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代嫁之皇后 > 第一百零三章 撞见

第一百零三章 撞见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明朝伪君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半个时辰之后,司徒炫明和温憬然进宫了,直接就往太后的夜宁宫赶去,一刻也不敢停留。

    夜宁宫里,气压低低的,让人几乎喘不过气来,森冷的空气一阵阵的萦绕在室内,笼罩着太后那张阴沉得几乎想杀人的脸,分外的阴森和吓人。

    “儿臣(侄儿)参见太后。”

    两个声音同时低低的响起,脸上的表情都是凝重的,眼神一片沉静,修长挺拔的身姿屹立在夜宁宫里,英俊潇洒,俊美不凡。

    “你们来了。”

    太后的胸口气得一起一伏的,努力的咽下几乎要爆出血管的怒气,冷声说道。

    司徒炫明幽深的目光落在太后的身上,眼底有一丝心疼,柔声说道:“母后,发生了什么事情了?为什么脸色这么难看?”

    其实他的心里也很清楚,能够引起母后这么大怒气的,必定和司徒嘉熙今日雷厉风行的铁血手腕有关,一下子损失了那么多名心腹大臣,母后的心里不生气才怪。

    “啪——”

    太后用那只没有受伤的手掌狠狠的往桌子上一拍,震得桌子上的茶杯哐当作响,桌子忍不住都摇晃了起来,眼底闪过阴森残酷的光芒,唇角抿成一条线,恶狠狠的说道:“司徒嘉熙和傅云若那对狗男女,哀家一定要将他们都杀了,一定!”

    冷酷的声音,嗜血般的响起,配合着她阴森恐怖的表情,像来自地狱的恶鬼,转眼之间可以将人的魂魄勾走的那一种。

    温憬然的眼底闪过一丝精光,看着盛怒之中的太后,温文尔雅的声音轻轻的响了起来,“姑妈,别生气,气坏了身子可就不值得了。您要是心里有什么想法只管跟侄儿说,侄儿一定会为姑妈肝脑涂地,在所不辞。”

    司徒炫明看了温憬然一眼,又转头看向太后,温声说道:“母后,到底出了什么事情,你跟儿臣说说啊,儿臣该着急了。”

    太后咬着牙,目光猩红,浑身散发着凛冽的寒芒,一张脸上布满了阴霾,破釜沉舟般的说道:“炫明,母后真的忍不下去了,一定要将司徒嘉熙和傅云若杀了,不然难消我的心头之恨!”

    因为生气,艳丽的脸狰狞的扭曲在一起,哪里还有平常的雍容华贵,简直是一个魔鬼,阴森森的张开爪牙,似乎看见一个人就能冲上来,恶狠狠的咬住人的脖子,将人的血液吸干。

    司徒炫明幽深的眸底波动了一下,很快的趋于平静,认真的看着母后,平静的说道:“那母后打算怎么办呢?”

    杀死司徒嘉熙他是愿意的,但是云若,他犹豫了一下,大师说,解开连环锁的人可以帮助自己登上皇位,如果将她杀了,他还能成为一个皇上吗?

    “不管怎么办,都要将司徒嘉熙和傅云若杀死,投毒也好,暗杀也好,诬陷也好,反正你要做出一份计划来,尽快的取了司徒嘉熙和傅云若的性命,母后已经等不下去了,现在宫里所有的人都认为我失了势,对我的命令也是阳奉阴违,再这样下去,母后真的被活活气死在宫里了。”

    太后原本只是阴狠,越说越难过,脸色竟然灰败了起来,艳丽的脸上浮起了浓浓的不干。

    她在皇宫里面呼风唤雨了那么多年,实在是不甘心在晚年的时候被剥夺掉手中的权力,她一定要将权力要回来,牢牢的掌握在手心里,让所有的人都知道,她才是后宫的主人。

    而傅云若,不过是一个低贱的丫鬟,她只配活在肮脏的贫民窟,而不是这个高贵的皇宫。

    “母后,可是我们的势力最近被削弱了那么多,现在冒冒然的就想去刺杀皇兄,能成功吗?毕竟现在皇兄手中的权力日渐丰满,不是我们轻易能够撼动的。”

    司徒炫明狐疑的说道,眼底尽是犹豫。

    太后脸上的阴霾更甚了,“炫明,你怎么能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呢?母后是你的母后,是这个世界上对你最好的人,不管母后做什么都不会害了你的。可是你现在这个态度真是让母后寒心。”

    司徒炫明心里冷笑了一下,她是这个世界上对自己最好的人?

