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红楼之再世为琏 > 第二八回贾恩侯密道背祖宗救命丹救命不救命

第二八回贾恩侯密道背祖宗救命丹救命不救命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老皇帝虽然神智清醒着,但脸色却是不正常的苍白。从紧紧抿着的唇,能看出他正隐忍着极大的痛苦。他的视线在周老爷子和贾赦之间打转,将两人错愕惊恐的神情看在眼中,当然也看到了大殿里被放到的人们。面对此情此景,即便心脏疼得像是裂掉一样,老皇帝还是勾了勾嘴角。

    他做皇帝有多久了,这还是第一次毫无反抗能力地,将自己的性命交给别人,还是非自愿的。这一场突如其来的变故,不但打乱了太子的逼宫,可也同样坏了他的事,让他落入这样孤立无援的境地。只要一想到,此时随便是谁就能取他性命,老皇帝的脸色就雪上加霜。

    赦大老爷作为罪魁祸首,被老皇帝用杀死视线狠狠地扫射了一遍。如芒在背地被死盯着,贾赦跪在那儿连头也不敢抬。本来小药瓶被撞碎已经是个意外了,谁知更加意外的是:遭遇了大规模放倒性的小药瓶,老皇帝竟然都没有被放倒!贾小琏个坑爹货啊,爹都要让你坑死了!

    满大殿的人都躺平了,为嘛老皇帝能成为唯一的“活口”呢?这倒不是贾小琏故意坑爹,实在是事出有因。小药瓶虽然很给力,但它也不是没缺点的,比如它挥发就需要时间,再比如它对处于剧痛中的人效果就不太明显,就像老皇帝现在的状况。

    但是小药瓶还是很给力的,虽然剧痛能使人清醒,但即便神智是清醒的,中药者也会浑身僵硬动弹不得,就跟被点了穴一样。所以,即便是老皇帝再想捏死赦大老爷,却连一根手指头也抬不起来。能说一句话提醒他的存在,已经耗尽老皇帝的全身力气。

    “皇上,您怎么样?”周老爷子狠狠瞪了坑货女婿一眼,着急忙慌地来到老皇帝身边,不着痕迹地挡在贾赦前面。谁较这货是琏儿的爹,为了外孙子老爷子也得保住他。当然,若是此时有闲,老爷子是真想好好揍这个坑货女婿一顿。吃什么长大的啊,点儿背成这样!

    周老爷子半跪在老皇帝身边,双手护住他的身体,细细地打量他是否受了损伤。老皇帝看着坐得板正,可靠近了看才发现,除了眼珠子和嘴还能动动,竟然跟瘫了似的僵在那里。他不知道这是小药瓶的后遗症,还是皇上被气狠了中风。但不管是哪样,都够他们翁婿俩喝一壶的。

    “皇上,您要撑住啊,后面还有许多事等着您处置。老臣也这么大岁数了,还等着百年后,能得个您亲赐的好谥号。皇上,您可不能偷这个懒啊。”不意外地得到个至尊白眼,周老爷子心里松了些,转过头向还傻跪在那儿的贾赦喝道:“混账东西,还不赶紧滚过来看看皇上要不要紧?”

    赦大老爷正沉浸在被儿子坑了的怨念之中,被老丈人一嗓子吼醒了,立刻回过神儿来。这个时候,可不能让老皇帝倒下。可是,他哪知道皇上要不要紧啊,他又不是太医。只好七手八脚地爬到老皇帝面前,把黑色小瓶在他鼻端一通乱晃。

    等老皇帝打了个喷嚏,果然就没那么僵了,也有力气瞪人了,但脸色仍然很不好。贾赦小心翼翼地察言观色,生怕自己一不小心把皇上的命玩掉了,更怕自己一家子的命被皇上惦记上。好在皇上虽然冷飕飕地盯了他一眼,倒也没打算立刻捏死他。

    也许……这是要秋后算账的意思?赦大老爷一面担忧,又一面庆幸,其实延期宣判也很好,至少还有个争取将功赎罪的机会。当然,心理煎熬是有的,但在贾赦身上体现得不明显。他心眼儿虽然很小,但心却很宽……混不吝的称号,不是谁都能有的。

