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代嫁之皇后 > 第一百一十章 碰触底线

第一百一十章 碰触底线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明朝伪君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云若的心咯噔一跳,陡的看向了流云,面上浮现着一丝阴沉,冷冷的说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心底的不安不断的放大,寒意从她的手心里渐渐的涌出来,瞬间浑身冰冷,几乎要站不稳,她死死的咬着唇,眸光紧紧的锁着流云的嘴,很害怕即将从她的嘴巴里吐出来的话。

    “娘娘,皇上喝了药之后,又昏过去了,嘴里还一直吐着血,怎么办啊?”

    流云的声音里带着哭腔,眼睛通红,像失去了主心骨一样,无助的望着云若,失魂落魄的样子刺痛了云若的眼睛。

    “皇上又昏过去了吗?”

    惊慌失措的声音颤抖的响了起来,像秋日里凉飕飕的寒风吹在人的心上,冷得人忍不住打了一个寒战。

    云若只觉得头嗡嗡的响成一片,遍体生寒,浑身的力气好像一下子被人抽走了一般,摇摇晃晃着差点倒地上。

    她用力的扶着桌子的边沿,才没有让自己的身体倒下去。

    “娘娘!”

    流云看见她摇摇欲坠的模样,担心的上前去扶住她,“您怎么样了?”

    云若撑着桌子,洁白的贝齿紧紧的咬着自己的嘴唇,嫣红的唇上咬出了一滴滴的鲜血,那尖锐的疼痛也让她的理智回归到了脑海中。

    “本宫没事!”

    云若推开流云,直起脊梁,止住自己颤抖的声音,冷冷的说道:“流云,派人去叫大理寺卿楚浩天,兵部尚书白岩鹤,护国将军傅劲松进宫,即刻!另外,让福公公带皇上的口谕,封锁城门,谁要是敢擅自出入,青衣骑即刻斩杀!”

    冷冰冰的声音透着嗜血残忍的味道,让人听了忍不住直颤抖,她脸上阴晴不定的表情更是让人忽略不得,“是,娘娘!”

    “尽快,派可靠的人传消息!傅流烟那边,让他尽快处理好德妃那边的人,回来守住宫门,谁要是敢乘机作乱,杀无赦!派可靠的人过去,尽快,时间不等人!”

    “属下立刻就去办!”

    流云脸色凝重的领了命令,握紧了手中的宝剑,飞快的走了出去。

    云若原本清新隽雅的脸上此刻一片寒冷,明亮如水的眸底也是布满了阴霾,飞快的走出了凤鸾宫,向着养心殿走去。

    心里焦灼着,还有一阵阵的害怕缠绕折磨着她,几乎硬生生的要将她逼疯。

    司徒嘉熙,你一定要坚持住,不能有事,要不然我一个人留在这个皇宫里还有什么意义?

    她默默的念着,脚下的步伐越走越快,最后竟然跑了起来,用了最快的速度,使劲的跑着,耳边只有空气呼呼的划过,发出尖锐的呼啸声。

    云若心如刀绞,疼得鲜血淋漓,就连呼吸都是痛的,痛得她几乎要窒息,可是这个时候她已经顾不了这么多了,只想尽快看到她的丈夫。

    原本总觉得很短的路,今天怎么会那么漫长,怎么走都走不到尽头?

    云若大口大口的喘着气,眼底的酸涩几乎要涌出来,她咬着唇,硬生生的将那丝几乎要喷涌而出的哭意给退了回去。

    路弯弯曲曲的拐着,养心殿终于出现在她的面前了。

    云若三步并作两步的走上去,压低声音说道:“到底怎么样了?”

    福公公早就迎在门口了,面上一片彷徨和沉痛,此刻看见她好像看到了希望一样,立刻打开门,颤抖着说道:“娘娘,您先进去吧。”

    “你们在门口守着,没有皇后的命令谁也不许进来!”