    真的是这样的吗?如果是这样,为什么心心念念的人是他的大哥司徒天宇,想要帮助其登上皇位的也是司徒天宇,那么自己算什么?

    司徒天宇通往至高无上的皇位的垫脚石吗?

    “母后,这件事情儿臣会好好的考虑一下,做出一个详细的计划再行动,你看这样好不好?”司徒炫明认真的看着太后,征询的说道。

    太后的眼中几乎冒出火来,瞪着司徒炫明,愤怒的说道:“母后真不知道你到底帮的是司徒嘉熙那个混蛋还是母后,要你做这么一件事情很困难吗?你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母后被人欺负到如此境地而无动于衷?你到底还是不是母后的儿子?真的是太让母后失望了。”

    艳丽的脸上因为愤怒涨得通红,一双眼睛折射出愤懑的光彩来,瞪着司徒炫明,瞳孔一片猩红。

    司徒炫明的火气也冒了起来,眼底飞快的闪过了一抹怒意,握紧的拳头松了又紧,紧了又松,来来回回了好几次。

    温憬然见状,急忙笑着圆场道:“姑妈,你先别着急,表哥的话也不是没有道理,毕竟这是一件非同小可的大事,自然是要好好计划的,否则,失败了不是又做了无用功了吗?”

    圆滑的温憬然一面说着一面给太后递了一个眼色,太后的脸色才稍微好看了一些,硬声道:“反正傅云若和司徒嘉熙一定要除去。”

    司徒炫明幽深如同海洋的眸子诡谲难辨,森冷无情,好一会儿才平静的说道:“母后,儿臣知道了,儿臣不会让母后失望的。”

    太后认真的看着自己的小儿子,语气缓和了下来,认真的说道:“炫明,母后都是为了你好,司徒嘉熙不管怎么样,都不是你一母同胞的亲哥哥,又怎么可能和你做到兄友弟恭呢?现在他的羽翼还未丰满,自然对你和颜悦色,可是以后呢,朝中所有的大权都掌握到了他的手里之后,你敢保证他还会像以前一样对你听之任之吗?你不为母后考虑,也要为自己的将来考虑一下,你大哥就不同,如果是你大哥登上了皇位,不管怎么说,他都是你一母同胞的亲哥哥,怎样都不会为难你的。”

    一面说着,太后的眼泪一面流了下来,心酸的样子,好像真的经历了世间的一切沧桑一样。

    司徒炫明越听心越凉,忍住心底一点点溢出的苍凉的感觉,闭上了自己的眼睛,他听见自己的声音说道:“母后不要再说了,儿臣知道该怎么做了。”

    “好,母后的下半辈子就交到你的手里了,炫明,你一定不要让母后失望。”

    太后抹了抹眼泪,不放心的叮嘱道,眼睛里闪烁着热切的光芒,“憬然,你帮着你表哥好好的周旋,我们的计划只能成功不能失败。”

    “是,姑妈。”温憬然微微弯了弯腰,恭敬的领了命令道。

    “太后。”

    德公公忽然走了进来,在太后的耳边说了几句话,太后阴沉的脸上总算露出了一点笑容,眼底精光四射,闪过一阵阴狠的光芒,幽幽的说道:“很好。”

    孟嫣然这一次总算没有让她失望,只希望今天晚上就传出司徒嘉熙暴毙在床的消息,那么她的儿子就可以名正言顺的成为皇帝了。

    这样想着,好像胜利就在前方向着她招手一样,太后郁结了很久的心情终于消散了一些,平静的说道:“你退下去吧。”

