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红楼之再世为琏 > 第十七回荣庆堂众人众心思史太君偷鸡蚀把米

第十七回荣庆堂众人众心思史太君偷鸡蚀把米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按说,王夫人是弟妹,贾赦该给她留点颜面,不好连她一起骂。可这女人的手实在伸得太长,赦大老爷一个火往上撞,顺嘴就将贾政夫妇俩一起骂上了。反正他有个混不吝的名声,做事说话出格一些,也是理所应当的,不能白担了这名声才是。

    “老二啊老二,你满大庆朝的看看,有你们两个这样办事的没有?还把不把我这个当大哥的放在眼里了?老子还没死,老子的儿子也活得好好的,这荣国府还轮不到你们这一房当家作主。你说你鸠占鹊巢地死赖在荣禧堂不出来就够不要脸了,如今还要变本加厉?”

    “呵,也对!你们这两口子本来就是一个不要脸,一个二皮脸的,哪在意旁的?一个把承爵的大哥挤到犄角旮旯里住着,自己占着正堂;一个对一品诰命的大嫂视而不见,自己掌握着府里的管家大权……嘿,当初你俩这亲结得可算是绝了。”

    “自古婚姻都是父母之命,你们这一对公母做得哪门子主?今儿要做我儿子的主,明儿是不是就连我房里人的主也要做了?”贾赦越说越火,抢上前两步揪住贾政的衣襟,狠狠呸道:“哼,老二啊老二,你倒真是对得起你的名字,说你是假正经可一点没冤枉你!”

    贾政的脸色猛地涨红,一张脸憋得跟紫茄子似的。他实在没想到,就是这样一件小事,贾赦竟然趁机如此羞辱责骂于他,胸中火往上撞。而且,贾赦竟然还扯到荣禧堂和管家权的事情上,句句都堵得他无话可说。难道,大房准备发难了不成?

    他一直都知道,大房对他这一房有诸多不满,可那又怎么样?只要老太太还在一天,就不会准许两房人分家,他这个荣国府二老爷的名头就戴的牢牢的,而不会变成正六品的贾老爷。有老太太在,他即便是次子,也能稳稳地压在贾赦头顶,让他一房都翻不了身。

    当然他也知道,这并不是老太太有多疼他,而是她只要还想享受老太君的尊荣,就必须这么做。贾赦已经继承了爵位,老太太就只会抬着他这个小儿子跟大儿子打擂台,这样才能保持平衡,也才能凸显她这位老太君的重要地位。贾政心里很清楚,也很愿意配合。

    可今天贾赦这一借题发挥,让贾政心中不安起来。他不相信贾赦是无的放矢的,绝不会只是因为贾琏的婚事,这老大一定有什么更深远的目的。可知道归知道,贾政却没什么应对的办法,他本也不是什么八面玲珑、机智百出的人物。

    往日,贾赦看在老太太的份上,住到小花园多年也没什么意见。可没想到这次因贾琏的婚事,好像触到了老大的逆鳞,一下子就爆发起来。贾政也有些发憷,他做的事毕竟不厚道,万一真被贾赦借题发挥赶出荣禧堂,那可不止是丢面子的事啊。

    不自主地,贾政就向史太君看过去,眼眶已经红了,仿佛立刻就要泪如雨下的样子。他现在也只能期待,期待史太君对贾赦的威慑力还在,期待贾赦仍然怕有不孝的名声,期待大房不过只为了发泄发泄怨气……他的求助信号很顺利被史太君接受。

    “放肆!混账东西,你在胡扯些什么?政儿是你弟弟,他媳妇是你弟妹,容不得你这样满嘴胡沁。你也是堂堂的朝廷命官,说话如此粗俗,简直连市井泼皮也不如,简直是不知所谓。”史太君挥手就扫落一只茶盏,随着瓷器破碎的响声,高昂的怒骂也响起。

    “琏儿的婚事自然是你们做父母的做主,我们这些人也不过是帮着参谋参谋罢了,怎么就招了你的忌,让你这么破口大骂的?我就知道,你这是嫌我这个老不死的碍你的事了。行,既然是你嫌我,那我就走,会金陵老家去,省得碍你眼。呜……老太爷啊,我这就陪你去……”

    史太君知道,贾赦这不光是冲着老二夫妇俩,更是冲着她这个老太太来的。若非她是做母亲的,贾赦不愿背上不孝的名声,恐怕已经连她也一起骂了。这让史太君相当愤怒,她尊尊贵贵了一辈子,哪能临到老了受儿子的气呢?!

    她完全不提自己刚才已经喜气洋洋地吩咐去王家提亲的事,避重就轻地将事情推到贾赦头上。然后一拐弯儿就开始哭丧,一会儿哭老太爷,一会儿又要回老家,一会儿情绪上来了还要自己去死……总之就是自己演得很开心,完全投入了情绪。

    只见史太君骂到一半,就一副摇摇欲坠站不稳的样子,充分表现出自己被气得多受伤。贾政也找到了表现的机会,悲呼一声“母亲——”,用力挣开贾赦,冲过去抱住史太君。政二老爷的动作之迅捷,简直连贾小琏都没看清他是怎么移动过去的。

    贾政低着头声声唤着娘,遮住脸上扭曲的表情,扶着史太君的手捏得泛白。政二老爷心中那是相当委屈,想他贾政身为荣国府的老爷,何曾被人如此劈头盖脸地羞辱辱骂过?!别说旁人了,就连父母都没这么对过他,贾赦凭什么?!

