你叫本宫皇后娘娘!”

    孟嫣然原本就苍白的脸色变得更白,眼底闪过一丝不可置信,身子摇晃了一下,泪水盈盈的落了下来,咬着唇,止住自己即将崩溃的情绪,“臣妾······”

    跪在地上明艳的女人,身子瘦弱娇柔得像蒲柳,似乎风一吹就可以吹倒了,再加上眼底明艳的眼波,楚楚可怜的表情,相信如果是男人看到,心立刻软了,恨不得将梨花带雨般的美人紧紧的搂进自己的怀里,狠狠的肆意怜爱一番。

    可是,这些男人不包括司徒嘉熙。

    “丽妃平身吧!”

    云若唇角勾起了一丝嘲讽的笑容,随意的挥一挥手,漫不经心的说道。

    孟嫣然心里恨不得将云若大卸大块,可是也只是敢在心里想想,面上却不敢表露一分,在她的计划没有得逞之前,她一定要忍。

    虽然忍字心头一把刀,可以将人伤得鲜血淋漓,可是她没有办法,必须忍。

    如果不能除掉司徒嘉熙,那么她也只有死路一条,所以无论如何,她都要将司徒嘉熙除去。

    “谢娘娘。”

    孟嫣然脸上柔弱的神色不见,低眉顺目的站起来,一双明亮又怯弱的眼睛像小鹿一样的看着她,惊慌闪躲,对上云若那双似乎可以将人看透的眼神,慌忙的将视线移了开去。

    “达成心愿了吗?”讥诮而没有一点感情的声音冷冷的响了起来,却让孟嫣然心惊肉跳了起来。

    云若柔和的目光望向了远处慢慢挑着鲜花的司徒嘉熙,眼神是温暖的,那嘴角却扬起了一丝冰冷的弧度,嘲讽而又讥诮的,就连那声音也放佛带了刺一样。

    孟嫣然背后的冷汗都冒了出来,一股寒意从脚底窜了上来,一直蔓延,传到了她的头顶,凉得她硬生生的打了一个寒战,冷得她几乎喘不过气来。

    皇后知道了什么?

    她的心突突的跳了起来,眼底闪过了一丝慌乱,被她飞快的敛去了,藏在袖子下面的手,握紧了拳头,稳住呼之欲出的恐慌,咬着唇,废了很大的力气才将那些害怕压了下去。

    “臣妾不知道娘娘在说什么。”

    她盈盈的抬起头来,眼睛通红,委屈的看着云若,泪水不停的在她的眼底转圈圈,差点掉落下来,原本清脆悦耳的声音也染上了一丝轻轻的颤抖,好像受了很大的惊吓一样。

    云若平静的喝了一口茶,那双几乎可以将人的灵魂看穿的眼睛对上了孟嫣然委屈的眼神,一字一顿的说道:“你懂的。”

    孟嫣然只是咬着唇,眼眶红红的,瘦弱的身体站在太阳下,将头垂得低低的,任凭泪水无声的掉落在地上。

    云若嗤笑了一声,不紧不慢的声音悠悠的响了起来,“昨晚在夜宁宫你穿的是桃红色的烟纱裙,后来本宫在凤鸾宫外见到你的时候,你身上穿的却是和本宫几乎一模一样的绛紫色的宫装,除了百鸟朝凤的图案,你别跟本宫说一切都是巧合。”

    嘲讽的声音,像最尖锐的针,一字一句的落在孟嫣然的心里,她越听越心惊,眼底陡的升起了一抹惶恐,不断的扩大,再扩大。

    “就算这一切你可以说是巧合,本宫在你们身后的花簇里搜到了一个藕荷色的香囊,那个香囊里面装的什么,需要本宫说清楚,或者拿出来给你看吗?”

    云若的目光陡的变得森寒,像淬了毒的利箭一样嗖嗖的射到孟嫣然的身上,伤得她几乎体无完肤,“孟嫣然,你得偿所愿了吗?”

    孟嫣然眼底的泪水落了下来,一张脸哭得梨花带雨,头摇得跟拨浪鼓一样,哽咽着说道:“娘娘,臣妾没有,臣妾冤枉啊。”

    颤抖的声音,带着惶恐的味道,听在人的耳中,心疼得都要碎掉了。

    “是不是冤枉你自己心里清楚,那个香囊是不是你的,本宫自会让擅长ci绣的绣娘来检验的。”

    云若森寒的目光不放过孟嫣然一丝一毫的表情,脸上泛着残忍的笑意,像饿狼一样盯着孟嫣然,吓得后者背后的衣衫都湿透了。

    可是饶是这样她也不能承认,只好将头摇得跟波浪鼓一样,咬着自己的唇,死命的扛着。

    云若看着已经捧着一大束花往这边走过来的司徒嘉熙,唇边的笑容更加的旺盛了,“你有没有本宫也不想追究这个问题。本宫会让你看看,你使的这些手段对皇上会不会有用?你勾引了皇上,注定得不到一个好的结果,你信不信?”