    等到德公公退下去之后,太后的眼底的笑意更加的深刻了,或许因为德公公带来的消息让她的心情好了一些,她的语气变得和蔼了起来,“拟定计划不用这么匆忙,好好考虑,几天之后给哀家答案。你们先回去好好想想,到时候给哀家过目就行了,回去吧。”

    如果今天晚上的事情顺利,就连现在的计划都不必了呢。

    所有的事情她都看得清清楚楚,只要司徒嘉熙一死,就算傅云若有通天的本事也不能够力挽狂澜,让整个天再翻过来,她就等着明天的结果了。

    司徒炫明和温憬然惊异于太后的心情转变得那么快,不由得眸色加深,多看了太后一眼,太后只是挥了挥手,让他们快点退下去。

    “你们退下吧,在宫里待太久会引人注意,如果我们的谋划让别人知道那可就糟糕了。”

    毕竟一个是她的儿子,一个是她的侄子,不管怎样,她总是在乎的,总不能让他们出了意外。

    “是。”

    温憬然和司徒炫明应了一声,弯腰退了出去,悄无声息的离开了夜宁宫。

    太后心情甚好的喝了一杯茶,脸色红润,不由自主的哼起了一首小曲子,吓得夜宁宫的宫女和太监以为见了鬼一样,个个宛若惊弓之鸟,更加小心翼翼的做事,生怕太后一个不高兴将他们的脑袋给砍了。

    凤鸾宫里,云若正坐在窗前想着事情,脸上的神情严肃,让人看不清楚她在想些什么,一双明亮的眸子忽深忽浅,浑身笼罩着一层寒霜,吓得所有的太监和宫女不敢靠近她一步。

    自从有消息传回来说太后秘密召见了司徒炫明和温憬然之后,她脸上的表情就一直是这样了,而且浑身一动不动,像一尊雕塑一般。

    此时的她正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太后召见了司徒炫明和温憬然绝对是因为自己和司徒嘉熙早上在御花园之中惹怒了她,她咽不下这口气,所以想要想方设法的将早上所受的窝囊气给讨回来。

    只是,不知道司徒炫明和温憬然会用怎样的态度对付她?

    不过依着太后狠毒的性子,估计会想方设法的将她置之于死地才是。

    明亮如水的眸子里陡的升起了一丝阴狠的暗芒,薄薄的嘴唇抿成一条线,纤弱的身子挺得直直的,浑身散发出一种决然的气势,她是绝对不会让太后得逞的!

    那个老妖婆,上蹿下跳的折腾了这么多次她也不嫌累吗?

    “娘娘。”

    流云看见云若脸上的表情越来越阴沉,瞳孔里的暗芒越来越冰冷,像千里冰封,没有一点暖意,可以渗入人的骨髓,让那股冰冷的寒意从人的脚底涌上来,一直窜到人的头皮,忍不住一阵阵的发麻。

    娘娘这副样子,比平时冷冰冰残忍的教训人更可怕。

    云若从自己的思绪中醒过来,扫了流云一眼,平静的说道:“什么事?”

    流云小声的说道:“娘娘刚才那副样子好吓人,属下很担心娘娘。”

    云若轻轻笑了一下,不自觉的摸着自己的脸,疑惑的说道:“真的有那么吓人吗?”

    她刚刚是在想问题而已,怎么会吓人呢?

    流云肯定的点点头,就是那么吓人,那双眸子诡谲难辨,让人不知道她在想什么,偏偏纤弱的身上折射出冰冷的寒芒,冻得室内的空气都降低了好几度,那些胆小的太监和宫女都离得远远的,生怕她猛的转过来会突然发难。

    “哦,那是本宫想问题太入神了,没事的。”云若迅速的将浑身散发的那种冷意收敛起来,温柔的笑了,心里已经有了一个决定。

    等到司徒嘉熙回来的时候,一定要让他加强对自己的防卫,决不能太后的阴谋得逞了。

    “流云,端一些饭菜到寝殿里来吧,本宫饿了。”云若想问题想得太过入迷,现在才意识到已经过了午时了,她连午饭都没吃,的确是饿坏了。

    “好的,娘娘稍微等一下。”

    流云笑着退了下去,一会儿便让人将热气腾腾的饭菜端了上来,笑着说道:“娘娘赶快吃吧,饭菜还热着呢。”

    果然是饿了,云若举起筷子胃口很好的吃了起来。一会便吃了很多的饭菜,心满意足的放下了筷子。

    “对了,皇上回来了没?”