    不过,这回的事闹得有点大啊!这一点赦大老爷还是有谱儿的,他这一只小药瓶祭出来,还不知道会引发多大的震荡呢。不停地脑补着日后的遭遇,他会被皇上认作怀不轨捏死吧;儿子会被皇上关在小黑屋里天天搓药丸吧,或者严刑拷打问出所有的药方;荣国府会被抄家灭族吧,不知道会不会诛九族啊……啧,若真是如此,他可对不起列祖列宗了呦。

    越想,贾赦的脸色就越惊恐,简直想要自己吓死自己。而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就是那个撞掉自己小药瓶的混蛋!只要一想到日后的悲惨境遇,赦大老爷就恨不得咬死那个混蛋。大家都是男人,男人干嘛还要占男人便宜!护个驾而已,至于还要对身边人挨挨蹭蹭么?!

    “皇上,您有没有觉得哪里不妥?”看老皇帝明显好多了,周老爷子松了口气,撑住他的身子,关切地问道。他扫了一眼躺平的‘尸体’们,特别是那些护卫在老皇帝周围的黑衣人,“皇上,是否将他们弄醒?您身边还是要有些护卫才好。”

    老皇帝也知道时间紧迫,大皇子和太子造反了,他们困在乾清宫,谁知道外面是个什么情形。而乾清宫里这些人,他也是不敢尽信的,就连身边的暗卫也一样。他没有错过,一名暗卫倒地时,眼中对他闪过的凶光。老皇帝摇摇头,道:“先带朕离开这里,走那边的密道。你来背朕。”

    密道?听到这俩字,赦大老爷就傻眼了。人都说知道的越多,死的就越快。他发现,自己就正狂奔在寻死的道路上。乾清宫的密道,是他一个不得圣心的老纨绔应该知道的么?皇上一定是打着,等一脱险就弄死他们翁婿的主意。正怨念四溢着,贾赦差点被老丈人一脚踹个那啥啃那啥。

    “还不快背上皇上,先离开此地再说。”皇上都点了名了,还不赶紧上前来表现。对于这个不靠谱儿的女婿,周老爷子实在忍不了了,直接就上脚踹了。他现在只指望着,皇上能看在贾赦出力颇多的份上,在过后网开一面,旁的都无所谓,至少别连累了自己的大外孙子才好。

    贾赦是个记取教训的人,在老丈人的帮助下,二话不说地背起老皇帝,然后顺着指点进了密道。他已经打定了主意,从现在开始他就是个聋哑人了。如果有必要,他也可以暂时戳瞎双眼。不过临走之前,赦大老爷又做了一件让人侧目的事——他打包了一只烤乳猪和一坛酒塞给周老爷子。

    密道里黑黝黝地,只在入口处有一颗拳头大的夜明珠,照亮方寸之地。周老爷子托着夜明珠在前面,贾赦就闷着头跟着那一点光亮走。密道里静悄悄的,除了脚步声就是呼吸声也能听得一清二楚。贾赦不自觉地就想放轻脚步,有点不敢打破这份可怕的安静。

    只是,他也是四十多岁的人了,平日里缺乏锻炼养尊处优地,背着个比他自己还要高壮的男人,没走多远就喘得不行。别说刻意放轻脚步了,能勉强跟上周老爷子的速度都不容易了。就这,背上的这位祖宗,还不停地催,“快一点,怎么这么慢,没吃饭么……”

    可不就是没吃饭,有谁参加宫宴是为了吃饭的?摆上桌的都是好东西,可没一样是热乎的,也就几块点心能垫垫肚子。而且,陪皇上吃饭,皇上动筷子了,他们才能动一动;皇上一放下筷子,他们就得跟着放下。能吃得饱才怪了!