    她腾的从石凳上站起来,直勾勾的瞪着孟嫣然,宣誓般的说道:“不信你就等着瞧,皇上这辈子只爱本宫一个,其他的女人在他的眼中什么都不是。”

    灿烂的脸上是笃定的笑容,纤弱的身躯挺得直直的,浑身散发着傲然和耀眼的光芒,照得人几乎睁不开眼睛。

    孟嫣然心底升起了一股失落,同时更强烈的不甘升了起来,不会的,她一定要代替傅云若的位置,站在那个巅峰的位置上。

    云若早已经不再看她,含笑着看向了司徒嘉熙,娇嗔的说道:“熙,你怎么去了那么久才回来?哎呀,我只是想要一朵的,你择了这么多做什么?”

    司徒嘉熙看都不看孟嫣然一眼,柔情似水的目光落在云若的身上,声音里面充满了深情:“没关系,多了就让流云和追月用花瓶养着,放在屋子里清香四溢,也是一件美事。”

    说着,修长的手摘了一朵下来,别在云若的头上,动作轻柔,好像对待世界上最珍贵的宝贝。

    浓情蜜意的两人,深深的刺痛了孟嫣然的眼睛。

    即使她的心里不喜欢司徒嘉熙,可是她也是一个活色生香的大美女,竟然被无视到这种程度,心里怎么都高兴不起来。

    “皇上。”

    娇柔的声音低低的响了起来,眼眶还红红的。

    司徒嘉熙好看的眉头皱了起来,看向云若,撇了撇嘴,不满的问道:“她怎么还没走?”

    那样嫌弃的模样,好像孟嫣然是蚊子苍蝇一样的惹人讨厌。

    云若微微笑了起来,温柔的擦去司徒嘉熙脸上的汗水,嗔怪的说道:“熙,你着说的是什么话,丽妃是你的妃子,跟我难得投缘,自然要多说两句话了。”

    司徒嘉熙用一种不可能的眼神看着云若,心里想着,你蒙谁呢。

    别人不了解她的性子,他还能不了解她的性子吗?

    估摸着心里正一肚子坏水,要对孟嫣然做什么呢。

    不过,不管她要做什么,自己都是支持的,对于孟嫣然这个女人,他是真的提不起好感来,要整一整她自己正巴不得呢。

    孟嫣然显然也很吃惊,盯着云若灿若春花的笑容,不知道为什么,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身上的鸡皮疙瘩一个个冒了起来,忍不住激灵灵的打了一个寒战。

    司徒嘉熙狐疑的看了她一眼,不太相信的问道:“是吗?”

    云若微笑颔首,娇嗔的说道:“自然,不信你亲自问丽妃。还说呢,丽妃温柔可人,明艳无双,她能够做了你的妃子,还那么喜欢你,你应该好好怜惜人家才是。你倒好,只是将金册和玉牒扔到丽妃那里就算完事了。你看是不是太委屈了人家姑娘了,好歹也是一个如花似玉的大姑娘啊。”

    司徒嘉熙幽深如同瀚海一样的目光落在云若那双璀璨的眸光上,却从那双眸子里找出了一抹促狭的坏笑。

    他唇角的笑意牵扯得更加的大了,终于将俊美无双的眼眸落在孟嫣然的身上,眼底闪过了一抹柔情,声音里也染上了一丝温度:“的确是委屈了丽妃了。”

    孟嫣然虽然不知道云若到底在打什么主意,可是想到司徒嘉熙对她的态度终于变软了一些,一直挫败的心终于找回了一点慰藉,声音越加的温柔似水,“能侍奉皇上是臣妾最大的福分,一点都不委屈。”

    “丽妃,皇上渴了,还不快点给皇上倒茶。”

    云若唇边泛着柔和的笑容,平静的吩咐道。

    “是。”

    丽妃脚上的步伐迈开,优雅的向前迈了几步,走到了司徒嘉熙的面前,眼帘微垂,浅笑盈盈,纤纤玉手接过身后宫女手中的茶壶,含着笑,怡然优雅的倒了一杯茶,递到司徒嘉熙的面前,清脆的声音像会唱歌的黄鹂,美丽动听,“皇上请用茶!”