    她看了看浓烈的太阳,微微有些担忧,司徒嘉熙那样虚弱的身体能承受得了那么毒的太阳吗?

    “还没呢,娘娘是想皇上了吗?”追月笑嘻嘻的问道,眼底闪过促狭的笑意。

    云若嗔怪的瞪了追月一眼,笑骂道:“死妮子,竟然敢拿本宫消遣起来了,小心本宫将你吊起来毒打一顿。”

    追月笑嘻嘻的说道:“娘娘不会的。”

    跟了云若也有一段时间了,她对云若的脾气也摸得算清楚了,知道她不会为这种无伤大雅的玩笑恼羞成怒的,才敢逗她一笑。

    “你倒是将本宫的脾气摸得够清楚的。”

    云若笑了笑,不再和她斗嘴,眼底却浮起了一丝隐忧来。

    司徒嘉熙只是说让暗卫去找一个和他身形相似的男人,可是去了有一段时间了怎么还不回来?

    她的心里忍不住有些担忧了起来,如今的这种形式,丞相和太后将他视为眼中钉肉中刺,稍微一个不小心,只怕就会成为刀下亡魂了,她的一颗心也悬在了半空中。

    如果是在皇宫中还好说,可是如果出了皇宫,更是危险重重,如果遭遇了什么意外让她怎么办?

    追月看见云若的脸色凝重了起来,也收敛起了玩笑的心思,认真的说道:“娘娘,皇上身怀绝世武功,又是真龙天子,一定不会有事的,您放心吧。”

    云若勉强笑了笑,轻声说道:“恩。”

    现在也只能让自己先冷静下来了。一定不能自己吓自己,方寸大乱不是她的作风。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在她几乎要望眼欲穿的时候,心脏也几乎要跳出来的时候,司徒嘉熙终于回来了,脸上布满了疲惫。

    “熙,你终于回来了。”

    云若一直悬着的心终于放回了肚子里,扑过去牢牢的抱住他。

    司徒嘉熙稳稳的将她搂在怀里,贪恋的闻着她身上的香气,手温柔的在她的头上摩挲着,轻声的说道:“是,我回来了。”

    云若忽然闻到了一阵血腥味,心底一沉,猛的从司徒嘉熙的怀里退了出来,不顾他的意愿,解开了他腰间明黄色的腰带,扒开了他的衣衫,一个深深的伤口贯穿了他的胸口,正不停的冒出血来。

    她的心,忽然之间就像被人狠狠的揉住一样,眼底酸酸的,颤抖着声音问道:“怎么会这样?”

    司徒嘉熙沉静的望着她,原本就苍白的脸色变得更苍白了,只有那双幽深的眼底浮现出来一缕笑意,柔声安慰道:“若儿,我没事,不用担心我。”

    云若咬着唇盯着那个伤口看了一会,什么话都不再说,默默的拉着他在床上坐下,自己从架子上拿出一个精致的小药箱,轻轻的打开,拿出白色的纱布和金疮药,来到他的身边。

    纤长却略显粗糙的手颤抖着打来了一盆热水,轻轻的拧干了毛巾,小心翼翼的擦拭着冒血的伤口,然后将上好的金疮药敷在伤口上,小心的用纱布包扎好。

    做这些事情的时候,她的眼底隐隐浮现着一丝薄雾,却死死的咬着牙,拼命忍住那种即将夺眶而出的泪水。

    她端着脸盆,想要默默的退下去,司徒嘉熙在身后柔柔的喊了一声:“若儿,你在生我的气了吗?”