    福公公狠狠的瞪了一眼那些小太监,严厉警告道。

    云若的心思全部放在了司徒嘉熙的身上,颤抖的走进寝殿,看见床上已经昏死过去的司徒嘉熙,心底浮起一丝丝的冷意,明亮的眼睛也涌起了阵阵的杀意,浑身像是笼罩上了一层寒霜,冰冷得吓人。

    福公公想说些什么,却看见云若走上前去为司徒嘉熙把脉之后,面上的阴霾更加浓了几分,空气中流动的那丝丝的冷意此刻更加的冰冷,几乎让人喘不过气来。

    “让人去弄一些牛奶来,越多越好,快!太医呢,去请了太医没有?皇上要是出了什么差错你们全部都要掉脑袋!”

    云若的声音近乎颤抖,冷声吩咐着福公公。

    司徒嘉熙这一回,并不是身体之内的毒发作,而是又中了另外一种烈性的毒,毒性那么猛,如果不排出他体内的毒,不用等到找长生果,眼下就能失去了性命。

    云若的手脚冰凉了起来,心底的恐惧就像汹涌的潮水一样涌上来,几乎要将她湮灭。

    司徒嘉熙,你不能有事,我也不许你有事!

    云若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将司徒嘉熙从床上扶起来,微微弯腰面向着地面,拿了一根筷子抠着他的喉咙,满心满眼都是焦急,握着筷子的手,竟然是颤抖的。

    “熙,快吐出来,快点!”

    她的眼神里面带着一丝哭意,乞求道。

    “只要吐出来就没事了,快点吐啊。”

    这一刻,无助和绝望就像挥之不去的恶魔一样围绕在她的身边,无孔不入般的折磨着她。

    她的眼眶中堆满了泪水,几乎要模糊了眼睛,喉咙间的酸涩紧紧的围绕着她,像一根鱼刺梗在那里,难受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娘娘,牛奶!”

    福公公端了牛奶上来,小心翼翼的说道。

    云若飞快的接过杯子,猛的灌了许多在司徒嘉熙的嘴里,哀求的说道:“快喝下去,快点!”

    泪水如同雨水一样落下来,云若的眼睛通红,红得几乎不成样子,紧紧的搂着司徒嘉熙的脖子,另一只手端着杯子,不停的灌着牛奶。

    等到一杯牛奶灌下去之后,她拿过筷子插在他的喉咙中,小心翼翼的。

    “哇!”

    司徒嘉熙承受不住喉咙间的猛烈的刺激,大片大片的污秽吐了出来,沾了云若一身,腥臭无比。

    然而云若这个时候并没有心思去理会这些,含着泪的眼睛里露出了一丝笑容,“快,再拿牛奶来!快点!”

    福公公虽然不知道她这么做是什么意思,却也不敢违背她的意思,又倒了满满一大杯牛奶,递给了她。

    云若照着方才的样子灌下去,催着司徒嘉熙又吐出了一大片的污物,接二连三的,司徒嘉熙终于什么都吐不出来了。

    “将皇上扶好躺在床上!”

    云若双腿发软,站在床边,冷声的吩咐道。

    福公公和两个小太监急忙将司徒嘉熙服侍着躺好,只见皇上脸上的铁青乌黑的颜色淡了很多,嘴角也不再吐血了,安安静静的,像是睡着了一般。

    “太医怎么还没过来?到底有没有人去请太医!”

    云若的眼睛通红,瞪着福公公,怒喝道。

    她从来都不喜欢骂自己人,可是现在皇上危在旦夕,去请一个太医都要请那么久,让她心里怎么不冒火?

    “娘娘恕罪,太医院离养心殿路途甚远,再加上皇上的事情这么突然,奴才唯恐消息泄露出去会引起混乱,所以只好秘密的让人去请太医了,所以耽误了一些时间。”

    福公公颤颤巍巍的说道,额头上的冷汗涔涔落下,只觉得冰冷的气势环绕在他的周围,压得他几乎喘不过气来。

    皇后娘娘发起脾气来,真的让人恐怖。

    云若冷冷的瞪了福公公一眼,紧抿着唇不再说话,不顾浑身的污秽,俯下身去把着司徒嘉熙的脉搏,气息微弱,却比之前差点要断气强了很多。

    她望着那张仍旧苍白的面容,心间压抑着一阵又一阵的疼痛。

    “太医到了,娘娘。”

    福公公听到外面的声音,小心翼翼的向云若禀告,“让他进来!”

