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红楼之再世为琏 > 第三四回老丈人亲手坑女婿东暖阁皇帝诉心声

第三四回老丈人亲手坑女婿东暖阁皇帝诉心声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贾赦自从领了内大臣之职,除了每天上朝之外,每隔一天都要值宿宫中。老皇帝偶尔想起来了,还会专门将他叫进宫,解解乏逗逗闷子什么的。这天贾赦是休沐在家,刚刚用了一顿美美的早饭,正打算好好赏玩一番皇上昨儿赐下的古扇,就被闯进来的岳父大人逮个正着,薅起来就往外走。

    逼宫事件之后,老皇帝再次启用了周老爷子,命他统领禁军,将护卫皇城的重任交托与他。老爷子挺不情愿,赋闲在家十来年的老胳膊老腿,再忙碌起来就怎么都不对劲儿。可他老人家又放心不下女婿、外孙,生怕一眼没盯住,这两个再闯下什么大祸来,只得硬着头皮上了。

    临近过年,今□□上也没什么大事,早早就散朝了。周老爷子正跟几位阁老坐在朝房闲聊,那气氛是相当轻松的。可忽然之间就风云变色了,乾清宫大总管李清火烧屁股一样跑进来,喘着大粗气地道:“快,皇上宣召,几位大人赶紧到东暖阁去。八百里快马急报,皇上已经掀了桌子。”

    几位阁老都是一惊,急忙边整理衣袍边探问道:“李总管,出了什么事?”这个时节,难道是关外的鞑子们又来打草谷?还是新近的逼宫案又有了新进展?这一次的事,就连他们这几个阁臣里面,已经栽了两个进去。难道还有人看不清形势,要一条道走到黑?

    李清缓了缓气息欲言又止,最终还是小声说道:“平安州急报,大皇子于五日前起兵造反,平安州过半州县已经沦陷。皇上看到急报便吐了血,一面命咱家来请大人们,一面已命人前去开棺验尸。估计……”李清没说下去,几位阁老已经明白了。大皇子竟然是诈死,本身早已离京去了。

    这事其实也没什么不能说的,他不说皇上找他们商量的也是这事。现在他提前交了些底,也能在这些重臣面前留点交情。而且,他也还有事要求人的。皇上气得吐血,掀桌子摔板凳的,还不准太一靠近。他这做奴才的是劝不住,也只能寻求外援了。

    “老侯爷,您请慢走一步,咱家还有事要跟您打个商量。”交代完前因,李清张望了一眼,拉住走在最后的周老爷子,作个揖求道:“荣王爷今日不当值,但皇上气得不轻,又不肯让太医看,咱家实在担心得很。求您去将王爷请进宫,王爷说的话,皇上常常还是能听进去的。”

    “没错啊,周老,皇上的身子要紧。咱们这些人,可都没有您女婿会说话儿。”几位阁老支着耳朵听他们说话,然后纷纷表示赞同,不约而同地催促。看样子皇上现在火大得很,他们完全就是在往枪尖上撞。中荣郡王最近在皇上面前比较有面子,拉来冲锋陷阵很合适。

    “这……”老爷子有些犹豫,他明白这群老小子的意思,怕被皇上迁怒,要找他女婿来顶缸。他自然是不愿意的,但是李清在这里求了,说的又是为了皇上的身体,让他也无法一口回绝。最近皇上对贾赦确实很宽容,可君心难测,谁知道他会不会忽然变脸啊。

    但是,老爷子自己心里也有点不托底。逼宫事件过去才一个来月,这大皇子又弄了个诈尸造反的事。那皇上的心情就……可想而知了。想到这,周老爷子也不由觉得,有女婿在前面顶着,果然会比较安全一些。而且,老丈人有事,女婿服其劳,这也是正理。

    于是,就有了赦大王爷书房里的一幕。他一头雾水地被老丈人扔到马上,顶着刺骨的寒风,鼻涕长流地被带进了皇宫。还在晕头转向之间,李清就已经像见了救星一样冲着暖阁高声通传,“回禀皇上,中荣郡王贾赦求见。”不光是他,跪在暖阁里的几位阁老也松了口气。

    听见老皇帝让他“滚进来”的声音,赦大王爷都快哭了,这都叫什么事儿啊!他明明很安分地呆在府里,怎么这些人还不忘了祸害他。明明跟他没关系的事情,干嘛非得让他直面皇上的怒火?明明他跟老丈人才是亲人,为什么还要这样助纣为虐,把他往火坑里推?!!