    他最怕的事情,就是她生他的气了。

    明明知道去刑场会有危险,他还是义无反顾的去了,只是为了让朝中那些吃着皇粮却吃里扒外的家伙知道,到底谁才是东盛国真正的主人,谁才是他们应该效忠的。

    他如今这样明目张胆的跟太后和丞相的人公开对上了,就已经有了破釜沉舟的勇气。

    只是,为了怕她担心,所以什么都没有告诉她,自己去刑场监刑了。

    云若的脚步顿了一下,并没有回过头来,轻声的说道:“没有,我没有生气。只是,司徒嘉熙,你这样我会很担心。要是你就这么死了,你让我怎么办?”

    虽然她的声音是平静的,司徒嘉熙却从里面听出了浓浓的担忧和害怕,坚硬的心,被一股暖流击中,缓缓的流遍了他的全身。

    “若儿。”

    司徒嘉熙忽然站起来,三步并作两步走到云若的身后,从背后紧紧的抱住她的腰,柔柔的说道:“若儿,对不起,我以后不会再让你担心了。”

    云若纤瘦的身体僵了一下,缓缓的放开他的手,平静的说道:“我知道了。”

    说完,不再留恋的走了出去,只留了一个背影给司徒嘉熙。

    司徒嘉熙唇边泛起了一丝苦笑,无力的坐在床上,若儿这一回是真的生她的气了。

    心底升起一股浓浓的落寞,摸着胸口还牵动着神经的伤口,唇边不由得升起了一丝苦涩的笑容。

    “不要乱动。”

    云若的声音带着紧张和慌乱的响了起来,下一刻,纤细瘦弱的身子就冲了进来,移开了司徒嘉熙握在伤口上的手,皱着眉头说道:“你不要命了吗?伤口是不能乱摸的,要是发炎了怎么办?”

    司徒嘉熙幽深的瞳孔陡的变得亮晶晶的,认真的看着云若,眼底溢出了惊喜的光彩,柔声的说道:“你不生我的气了吗?”

    云若明亮的眸子静静的注视了他几分钟,才叹了一口气,“我从来就没有生你的气,只是担心你出事。”

    司徒嘉熙握住了她的手,唇边泛着温柔的弧度,柔声说道:“对不起若儿,我不应该让你担心的,以后不会了。”

    “对了,晚上的事情准备好了吗?”

    云若笑了笑,若无其事的转开了话题,平静的问道。

    晚上的事情,自然是指孟嫣然的事情了。

    司徒嘉熙的眼底闪过狠厉的光芒,唇边泛起了残忍的弧度,低沉的声音里染上了一丝血腥,冷冷地说道:“都准备好了。”

    如果孟嫣然想惹出什么花招,那么最先后悔的一定是穆影炎自己。

    “是什么人?”云若站在司徒嘉熙的面前,平静的问道。

    她的心理不是没有着挣扎,她只觉得自己越来越阴冷无情了,这样下去,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变得面目前非?

    “穆丞相的独生子穆旦。”

    司徒嘉熙看着云若的眼睛,清清楚楚的说道。

    对付穆影炎那样心狠手辣,不择手段的老狐狸,就应该用这种以牙还牙的方法,他要让穆影炎知道惹了他应该付出什么样的代价!

    幽深的瞳孔猛的加深,修长而指节分明的拳头握得紧紧的,浑身笼罩着一层寒霜,俊美的脸上此刻布满了阴霾,散发着拒人千里之外的气息。

    云若默默的注视了他许久,才轻轻的说道:“也好。”

    只是心里始终有些不忍,为着自己现在的决定,总觉得有一种叫做人性的东西慢慢的从自己的身体里流失,再也找不回来。

    “若儿,穆旦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仗着他爹是当朝丞相,经常欺行霸市,鱼肉百姓,强抢民女,在他的手下生不如死的人不计其数,这样的畜生不值得你同情。”

    司徒嘉熙璀璨的眸子直直的看进云若的眼眸深处,轻声的说道,低沉的话语里带着一丝冷静的味道,安抚的握着云若的手。

    云若的眼眸深处闪过了一抹决绝,“好,那今天晚上的事情就好好准备吧。”

    司徒嘉熙在云若的凤床中央轻轻的敲了敲,取下其中的两块木板,一个镂空的空间就出现在了云若的面前。

    “这是?”