    她的声音充满了疲惫,浑身的冰冷也退了下去,只剩下苍白和无力。

    “快过来给皇上看病。”

    云若没等梁太医行礼,就已经冷冰冰的说道。

    而她的眼睛,始终没有离开过司徒嘉熙。

    梁太医把了脉,又翻看了司徒嘉熙的眼皮,仔细的端详着,终于打开了药箱,拿出一颗药丸给司徒嘉熙服了下去,又伏在案桌上开了一张药方,战战兢兢的说道:“娘娘,这张方子给皇上抓药煎服,每日服三次,连服十天就可以痊愈了。”

    “本宫想知道,这个毒到底是谁下的?”

    云若望着梁太医那张脸,眼睛里一片森寒,唇边泛着一丝残忍的弧度,抓到那个人,她一定将他碎尸万段。

    “如果本宫没有记错,皇上中的毒是天蝎玛瑙吧。究竟是谁想要置皇上于死地,”

    冷冰冰的声音,带着嘲讽的味道,幽幽的在室内响起,却吓得梁太医的额头上冒出了一层冷汗。

    娘娘竟然知道,如果,他刚才答应了那个人的请求,那么现在,会不会已经人头落地了,越想梁太医越是害怕,背后冷汗涔涔,湿了衣衫,饶是这样,他的手心依旧冒出了细细的冷汗。

    云若望着梁太医的模样,平静的说道:“梁太医,本宫相信你是个聪明人,应该知道怎样保住自己的脑袋,今天的事情本宫不希望再发生第二次!”

    她晃了晃手中的药方,唇边绽放着嘲讽的笑容,“再有下次,不光是你,还有你的家人统统陪葬!”

    冷冰冰的声音,像极地的冰川,落在人的耳中,让人忍不住起了一阵寒意,“微臣知罪,请娘娘责罚!”

    他知道娘娘娘娘看出了他的意图,没错,他就是想拖着拖着,只要皇上自己撑不住了,死过去就不是他的责任了,他也可以逃过那个人的处罚。

    可是他千算万算没有算到娘娘竟然是懂医术的,所有的一切都毁于一刻。

    “你应该庆幸并没有在药方上动手脚,否则你现在的人头已经落地了。”

    云若的脸上一片阴沉,眸子里跳跃着熊熊的怒火,猩红一片,带着毁天灭地的绝望,几乎要将人生吞活剥了一般。

    梁太医如坐针毡,背后浸出了阵阵冷汗,将整个衣衫都湿透了,浑身却是冰冷一片,头顶上像悬着一把利剑,让人几乎喘不过气来。

    “娘娘恕罪啊,微臣也是一时鬼迷心窍,才会犯了如此糊涂的大错,请娘娘高抬贵手,饶了微臣这一次吧。”

    梁太医面色惨白一片,浑身止不住的颤抖,几乎要支撑不住昏过去。

    “皇上的毒你悉心照料,再出什么差错不是一个死字能够逃脱得了的,你自己掂量掂量,退下吧。”

    云若不想再去纠结这个问题,冷冷的说道。

    梁太医如蒙大赦,飞快的退了下去,头也不敢回。

    “今天的事情不许泄露出去一分,否则后果自负。”

    冷冰冰没有一丝感情的声音从身后传了过来,像一根根尖锐的针刺在梁太医的身上,他的身子陡的变得僵硬了起来,如同芒刺在背,很快的退了下去。

    云若收回冰冷的眸光,环视着四周,平静的说道:“最后一句话对你们来说也是一样的。”

    威严而内敛的声音,让所有的人噤若寒蝉,人人自危。

    “你照顾好皇上,不允许任何人靠近皇上一步。”

    云若的怒气平息了下来,柔声对福公公说道。

    “是,娘娘。”

    福公公领了命令,体贴而尽心的照顾着司徒嘉熙。

    云若的眼睛里布满了血丝,转身到了后面,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走了出来。

    她的手脚仍旧是冰冷的,心也怦怦的跳得厉害,几乎要蹦出嗓子眼,默默的祈祷道,千万不要有事,皇上正在昏迷着,要是有人趁机作乱,她不知道能不能镇得住场面。

    现在还不是最佳的时机,现在作乱最后的结果只能是两败俱伤,天下大乱,到时候混乱的局面想控制都控制不住。

    “楚大人他们来了吗?”