    司徒嘉熙唇角含着笑,修长的手指接过茶,不经意间对上云若那双闪着恶作剧的眼睛,幽深的眼底闪过一抹暗芒,低沉而充满磁性应了一声:“恩。”

    将手中的茶杯放在唇边喝了一小口,下一刻,好看得近乎天神一样的五官紧紧的皱成一团,紧接着,噗的一声。

    司徒嘉熙嘴里喷出了一口茶,全部洒在了孟嫣然那张明艳娇柔的脸上。

    像漫天的花瓣洒下来一样,要多壮观有多壮观。

    孟嫣然原本如花似玉的脸上,此时红一片青一片,胭脂混合着香粉,融化成一团,像没有断线的雨水一样一根一根的往下流。

    “啊”的一声惊叫响起,孟嫣然狼狈的掏出了手帕,不停的擦拭着脸上的脏东西,心里气得都快发疯了,可是喷她一身茶水的人是皇上,又不能发脾气,只好狼狈的擦拭着,将所有的怒气都压进了肚子里。

    云若似乎也愣了一下,随即惊慌的叫了起来,“哎呀,皇上你怎么那么不小心,喷了丽妃一身水。来人,去帮丽妃找一套干净的衣服来换上。”

    孟嫣然气得几乎咬碎了一口银牙,她分明看到了云若眼中促狭的笑意,心里恨恨的,只好咬着唇,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不用了,娘娘。”

    “皇上你也真是的,怎么能喷了丽妃一身水呢,你看丽妃现在多难受。”

    云若盈盈波光的眼眸扫了司徒嘉熙一眼,嗔怪的说道。

    司徒嘉熙挑了挑好看的眉毛,脸上的表情那么无奈,“那么烫的茶,不喷出来才怪,以前朕喝茶从来没有喝得这么烫过。今天朕才郁闷呢,嘴里烫伤了一大块。”

    漆黑的瞳孔里闪过一丝怒火,瞪着孟嫣然,冷哼道:“笨手笨脚的,连倒茶这样的小事都做不好,朕要你有何用?”

    孟嫣然气得差点要疯了,她才冤枉呢,这茶只是微微温一些,哪里烫了?

    真是睁眼说瞎话,她现在总算是看明白了,都是皇后在整她,心里对云若的恨又上升了一层,恨不得将她剥皮抽筋了。

    贱女人,竟然敢这样跟她玩阴的,气死她了。

    脸上青青紫紫的一片终于擦干净了,不过那些茶水混合着流进了她的脖子中,黏糊糊的,实在难受,她的眼中浮现了一丝薄雾,笼罩着那双楚楚可怜的大眼睛,声音里带上了一丝哭腔,“臣妾知错,请皇上责罚。”

    不管皇上说什么,她都不能反驳,双手死死的握成拳头,尖利的指甲划破了她娇嫩的掌心,尖锐的疼痛阻止了她几乎要喷涌而出的恨意。

    司徒嘉熙嫌恶的冷哼道:“还不快退下去,笨手笨脚的惹人心烦。”

    云若的眼睛里闪过一丝恶趣味,笑意盈盈的安抚着司徒嘉熙,“熙,你发那么大的火做什么?丽妃在家里也是金枝玉叶,这些下人做的粗活自然是做不好的。看在丽妃对你情深意重的份上,你就别生那么大的气了。人家丽妃被喷得一身狼狈还什么都不说呢,你再计较可就是小家子气了啊。”

    孟嫣然一直跪在地上,泪水一颗接一颗的落下来,分外的楚楚可怜,梨花带雨,让人忍不住心疼。

    “谢娘娘求情。”

    颤抖的声音里带着一丝惊慌,更加显得可怜兮兮。

    “丽妃,你起来吧,今日你也受惊了,先回去吧。大喜的日子可是不能哭的,皇上只是一时生气,晚上就好了。”

    云若站起来,走到孟嫣然的身边,压低声音说道:“你晚上好好准备,本宫保证皇上会翻你的玉牌的,你静候佳音吧。”

    隽美的小脸上,扬起了一丝灿烂的笑容,唇边的弧度却是浅浅的,忽然靠近她的耳旁,以两个人才听到的声音说道:“今晚我们就看看,究竟皇上喜欢的是你,还是本宫。我们拭目以待吧。”

    孟嫣然的心狂乱的跳了起来,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抬起头来看着云若,后者的脸上写满了认真,轻轻的点了点头。