    云若的瞳孔闪了一下,喃喃的低声道。

    司徒嘉熙微微笑着,从里面拿出了一个精致的小盒子,手在盒子的边沿一按,咚的一声,盒子轻巧的打开了。

    司徒嘉熙从里面掏出了一张精致的renpi面具放在了云若的面前。

    “renpi面具。”

    云若还是第一次见这个东西,惊异的目光落在这样一层薄薄的面具上,不由得低呼出声。

    司徒嘉熙对着她笑了笑,眼底闪过惊涛骇浪,孟嫣然不是喜欢勾引男人吗?那自己就让她尝一尝亲自酿下的苦果。

    薄如蝉翼的面具,让然看不出一点瑕疵,果然是不可多见的珍品。

    “那就让孟嫣然为她的行为付出应有的代价吧。”

    云若晶莹如水的目光闪过杀戮的光芒,平静的说道。

    天色已经渐渐的黑了下去,夜晚马上就要降临了。

    重重的深宫里,仍旧是亮如白昼,金碧辉煌的宫殿里,一派祥和,可是有谁知道底下蕴藏着波涛暗涌,一个不注意,就可以将人毁尸灭迹,尸骨无存。

    “那我先去准备了,若儿,你就在凤鸾宫里好好待着,别处去了。”

    司徒嘉熙不放心的叮嘱道。

    晚上的事情还需要谨慎,否则出了一丝纰漏,今天的计划就白费了。

    “熙,等等。”

    云若叫住了司徒嘉熙,看着他温柔的脸上溢出的笑容,明亮的眼睛里闪过坚毅而认真的光芒,“熙,太后今天召集了司徒炫明和温憬然进宫,我担心太后想要对你不利,你让多一些暗卫保护你好吗?”

    她真的很担心,如果司徒嘉熙没有了,那么她在这个皇宫里也没有了任何意义。

    司徒嘉熙的眼中出现了一抹暖意,看着云若,心里激起一圈又一圈的波纹,柔声说道:“好,我知道了。”

    “对了,将这个拿上,你会用得上它的。”

    云若从自己的药箱中拿出了一个小小的瓷瓶,递到司徒嘉熙的手里,轻柔的声音里带着一丝决绝。

    “这是什么?”

    司徒嘉熙挑眉问了问,一张丰神俊朗的脸上尽是不解。

    “cui情药。”

    云若声音轻柔但却透着一股冷意,浑身笼罩着一层寒霜,狠厉的声音里带着一丝残忍:“孟嫣然当初怎么对付你的,我就怎么对付她。”

    “若儿。”

    司徒嘉熙的眸光柔和,静静的看着云若,唇边微微动了动,小声的说道:“谢谢你。”

    “去吧,晚上我们就等着看好戏了。”

