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红楼之再世为琏 > 第二十回大抄家荣府添半府握把柄贾赦闹分家

第二十回大抄家荣府添半府握把柄贾赦闹分家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王夫人收敛了面上的渴望,故作淡然地笑笑,“琏儿也看上了么?我瞧着上面的花纹怪稀罕的,仿佛以前都没见过。只是,这匣子的木料不太好,琏儿不如让给二婶吧。等明儿让珠儿再寻个更好的给你。”说着,就想将那匣子拿到手里。

    她不知道这小兔崽子是不是知道了什么,可只要这些证据没有在他手上,那她就什么都不怕。这次也是她大意了,没想到大房借题发挥,突然发难,才被打了个措手不及。不但损失了大笔的银子,就连把柄都落到了人手,往后可不能再如此了。

    “可惜了,我也很喜欢这匣子上的花纹,不舍得割爱呢。”贾琏看看匣子平坦的‘花纹’,笑得直抖肩膀,“二太太就可怜我年纪小,没见过什么世面,就别跟我抢这么新奇的花纹了。等明儿我上街,给二太太多寻几个相似的匣子回来,要不就干脆照这个做一个给你。”

    话一出口,王夫人就知道错了。她光顾着紧张匣子里的东西了,竟没看见那匣子上根本就没什么花纹。既没能拿回东西,又被个小崽子嘲笑了,王夫人又木回一张脸,暗地里恨恨地磨牙。她根本就没注意到,贾赦贾政之间的争执,也不知道贾琏的人接着抄家去了。

    贾政很生气,他这里都快被老大骂得冒烟儿了,王氏那娘们儿竟然还顾这个匣子,简直是不把他放在眼里。政二老爷一边感叹自己夫纲不振,一边被赦大老爷骂得狗血喷头,他呆板的思维,完全跟不上赦大老爷骂人的语速……

    此时荣庆堂的上房里,史太君已经恢复了清醒的状态。只是碍于“病体沉重”的原因,没有亲自出场。她阴沉着脸听鸳鸯汇报情况,对那边院子里的情况掌握得清清楚楚。老太太一边痛恨周瑞一家背主,一边又琢磨着老大一家到底想做什么。

    一直以来,这府上不都是相安无事的嘛,大房干嘛要搞出那么多事情,弄得老老少少的都不安生。史太君不觉得自己偏心,只觉得大房这几个都是不知足,无事偏要生非的。心中对大房更加不喜之外,又怕老大趁乱提出分家来。

    当听到贾赦父子抄了周瑞家还不满足,竟然还要接着往下抄,就有些坐不住了。唉,儿孙们不懂事,还得她这个老家伙拖着“沉重病体”出来主持大局才行。哪有这样抄奴才家的,不知道的还以为荣国府都穷疯了,连奴才们也不放过搜刮呢。真是不成体统!

    鸳鸯扶着颤颤巍巍的史太君赶到时,贾琏排出的抄家大部队已经回来了,又是大包小包肩挑手抬的。后面跟着的,照旧是一串儿被绑着的下人。等按照人头将东西都摆好,这一大片院子已经没有站人的地方了,各式各样不该下人拥有的物件儿摆了个满。

    史太君一过穿堂,见到的就是这样的情景,心中也是大惊失色。她知道府里的下人们有些小偷小摸,有些克扣回扣什么的,水至清而无鱼,她大多时候都睁眼闭眼就过去了,可没想到情况竟然会这么严重。她只打眼一扫,这里的东西都快顶得上半个荣国府了。

    这样一来,史太君开着那些被抄下人们的眼神就不善起来。这些奴才也太不争气,她的宽容也是有限度的,定然不能饶恕。可是一想到这事是老大父子查出来的,史太君就有些不自在。她一直纵着王氏手握管家大权,大房早就已经不满,出了这样的是,那更是……

    贾琏的余光已经看见史太君了,可权当没看见,迅速吩咐道:“将这些中饱私囊的奴才都送到庄子上去,让他们给爷老老实实干活,不然就都送到衙门去。”他才不管史太君有什么打算,直接将人送到自己庄子上,都去接受劳动改造去。

