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红楼之再世为琏 > 第五二回试药人卖兄求速死投孤注元春圆美梦

第五二回试药人卖兄求速死投孤注元春圆美梦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甄应珥明白,他往后的日子恐怕会很悲惨,甚至会丢掉性命。可是他却没想到,竟会惨到如此生不如死的地步。往日他总对贾赦的狗屎运羡慕嫉妒恨,可心中对这个不学无术的家伙总是不屑的。可他没想到,这位昔日的老纨绔竟会如此狠毒,那些让他痛不欲生的毒药竟全出自他手。

    自打昆仑到来,赦大王爷总算弄明白了每个小药瓶的效用,随即就把目光投向了被五花大绑的甄老二。写在纸面上的东西,总是不那么直观,还是在活人身上试验一番,才更能让人清晰明了。对于他的这个建议,老皇帝表示认可,他虽然上了些年纪,可好奇心还是保持得很好。

    于是,甄老二的苦日子就开始了。起先,他以为这些人对他用刑是为了口供,所以磕巴也不打地将堂兄卖了个彻底。可很快他就发现,人家根本就是为了用刑而用刑,他说与不说都是一个下场。牙都被敲掉了,就连求个速死都做不到,甄应珥已经绝望了。

    他现在已经对贾赦产生心理阴影了,只要看见贾赦那张笑出褶子的脸,就情不自禁地失禁。原先他还叫嚣着有本事就弄死我,现在就只会露出谄媚求饶的表情,只求贾赦能够高抬贵手,别在他身上试验那些效果稀奇古怪的药粉。可惜,赦大王爷从来都不善解人意,向来都爱无理取闹。

    “昆仑,还有那瓶药没试过,快拿来真二试试。”贾赦坐在圈椅里,兴奋地搓着手道:“真没想到这个真二还挺能支撑的,这么多药试下来,居然没疯也没傻。我记得上次琏儿弄回来那个采花贼,才试了不到这一半就傻了,真是没用。”

    看他这个兴奋的样子,昆仑就想摇头。自家世子还不到十八,就一副沉着稳重处变不惊的样子,怎么自家这位都要奔五十的王爷这么“童心未泯”?!不过昆仑也不拦着他,来前儿世子说了,只要王爷不把那位天掀了,不把自己玩出事,他爱咋咋地。

    得到了甄应珥的供词,老皇帝发现江南的情况比他了解到的还要恶劣。官商勾结,已经形成了一个庞大的关系网和利益集团。而参与其中的,已经不仅仅是江南一地的官绅,他们的触角已经深入了京城。他原还打算留些体面给他们,现在看来非得使雷霆手段不可了。

    甄应珥终于等到了期盼已久的死亡,几乎是含笑而终的。杀气腾腾的老皇帝,带着二不愣登的赦大王爷一路赶往江南。这一次,不管他再怎么耍赖打滚儿,也被老皇帝塞进马车里带走,向来欺软怕硬的荣王爷就蔫儿了。日夜兼程了多日之后,青山隐隐水迢迢的扬州城已经遥遥在望了……

    忠肃王府里,即将出府的贾女史元春也在琢磨着她的非常手段。当年参选的时候,她头上就插着一支不起眼的银簪儿,一直戴到现在都没舍得换。银簪儿是王夫人交给她的,材质样式都十分普通。唯一不同寻常的就是,这簪子是中空的,拧开之后里面放着的是一些药粉。

    不管是在宫里还是在王府,下药都不是件容易事,而且还很不好收场。给主子下药,着了道的主子可不是没脾气的,翻脸不认帐的还算好。万一遇到个脾气烈的,一碗药赐下来连命都要了。这也是贾元春一直没有动用此物的原因,若非此时被逼到了绝境,她也不会行此险招。

    当然,贾元春心里也有自己的盘算。她毕竟是中荣郡王的嫡亲侄女,王爷只要是碰了她,就一定得给她个名分,不然就是打了中荣王府的脸。虽然很不想承认,但大伯贾赦的确是比她那父亲给力多了。只要能够留在这府里,成了肃王爷的人,即便她一时不得宠,日后总还有出头的机会。

    只是,即便有了这个东西,怎么让肃王爷中招,还得好好筹划一番才是。以她如今在忠肃王府的处境,别说是给肃王爷下药了,就是想要近王爷的身都不可能。王爷轻易不到后院来,她们这些女眷又不准到前面去,她根本就没有接近王爷的机会。

    至于说什么送补汤、宵夜、点心什么的,肃王爷根本就不准后院往前面送东西。即便是肃王爷允许,有那么多侧妃侍妾在,也根本就轮不上她一个小小女史。还有什么花园巧遇的戏码,就更不可能了。王府有一前一后两个花园,前面的女眷不准进,后院的王爷根本就不踏足。

    为了这个,把贾元春愁得在床上辗转反侧、夜不能寐,思来想去也只有一个办法了。按规矩,被恩放出府的奴才,临走之前是要向主子们谢恩拜别的。像她这样的女眷,临出王府前就应该去给王妃磕头谢恩。可如今忠肃王府并没有正妃,倒是让她找到了理由。

    既然出府要谢恩,而王府又没有正主子,她自然就可以去求见忠肃王爷,以拜谢王爷恩典。再有,这几年在王府,肃王爷对她多有关照(那每顿的两盆菜),临行之前去给王爷磕个头道声谢,也是她的本分和心意不是?

