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代嫁之皇后 > 第一百零四章 败露(片段一)

第一百零四章 败露(片段一)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明朝伪君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恭喜您获得一张月票

    云若无辜的抬起了头,眼底折射着璀璨的光芒,委屈的说道:“母后冤枉臣妾了,臣妾这也是为了母后的安危考虑。臣妾清清楚楚的看到黑衣刺客朝着夜宁宫的方向跑过来了,千真万确。要是母后为此出了什么事,臣妾怎么跟皇上交代?”

    委屈的声音里,满满的都是为太后考虑的意思,却让太后气得牙痒痒的。

    “哀家这里没有刺客!皇后想要搜刺客,还是到别处去搜吧,别来这打扰哀家休息。”

    冷冰冰的声音带着杀戮的味道,太后的一双眼睛几乎瞪出血来,气得浑身发抖,咬牙彻齿的说道:“皇后,你不要试图挑战本宫的极限,请你出去!”

    她真的是炸开了毛,这个女人,怎么那么阴魂不散?

    云若的脸上堆起了视死如归的神情,璀璨的眼底折射出坚决的光芒,认真的说道:“不管母后怎么想都好,本宫一定要为母后负责,否则,出了事后果不是本宫能承担得起的。”

    她说完,不顾太后已经铁青的脸,身子忽然飞快的冲了进去。

    “不许进!”

    太后吓得一颗心差点跳出了胸腔,背后的冷汗都湿透了,手也不知道哪里来了很大的力气。一把死死的扣住了云若的肩膀,半拖半拽着将云若揪了出来,眼底几乎要冒出火来,想也不想就给云若一个响亮的耳光。

    啪——

    云若被扇得眼冒金星,脑子嗡嗡作响,瘦弱的身子一个站不稳,直直的倒在了地上。

    “滚!不要让哀家再说第二次。”

    凶狠如同豹子般的双眸,折射着阴狠的光芒,近乎咆哮般的吼道。

    “娘娘。”

    流云和追月焦急的大叫了一声,心疼得不得了,急忙将云若扶了起来,紧张的说道:“娘娘,你没事吧?”

    云若的唇边被打得冒出了血迹,她的眼睛也跳跃着熊熊的怒火,利箭般的眼眸瞪着太后,森冷的声音冷冷地响了起来,“所有的人听令,进去找找看有没有刺客,谁要敢违背本宫的命令,杀无赦!”

    所有的人都被她几乎要吃人的模样震慑了,提着剑冲了进去,四处的搜查了起来。

    太后的拳头握得紧紧的,恶狠狠的说道:“傅云若,今天的事情哀家记住了,你一定会后悔的。”

    她背后的冷汗都冒了出来,被一种漫天的恐惧包围着,冷得她的牙根几乎要颤抖,然而,再冷也没有她的心冷,在她叱咤风云了几十年之后,今日的她骄傲高贵的尊严被狠狠的践踏在脚下。

    就在这时,另一间偏殿里忽然起了熊熊的烈火,越烧越旺,火红跳跃的火焰中,一个黑色的人影借着轻巧的轻功,冲破层层的禁卫军,狂风一样向着宫门的方向奔去。

    “刺客在这里!快来人啊,刺客在这边!”

    “失火了,快来救火啊。”

    此起彼伏的尖叫声响彻了整个夜宁宫,一切都显得混乱不堪。

    太后的脸色变得煞白,眼底闪过不可置信,瞪着偏殿的方向。

    “快出去!”

    云若的心里也闪过了一丝意外,却很快的冷静了下来,沉着的指挥道。

    所有的禁卫军和云若带来的太监宫女都跑了出去。

    太后浑身冰冷,好一会儿才反应了过来,飞快的奔了出去,脸上犹自带着狼狈和不安,退到了安全的地方。

    “先救火。”云若平静的看了太后一眼,心里恨恨的,只差一点,她就可以将这对狗男女捉奸在床了。

    没想到竟然冒出了这样的一出戏,让她的所有心血都白费了。

    那些跑去追刺客的禁卫军只好停住了追逐的步伐,加入了救火的大军中。

    猛烈的火舌狂卷着,浓烟滚滚,火红的火苗照耀得整个宫殿亮如白昼,也带着巨大的破坏能力,金碧辉煌的宫殿,飞快的变成一片火的海洋。

    温度升高,烤着人的肌肤,热得人几乎喘不过气来。

    “母后,现在你还相信没有刺客吗?”