    感觉到女婿身上的深深怨念,老爷子也不禁尴尬地捋了捋须髯,瞪眼道:“看我做什么,皇上叫你,还不赶紧进去。”虽说是‘死道友不死贫道’,但这样坑害女婿,老爷子还是有些心虚的。不过谁让他家女婿讨皇上喜欢呢,这就叫能者多劳。嗯,就是这样!

    东暖阁里的气氛很沉闷,老皇帝阴沉着脸一言不发地坐在炕上,跟前儿已经被他祸害得一片狼藉了。几位阁老跪在离他不远的地方,面前的地面上躺了许多摔得乱七八糟的折子。当值伺候的小太监们都溜边儿跪着,抖着小肩膀,一副快哭了的样子。看来,皇上这是气炸了。

    一见贾赦进来,老皇帝锐利的眼神就扫过去。就这一眼,赦大王爷就忘了还有膝盖这种东西,麻溜儿地给跪了。反射性地磕着头,还要琢磨着话要怎么说。难道要说,听说您的大儿子没死,臣来给您贺喜;还是臣知道您被儿子伤了心,特来安慰?这样说,绝对会被杀掉吧!?

    好在老皇帝也没打算听他说,反而一摆手让旁人都退下。贾赦发誓,他听见了阁老们偷偷吐气的声音。还没等他抬头,平均年龄五十往上的老家伙们就已经连背影都没了。随着暖阁的门被最后离开的小太监关上,赦大王爷泪流满面。这么没有义气,还能不能守望互助地同朝为臣了啊?

    贾赦不敢动,生怕触怒了老皇帝。皇上虽然不会杀他,但折腾人的法子也很多,他应付不来。老皇帝也不说话,暖阁里一下子就静得可怕。但是,有些生理反应不是人能控制的,就比如这样:从寒冷的室外,来到烧着地龙、火炕的暖阁里,忽冷忽热之间,一个喷嚏就……喷薄而出了。

    老皇帝直接就被气笑了,他冷哼一声,“贾赦,你就是看朕气得还不够狠,专门来给朕添把火的是吧?你说说,朕怎么就碰上你这样的人了,跟你生不完的气。行啦,还傻跪着做什么,过来坐吧。赶紧收拾好自己,还等着朕伺候你不成?”

    笑了?笑了就好,贾赦暗暗松了口气,同时也忍不住翻白眼。早知道一个喷嚏能有这效果,他方才还忍什么,早早打出来也不用跪得膝盖疼。手忙脚乱地爬起来,乖乖做到老皇帝指定的位置,贾赦偷眼去看他。老皇帝的脸色很不好,唇角甚至还沾着一点血迹,他张嘴想劝。

    “放心吧,一口淤血而已,朕还死不了。”老皇帝摆摆手,堵住他的话。放松紧绷的身子,靠在枕上怅然道:“古人都说,儿女都是讨债的。朕知道朕不是个好父亲,也早做好还债跟赖账的准备。可事到临头了,朕才知道想什么都是空的,真碰上了才知道疼啊。”

    “大皇子的事,你已经知道了吧。他没死,仵作和太医去验了尸,死的是个替身,脸上有细动刀的痕迹,不仔细看不出来。身上的记号也是后弄上去的,不知底细的去看,谁也看不出端倪。朕早该知道的,老大不是个简单的,怎会毫不防着太子,那么容易就死了。”