    云若握紧了拳头,努力平复自己将要崩溃的紧张情绪,装作平静的问道。

    “还没。”

    福公公不敢去看云若阴沉的脸色,恭恭敬敬的说道。

    云若不再做声了,只是眼睛里些微的慌乱让她忍不住浑身颤抖,在这样炎炎的夏日里,却浑身如置冰窖,冷得牙齿止不住的打颤。

    床上的司徒嘉熙还陷在昏迷中,像失去了生命的布娃娃一般,让云若忍不住的心疼,她握着司徒嘉熙的手,嘴唇紧紧抿着,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掌心的凉意贴着司徒嘉熙更加冰冷的手,心如刀绞。

    她只希望,司徒嘉熙能够快点醒过来,能够睁开那双眼睛温柔的看着她,对她说着世间最动人的情话。

    鼻子酸酸的,有一股气涌上来,云若吸了吸鼻子站起来,推开了门走到外面,对着站在外面的暗卫首领张虎说道:“张虎,你让人去查一查皇上到底是怎么中毒的,一定要揪出那个人,本宫要让他死无葬身之地!”

    阴狠嗜血的声音,带着冷森森的杀意,仿佛来自地狱邪魅的鬼音一般萦绕在人的心头,冷得守候在门外的暗卫忍不住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他们的皇后,真够吓人的。

    “是,娘娘。”

    张虎的脸上带着悲愤和难过,此刻听到云若这么一说,立刻飞身吩咐可信的人去查了整件事情的始末。

    云若的脊梁挺得直直的,脸上一片寒冷和阴沉,一双眼睛里却盛着坚定和勇往直前的无畏。

    明明是娇弱的身子,此时却迸发出了让人忽视不得的气势,顶天立地,像一个威风凛凛的女战神,傲然迎视着接下来的困难。

    “娘娘,楚大人,白大人,傅将军都过来了,在御书房外面等着您呢。”

    流云风尘仆仆的走过来,小声的在云若的耳边说道。

    云若的呼吸稍微放松了下来,静静的说道:“让他们都到养心殿来。”

    司徒嘉熙现在这个样子,她不放心他不在视线范围内,更何况,御书房不让女人进去的,不是吗?

    “是,娘娘。”

    流云领了命令,飞快的转过身向着御书房走去。没过一会儿,楚浩天,白岩鹤和傅劲松面色严肃的走了过来,看见站在门口的云若,纷纷弯下腰要对云若行礼。

    “进来吧。”

    云若阻止了他们的举动,推开门让他们进去了。

    只是一个眼神,让三位司徒嘉熙的心腹就已经明白了事情的严重性,不由得竖起了浑身的警戒,保持着时刻出击的状态。

    房门紧紧的关上,外面有暗卫重兵把守,云若认真的看着三位在朝中举足轻重的大臣,一字一顿的说道:“皇上现在身中剧毒,还处在昏迷中醒不过来。朝政局势一片动荡,能不能守得住这个京城,能不能不让这座皇城翻天,就要看各位的了。”

    她的声音轻轻的,却带着一股艰巨,一股破斧沉重和勇往直前的勇气。

    “所以,本宫请求各位,为皇上守住这个皇城,守住这片江山,不让那些居心叵测的人将这份江山夺了去。”

    明亮的眸子,此时盛满了恳切和真诚,望着这三位大臣,瘦弱的身躯,要举起这片江山。

    “娘娘放心,臣等一定誓死效忠皇上,为皇上抛头颅洒热血,也不让那些人有机可趁!”