    云若的眼底闪烁着嘲讽的笑容,冷冷的说道,唇边挂着讥诮的光芒。

    太后惊魂未定,瞪着偏殿的火光,心砰砰的跳着,目光不停的落在寝殿的方向,眼底闪过浓浓的担忧,也不知道趁着这股混乱,丞相溜出皇宫去了没有。

    云若顺着太后的目光望向了寝殿的方向,瞳孔陡的变得幽深,眼底折射出冰冷的寒芒,拳头松了又紧,紧了又松。

    只差一点点,只差一点点就可以搜出穆丞相了,在这个节骨眼,是谁在背后帮太后和穆丞相?

    “怎么回事?”耳边低沉的声音响了起来,带着不怒自威的气势,压在人的心上,让人不由自主的抬起头来。

    云若看见司徒嘉熙身穿月白色的便服,如同神仙一般降临,温柔的目光一眨不眨的看着她,郁结在心底的怒气像被一阵清风吹着,很快的烟消云散了。

    “有刺客,将夜宁宫点燃了,又跑远了。”

    云若的睫毛长长的眨了眨,小脸上尽是恼怒之意,眼睛里冒着一丝怒火。

    司徒嘉熙的眼底闪过幽深的光芒,将目光转向太后,淡淡的说道:“母后没事吧?”

    太后有些心不在焉,额头上的冷汗都冒了出来,心怦怦的跳着,强咬着牙,脸色惨白的说道:“让皇上操心了,哀家没事。”

    司徒嘉熙也没有多问,有条不紊的指挥着禁卫军和太监宫女救火,忙活了好久,才降火扑灭了。幸而只是夜宁宫的偏殿着火了,正殿和寝殿那边没事。

    太后悄悄的松了一口气,整个人背靠着墙壁,松垮下来,好像刚刚从生死边缘捡回了一条命一样,心里还充斥着后怕。

    “大火已经扑灭了,母后不必太过惊慌,先回去休息吧。至于刺客一事,朕会让人尽快查清楚,严加惩罚,不放过任何一个坏人。”

    司徒嘉熙丰神俊朗的脸上布满了严肃,认真的说道。

    太后的脸色变得苍白,勉强堆起了一丝笑容,淡淡的说道:“如此,哀家就在此先谢过皇上了。”

    司徒嘉熙微微一笑,不再说话,转过头温柔的看着云若,柔声说道:“皇后,回去休息吧。”

    云若的唇边泛着浅浅的笑容,柔声说道:“好。”

    “母后,臣妾告退。”

    她回过头冲着太后轻轻一笑,眼底闪过晦暗不明的光芒,很快的消失不见。

    太后烦躁的摆了摆手,热闹折腾了大半夜的夜宁宫,渐渐的安静了下来。

    云若和司徒嘉熙带着众人越走越远,太后的眼底折射幽深的光芒,腿几乎站得要发麻,一步一步沉重的向着自己的寝殿走去。

    寝殿凌乱的被褥还在,那股交欢后暧昧的气息已经被夜风吹得消失不见了,就连跟她一起缠绵的人,也早就趁着夜色的浓重还有那片混乱跑了出去。

    太后无力的坐在床上,整个人疲惫的靠在床上,一动不动。

    脑子却飞速的转动了起来,忽然,她猛的睁开了眼睛,大声的叫道:“德公公!”

    猫着腰的德公公很快的进来了,战战兢兢的说道:“太后。”

    太后眼里绿幽幽像狼一样的光,让人忍不住激灵灵的打了一个寒战,咬着牙恶狠狠的说道:“你即刻前去查一查,看夜宁宫到底是谁将哀家的消息泄露了出去,立刻给本宫处死。”

    今日要不是她福大命大,现在估计已经栽在了皇后那个贱女人的手中。

    瞳孔里骇然的杀意闪过,太后浑身敛聚起凛冽的气息,抓到了那个人,她就会让人知道背叛她会是什么下场!