    “臣妾告退。”

    一双翦水秋瞳里闪过狂喜,很快的被她压抑得消失不见,低下头去柔声细语的说道。

    然而她眼神里的异样准确的被云若捕捉了去,心里冷笑了一声,脸上却不表露万分,淡淡的说道:“退下吧,晚上皇上一定会去你那里的。”

    孟嫣然转过身,迈着优雅的步伐走远了,直到确定云若和司徒嘉熙看不见她,眼底才流露出了愉悦的欢笑来,唇边泛起了一丝冰冷的弧度。

    只要一次,一次就够了。

    如果司徒嘉熙今夜来她的宫殿,那么注定只有死路一条。

    她的心扑通扑通的狂跳着,漫天的狂喜几乎要溢出来,整个人一直处于一种亢奋的状态。

    她几乎不敢相信自己会有这么好的运气,在封妃的第一天就有机会能够完成今天的任务。

    美丽地瞳孔里闪过一丝阴狠的光芒,拳头握紧,司徒嘉熙,等着受死吧。

    然而她不知道的是,在她算计司徒嘉熙的同时,云若和司徒嘉熙也在算计着她。

    “若儿。”

    司徒嘉熙的脸忽然沉了下来,控诉的瞪着云若,眼底布满了阴霾,“为什么让我去那种讨厌的女人那里。”

    云若脸上的笑容早就淡去,望着孟嫣然消失的方向,眼底闪过冰冷而杀戮的光芒,静静的说道:“因为我想要知道她到底打的是什么主意。”

    司徒嘉熙知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好地方,牵起云若的手,直接往凤鸾宫走去,脸上的表情若有所思。

    到底若儿在打什么主意,她一点都不知道。

    看了看周围那么多人,他幽深的瞳孔微微眯起,飞快的拉着云若的手,施展轻功飞到了凤鸾宫。

    流云和追月也跟着追了上去,守在凤鸾宫寝殿的门口,不让任何人进去。

    “若儿,你心里到底是怎样想的?”司徒嘉熙将云若放下,漆黑幽深的眼睛落在云若的身上,轻声的问道。

    云若的眼底闪过狠厉的光芒,挺直了脊梁站在司徒嘉熙的对面,红唇微启,“既然孟嫣然可以挖一个坑让你跳进去,我们为什么不也挖一个坑让她跳进去。”

    司徒嘉熙静静的注视着云若闪烁着璀璨光芒的眸子,还是不太明白她的意思,“你到底想说什么。”

    低沉的声音,带着疑惑的味道,悠悠的在室内飘荡着,带着磁性,自有一种拨动人心弦的味道。

    “我是说,以前你不是都让替身代替你和那些妃嫔行房吗?这一次,我们为什么不用同样地一招?”

    云若抬起头来,眼底闪过阴狠而残酷的光芒,一字一顿的说道,然而,好像想到了什么,她忽然懊恼的甩了甩手,愤愤的说道:“不对,不能用你的替身,还是去外面找一个和你的身形相似的猥琐男人,再贴上一副renpi面具,又或者连renpi面具也不要,直接将灯吹灭了,将那个女人给处理了,你说这样好不好?”

    司徒嘉熙沉静的看着她?,眸子里闪过晦暗不明的光芒,好看的唇角微微动了动,轻飘飘的声音响了起来:“若儿,你那么恨她吗?”

    云若同样直直的迎视着司徒嘉熙,笑着反问道:“难道你不恨她吗?一个心怀叵测的女人让你吃了一个闷亏,你能咽得下这口气?就算你能,我也不能。如果你对她有爱那也就算了,我虽然不高兴,也只会含笑着退出属于你的世界,可是现在你对她明明是厌恶到了极点,却还要将这样的女人放在身边,不出这口恶气,你甘心吗?难道,你想要自己亲自上阵吗?”

    她吐出的话,是尖锐的,却并没有咄咄逼人的味道,只是将自己心中所想的说了出来。

    司徒嘉熙沉默的看了她好一会,唇角的笑容忽然变得很大很大,声音越加的温柔,“若儿,这个主意真的是太好了。”

    云若脸上同样盛开着大大的笑容,歪着头看着司徒嘉熙,轻声的说道:“你也觉得这个主意好是不是?以前那些女人,或许用你的替身也没问题,可是这一回,孟嫣然的目的太过明显,也太过险恶,还是让她吃一些苦才好,省得她以为我们真的那么好欺骗,那么好糊弄。当然,你你要是不愿意,就慢慢的等着,等时间长了,露出她的狐狸尾巴也行。”

    那个女人那么喜欢勾引男人,她就顺她的意,为她找了一个男人来,这样总可以了吧。

    “同意,我怎么会不同意?”