    三位大臣信誓旦旦的说道,眼底一片忠诚。

    云若的鼻子酸酸的,揪住袖子,平静的说道:“朝堂上的事情本宫不知道,现在恳请几位大人守住城门,调兵遣将,如果那些人趁机带兵攻打皇城,你们就将那些人一举歼灭!”

    她的唇角有些颤抖,眼睛里也盛着害怕,“瑞王府那边,也要派人看着,只要有异动,即刻将他们斩杀!”

    “是,娘娘,微臣这就去办。”

    三个人的脸上是一片庄重,郑重其事的答道。

    云若微微闭上了眼睛,颤抖着说道:“各位大人,拜托了。”

    楚浩天透过珠帘看向床上昏死过去的皇上,微微的叹息了一声,这个表弟,怎么就这么命苦呢?

    敏锐的目光落在云若那张惨白的脸上,眼底闪过一丝悲悯和心疼,忍不住缓和了声音说道:“娘娘请放心,皇上一定不会有事的。”

    傅劲松早就想对云若说些什么,之前碍于在众人面前,他有些顾虑,现在听到楚浩天率先开口了,他终于逮住了机会,心疼的说道:“是啊,娘娘,保重身体。”

    看着女儿疲惫还故作坚强的脸,身为父亲的他,心如刀绞一般,这个女儿真的是太命苦了,想想他就后悔万分。

    云若努力的站直了身子,掩饰住心底的疲惫,小声的说道:“本宫没事,多谢各位大人关心。”

    三个人也不知道该说什么,退了出去,心里只愿皇上没有事。

    门吱呀一声再次关上,寂寥的一声打在云若的心上,整颗心都跟着空空荡荡了起来,她揪着自己的衣襟,浑身冰凉,灵魂也好像被人带走了一般,只剩下一片躯壳。

    “熙,不要再吓我了好不好?快点醒过来啊。”

    苍白的声音带着丝丝的颤抖,握住司徒嘉熙修长的手指,无助的闭上了自己的眼睛,心间一片冰凉。

    司徒嘉熙仍旧像一个布娃娃一般,一动也不动,面色惨白一片,弧度完美的唇角此时青紫一片,没有一点血色,安静的躺着,像陷入了沉静的美梦中。

    云若一动一动的坐在床边,凝视着她心心念念的男人,任凭时间一点点的流逝,她的双腿坐得都麻木了。

    “娘娘!”

    张虎在外面恭恭敬敬的唤道,声音里面带上了一丝愤怒,“查到事情的眉目了。”

    云若的眼眸波动了一下,无助的脸上浮起了一丝冰冷的弧度,明亮的眸子里也闪过嗜血的杀意,猛的松开手,“进来说话。”

    话音刚落,她想要站起来,身子却因为保持着一个姿势太久了,竟然一下子不适应站立,咚的一声摔在了地上,摔得膝盖和掌心都蹭破了一大块的皮,鲜血从伤口处汨汨的流了出来。冰冷的感觉席卷着全身,冷得她几乎要窒息。

    张虎推开门,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尊贵的皇后娘娘倒在冰冷的地板上,一双眼睛里浮起了冰冷的光芒,像极地的冰川,目光所及之处,只有冰冷,一片渗入人骨髓的冰冷。

    他心里一惊,赶紧走过来,扶住云若,焦急而关切的问道:“娘娘,您没事吧。”

    云若机械的任由他扶了起来,摊开双手看着掌心里面的血肉模糊,平静的说道:“本宫没事了。”

    “那个下毒的人是谁?找到线索了是吗?”

    明亮如同秋水的眼眸中折射出森冷而嗜血的光芒,原本清新隽雅的脸上此刻一片阴霾冰冷,就连声音中也带着一丝咬牙彻齿的意味。

    “是御膳房的一个小太监将毒下在梨里,皇上吃了才会中毒的。那个小太监不知道从哪里弄了一根细细的管子,在梨的核中心缓缓的注入毒液,注入的量又少,让毒液只在核周围扩散,检验不出来,皇上才会中了毒。”

    张虎愤愤的说道,想到凶手那么狡猾,他恨得差点将那个人一刀切下头颅来,如果不是娘娘想要亲自发落那个人,他早就死定了。

    云若脸上的阴霾更重,浑身笼罩上了一层寒霜,冰冷,吓人,那双眼睛绿幽幽的,像阴森森的豺狼,随意的一看,就足以将人吓死了。

    “将他带到偏殿来,本宫要亲自审那个人!”