    另一边,司徒嘉熙将云若送回到了凤鸾宫中,眸底布满了深深的担忧,“若儿,你知不知道你今日这么做太危险了,要是从太后的寝殿里搜不出东西来,太后反咬你一口,你怎么办?”

    想想他都害怕,如果不是他在偏殿里放了一把火,将场面搅得一团糟,此刻若儿估计已经不能安然的站在这儿了。

    “熙,太后和穆丞相有jian情,我带着人赶过去的时候,他们正在屋里行苟且之事,我想当场将太后和丞相捉jian在床,又有那么多的宫女太监和禁卫军看着,就算太后能够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也翻不了身。朝廷命官私通太后,可是大罪,为什么不可以?”

    云若的心里满是委屈,道出了事情的缘由。

    司徒嘉熙轻轻的叹了一口气,缓和了语气,轻轻的将云若揽在怀里,“若儿,你的心意我明白,辛苦你了。”

    云若闷闷的说道:“可是今日所作的功夫全部都白费了,什么都没抓到。”

    “若儿,你放心,一定还有机会的。”

    司徒嘉熙幽深的瞳孔散发出晦暗不明的光芒,紧紧的将云若搂在怀里。

    云若忽然想到了一个问题,从司徒嘉熙的怀抱里挣脱出来,“对了,你出现在这里了,孟嫣然那里怎么办?”

    如果露出了破绽,那可就麻烦了。

    “早就在宫中刺客的谣言遍地起的时候,福公公就已经拉着那个假的皇帝出来了,不会露出破绽的。”

    云若的瞳孔微微眯了眯,眼底闪过一丝暗芒,“孟嫣然说了什么没有?或者在那人满足之后,有没有什么异动?”

    她知道孟嫣然进宫一定别有目的,这个目的要么是除去司徒嘉熙,要么是传递有用的信息,只是她不知道孟嫣然要做的是什么?

    “没有,除了跟那个假皇帝行床第之欢,没有任何的异动。”

    司徒嘉熙将暗卫的说辞一语不差的搬了出来,平静的说道。

    云若沉默了,“这样啊,那就再等一段时间吧,总会露出马脚的。”

    司徒嘉熙柔声吩咐她快点休息,自己则进了御书房,一直待到早朝,然后马不停蹄的上早朝去,一直到接近午时的时候才回来。

    来到凤鸾宫的时候,脸色是一片阴沉的,眸子里隐隐染着一丝怒火。

    “怎么了?”

    云若第一次看见他这样的表情,吓了一大跳,柔声问道。

    “穆旦快要死了。”

    司徒嘉熙看了她一眼,平静的说道,浑身笼罩着一层寒霜,就连空气中的气压都低了好几分。

    他怎么想也想不到,原来孟嫣然竟然是一着死棋,进宫的目的是为了除掉他,穆丞相现在真是被权势给逼疯了,为了权力竟然不顾后果的对他下了死手。

    云若显然也吃了一惊,“你是说穆旦要死了吗?”

    “恩,今天早上起来就已经动弹不得了,浑身泛黄,除了微弱的气息,和眼珠子可以动之外,就和一个死人一样。”

    云若恍然大悟,怪不得司徒嘉熙那么生气,孟嫣然想要害的人是皇上,如果不是恰巧找了一个替身来,那么是不是现在动弹不得的人就是司徒嘉熙辛苦栽培起来的暗卫了?

    越想就越是一阵后怕,云若背后的冷汗都冒了出来。

    “那你现在要怎么办?”她看着司徒嘉熙,认真的问道。

    “孟嫣然必须死!”

    司徒嘉熙的眼底折射出锐利而凛冽的光芒,寒冷得几乎可以将世间的一切都冻僵了,浑身散发出凛冽而狂妄的霸气。

    云若不做声了,静静的看着司徒嘉熙,她知道,司徒嘉熙这一回真的是被气坏了。

    既然如此,那个孟嫣然果然是留不得了,留下来只会坏了他们的事情。

    “若儿,如果不是你,我可能就要损失了一个得力的助手了。”司徒嘉熙看着她,眸中充满了真诚,轻声的说道。

    云若含笑着看向他,“现在所遭受这一切的是穆旦,相信穆丞相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的儿子竟然是栽在了自己的手中。”

    她的声音是柔和的,却带着一股冷意,透着刻骨的恨意。

    穆丞相吗?