    这是她唯一能接近肃王爷的机会,只要能成功接近王爷,她手中的东西就能发挥作用了。至于到时候王爷能不能见她,贾元春已经无暇去考虑了。她就像抓住了最后的救命稻草一样,拼命只往好的地方想,至于其他的那些可能,根本就全部忽略掉了。

    “贾女史想要过来磕头谢恩?”书房里,宇文祜正在灯下看奏折,听了海总管的回报抬起头来。他看了看时辰,伸个懒腰笑道:“她倒是会挑时辰,此时夜深人静的,正是发生点什么意外的好时候。看来,本王就不该给她三天时间,当时就该让琏弟将人带回去。”

    “去告诉她,本王没那个工夫。她的心意本王知道了,要磕头就在门外磕吧。”除了贾琏,他对其他人不感兴趣,对贾琏的堂姐更加不感兴趣。反正是磕个头而已,只要心意到了,在哪儿磕不是磕头呢。宇文祜可不想节外生枝,命老海去将人打发了。

    听到宇文祜不愿意接见她,贾元春只觉得眼前一黑险些栽倒,好在被抱琴眼疾手快地扶住。被抱琴掐了一下,贾元春才勉强从绝望中挣脱出来,在抱琴的搀扶下咬着牙向着宇文祜书房的放下磕了三个头。尼玛,磕头不是目的,她为的是见到人,在这儿磕有个屁用啊!

    “呵呵,你说她磕完了头没回房,反等在墙角的阴影里?她这是打算对本王围追堵截啊。”宇文祜的心态很好,直接将麻烦当成乐子看了,没有丝毫的不耐烦,“罢了,你不必去管她,派人去跟李侧妃说一声。本王既然把后院交给了她,就好好给本王管起来。”

    打着谢恩的旗号,也没能见到宇文祜,贾元春心灰意冷之际,也在盘算着怎么孤注一掷。从书房到王爷的寝殿,必会经过一处小径。打发了抱琴先回去之后,贾元春就小心翼翼地将自己藏在了阴影里。等一会儿王爷经过,她就撒了药粉……到了这个时候,她也不介意打个野战什么的。

    虽然已经打定主意,并且不停地为自己鼓劲儿,但贾元春毕竟还是个姑娘家,心中就别提有多紧张了。六月末的天气,即便是夜里也相当闷热,不一会儿汗水就打湿了发丝,面上细心描画的妆容糊成一团,丝质的宫装也粘在了身上。

    就在贾女史等得神情恍惚的时候,不远处有人影过来,听声音正是肃王爷的。贾元春的精神猛然亢奋起来,拔了两下才把银簪儿拿下来,顺带将自己的发髻拽得歪歪扭扭。不过,她此时也顾不上这个了,双手颤抖地将药粉倒在汗津津的手上,然后……她打了一个喷嚏。

    热感冒什么的,自古以来就是大杀器。

    当贾元春面色潮红、眉眼含chun地扑倒在自己脚下的时候,宇文祜不由得啼笑皆非。还记得,那年废太子和大皇子逼宫的时候,他老丈人就乌龙地放倒了整个乾清宫的人。难道一到用药就出乌龙,其实是贾家的作风?这给人下药反把自己坑了,是得多……那什么呢?!

    “找个空屋子,把她扔进去关一宿,明日直接赶出府去。”看到贾元春已经失去理智地一边往他身上爬,一边拉车自己的衣服,宇文祜一闪身离她远远的。他可是为了琏弟守身如玉的,若是被这女人碰了,岂不是坏了他的冰清玉洁之身,他还有何面目去见琏弟。

    对于这么执着于爬他床的女人,宇文祜摸了摸鼻子开始冒坏水儿,凑到老海耳边轻声吩咐了两句。然后,哈哈笑着走了。海总管无言地望着主子的背影消失,然后默默地一丝不苟地开始布置现场。他家主子只是赤子之心未泯而已,就是这样。

    第二天,贾元春清醒的时候,第一反应就是查看自己的身体。恩,身体很疲惫,白皙细嫩的肌肤上有着许多痕迹,还有……下半身的那个地方也有不适感。然后,她又急切地去看身下的床铺,丝被凌乱地落在地上,枕头胡乱地躺在一边,最重要的是……

    床单很凌乱,并且……贾元春看在床单上的各种痕迹,不禁羞红了脸。她一定是成功了!

    作者有话要说:关于越来越晚这件事……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红楼之再世为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苍白少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苍白少女并收藏红楼之再世为琏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