    咬牙彻齿的声音,带着刻骨的恨意,肆意而张狂,饶是杀人无数的张虎,听到那声音里嗜血的杀意的时候,也忍不住一阵阵头皮发麻。

    “是,娘娘。”

    张虎精神抖擞的应道,声音里面还带着一丝快意,走出门去,一会儿就将人带到了偏殿来。

    云若回过头去看了一眼还在沉睡中的司徒嘉熙,温柔的说道:“熙,谁要是害你,我会让他付出千百倍的代价!”

    “福公公,好好的照顾皇上!”

    话音温柔的落下,她整了整自己的衣服,迈着坚定的步伐走出了正殿,推开了偏殿的门。

    福公公望着纤瘦但是狂傲的背影,忍不住擦了擦自己的汗,赶紧应道。

    偏殿里,一个小太监跪在地上,身子不住的哆嗦着,额头上的冷汗涔涔的落下来,一双贼溜溜的眼睛里闪烁恐惧的光芒,坐如针毡。

    云若阴狠残忍的目光落在小太监的身上,那样子像是想要硬生生的从他的身上剥下一层皮出来一般,吓得后者手心里冒出了层层的冷汗,整个人也好像失去了魂魄了一般,就快要喘不过气来了。

    “是他吗?”

    冷冷的声音没有一点温度,云若那双明亮而森冷的目光转头看向了张虎,不轻不重的问道。

    “回娘娘,正是他。”

    张虎磨着牙,恨恨的答道,额头上的青筋暴涨,眼珠子几乎要瞪出来,整张脸上铁青一片,浑身笼罩着熊熊的怒火,如果不是拼命的压抑着,他早就冲上去将这个人乱刀砍死了。

    云若的唇角微微勾了勾,锐利如同淬了毒的目光扫向小太监,平静的说道:“为什么要害皇上?”

    声音是平和的,准确的说,还带着丝丝的温柔,却让那个小太监像惊弓之鸟一样,哆嗦着说不出话来,手脚冰凉,整个人面如死灰。

    “奴才没有,奴才没有。”

    小太监的眼睛里闪过恐怖,可是仍旧咬着牙,死命的撑着,毫不松口。

    “千真万确吗?”

    云若将头转向了张虎,微微勾起唇角,似笑非笑的问道。

    后者肯定的点了点头。

    云若忽然转移了脚步,走到张虎的身后,手飞快的拔下了他腰上的剑,刷的一声,银光划过,下一刻,小太监头上蓝色的帽子连同一大撮头发落下。

    “啊!娘娘饶命啊。”

    小太监失声尖叫起来,抱着自己的头恐惧的叫着,缩着身子瑟瑟发抖。

    “为什么要害皇上?说!”

    脸上温柔的表情退去,云若的眼睛里一片冰冷残酷,死死的盯着小太监,咬牙彻齿的问道。

    “奴才没有,奴才没有!”

    小太监吓得裤子都湿了,浑身冒出了一层冷汗,湿透了衣裳,整个人哆嗦成一团,面如死灰。

    “直到现在还不承认吗?”

    森冷的声音没有一点温度,云若晃了晃手中的剑,“你以为只要将天蝎玛瑙的毒注入梨中就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将皇上毒死吗?你做梦!”

    小太监听到天蝎玛瑙四个字的时候,眼睛里流露出一片灰败,身子瘫软了下去,唇色一片青紫,哆哆嗦嗦的说不出一句话来。

    “本宫的剑法很不准,自己也不知道下一刻会不会将你的脑袋给割下来,你要不要试一试?又或者,从掖庭局将你的卷宗调出来看一看,你的家人会因为你,而遭受怎样的下场?”