    时间距离太后的寿辰已经越来越近了,她的瞳孔微微的收缩,眼底折射出寒冷的光芒,咬着牙默默的说道:太后,穆丞相,寿辰的时候就是你们的死期!

    “若儿,你在想什么。”

    司徒嘉熙看见云若的小脸一阵阴寒,不由得开口问道,眸子里满是关切。

    “没事,熙,你先好好的休息吧,你看你很久没有睡好了吧?”她微微有些心疼,声音里也带上了一丝颤抖。

    司徒嘉熙点点头,草草吃了一些东西就睡了过去。

    云若吩咐暗卫好好的保护皇上,自己带着几个会武功的丫鬟四处逛着散散心,随后坐在太液池的岸边,默默的出神。

    “这不是皇后吗?皇后不在凤鸾宫伺候着皇上,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一个娇俏妩媚的声音在身后幽幽响起,甜腻得几乎可以滴出蜜来,云若原本神游天外的思绪飞了回来,浑身堆起了冰封的冷意。

    这个声音她太熟悉了,瞳孔微微眯了起来,唇角勾起了似笑非笑的弧度,慢慢的转过身来,冷冷地说道:“原来是丽妃。”

    孟嫣然眼角眉梢都染上了一丝娇俏的味道,盈盈的站在她的面前,微微翘起了兰花指,娇滴滴的说道:“哎呀,皇上昨夜里可热情了,折腾得臣妾腰都要断了,真是坏死了。”

    说完吃吃一笑,微微翘起唇角,故作娇羞的举着帕子遮住了半边脸,笑意盈盈的看着云若,眼底闪过一丝挑衅和得意。

    “皇后昨天不是说皇上的心里只有你一个人吗?可是为什么昨夜里皇上对臣妾那么热情,还说这辈子只爱臣妾一个人呢,皇后,恐怕要让你失望了。”

    娇柔的声音带着挑衅的味道,没有丝毫避讳的看着云若,眼底闪过轻蔑和嘲讽,反正只要司徒嘉熙一死,这个女人再也嚣张不起来,她才不害怕呢。

    云若勾了勾唇角,声音平静得让人几乎听不出一点波澜,“丽妃的意思是,现在皇上最宠的人是你了?”

    孟嫣然嫣然一笑,明艳的脸灿若春花,“哎呀,这可是皇后说的,不是臣妾。”

    心底却是冷冷一笑,她要那个病痨鬼的宠爱做什么,她要的是自由,是能够嫁给俊美无双的司徒炫明。

    这个愿望,只怕很快就要实现了,想到这里,她的心情简直好得不得了。

    云若忽然冲孟嫣然婉转一笑,明艳的笑容几乎要晃花了孟嫣然的眼睛,“丽妃,这一回恐怕你要失望了。”

    她脸上的笑容忽然冷却了下来,身子飞快的向孟嫣然靠近,一个猛烈的过肩摔,脸上还带着得意笑容的孟嫣然已经落入了水中。

    哗的一声,水花四溅,沾湿了大部分人的衣衫。

    “娘娘!”

    身边的宫女几乎要惊呆了,她们不敢相信皇后竟然在众目睽睽之下竟然这样欺负丽妃,骇然得睁大了眼睛,担心孟嫣然却碍于皇后冰冷的目光一动也不敢动。

    云若的眼底冷冷的,唇边泛着讥诮的弧度,居高临下的说道:“孟嫣然,你以为你的计谋真的成功了吗?真是好笑,你以为天下的人都跟你一样是猪脑子吗?”

    “你!”

    孟嫣然被呛了好几口水,狼狈的从水里站起来,眼睛几乎要喷出火来。

    “傅云若,你这个贱女人!”