    老皇帝似乎没打算听贾赦说话的意思,眼睛望着窗外的雪景,自顾自地说道:“你知道么,朕不怪他们造反。皇位,至高无上、唯我独尊,谁不想要?更可况,是他们这些本就有资格继承的皇子们。有本事把老子掀翻,那是儿子的本事,朕就是见了列祖列宗也有话说。”

    “太子,他的心太狠了,但却没有足够与之匹配的能力。他想将兄弟们一网打尽,却不想想就算成功了之后要如何收场?他若有李世民那样的能力也罢,却偏偏是个有勇无谋的。哼,真以为宗室能看着他弑兄杀弟之后坐稳皇位?还有老大,原以为他是个有脑子的,其实也是个笨蛋。”

    “朕知道他打的什么主意。当日太子逼宫成功了,他立刻就能举起靖难的大旗,打着为朕和弟弟们复仇的旗号,稳稳地拿下太子。若是太子不成功,也只需揭穿替身的身份,就能将罪过全推给太子。可是三十年了,他竟然都没弄清太子的性子有多狠。太子,根本就没打算让他活着啊。”

    “所以,替身死在了乾清宫,他自己也骑虎难下。出现吧,怕朕记恨将他暗中杀了;不出现吧,他又不甘心从此当个死人。到最后,也就有了平安州这一场可笑的叛乱。贾赦,朕不会杀太子,他是朕的儿子。但朕却不想放过大皇子,你知道为什么吗?”

    贾赦知道,皇上并不是想听他的答案,所以就安静地为他添上热茶。果然,老皇帝接着道:“你也是有儿子的人,但你一定不知道,儿子在自己面前被捅死,是个什么感觉。朕知道,朕痛,不是心疾的痛,是心痛。就是在今天之前,朕只要想起来儿子,还是觉得心痛。”

    他猛地坐直身体,脸色涨红眼神逼人,怒吼道:“可我他妈.的全白痛了!那畜生明明活得好好地,一点没想过他爹会不会伤心,会不会悲痛。一个月,一个月啊,一点风声都不漏啊……”老皇帝确实怒极了,连‘我’都出来了。大皇子诈尸,让他有一种强烈的,被儿子耍了的狼狈感。

    可见您做爹是有多失败!当然,这话贾赦也只敢在心里转转,面上却已经老泪纵横,一脸悲痛怜惜地看着老皇帝。誓要将自己的感同身受,传达给受伤害的皇上。弄了半天,发这么大火儿就是觉得自己被涮了丢人,您羞不羞啊?

    他还当什么事呢,不就是当回簸箕嘛。外面那几位阁老,还有我老丈人,还有李清那老小子,你们连这点小事都已经做不了,还好意思领那份俸禄么?!当然,赦大王爷不知道,垃圾桶其实也可以是一种高大上的功能,一般人是无法胜任的。

    老皇帝心里的憋屈发泄出来了,又觉得贾赦哭得实在滑稽,就又被逗笑了。踹了他一脚,扬声唤人进来收拾场地,又将阁老们叫进来议事,平安州的叛乱总还要派人去平定不是。

    中荣郡王果然非一般人啊!只见他进去没多大会儿,就能让皇上转怒为喜,真是简直了!阁老们纷纷向周老爷子挑大拇哥,您老挑女婿的眼光也是简直了,真是不服不行啊。周老爷子面上得意,心里却也纳闷儿。也不知道傻女婿都跟皇上说什么了,怎么就这么立竿见影?

    他们哪知道,赦大王爷从进了暖阁,连一个字也没说出来,全程保持沉默了。唯一发出的声音,就是那一声响亮的……喷嚏。

    作者有话要说:一不小心就晚了,请亲们原谅!

    话说,关于老皇帝和贾赦CP的问题,我也在犹豫。好多亲都觉得他俩可以有JQ的样子,但这个跟我最初的设定不太一样。所以现在我就在纯知己和老来伴之间徘徊,选择困难。

    另外,想为老皇帝给贾赦起个昵称,比如:老贾、老赦神马的,亲们有没有建议啊?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红楼之再世为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苍白少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苍白少女并收藏红楼之再世为琏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