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红楼之再世为琏 > 第二四回宇文祜莫名起心思贾小琏提前打预防

第二四回宇文祜莫名起心思贾小琏提前打预防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听说,你们家二太太给你相看了一门好亲事,是她们王家的姑娘。”宇文祜又端着他那张严肃的脸庞问八卦,他猛地冲贾小琏挤出一个男人的微笑,道:“你还别说,王家那个姑娘我还见过一回呢,虽说年纪尚小,却是个不择不扣的美人胚子。不说身形如何,光是那张脸,娶回家都值了。”

    贾琏将他瞬间变猥琐的脸推开,不无嫌弃地说:“以貌取人说得就是你这样的吧。娶妻娶贤,要长那么漂亮的做什么?文兄要是稀罕她,大可以跟王子腾透句话儿,想来他会十分乐意地跟文兄结个亲家。不过,那姑娘可是头胭脂虎,小弟怕你降不住她啊。”

    他们此时是在宇文祜准备的庄子上,原本早该来的,可前段时间荣国府分家,贾琏一直抽不出空来。现在荣国府分家、搬家已经告一段落了,贾琏这才得空随宇文祜到庄子上查看。两人办完正事,这才坐下来安静地分享八卦。当然,大多数时候,都是肃王爷在燃烧八卦之魂。

    “呵呵,王子腾的侄女,为兄可消受不起。他在那个位置上,纳了他的侄女实在太招眼了。如今京里并不太平,大皇子和太子越闹越厉害,连皇上都有些弹压不住了。我这个小卒子,还是安分一些的好。况且,京营节度使若是想攀附与人,我可还是不够看的。”

    宇文祜一摆手,又凑过去压低声音道:“据说,那两位都已经在跟王子腾接触了,对他那位该议亲的侄女也都很有兴趣。不过,两人势均力敌,王子腾有些举棋不定,再加上皇上盯他盯得紧,才让他没敢择一押注。也就是因此,才便宜了琏弟你如花美眷,手到擒来。”

    “京营是拱卫京城的军队,驻地离京城不过二十余里,快马加鞭之下只半个时辰刻就能赶到城门。这样一支军队,可以是保卫的屏障,也可以是致命的威胁。王子腾处在那个位置上,那还能随他的意行动。他此时若敢有擅动,抄家灭族的下场已经为他预备好了。”

    贾琏笑着瞄一眼离自己实在有些近的嘴唇,却也没躲道:“王子腾是个明白人,再没有十足把握之前,他不会做任何犯皇上忌讳的事。而且,在大皇子和太子之间,他越是稳住立场,就越显得他的重要。以他手握京营的实力,完全可以在最后一刻起到力挽狂澜的作用。所以,他不急。”

    “不过,他显然有些小看了皇上。京营节度使虽然是他,可关键时刻他能指挥得动多少人,恐怕还在两讲。皇上做太子之时就监国近十年,在位又是二十多年,他的心思又岂是谁都能把握的。现在看着皇上是年老势弱,可谁又知道这是不是引蛇出洞呢?”贾琏说得有些意味深长。

    这算是对宇文祜的一个小小提醒,让他别蠢蠢欲动。这段时间他看出来了,这位肃王爷有点儿想飘的感觉。可能是因为大皇子和太子蹦跶得太欢,也可能是和自己的合作让他自觉有了资本,到底是还不到二十的小青年儿啊。但贾琏不希望他飘起来,一飘就容易被炮灰掉,还是沉着安全。

    宇文祜闻言面色一整,他是个主意正的人,可不代表他听不进别人的话。贾琏比他还小五六岁,看上去不过是个稚嫩少年,可实际上却并非如此。这少年有时状似无意的一句话,都能让他颇有所获,让他反省自身。当然,这种时候相当少,多数时候两人还是狼狈为奸的感觉。

    “对了琏弟,为兄还听说,你们府上也出了不少事情。你父亲等了十多年,终于将府上的正堂占为己有了?还听说因为分家的事,府上的二太太,当场被气得吐血不止、七窍生烟?琏弟,跟为兄说说呗,你们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宇文祜将方才的话记下,却没再继续下去。

    怎么检省自身,那是私底下的事情,现在更重要的是分享八卦,挖掘隐.私内幕。荣国府之前是什么样子,他是一清二楚,贾琏父子这一房明显处于弱势。现在一朝翻身,将二房压得龟缩在小院儿,这不但宇文祜很好奇,相信国朝之中好奇的人不在少数。

    “什么吐血不止,她又不是喷壶。”贾琏没好气地翻一翻眼睛,王氏吐血的时候在场的人不少,可不就越传越夸张。不过他旋即又得意地笑笑,“这事我可不是主力,要论起气人的功夫,我跟我父亲可差远了。他只一个人,就能堵得我家老太太并二房一家子都没话说。”

    “当时你是没看见,我父亲一张嘴,那几位的脸色就涨得跟紫茄子似的。偏偏他虽然有些胡搅蛮缠,可就是胡搅蛮缠也是占着理的,不管道理还是歪理,反正就是他有理。而且,我家老太太常说父亲是个混不吝的,这回父亲真混不吝了一回给他们看,可算让他们知道什么才叫混不吝。”