    孟嫣然的伪装尽数破裂,恶狠狠的瞪着云若,那样的目光几乎要将她撕裂,咬牙彻齿的骂道。

    “要比贱,哪里贱得过你?你进宫的目的就是为了勾引皇上吧,从见你第一面开始,你就处心积虑的表现出对皇上的好感,在太后宫里的宴会上更不惜以慧妍公主的病作诱饵,引开本宫,然后勾引了皇上,本宫说的没错吧?你知道皇上厌恶你厌恶得要紧,不禁动用了cui情香,换上了和本宫相似的衣服,在众目睽睽之下让别人看到你和皇上纠缠在一起,要比贱,谁能比得过你?哪怕是青楼中的女子,还会故作娇羞一般,而你,连青楼女子都不如!”

    对于孟嫣然这样想置司徒嘉熙于死地的女人,她恨不得狠狠的打她几个耳光,或者直接让她在水里淹死。

    “你混账!你以为后宫就是你一个人一手遮天吗?告诉你,休想,你一定会后悔的。”

    孟嫣然狼狈的从水里起来,身子黏糊糊的,难受得要死,幸好现在是夏天,如果是冬天,她不知道要怎么过。

    越想越生气,她想也不想,像发了疯似的冲过来,狠狠的将云若往水里推,瞳孔里闪烁着漫天的恨意,那样强烈的恨意几乎要将她撕碎。

    云若被她猛然的一撞,身子一个不稳,向后倒去,流云和追月眼疾手快,瞬间抓住了她,担心的说道:“娘娘。”

    追月的眼神微微眯起,森寒的瞪着孟嫣然,手中的剑刷的一声飞出去,锋利的剑刃堪堪划过孟嫣然的脸颊边,割下了一撮长发。

    “啊,皇后娘娘杀人了,皇后娘娘杀人了。”

    孟嫣然怔怔的看着自己断落的长发,呆了一下,忽然发了疯似的叫了起来,声音之大,响彻了整个御花园,已经有侍卫朝着这边急匆匆的赶了过来了。

    “闭嘴!”

    追月恨不得将这个女人的嘴撕烂,剑身架在孟嫣然的脖子上,冷冷地说道:“不想死就不要叫!”

    孟嫣然被冒着森寒剑气的剑吓得瑟瑟发抖,脸色变得煞白,惊恐的看着脸色森寒的追月,舌头像是打了结一样,什么都说不出来,身子摇摇晃晃,几乎要倒下去。

    云若,默然应许了追月的举动,嘲讽的目光落在向这边赶来的禁卫军身上,轻轻的笑了,“刚才你不是很嚣张吗?现在怎么不叫了,你叫啊,只要你一叫,本宫立刻将你的舌头割下来,信不信?”

    孟嫣然被云若脸上骇然的表情震慑住了,瞳孔里闪过慌乱,背后的冷汗浸湿了衣衫,却有一股冷意从脚底蔓延了上来,冷得她快要冻僵了。

    “娘娘。”

    禁卫军恭恭敬敬的朝着云若请安道,眼神在她和孟嫣然之间不停的徘徊着。

    云若轻轻的恩了一声,并未做过多的解释,“你们喜欢看热闹吗?”

    禁卫军头领脸色一僵,讪讪的低头道:“娘娘,属下听到这边有些喧闹,所以过来看一看需要帮忙吗?”

    云若轻轻的挥一挥手,淡淡的说道:“不用了,你们退下去吧。”

    “是,娘娘。”

    禁卫军狐疑的看了一眼被剑架在脖子上的孟嫣然,终于还是什么都不说,走远了。

    云若站在阴凉的树下,唇边泛着嫣然的笑意,意态悠悠的看着在太阳下暴晒的孟嫣然,笑得开心极了。

    孟嫣然的衣服湿了又干,被烈日暴晒着,摇摇欲坠几乎撑不住了。

    “追月,将剑拿开吧,唐突了丽妃娘娘总是不好的。”

    云若淡淡的说道,唇角的弧度越加的大了,好整以暇的看着孟嫣然,“现在知道皇宫里面究竟谁说了算了吧?”