    云若唇边泛着浅浅的笑容,期待的等待着夜晚的来临。

    司徒嘉熙猛的伸出手将她狠狠的抱进怀里,好一会儿才放开她,恋恋不舍的走了开去。

    夜晚悄悄的来临了,一身明黄色龙袍的“皇上”在福公公和一群宫女太监的簇拥下,声势浩大的向着孟嫣然所在的嫣然宫缓慢的行走。

    夜色凝重,瞳孔中闪烁着火热情愫的皇上,一见到人间绝色的丽妃,再也压抑不住心中的热情,火热的和娇柔的女子纠缠在一起。

    艳红的纱帐落下,女子低低的娇喘声和男人沉重的呼吸声交织在一起,气息旖旎,春色无边。

    火红的蜡烛燃烧着,映衬得整个宫殿亮堂堂的,娇柔的孟嫣然低低笑着,扫了一眼搂着发泄完了yu望伏在她身上沉沉睡过去的皇上,唇边泛起了柔美的笑意。

    寝殿外面,一身黑色锦袍的司徒嘉熙冷眼听着室内传出的一浪高过一浪的热情的喘息声,唇边勾起一丝讥诮的笑容,悄无声息的离开了嫣然宫。

    此时的夜宁宫,也暗潮汹涌,太后独守空房了那么久之后,再也忍受不住寂寞,身体内叫嚣着yu望,蠢蠢欲动。

    她已经派人去打听消息了,知道司徒嘉熙今天真的去宠幸了孟嫣然,心情好得不得了,一张风韵犹存的脸上布着满满的愉悦。

    然而此时她心底的寂寞也涌了上来,这才想起来她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和穆丞相温存了,不受控制的想念起来穆丞相虽然人过中年,依旧成熟散发着魅力的身体来。

    “德公公,让人去宣穆丞相进宫,就说哀家有重要的事情要和他商量。”

    太后的眼底布满了笑容,愉悦的吩咐道。

    半个时辰之后,一身黑衣斗篷的穆丞相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了夜宁宫太后的寝殿里。

    太后一双美目里透出丝丝的柔情,轻轻的唤了一声“影炎。”

    袅袅娜娜的身子猛的扑入了丞相的怀中,火热的吻就细细密密的落了下来,两个人很快的纠缠在了一起,身上只穿着一层薄薄的衣衫慢慢的滑落,露出了美好的身体。

    穆丞相的瞳孔陡的变得幽深,呼吸变得沉重了起来,手不自觉的抚上了玲珑有致的身体,两个人双双倒在床上,火热的吻着,撕扯着对方的身体,交缠着,呼吸沉重,春色无边。

    此时的两人,忘记了这些日子以来所有的烦恼,只想向对方索取得更多,满心满眼只看得到对方,眼底有着浓浓的爱恋。

    云若坐在寝殿里,身上只穿着一层薄薄的中衣,清新隽雅的脸上挂着浅浅的笑容,手轻轻的拨弄着茶杯,唇边微微翘起,显然心情不错的样子。

    她在等,等那个假的皇上出来,就会知道孟嫣然打的是什么主意了。

    她想到从司徒嘉熙的嘴里套出什么话来,还是想对司徒嘉熙不利,明天就会知道了。

    “娘娘。”

    流云急匆匆的敲了敲门,也不等云若的应许就闯了进来,眼底闪着激动的情绪,话差点都说不好了,“娘娘,太后那边有消息了。如烟刚刚传了消息过来,说看见德公公领着一个男人进了夜宁宫,而且,那个男人竟然是穆丞相。如烟在太后的寝宫上面想偷听他们说了什么,谁知道,太后和穆丞相,竟然在做那苟且之事。”

    毕竟是一个未出阁的女孩子,流云在说道后面几个字的时候,脸刷的涨得通红,羞得低下了头。

    今天的事情太过震惊,让她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谁知道表面上仪态优雅的太后,背后竟然藏着这样的龌龊,真是丢了东盛王国的脸。

    云若的瞳孔陡的变得波涛汹涌,仔细一看,眼底还闪烁着晶亮的光芒,她的心怦怦的跳了起来,不是因为害怕,而是因为激动。

    “立刻召集一些禁卫军,即刻跟本宫前往夜宁宫捉——奸。”云若飞快的套上了一件湖蓝色的烟纱裙,穿上了鞋子,立刻带着人赶了过去。

    “追月,你让人去请禁卫军,告诉他们出现了刺客,前方夜宁宫的方向去了,快去搜。”

    云若的眼底布满了激动,马不停蹄的向着夜宁宫赶去。

    这可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如果能捉到穆丞相和太后,就算整不死他们也让他们再也翻不了身。

    想到这一层,她脚上的步伐更快了,不顾自己虚弱的身体,脚下的步伐虎虎生风,几乎是跑着过去的。

    为了避免打草惊蛇,云若不让她的人点灯,只是借着远处昏黄的灯笼的光线前进,夜宁宫就在跟前了。

    云若的眼底闪过了嗜血的光芒,认真的吩咐道:“如烟,如梦,流云,追月,你们在前面,谁要是敢拦着你们的路,直接一掌将他劈昏,只有到了正殿的门口才高喊有刺客。”

    正殿和寝殿只有一墙之隔,在正殿门口喊一声,就算太后和穆丞相听到了,时间也是来不及了。

    “是,娘娘。”

    四个得力的属下飞快的领了命令,直接闯进了夜宁宫。

    “皇后吉祥!”