    贾赦即便满腹抱怨,也不敢宣之于口,只能奋起余力咬着牙加快脚步。黑暗中没人能看见,老皇帝正脸色扭曲地呲着牙,也不知是因为心脏的痛苦,还是因为折磨赦大老爷的快意。如果让他自问自答,那就是兼而有之,他的心脏真的好痛,折腾贾赦也真的很泄愤。

    地下的密道很复杂,若没有老皇帝的指点,翁婿两个早就晕头转向了。黑暗中,贾赦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又是怎么七拐八绕的,总之在他乏力倒地之前,终于到达了目的地——一间不大的密室。密室布置得很完善,有床有几有椅,跟书房也差不多。

    “镇远侯,你即刻出宫,带着朕的信物去步兵统领衙门找吴维雍。你凭朕手谕,即刻封锁京城九门,率兵捉拿乱党余孽。方才你也在殿中,谁是乱党,卿当一清二楚。”老皇帝已书就一道手谕,并一块普普通通的玉牌交给周老爷子,郑重道:“老周,京城的安危,朕就交给你了。”

    “臣,必不辱命。”周老爷子单膝点地,接过手谕信物。临出发之前,又回头嘱咐道:“赦儿,你……保护好皇上。”老皇帝将贾赦单独留下,老爷子一点也不放心,可也没有办法,只能盼着坑货女婿能逢凶化吉,别把自己的小命儿弄没了。

    周老爷子离开后,老皇帝没管贾赦,又附身写了几张字条。然后不知道摸了摸哪里,就弹出一道机关,将字条放进机关里,再将之阖上。做完这一切,他才长舒一口气,缓缓地倒了下去。赦大老爷眼睁睁地看着皇帝摔倒,张大着嘴都忘了搭把手儿去扶。

    好半晌才癔症过来,手忙脚乱地把皇上扛到床上放好,急切地问:“皇上,您怎么了……”祖宗啊,万岁爷,您可不能这会儿出事啊,不然这孤男寡男的,臣可怎么说得清啊!您一闭眼万事大吉,臣的儿子可还没成亲呢,臣舍不得给您陪葬啊!!!

    他心里急得不行,却又不敢大声呼唤,更不敢擅自摇晃龙体,只好凑到老皇帝耳边不停絮叨。可是好半天老皇帝都没反应,脸色白得像纸,连呼吸都时断时续起来。贾赦摸了摸怀里的小瓷瓶,里面是贾琏给他的保命药丸。可掏出来之后,他又犹豫了。

    “怎么……舍不得给朕吃?”贾赦正踌躇不定着,老皇帝好像缓过这一阵了,忽然睁开眼问道。这已经是贾赦身上出现的第三个小药瓶了,老皇帝心里把皇宫的守卫痛骂一顿,冷眼盯着贾赦。

    皇上,不带这么吓人的!赦大老爷算是明白了,皇上是喜欢突然袭击了,这么突然来一嗓子一嗓子的,能吓死个人。刚才在乾清宫就是这样,现在还来这一招,真是……

    贾赦为难地解释道:“皇上,臣哪里是不舍得。只是,这是保命的东西,但也不是好东西。这是一剂虎狼之药,虽说现在能保住命,但日后恐……恐寿元不永。臣不敢擅自动用此药。”这个贾琏告诉过他,还特意再三地警告他,不是只剩下一口气了,就不许吃这个药。

    老皇帝闻言也沉默了,深深看了贾赦一眼,将药丸接过来吃掉。然后,安慰地拍拍赦大老爷的手,“朕这是心疾,此时身边没有太医,也没有应急的药物,想要救命,恐怕就要靠它了。你虽然莽撞了些,但心性不坏,朕记下你这救命献药之恩了。待一切事了,朕自有封赏。”

    被老皇上忽然而来的亲切吓住,贾赦僵硬地扯了扯嘴角。他也不求皇上能记什么救命之恩,更不求日后有什么封赏,只希望今日之后皇上能把他忘记,将他当成个屁一样,放了吧!现在就他一个听众,皇上就是说得再好听,谁知道他之后会不会翻脸无情。

    “现在,贾爱卿就先宽衣吧。”老皇帝服下药丸,心脏的抽痛就真的渐渐平息下来,他的精神也好了一些。他缓缓揉着心口处,眼睛像雷达一样扫视来贾赦一番,不能确定这厮身上还有没有别的小药瓶。

    宽宽宽……宽衣?赦大老爷震惊了,身体猛地后撤,一屁股就坐到了地上。没听说过皇上他老人家有这样的嗜好啊。而且,这种时候,不是应该紧张严肃起来的么?再而且,他一个年过不惑的半糟老头子,为什么会被提出这样的无礼要求啊!!!

    作者有话要说:总算码粗来了,晚了一些,请大家见谅。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红楼之再世为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苍白少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苍白少女并收藏红楼之再世为琏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