    孟嫣然骇然的看着云若,像见到了鬼一样,额头上的冷汗涔涔的落了下来,手不自觉的握紧,嫣红的小嘴张了张,舌头却像打结了一样,几乎说不出话来,面色惨白一片,身子摇摇欲坠。

    周围的空气好像凝固了一般,让人几乎喘不过气来,宫女和太监吓得一动都不敢动,屏住呼吸,低垂着头。

    云若脸上森寒一片,眼底却浮起了浓浓的嘲讽,“孟嫣然,不管你心里打的什么如意算盘,只要本宫在一天,你就别想你的那些阴谋诡计得逞,不信,我们就走着瞧!”

    冷冰冰的声音没有一点温度,像一柄最冰冷的利剑狠狠的刺在人的身上,孟嫣然心里一惊,手心里冒出了细细密密的冷汗来,忽然,她的目光在云若的身后顿住。

    云若冷笑着,唇边勾起讥诮的弧度,双手抱着胸站在不远处看瞪着孟嫣然,不屑的别过眼光去。

    啪——

    一个响亮的耳光,孟嫣然白皙柔嫩的脸上浮起了一个清晰的掌印,半边脸颊高高肿起,娇弱的身子摇摇晃晃了一下,倒在了地上。

    那双如水的眸子里,滴滴晶莹的眼泪落了下来,越聚越多。

    云若看着她的动作,吃了一惊,随即眼底浮现出了一丝冷笑和嘲讽,不用想,她也知道,身后来的人是谁了。

    思绪还没有停下来,身后一个低沉而熟悉的声音已经缓缓的响了起来,“发生了什么事情?”

    云若回过头去,身材颀长,丰神俊朗的司徒嘉熙朝着这边走了过来,一双幽深的眸子里闪过复杂的光芒,转瞬即逝。

    云若笑了,笑得如春花初绽,纯粹得像世间的最清澈的湖水,一眼可以望到底。

    “熙,你来了。”

    她的声音是如此的轻柔,好像平常人家里的妻子站在家门口等待丈夫的归来一样,平淡,但是却带着一股幸福的意味。

    司徒嘉熙对着她微微颔首,眼底的柔情几乎可以滴出水来,目光转到孟嫣然身上的时候,已经恢复了一片平静,“发生了什么事情?”

    低沉的声音带着磁性,又问了一遍,只是那样平静的声音里让人听不出一点情绪。

    云若只是微微笑着,朝着孟嫣然努了努嘴,轻快的声音好像在看一场闹剧,“这件事情丽妃最清楚,皇上不妨先问问丽妃到底是怎么回事?”

    司徒嘉熙明亮如同黑宝石一样的目光落在孟嫣然的身上,探寻的望着她。

    孟嫣然泪如雨下,也没有想为什么司徒嘉熙中了她的情蛊还能好好的,现在她只想借着这个机会好好地教训云若一下。

    心里的那股恨意越来越膨胀,恨不得将云若千刀万剐,碎尸万段然后拿去喂狗。

    这个女人竟然敢当着这么多宫女和太监的面,一点面子都不给她,纵容属下欺负她,还动手将她推到湖里,是可忍,孰不可忍。

    想到这里,孟嫣然心里的恨意几乎像爆发的火焰一样几乎硬生生的将她逼疯了,更是铁定了心思要给云若一个脸色看看。

    于是,她捂着自己红肿的脸颊,楚楚可怜的看着一身华服的少年天子,泣不成声的说道:“皇上,您可要为臣妾做主啊,您看皇后都把臣妾打成什么样子了。”

    低低哭泣的声音,说不出的凄厉,一双眼睛眼睛怯生生的瞄着站在一旁冷然的云若,眼底闪过一丝凶狠的光芒。

    她就不信,皇后真的能在后宫一手遮天,不信!

    云若双手抱着胸,眼底没有一丝波动,勾起唇角似笑非笑,忽然飞快的扬起腿,用了十足的力道踹在孟嫣然的肚子上,用了十足的力道。

    “啊!”

    杀猪般的惨叫声响彻了整个御花园,久久的在花园上空回荡。

    云若冷冷的拍了拍手,眼底一片森寒,声音波澜不惊:“既然你这么说,不做点什么就真的太对不住你了。”

    冰冷的眼神注视着艳丽的五官扭曲在一起的孟嫣然,云若讥诮的声音悠悠的传了过来。

    一身明黄色龙袍的司徒嘉熙眼睛里充满了心疼,优雅的踱步到狼狈的倒在地上不住的捂着肚子的孟嫣然面前,声音清朗,如沐春风,“你没事吧?”

