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红楼之再世为琏 > 第六二回抱头哭真是一家人邢夫人专职搞破坏(3/2

第六二回抱头哭真是一家人邢夫人专职搞破坏(3/2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贾政的拳头握了松松了握好几回,终于有了决定。他一咬牙,上前一步跪在史太君面前,“老太太,这孽障如今益发放肆了,不教训是不行的,儿子求您请家法。”以他对老太太的了解,她是绝舍不得打宝玉的,正好由她来驳回。让老太太来发话,也能堵了贾赦的嘴。

    而且,贾政心里对史太君也有气,觉得她辜负了自己的嘱托。当初,因为王夫人做出的那些事,他才会将儿子养在老太太身边,托她代为教养。可现在看看他娘给他交出一个什么孩子啊?空有个聪明脑子,却不好好读书,再加上小小年纪不学好,这样的孩子还能不能要了?

    一听要请家法,贾宝玉吓得一哆嗦,呜咽着唤了一声“老祖宗……”。他从小锦衣玉食,受过最重的惩罚就是被贾政发写大字而已,一听说要挨家法吓得肝儿都颤了,死命地往史太君怀里缩。这孩子心里也怨着呢,有这么个凶神恶煞的爹,这日子可怎么过啊。

    “请什么家法,宝玉年纪小,身子有这么弱,哪里经得住你的一顿板子。好好的孩子,不听话教他便是了,打坏了怎么办?”果然,史太君沉着脸斥了一声,抚了抚宝贝孙子惨白的圆脸,“说来也是我的错,疏于对宝玉的管教,愧对你们夫妇的嘱托了。你若要罚他,就先罚我吧。”

    她这样的话一出,贾政激动地痛哭流涕,跪行两步抱住老娘的腿失声痛哭。王夫人也是同样的做派,夫妻俩在这一刻心灵相通了,“老太太这样说,让我夫妻无地自容了,儿子承受不起啊。都是这孽障不争气,被人拐带坏了,怎关老太太的事……”说着,便磕头请罪不止。

    他们这一跪一哭一求,贾探春也跑过去有样学样。再加上原本就吓哭的贾宝玉,一家四口的悲声似乎引动了史太君的伤心处,老太太也开始哭天抹泪,顺着就说道:“宝玉是我看着长大的,他什么样我还能不知道?若是没人拐带,他怎会做出这荒唐事……”

    贾琏一手揽着三儿贾琮,一手搁在茶几上支着下巴,冷眼看着哭作一团的人们。心中感叹:看看,人家这才是一家人啊。他又扭脸看看自家的那几个,便宜爹端着茶当看戏,邢夫人遮着嘴角偷笑,迎春搂着两个妹妹安慰,贾小琮大眼转转不知在打什么坏主意。好吧,俺们也是一家人!

    这人一哭就喜欢有人来劝,有人劝了才能持续不断地哭下去。不然,自己干哭没人理,哭着哭着也就没意思了。那边抱头痛哭的几个,除了真的吓坏了的贾宝玉,都处于哭得没意思却没人来劝的状态。没人劝,他们就不好意思收声;不收声,可已经挤不出眼泪了,咋办?

    要不就说呢,大房的人就是没眼色!一个个就知道干看着,难道就不知道劝两句,给他们个台阶下?!结果他们在这儿哭得难受,人家几口却跟看戏似的,就差叫声好儿了。不过这种情况遇得多了,脸皮也练出来了,史太君率先止住哭声,用帕子摸了摸眼泪。

    “好了,今天是给林丫头接风的日子,看看你们都成了什么样子,快都回去收拾收拾吧。”史太君转哭为笑,替贾宝玉擦了擦脸,又找到林黛玉的位置向她招招手,“玉儿快过来拜见你的两个舅舅,还有这个是你没见过的,他是你二表哥宝玉,快来认认人。”

    大房的人能够将方才的场面当成是看戏,初来乍到的林妹妹就没那么淡定了。这是什么人家啊?母亲不是说外祖家最重礼仪规矩的么?不是说贾家虽然出身勋贵却以诗书传家么?不是说宝玉表哥人品贵重聪颖不凡么?这怎么一点也对不上号呢?小丫头已经快傻掉了,被叫都没应声。

    还是迎春轻推了推她,才小心翼翼地走出角落,但离着史太君他们一两米就站定。她实在不敢靠太近,生怕外祖母他们忽然又出什么状况,再将她牵连进去。说实话,这姑娘是有一点小小洁癖的,对于抱头痛哭、涕泪横流的场面有一点不忍直视,更加不敢靠近。

    “黛玉就安心在府上住下,平日里跟姐妹们上上学,也算是个伴儿。若有什么需要的,就只管找你舅母,别跟她客气。”贾赦使个眼色,邢夫人便赶紧扶起黛玉拉到自己身边,“王爷听说你要来,早早就让我给你安排院子,就在你迎姐姐的隔壁,等会儿让她带你去看。”

    史太君因为这个院子,还跟她起过争执,说什么不用特意准备院子,先把人安置在碧纱橱里,等过了冬再说。合着火急火燎地让人家姑娘过来,却连院子也不给人准备,这是什么待客之道?再说,她那碧纱橱里不还住着个贾宝玉,人家姑娘还怎么住?名声还要不要了?