    司徒嘉熙唇边泛着一丝残忍的弧度,瞳孔微微眯起,他的心里其实有一个更狠毒的主意,直接喂她一包毒药让她七窍生烟而死,剥光了衣裳丢到太后或者德妃宫里的井中,让她再也看不到这个美丽的世界。

    以他的能力,将这件事情办好绝对是轻而易举,不过若儿既然想着从她的嘴里套出什么秘密,自己就再等等看好了。

    “熙,孟嫣然触摸到了我的底线,你知道吗?”云若微微抬起头,盈盈如水的目光落在司徒嘉熙的身上,脸上的表情却是充满仇恨的,阴冷的渗出杀气来。

    司徒嘉熙的心里多了一丝暖意,静静的看着她,良久,才开口问道:“那么,若儿的底线在哪里呢?”

    云若的眼底闪过幽深的暗芒,脊梁挺得直直的,铿锵有力的说道:“我的底线就是你,谁要是伤害你,谁要是算计你,我会让她生不如死!”

    司徒嘉熙的瞳孔有些温热,抱住了云若,一遍又一遍的轻声喃呢道:“若儿,我的若儿。”

    还有什么能比她的这些话更让人感动?

    一个女人,如果为了你,甘愿变得冷血无情,甘愿隐去手里的善良,那么他这辈子都不会放开她的手了。

    一切都只是因为她爱你,这样的爱,又如何让他不感动?

    夜宁宫里,经过一团乱之后,太后终于幽幽的醒了过来,原本保养得宜的脸一下子苍老了许多,浑身的气势好像被人抽走了一样,颓废而迷惘。

    德妃看见太后醒过来,眼眶里的泪水一下就落了下来,咬着唇说道:“母后,你终于醒过来了,吓死臣妾了。”

    太后虚弱的躺在床榻上,整个人被一股漫天的仇恨包围着,牙齿咬得咯咯作响,眼底闪过阴狠而又仇恨的光芒,冷声说道:“扶哀家起来。”

    德妃满眼的泪水,咬着唇小心翼翼的将太后扶了起来,旁边的淑妃赶紧倒了一杯茶轻轻的吹了吹,递到太后的嘴边,柔声说道:“母后,喝一口茶。”

    太后哼哼了两声之后,就着淑妃的手喝了两口茶,才挥一挥手,沉着声音说道:“不喝了,放下吧。”

    她心里那个气啊,连着被傅云若和司徒嘉熙两个人差点气死了,现在想起来都满肚子火,恨不得将两个人生吞活剥了。

    这口气,她无论如何都咽不下去,一定要讨回来,一定!

    瞳孔微微眯起,眼底闪过阴狠而残忍的光芒,司徒嘉熙,傅云若,你们等着!

    今天所受的一切,她一定会以一百倍,一千倍的讨回来!

    太后那张艳丽的脸扭曲在一起,狰狞而恐怖,浑身森冷的气息像来自地狱的魔鬼,让人忍不住退开了三丈。

    她咬着牙,闭上了自己的眼睛,强行压下那些几乎要像炽热的岩浆一样爆发开来的仇恨,冷声说道:“你们都退下去吧。”

    “母后,那个女人太过不要脸了,难道我们就要咽下这口气吗?你才是后宫最大的,她算什么东西,竟然敢跟你叫板?母后,你一定要狠狠的惩治她啊。”淑妃娇嫩的脸上全是愤恨,不甘心的说道。

    德妃看了淑妃一眼,眼底闪过一丝波动,却什么话都不说,静立于一旁,让人看不清楚她在想什么。

    “下去!”

    太后的脸色越来越阴沉,厉声打断了淑妃的话,恶狠狠的吼道:“哀家叫你下去没有听到吗?”

    淑妃被太后一吼,脸青一阵白一阵的,脑子有些发懵,眼神发直,诺诺的说道:“母后。”

    她又没有招惹她,母后冲她发那么大的脾气做什么?

    德妃急忙拉住淑妃,冲着太后恭顺的说道:“母后先好好休息,臣妾先告退了。”

    说着揪着淑妃的袖子,退了下去,溜得飞快,好像背后有鬼追一样。

    太后阴沉着脸看着退出去的德妃和淑妃,咬着牙说道:“来人,宣瑞王和温大人秘密进宫!”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代嫁之皇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南湖微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湖微风并收藏代嫁之皇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