    他从小被父母宠爱,鲜少受到责骂;出仕之后,上峰看在荣国府面上也不会多责;不用看荣国府面子的吧,他级别太低也够不上,这让贾政成为一个特别自尊自爱的人。当年,每次贾赦挨父亲骂的时候,还不是他在一旁大度的劝解,虽然他其实挺看不起不争气的哥哥。

    “大哥,这事是我们夫妇的错,不该因关心琏儿的婚事,就私下里帮着张罗。请大哥看在母亲身子弱的份上,就揭过这一回吧。从此往后,我们夫妇再不会插手大房的事,请大哥就息怒吧,母亲再经不得气怒了啊!”贾政调整好面容,一副悲切自责的样子。

    他也绝口不提荣禧堂和管家权等事,就将视线集中在贾琏的婚事上。政二老爷很好地表现了一个孝顺儿子,为了母亲的身体健康、心情舒畅,为了家族的安定和谐、兄弟友爱,是怎样的备受欺凌,是怎样的委曲求全,又是怎样的好心没好报……

    王夫人木着一张脸,手上的佛珠转得快将线烧着了。今儿这事,说到底她也就是传个话儿,真正自作主张的可是那老不死的东西,凭什么贾赦这混蛋却照着她满嘴喷粪啊?!是,她是有点私心,没事先跟老大夫妇说道说道,可那也只是小小的疏忽而已,值得这样么?

    再说了,听听这匹夫嘴里的话,能听么?!他知不知道自己是他的弟妹,是荣国府二夫人,是王家嫡女,她哥哥是王子腾啊?怎么就敢这样辱骂羞辱于她?什么脱裤子放屁,公母什么的……简直就是不堪入耳!王夫人又怒又委屈,拈着的佛珠都要捏碎了。

    又听贾赦提起荣禧堂,管家权的事,王夫人就更气了。荣禧堂是老东西亲点二房住进去的,有本事你指着老东西鼻子骂娘啊;管家权也是老东西亲手交给她的,有能耐让邢氏换个有背景的出身啊!再说了,上次不是已经给了邢氏一半了,难不成还想都抢走?也忒贪!

    哼,还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凤哥儿那是多好的姑娘啊,若不是看在她的面上,大哥能把这么好的姑娘嫁给贾琏?一个武夫,在这太平盛世能有什么成就?她哥哥可是王子腾,正二品的军中大将,有你们求到头上的时候!

    贾珠简直不能相信,大伯竟然敢如此对待他的父母。大伯怎么能这样?!那些污言秽语,简直有辱斯文。想他们荣国府,也是堂堂世家,怎么就出了大伯这样一个丢人的当家人呢?!唉,难怪了,老太太不喜欢大伯,还让二房住在正堂,让母亲管家。原来如此啊!

    他愤然而起,刚想要开口反驳指责大伯贾赦,忽然就被贾琏一眼看过来,立时就僵住了身体。猪大爷看得清楚,那眼神冰冷无情,完全就是在看一个死物一样,让他浑身汗毛起立。贾珠很不想承认,但他的确是被这一眼吓到了。至于僵硬的身体,则是贾琏的手段。

    自打上次被王夫人要求休养身体,李纨还是第一次见到贾珠。她已经彻底见识了这个男人的绝情,心伤了。大房二房的冲突,她根本视而不见,跟她又有什么关系?甚至,看到公婆挨了一顿臭骂,她还觉得挺开心。自己不能做的事,看别人做也蛮有意思。

    “来人,赶紧准备行李、车马船只,老太太思念老太爷了,要回金陵老家陪伴。”贾赦不管不顾地骂了一通,心里的气稍微顺了些,也有心情端着茶杯看戏了。等史太君哭天嚎地了一会儿,他扯高声音喊道。他这位母亲总爱用回老家吓唬人,这回也让他吓唬她一回吧。

    史太君和贾政虽然一个在表现悲痛欲绝,一个在演戏母子情深,暗中却都很关注贾赦的表现。现在听他这样吩咐,两人都不禁觉得好笑。贾赦虽然是荣国府的主人,有一等将军的爵位,可他说的话还真没有贾政的话管用。哼,这回就让他看看,谁才是能做主的人。

    况且,他们现在是在荣庆堂,从里到外都是史太君的人。有她这位老太太压阵,这些人怎么可能听贾赦的吩咐?贾赦想要顺水推舟,也要看看他有没有那个能力。这样也好,能让他有个清醒的认识,也好明白不听老人言,是要吃亏的。

    可是,让这母子俩大惊失色的是,外面竟然有几个中气十足的声音,齐声答道“是!”。这怎么可能?!贾赦什么时候能指挥得动荣庆堂的人了,他不是连自己院子里的人都搞不定么?史太君的哭声立刻就是一噎,被口水呛得猛咳起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红楼之再世为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苍白少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苍白少女并收藏红楼之再世为琏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