    邢夫人根本就没理史太君,她说她的,自己自顾自地命人收拾了迎春隔壁的院子出来。她看出来老太太打得什么主意,可却没有成全的意思。倒不是邢夫人有别的打算,而是她已经习惯跟老太太做对了,纯粹是为了反对而反对,为了破坏而破坏。

    “谢大舅舅、大舅母。”林黛玉那时见过贾赦,心中对这个舅舅还有印象,自然就觉得亲切一些。而且比起外祖母和二舅舅一家,大舅舅一家人明显正常得多,让她不由自主有了可以依赖的感觉。她方才还生怕外祖母要将她留在这院子里,还好大舅舅早有安排。

    贾政和王夫人去换衣裳了,贾宝玉见有新妹妹来就赖着没走,好奇地上下打量着。要不说这人是个情种呢,方才还吓得要死要活,又为可人担心害怕,这会儿就又有了赏花的心思。他扯了扯史太君的袖子,破涕为笑地说:“老祖宗,这个妹妹我是见过的。”

    林黛玉被这话吓得一哆嗦,脸色登时就变了,不自觉地往贾赦身后缩。接着,又听那登徒子洋洋得意地说了一通狗屁不通的解释,而外祖母不但不驳斥他,还跟他说笑……林黛玉简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她只有一个念头:她要回家,这个地方太可怕了!

    蹬鼻子上脸,一向是贾宝玉的拿手好戏。见新妹妹不理他,他偏爱往前凑,又问人家有没有字,闹着要显摆一回,给人家送个字。还是没人搭理他,人家便自说自话地送了“颦颦”二字,表情相当得意。结果,就听见奶声奶气地一句,“贫,贫你妹!”

    “噗……”是他教出来的孩子,贾琏憋不住笑了,刮了下三儿的鼻尖,才向着贾宝玉淡淡道:“表字意义非凡,并不是谁都能起的。想要为二品大员的嫡女起表字,就连你父亲都没资格,宝玉不要再闹笑话了。林表妹不要介意,这孩子不懂事,等会儿他父母来了,再让他给你赔罪吧。”

    女子的表字,不是由父母来取,便是取自最亲密的人。林黛玉年纪还小,贾琏点出来她才知道贾宝玉方才的话有多不妥,隐隐就红了眼眶。女孩子的名誉有多重要,他怎么就能这样眼也不眨地败坏她呢?!她才来贾府一日,这人就屡次招惹她,实在让人厌恶得很。

    对于贾琏的说法,贾宝玉虽然不敢驳斥,却也能看出他的不以为意。那些规矩礼法,不过是为了束缚庸人,却偏偏被庸人们奉做圭臬。琏二哥那样一副清俊潇洒的好相貌,却偏偏迂腐地奉守着这些条条框框,简直白瞎了这副美皮囊。当然,这话他也只敢心里想想,是绝不敢说出来的。

    要说贾琏其实也没怎么过他,可贾宝玉偏偏最怕的就是这个堂哥。就像有时候明明看着琏二哥在笑,可他就是吓得汗毛都竖起来了。就连他爹贾政,被惧怕的程度都要排在贾琏后面。这不贾琏一说话,贾宝玉就往史太君后面缩,一副恨不得把自己藏起来的样子。

    “行了,宝玉也是好意,看见林丫头太高兴罢了,哪有那么严重。”史太君自然是要护着宝贝孙子的,揽住贾宝玉安抚地拍了拍,又慈祥地冲林黛玉笑道:“林丫头这一路过来也该累了,先安顿下来歇歇吧。等晚上到我这里来,再给你摆宴接风洗尘。”

    “你身边的下人,初来乍到地恐怕是一时不中用。这样,鹦哥,你日后就跟着林丫头,要好好伺候,不得有一丝懈怠,知道么?过去拜见主子吧。”史太君在自己的二等丫鬟里面扫了两眼,点出一个来吩咐邢夫人道:“给她提到一等上,月钱仍从我的账上出。”

    “还是老太太想的周道,我是什么都想到了,就是忘了安排得力的人手。”邢夫人一拍大腿,笑道:“只是这都是该我张罗的,怎能让老太太破费呢?这样,我看这丫头服侍表姑娘就很好,月钱就从公中出吧。表姑娘先把人带回去,等我把她的身契找出来,再让人给你送去。”

    光送人不给卖身契,那是哪门子送法,不过是安插人手的手段,欺负人家小姑娘不懂罢了。邢夫人跟史太君作对惯了,习惯性地就拆她的台,特特把鹦哥的卖身契提出来,就为了打史太君的脸。果然,听她这么一说,史太君就耷拉了嘴角,冷冷地瞟了邢氏一眼。

    林黛玉几乎是心力交瘁地出了荣庆堂,她幻想过许多外祖家的样子,却从没想过刚一到来就遇上这么许多事。而且,外祖家跟她以前听说过的都不一样。这样的一个环境,这样的一群人,让她没有信心能够长久地呆下去。好在……大舅舅一家看上去还算正常。呵,这真是个喜讯。

    “林妹妹,我们陪你过去。”林黛玉刚出来,后面迎春就带着惜春和贾琮追出来。屋里面宝玉在缠着老太太撒娇打滚,探春在旁边凑趣儿,她们呆着也没什么意思,倒不如跟新朋友在一处玩。而且,迎春觉得新妹妹有些受惊吓了,她得去给妹妹稳稳神儿才行。

    贾琏看了场戏,也伸着懒腰跟便宜爹从上房出来。贾赦边走边问他,“你现在去哪儿?进宫,还是回去歇息?”照他对儿子的了解,此时应该心急火燎地直奔皇宫而去。

    “您说呢,要不咱爷俩一块?”

    作者有话要说:内容以替换,给大家增加的麻烦,请包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红楼之再世为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苍白少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苍白少女并收藏红楼之再世为琏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