    孟嫣然第一次见到这么温柔的皇上,不由得委屈从中来,捂着被踹得生疼的肚子,颤抖的说道:“皇上,好疼啊,你看皇后。”

    这一次的眼泪是真的,云若的这一脚,真的用了十成的力道,疼得她几乎要吐血,心里对云若的恨更加的深刻了,那种恨意一直渗入了骨髓,让人说不出话来。

    然而丰神俊朗的司徒嘉熙,脸上出现了一抹高深莫测的笑容,慢悠悠的说道:“不好意思,朕问的是若儿,不是孟小姐你。”

    孟嫣然的瞳孔睁得很大,几乎不可置信的瞪着司徒嘉熙,被气得呼吸急促,气喘如牛,一张脸几乎扭曲得像来自地狱的魔鬼一般。

    司徒嘉熙连看她一眼都觉得是多余的,在孟嫣然瞠目结舌的目光里,慢慢的转了一个方向,心疼的半蹲下身子,轻轻的揉着云若的腿,清润的声音像流淌的月光,“下次踢人找侍卫就行了,要是把你的腿弄疼了怎么办?”

    一番气死人不偿命的话,让孟嫣然气得肺都要气炸了,咬着牙瞪着云若和司徒嘉熙,恨不得将这对狗男女给剁碎了喂狗。

    一种难堪从心底蔓延了上来,一直蔓延到脸上,艳丽的五官青一片紫一片,像调色盘一样的精彩。

    云若的宫女和太监万分崇拜的仰视着司徒嘉熙,心里不由得为皇上喝彩,皇上真的是太帅了,竟然什么都没问就可以将娘娘护到这种程度。

    云若脸上染上了浅浅的笑容,挑衅的目光落在孟嫣然的身上,唇角勾起了一丝嘲讽的弧度,轻声笑了笑,“皇上说得是,下次我踢人的时候一定让侍卫踢,就算没有把腿弄疼,脏了手脏了脚也是让人够心烦的,你说是不是?”

    司徒嘉熙宠溺的摸了摸她的头,声音温柔得滴出水来,“是,你说得太对了,这里太阳太大了,回去吧。”

    “摆架,回宫。”

    云若看了一眼烈日下湛蓝如洗的天空,皱了皱眉,不满的嘀咕道:“真是晦气,想要散步劲然碰到了不三不四的人,早知道还是不出来了。”

    “娘娘,出来散散步也好,至少今日属下领会到了什么叫做痛打落水狗。”

    追月笑嘻嘻的在后面接话道,刚才听到孟嫣然这么对娘娘她的心里就已经够不高兴了,活该。

    孟嫣然见到所有的人都不将她放在眼里,气得都快疯了,杀人的目光落在云若的背影上,似乎要将云若千刀万剐一样。

    她好恨啊,什么时候起,她已经沦落到这么遭人嫌的程度了?

    “对了,丽妃。”

    云若好像想起了什么,笑意盈盈的转过头,声音清脆甜美如珠玉,亲昵的将头靠在司徒嘉熙的肩膀上,“皇上和本宫情深意重,不是什么阿猫阿狗的一句话就可以将我们的关系挑拨的。还有,皇上的身体健康得很,一定会长命百岁的,你要是想皇上喜欢你一些,最好还是打听清楚皇上喜欢什么样的女子再出现在皇上的面前,恩?”

    银铃般的笑声洒了一路,云若和司徒嘉熙一路相携着走远了。

    孟嫣然却半跪在地上呆若木鸡,脸色惨白得没有一丝血色,冰冷的没有一丝温度的寒意从脚底蔓延了上来,冲得她四肢百骸都要散了。

    云若的话无疑提醒了她,司徒嘉熙对情蛊没有反应,他还活得好好的?

    这怎么可能?

    不可能的,司徒嘉熙怎么可能没事?义父不是说了,只要将她体内的情蛊种到司徒嘉熙的身上,他一定会必死无疑的吗?