    “等等……”史太君连忙要喊住,她还要好好训诫这些奴才一番,显示她老太君的风范呢。另外,这里面都是她和王氏的心腹,一下子全送走了可不行。不过,贾琏手下的人可不听她的,只管拽了人统统带走。他们当二爷的差,拿二爷的银子,当然也只听二爷的吩咐。

    “老太太您怎么下地了?”贾赦一脸的焦虑担忧,对着史太君身边的丫鬟婆子怒道:“老太太的身子多金贵,你们不好好伺候着,怎么还敢撺掇着老太太下地乱走?不知道方才老太太还昏睡着,扎针都弄不醒?看看老太太这脸色,白的跟纸一样……”

    “哼,你们父子少气我一些,我就什么都好了。这是怎么回事?我好容易能歇一会儿,你们就在这里弄得乱糟糟地,让人不得清净。还有方才那些奴才,怎么也不审问清楚,就全都送走了?这事情也有轻重,怎么就能一刀切了呢?”

    史太君沉着脸瞪着大房的三口人,嘴里不停地数落,“老大你也这么大年纪了,怎么能跟琏儿一样胡闹呢?抄奴才的家没错,可不必弄得这样大张旗鼓的,让旁人知道了,只会笑话咱们家没有规矩。你和政儿也是要外出应酬的,就不怕人家看清?”

    “规矩?老太太,荣国府上没规矩,这是满京城人都知道的事,我老早就不怕人笑话了笑就笑吧,反正我就是那窝囊的,旁人要笑我也不能捂着人家的嘴。”贾赦浑不在意,笑呵呵地讽道:“再说,我现在做的,可不就是在立规矩嘛。”

    “浑说,荣国府最没规矩的就是你!”史太君气得指尖发颤,她知道贾赦的言下之意,是说京城人都知道荣国府长幼不分。可有些事她做得,偏就不许旁人说得。“你没规矩也就罢了,现在教的琏儿也是个没规矩的,好好地孩子都让你带坏了……”

    老太太正训得上劲儿,一个声音毫不犹豫地打断她的话,“爷,所有东西已经盘点清楚,共计:黄金……白银……瓷器……金银器……珠宝首饰……古董字画……布匹绸缎……”听着这一项项的报数,数目简直比实物看在眼里还要触目惊心。

    “呵……老太太,咱们府里的规矩,就是喂撑了下面的奴才,反倒让主子们连一百两银子也支不出来,是不是?”他说的,是上个月他去账房支银子,却被吴新登推三阻四,最后发了回火才算完。贾赦也不再维持着恭敬的神态,脸上的讽刺简直让人觉得刺目。

    “行了,东西都归到库里吧,把单子详细列出来。”贾琏向昆仑使个眼色,少年立刻就知道归库房该归到哪里的库房了,干脆地领命下去,指挥着兄弟们开始搬东西。贾琏转过身来向贾赦眨眨眼,“父亲,应该跟老太太商量商量,这家该怎么分了。”

    一句话出来,除了贾赦之外,所有人都吃了一惊。虽然早有心理准备,大房要闹分家,可当这话被提出来的时候,还是让史太君和二房的人蓦然变色。大房今日闹这么多事出来,看来为的就是分家这个目的啊。真是处心积虑,不为人子!

    想到这里,史太君又不由得狠狠瞪了王夫人。就是这个多事的败家女人,闲着撺掇什么婚事,才被大房抓住了机会,这样一路穷追猛打。不过可惜,只要有她这老太太在,大房就休想得逞。家,是绝对不能分的;好处,倒是可以让出来一点。

    “嗯,琏儿说得不错,是该说说分家的事了。”贾赦这会儿也恢复了深沉的模样,吩咐自己的长随道:“你去隔壁将族长并几位族老请来,再去请顺天府陈大人,御史刘大人,翰林院赵大人过府。分家是件大事,还需有个见证才妥当。”

    “分什么家?谁同意的分家?当年老太爷临终前留过话,长辈在一日,府里就不分家。你个不孝的东西,现在翅膀硬了,连老太爷的话也不听了是吧?”史太君重重地顿了顿拐杖,疾言厉色地斥道。只要她拿着这句话,谁都别想分家。

    “老太太,老太爷临终的时候,我可是也在的,怎么就没听见这句话。反之,老太爷明明说的是,等他老人家一过世,我与老二就可以分家。至于您,看您的意愿,不管您跟谁过日子,儿子们的孝敬总不会少的。这话,怎么听到您耳朵里就变了样?”