    有宫女和太监上来请安,却在错愕的目光中,被四个懂武功的云若的宫女飞快的捂住了她们的嘴巴,紧接着一掌劈昏了过去。

    “皇后娘娘驾到!皇后娘娘驾到!”

    然而,四个人又怎么能够抵得过夜宁宫那么多的太监宫女,终于还是有人成为了漏网之鱼,扯开了嗓门大声的喊了起来。

    嘹亮的声音划破了夜空的宁静,也清醒了沉醉在激情中的穆丞相和太后两人。

    太后和丞相的脸色一变,纠缠在一起的身体飞快的分开,脸上布满了阴霾,声音里面也多了一丝慌乱,“快点穿衣服,找个地方躲起来。”

    太后的手心几乎要冒出火来,也紧张得浑身冒冷汗,手忙脚乱的将衣服穿上。

    另一边,云若的眼睛也布满了阴霾,眼底闪过了恶狠狠的光芒,恨不得将那个高声喊叫的小宫女的嘴巴撕烂。

    “有刺客,保护太后!”

    她眼珠一转,飞快的叫道,自己已经飞快的踹开夜宁宫的正殿,眼底闪烁着慌乱的光芒,带着一群太监宫女冲了进去。

    身后,也有一层禁卫军追了进来,声音里面布满了慌乱,紧张的说道:“保护太后。”

    说完,已经有人踹开了太后的寝殿,飞快的冲了进去。

    太后慌乱的刚穿好衣服,连鞋子都还是乱七八糟的,艳丽的脸上布满了阴霾,眼睛里几乎要冒出火来,“混账,谁让你们进来的,滚出去!”

    森森的声音像火山上爆发的火焰,愤怒得几乎可以将人燃烧殆尽。

    在一大群人中,太后看到了一身湖蓝色烟纱裙的云若,脸上布满了担忧,一双明亮的眸子焦灼的看着她,心里更是愤怒得几乎要七窍生烟。

    又是这个女人坏了她的好事!

    像饿狼一样的目光,几乎要将云若撕碎了,这个女人,真的能够无耻到了这个地步了吗?

    “母后,臣妾看到刺客往这边过来了,您没事吧?”

    云若的脸上布满了惊恐,就连声音也是颤抖的,焦急的问道。

    太后气得牙痒痒,从鼻子里冷哼了一声,声音冷得没有一丝温度,瞪着云若,冷若冰霜的说道:“那么刺客呢?刺客在哪里?”

    一说到刺客,云若的身子忍不住颤抖了起来,惊恐的捂住自己的耳朵,颤抖着说道:“刺客往这边来了,提着明晃晃的大刀,穿着黑色的衣服,眼神凶狠得像饿狼一样,真是吓死臣妾了。”

    说着,忽然听见云若大声的说道:“说不定刺客就藏在母后的宫殿中,你们还不快点去搜!要是刺客伤了母后你们承担得起后果吗?快点检查一下,不能让母后受到一丝一毫的伤害。”

    禁卫军听见云若这么一说,果然脸色凝重了起来,正要拔着刀进去搜,太后的眼底折射出了森冷的光芒,厉声喝道:“谁敢!”

    里面穆影炎还藏在架子后面呢,要是从她的宫殿中搜出男人来,后果一定不堪设想。

    所有的人都被太后脸上森冷而残忍的表情吓住了,诺诺的站在原地不敢动。

    云若站在人群中,敏锐的鼻子闻到了一股激情过后的腥腥的味道,眼底泛起了一丝笑容,很快的消失不见了。

    “皇后,你这是什么意思?想要搜哀家的宫吗?”

    太后的眼底折射出冰冷的寒意,冷冰冰的说道。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代嫁之皇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南湖微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湖微风并收藏代嫁之皇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