    残忍而嗜血的声音,像从地狱中飘起一般,飘悠,如同鬼火,在小太监的耳边不停的响着,游荡着,吓得他眼一翻,直接昏了过去。

    云若的嘴唇紧抿着,整个人散发出一种凛冽的气势,毫不犹豫的将手中的剑刺出去,小太监的肩膀上立刻有汨汨的鲜血流了出来,尖锐的疼痛刺激着他醒了过来。

    “娘娘饶命啊,娘娘饶命啊,奴才也是被逼的。”

    小太监捂着自己的肩膀,脸上的表情是狰狞而痛苦,又夹杂着一丝害怕,哭着求饶道。

    “还不快说!是谁指使你的,天蝎玛瑙的毒又是谁给你的,再不交代你还有你的家人全部都要完蛋你信不信!”

    云若的瞳孔幽幽的折射出冷冰冰的光芒,像最尖锐的利箭,嗖嗖的射在小太监的身上,吓得后者几乎要魂飞魄散,再也支撑不住,哭着求饶道:“奴才招,请娘娘饶了奴才一命!”

    冰冷的剑刃上还沾着热血,在小太监的面前晃啊晃的,吓得他遍体生寒。

    “快说!”

    云若收回剑,冷冰冰的喝道。

    “这个毒药是宫里一个哑巴给奴才的,说让奴才将毒药注入皇上喜欢吃的梨中,就给奴才一个太监总管的职位,让奴才摆脱现在人人都可以指使的命运,奴才一时鬼迷心窍就答应了。”

    小太监忍着身体上的疼痛,哭着说道,泪如雨下,“娘娘,奴才真的知道错了,您饶了奴才这一回吧。”

    因为害怕,他一边捂着伤口,一边跪在地上,重重的磕着头,一直到额头磕破了,流出嫣红的血来。

    “呵呵,编故事也要编得像一些,既然是哑巴,又怎么会跟你说话?”

    云若的唇边勾起了嘲讽的笑容,眼神冰冷的瞪着小太监,不放过他脸上的一丝表情,讥诮的说道。

    “娘娘,这都是真的,奴才没有半点虚言啊。那个哑巴虽然不会说话,可是她识字,她写了字条给奴才,让奴才这么做的,还塞给了奴才十两黄金,奴才一时鬼迷心窍才会犯下了这种滔天的大罪啊。”

    鬼哭狼嚎的声音,在这间偏殿里面响起来,阴森森的,分外吓人。

    “来人,笔墨伺候。”

    云若的眼底浮现出了一抹精光,冷冷的吩咐道。

    立刻有小太监捧着笔墨走进来,恭恭敬敬的递到云若的面前。

    云若缓缓的走到小太监的面前,冷冷的说道:“你要是将那个哑巴的样子画出来,本宫就相信你说的是真的,也饶了你这条命,要是敢再跟本宫耍花招,你就等着去阎王那里报到吧!”

    “是,是。”

    小太监汗如雨下,也顾不上汨汨流血的伤口了,跪在地上拿着笔就在宣纸上画了出来,一个熟悉的人物就跃上了纸上。

    云若望着纸上不共戴天的女人,眼底闪过冰冷的杀意。

    段采薇,你这么快又按捺不住了吗?

    本宫这一次就让你看看,什么叫做悔不当初,什么叫做自作孽不可活!

    修长的手,紧握成拳,指关节处泛白,手上的青筋都暴涨了起来,可想而知她内心的怒火和仇恨有多深刻。

    “她在哪里?”

    云若忍住内心的怒气,极力压抑着内心几乎要排山倒海般的恨意,冷冰冰的说道,一双眸子里折射出森冷的光芒,几乎要将人冻住。

    “奴才不知道。”

    小太监哆嗦了一下,脸上一片惨白,不敢对上云若那双几乎要吃人的眼睛。

    “不知道?”

    云若的牙齿咬得咯咯作响,一双眼睛几乎要冒出火来,“来人啊,将他拉下去砍了!”

    阴狠嗜血的声音落在宫殿里,一阵阵的环绕着,吓得人的心里忍不住一阵阵的战栗。

    “不要啊,娘娘,奴才说。”

    小太监吓得面色惨白一片,哆哆嗦嗦的说道,眼泪哗哗的流了下来,浑身像是笼罩在一片冰窖中,冷得几乎喘不过气来。

    “还不快说!”