    宇文祜本来还听得津津有味,可渐渐就有些走神儿了。他靠贾琏有些近,眼神不自禁地就落在开合的红润薄唇上,心里忽然就有些痒痒的,不知从哪来了一股亲下去的冲动。意识到不妥,他不着痕迹地向后移了移,却又被贾琏脸上的笑容吸引,更加想要亲下去。

    难道中邪了?还是到年纪想女人了?说起来也是,他都十八、九了,身边早该有女人伺候的。不过即便如此,也该对个少年动心思啊。虽说,琏弟确实长得很好,又正处在雌雄莫辩的少年时代,更加显得唇红齿白……忠肃王爷竟然舍弃了心心念念的八卦,心神早飘到了九霄云外。

    “文兄,在想什么,这么出神?”贾琏皱眉,这人盯着他的脸出神,眼睛没有焦距的样子蠢得很。既然人家不愿意听了,他还不乐意说了呢。贾琏在宇文祜眼前摆摆手,起身道:“好了,正事也办完了,文兄既然还有事,那小弟就先告辞了。”

    “没事。”宇文祜下意识地握住贾琏的手,心中竟然觉得一荡,忍不住又捏了捏,感叹一声好嫩。其实,贾小琏常年练武,手上的茧子都不知道起了多少,怎么可能嫩?这纯粹是错觉!肃王爷整了整脸色,“别急着走啊,为兄命人准备了不少野味,等用了饭咱们一起回城。”

    手被人又握又捏的,贾琏的脸色就有些怪异。他皱着眉摸了摸宇文祜的额头,又在他脸上摸了一圈儿,没发烧也不是带着人皮面具假扮的啊,那这厮是发的什么疯?他抽了抽自己的手,竟然没能抽出来,不由一挑眉,“文兄,这是怎么了?”

    宇文祜还沉浸在被琏弟摸脸的莫名幸福感之中,被贾小琏一语惊醒。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才发现自己正紧握着人家的手,不由得赶紧放开,讪讪地笑道:“呵呵……方才忽然想到,家中老人的寿辰快到了,不知道该送些什么,琏弟有没有建议?”

    十一月十五是皇上五十五岁万寿,离现在也不过不到一月的时间了。贾琏又挑了挑眉,心知宇文祜是故意回避岔开话题,但他也不追究,顺着这话题说道:“文兄家的老人富有天下,什么好东西没见过,老人家最注重的当是送礼人的心意。至于价值几何,在他老人家心里都比不上‘用心’二字。这道理文兄想来一清二楚,还用得着问我这外人。”

    呵呵……他也就是随口问问而已,要不然难道要他解释一番,为什么自己会抓着个小男孩儿的手不放。肃王爷再次摆出严肃脸,他的那些莫名冲动怎么能宣之于口,他是会羞涩的。而且,万一再吓着纯纯的琏弟,误会他荤素不忌,从此断情绝交可怎么好?他绝不是个荤素不忌的色魔!

    贾琏觉得宇文祜今天很不正常,他居然在这人脸上看到了一丝情窦初开的征兆。这不但不科学,而且还很惊悚好么?!一个堂堂的皇子王爷脸上,竟然会出现这种雏.儿一般的表情,怎么想怎么让人觉得这厮是撞邪了。贾小琏甚至怀疑,这厮的羞涩不会是冲着自己来的吧?

    “文兄,其实老人家最喜的,就是儿孙满堂。你若是现在能抱个大胖孙子给老人家,想必会让老人家十分开心。就比如我家外公外婆,早就等着我长大成人的那一天,好能为贾、周两家传宗接代。若不是我以前年纪尚小,他们早就开始为我娶妻纳妾,等着开枝散叶了。”

    这位王爷,爷身上还肩负着为两个家族传宗接代的重任,所以还是不要在爷身上浪费时间了,你是不会为谁守身如玉的!如果男人也能生孩子,让爷勉为其难收了你也无妨,可惜你没有那个功能啊!所以,咱们也算有缘无分,基友不好做,还是做兄弟更有前途啊!

    被贾琏那双清澈的眼睛专注地看着,宇文祜觉得呼吸有些急促起来,有一种被看穿龌蹉心思的狼狈无措感。他不自在地扭个头,带着被委婉拒绝的羞恼。他自己都不明白怎么对贾琏起了别样心思,也还没想清楚究竟是什么样的心思,就已经被拒绝了。好悲桑的赶脚!

    “周老将军对琏弟寄予厚望,琏弟可不要让他老人家失望。为兄在这里就预祝你,妻妾成群、儿女绕膝。”最好娶一群猪,下起小崽子来没完没了的,哼!

    作者有话要说:啊……上一章被秒盗啊!抓狂!

    谢谢所有订阅的亲们,下面一章大概会晚一点,十一点之前???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红楼之再世为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苍白少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苍白少女并收藏红楼之再世为琏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