    “哼,总之我老婆子还没死呢,这个家就不准分。”史太君不理会大儿子的讽刺,冷着一张脸,“我知道你一直觉得我偏心老二,可这也是人之常情啊。你们都是我的儿子,府里的爵位归了你,我私底下觉得亏欠了政儿,也就偏着他一些,这你都不能体谅?”

    “再说,政儿也没占什么便宜啊。荣禧堂是他们一家住着,可谁都知道那不过是我老婆子习惯了他在身边,不希望他离得太远。况且那时候你媳妇没了,政儿媳妇要管家,这样也名正言顺一些。不过是个住的地方,你有必要这样争究么?”

    “你说你媳妇不管家,总觉得政儿夫妇挖走了府里的好东西,你们一房吃了亏。可后来不是分了你媳妇一半管家权么,你们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好,你们不愿意二房管琏儿的婚事,那我们就全都不插手便是了。你还想怎么样?有什么想法你说出来商量,分家却是不行的。”

    “老太太,今儿琏儿抄出来的东西,您也都看见了。您觉得老二家的这家管得怎么样?好不好?像她这样管家,我是不是还得跟她说声谢谢?这么一个无能无知的妇人,您一用就是十多年,不能只是一点偏心,就能解释的吧?”

    “承爵的继承人,就该住在府里的正堂,这是国家的礼法,我没说错吧?您就因为自己的一点偏心,就置国家的礼法于不顾,是不是有些大不敬?呵,不想小儿子离自己太远,我倒不知道他能离您多远,搬进您这荣庆堂不是住得更近?”

    贾赦扫了一眼装沉默的二房众人,又接着说道:“老太太,今儿我既然提了分家,那这家就一定得分才行。我不是在请求您同意,而是通知您一声。分家的事,也不用您做主,自有族长和族老们按老规矩来定。”这一刻,贾赦的笑容忒么坚定。

    “老二,假正经,你也听清楚了。我说分家,那是给你们父子留着面子呢,可别逼得我发火儿,到时候你们想净身出户都难。你还别不信,你该知道我对你没什么兄弟情,大义灭亲的事,我做起来可没有丝毫压力。”贾赦笃定地看着贾政,笑得一脸阴险。

    政二老爷闻言一皱眉,弄不明白贾赦这话里是什么意思。按说,分家这种事,若是老人不同意的话,族里面也不会支持的。况且,老太太在京城的族人里,是辈分和身份最高的,娘家又是一门双侯的史家,族里更加不会违逆她的意愿。贾赦,到底为什么这么笃定呢?

    贾政懵懂着,王夫人却有些明白了。她木讷地板着的面孔猛地一扭,目光直勾勾地盯住贾琏和匣子。她明白了,那父子俩早就知道了她放印子钱的事,就是在等一个机会,要拿着这个把柄比他们就范呢。可是就算明白了,她这会儿也没什么咒儿念。

    善解人意的贾小琏冲王夫人笑笑,打开了被她觊觎已久的匣子,拎起一张来晃晃,“老太太,知道这里面是什么嘛?这是从周瑞家搜出来的,是放印子钱的票据和契约。上面的数额,涉及到近十万两银子。想不想知道周瑞为何有如此财力?想不想知道他背后的人是谁?”

    史太君多精明,一个闪念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她说呢,这老大怎么这么坚持,这么笃定,原来有这样的把柄在手里。她暗恨,怎么就没看出王氏这败家娘们的胆子这么大,竟然敢做这种丧良心的营生。现在可好了,该怎么收场?

    贾政的反应明显慢了半拍,这才明白贾琏手里的东西,跟王氏脱不了干系。他猛地瞪向尴尬无措的王夫人,巴掌就扬了起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红楼之再世为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苍白少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苍白少女并收藏红楼之再世为琏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