    云若的脸上一片阴霾,一双明亮的眼睛里此刻充满了怒火,厉声喝道。

    “她好像是跟着婕妤娘娘的宫女一起来的,奴才所知道的全部都说出来了,请娘娘饶了奴才一命吧。”

    小太监吓得瑟瑟发抖,抱着自己的手臂,舌尖都快要打结了。

    “哪个婕妤娘娘?”

    云若稍微敛住了自己的怒火,冷冰冰的问道。

    “是原来的淑妃,后来被皇上降成婕妤的那位。”

    小太监咬着唇,战战兢兢的说道。

    “要敢有一句假话,本宫一定砍下你的头!”

    云若像淬了毒的目光瞪着小太监,恶狠狠的威胁到。

    “奴才所言句句属实,请娘娘明察。”

    小太监心里悔得肠子都青了,原先只是想贪贪小便宜,没想到现在落了个差点人头落地的下场,真的是得不偿失啊。

    “张虎,你即刻带人过去,将那个女人抓住!”

    云若将张虎的剑递到他的面前,咬着唇,一双眼睛里跳跃着熊熊的怒火,几乎可以将人焚烧得尸骨无存。

    “是,娘娘!”

    段采薇,你又一次挑战了本宫的极限!

    云若握着拳头,尖利的指甲划破掌心,锐利的疼痛刺激着她的神经,让她更清楚的感受到自己内心的恨。

    小太监低着头,惴惴不安的望着云若,浑身冰冷,等待着自己命运的裁决。

    云若的胸口一起一伏的,脸色阴晴不定,就像狂风暴雨来临之前的海面,波光诡谲,沉闷,幽深,阴森得可以将人的灵魂夺走。

    时间几乎静止住了,云若的脊梁挺得直直的,眼底闪过惊涛骇浪,晦暗不明,折射着幽幽的暗芒。

    她不说话,小太监更加不敢说话,屏住了气,身子都不敢动一下,生怕发出的声响惊扰到云若,她一怒之下会把自己抓了。

    他甚至奢侈的希望,时间永远停留在这一瞬间,这样他就不用承受接下来的后果。

    可是,他自己也知道,奢望只是奢望,总会有被打破的一刻。

    在他的忍受几乎要达到极点的时候,云若的眸光转移到他的身上来,唇角微微勾起,森寒没有一丝温度的声音幽幽的传了过来,“来人啊,将这个胆大包天的奴才拖下去重打十大板,贬入惜薪司做粗使的太监,永远不能提升!”

    小太监腿一软,跪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谢娘娘不杀之恩!谢娘娘不杀之恩!”

    不管怎么样,总算是捡回了一条命,他几乎要热泪盈眶。

    “你后半辈子就当一名砍柴工直到死吧,再敢有一丝异动,本宫让你直接去向阎王报到!”

    云若的唇冷冰冰的吐出几个字,“押下去,狠狠的打,不许留情!”

    “是,娘娘。”

    门外的太监走进来将他拖了下去,很快的,门外就响起了噼里啪啦的声音和哀嚎声,再后来连声音都没有了,悄无声息。

    云若的眼神冰冷,充满了坚毅,走出了偏殿,一步一步的走回了司徒嘉熙的寝殿。

    望着床上依旧昏睡过去的人,她的鼻子酸酸的,心像被千万根针扎了一样,疼得鲜血淋漓。

    “熙,那些坏人,一定会受到应有的惩罚的,你快醒过来好不好?求求你了,不要再让我担心了。”

    她的手颤抖的拂过他丰神俊朗的脸,滑过他的眉眼,他的嘴唇,眼睛里有一滴泪落下来,滚落在昏睡中的人的脸上。

    外面的天色还是黑的,只有漫天的星星和月亮闪烁着银色的光芒,透过窗户照了进来,洒在了失魂落魄的云若身上,衬得那个身影更加的萧索,更加的悲伤。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代嫁之皇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南湖微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湖微风并收藏代嫁之皇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