    怎么会这样,难道,除非昨天的那个人不是皇上。

    孟嫣然被这个想法吓了一大跳,忍不住激灵灵的打了一个寒战,恐惧像喷涌的潮水向她袭来,几乎要硬生生的将她湮灭了。

    她被发现了,会不会直接就死掉了?

    艳丽的脸色刷的变得惨白,明明是炎炎夏日,孟嫣然却觉得一片寒冷,冷得她忍不住瑟瑟发抖,腿脚发软,几步站不起来。

    这一回,她总算后知后觉的知道了害怕,害怕自己下一刻就被别人杀了。

    “娘娘。”

    她的宫女看到皇上和皇后等人走得好远了才走过来,怯生生的叫了一声,打算将孟嫣然扶起来。

    孟嫣然身子抖得厉害,瞳孔里全是恐慌和害怕,声音沙哑粗糙,再也没有了之前清脆如同黄鹂鸟的悦耳,“快扶本宫回去,快点!”

    她要快点回去,她要赶紧逃离这个地方,否则,她只会死在这个皇宫里。

    那些宫女不知道孟嫣然怎么会吓成这样,却碍于她是主子,只要将她扶了回去,一步也不敢多停留。

    孟嫣然一回到自己的皇宫中,立刻手脚冰凉的收拾自己的行礼,手脚不停的哆嗦着,几乎要抓不住东西。

    “怎么,现在知道害怕了?”

    一个魔鬼般的声音在她的身后响了起来,她手中握着的珠宝直直的往地上落去,发出叮咚的响声,孟嫣然整个人呆住了,脊梁处一片森寒,脸上也像是见到了鬼一样,不停的发抖,连身子都不愿意转过来。

    云若低低的笑了一声,将冰凉的手搭在孟嫣然的肩膀上,力道很轻但是坚定的将后者转了过来,让她的身子直面着自己,唇角勾起了讥诮的弧度。

    “孟嫣然,丽妃娘娘?”低低的声音带着轻轻喃呢的味道,一双锐利的眼睛如同世间最锋利的剑,几乎要在孟嫣然的身上刺出了一个洞来。

    孟嫣然忽然猛的爆发出一阵尖利的惊叫,像发了疯似的推开云若,声嘶力竭的喊道:“走开,不要靠近我,你走开啊。”

    胡乱挥舞的手已经握紧了一个花瓶,就要重重的砸在云若的头上。

    云若的眼底布满了森冷的光芒,一个踏步走上前来,飞快的夺过孟嫣然手中的花瓶,狠狠的砸在地上,发出哐当的一声巨响。

    瓷白的花瓶顿时碎成了千万个碎片,哗啦的晃着人的眼。

    “你发什么疯?直到现在你还想害人吗?”云若的目光狠厉,瞪着孟嫣然,咬牙彻齿的说道:“你身上的情蛊再厉害又怎么样?还能将皇上害死吗?本宫告诉你,做梦去吧。”

    孟嫣然的瞳孔睁得大大的,眼底闪过深刻的恨意,恶狠狠的说道:“不能,当然不能,你手段才厉害,傅云若,你才是心机最深沉的一个是吧?是不是以为没有人能够将你扳倒了?我告诉你,不要高兴得太早,总有一天,有你哭的时候。”

    云若的眼底闪过森寒的光芒,唇角勾起冰冷的弧度,用没有温度的声音说道:“那就等到那个时候再说吧,只是本宫不知道你还能不能活得到那个时候!”

    话音未落,手指已经翻飞,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捏着孟嫣然的下颚,一颗白色的药丸已经落入了孟嫣然的口中,入口即化,孟嫣然的身子一软,无力的倒在地上。

    “你给我吃了什么?”孟嫣然明艳的脸上一片绝望,眼底闪烁着惊恐的色彩,颤抖着问道。

    云若冷冷一笑,声音冷得没有一丝温度,“自然是毒药了,你以为你害了皇上,本宫会这么轻易的放过你吗?”

    孟嫣然笑了,嘴角流出了一串嫣红的血,眼神闪过狠厉,“有司徒嘉熙给我陪葬,我死了值得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代嫁之皇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南湖微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湖微风并收藏代嫁之皇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