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红楼之再世为琏 > 第六五回话喜事处处皆碰壁遭觊觎文兄很生气

第六五回话喜事处处皆碰壁遭觊觎文兄很生气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你道王夫人为何能底气十足,一口答应王子腾的条件?原来,她自认了解男人的劣根性,就没有个不贪花好色的,凭白送上一个美人儿,哪还有不笑纳的?于是,她自觉女儿婚事有了着落,兴冲冲地回了荣府,然后直奔荣庆堂而来。这也是她还有点自知,明白自己在大房没什么说话的份。

    上房里给史太君请了安,王夫人把她在王家的事情一一说了,然后便喜气洋洋地道:“老太太,凤哥儿那事已经过了好几年,早已经淡了,您看是不是尽快安排下去。她当年的行止虽然有些不妥,可那时到底年幼,现在万万是不会了。而且,那孩子颜色好,做个妾侍也不亏待了琏儿。”

    史太君这段日子也在琢磨贾元春的亲事,在发愁之余也想了许多办法。以元春现在的情况,高嫁是不可能了,就连门户相当的人家也寻摸不着。史太君就把目光放在了寒门士子和外放官员之间,这些人要么要依靠贾家的权势,要么是不了解元春的名声,应当不会嫌弃她。

    没想到她还正挑着呢,王夫人给了她个“惊喜”。这女人居然异想天开,想要把元春嫁到王家去,她真当王子腾是她哥,就不会跟她翻脸了么?!王仁虽不是王子腾亲生,可却是王家嫡系这一代唯一的男丁,日后要做家主的存在。他的媳妇,那是要做王家宗妇的啊。

    这蠢女人到底是怎么想的?把自己名誉有瑕疵的女儿嫁到娘家,嫁给未来可能要做家主的侄儿,这得是要把王家得罪得多狠?史太君自己有个郡王儿子在,自然是不惧王子腾的,老大再不听她的,可总不会看着她吃亏。可是老二一家呢?老大对他们可没什么情谊,会护着他们才怪。

    还有王子腾的那什么条件,明显就是给王氏出难题,让她知难而退的。可这女人呢?居然大包大揽了下来,现在还准备撺掇着自己出头,去跟老大父子说道。这会儿,她倒是挺明白的!史太君揉着抽搐的额角,实在不想跟这个蠢媳妇说话。当年看着也是个精明的,咋就成这样了呢?!

    “这些事就不用你操心了,且回去吃斋念佛歇着吧。琏儿身边的事,不是你这个婶子能插手的,日后不要再让我听见你提。至于元春的亲事,我也自有主张,到时候自会跟政儿商议。”史太君沉着脸摆手,示意丫鬟们赶紧把这蠢货拉出去,省得让她看见了心烦。

    王夫人一听就不乐意了,可又不敢表现出来,还得假笑着讨好,“老太太说得哪里话,即便琏儿的事不说,可元春是我的亲闺女,她的亲事我怎能不操心?您的年纪也大了,我们这做晚辈的也不能什么事都劳动您老人家。而且,贾王两家联姻,我不出面操持还能靠谁呢?”

    “王氏,你想作死别拖累了我的宝玉。老大父子是什么性子,你还没见识过?自从十年前起,你什么时候在人家身上占过便宜,怎么就是学不乖呢?我明告诉你,王熙凤进不了贾家的门,别说嫡子贾琏,就是庶子旁支也看不上她。还有元春,她的婚事自有我做主,你回去吧。”

    史太君板着脸掀了掀眼皮,说出来的话刀子一样戳着王夫人。她实在是烦了这女人,没眼色没脸皮没脑子,整一个三无产品。史太君不禁感叹,她当年到底是什么眼光,才能替宝贝小儿子挑了这么一个蠢货。可惜这都几十年了,为了宝玉肠子都悔青也不能休了她,只能忍了。

    凭什么?!王夫人霍地站起来,瞪着眼睛张着嘴,拳头握得死紧指甲都陷进肉里。她想大声嘶喊出来,却硬是把声音咽进喉咙里,噎得自己翻白眼。她不敢,不敢跟这老东西翻脸。史太君只是一个冷眼扫过来,她全身的气势便全泄了,脸色惨白地退出上房。

    等回到梨香院,她想找贾政诉诉苦,顺便把自己的打算跟丈夫提提。派人去请时,贾政正在赵姨娘房里,根本就不愿意理她,只说已经歇下了,有事明日再说。王夫人又气得心肝儿疼,可却什么办法也无。她现在的存在感、话语权实在不强,也就能管管身边儿的几个人。

    回到自己房里,歪在榻上气了半晌,这女人还是不甘心。咬着牙挣扎起来,带着人往荣禧堂去。既然那个老不死的不出面,还不准她插手元儿的婚事,那就别怪她先下手为强了。邢氏那女人是个好糊弄的,只要她答应了,那就是父母之命,贾琏也不能反驳的。

    “你说谁?二太太?”邢夫人都已经准备歇下了,听说王氏那女人过来了,还愣了一下。自从她当了王妃,不到万不得已,那女人根本不往自己跟前儿凑。这三更半夜的,怎么就找上门来了?无事不登三宝殿,恐怕这是求人来了呢。邢夫人理了理鬓角,“快叫弟妹进来吧。”

    王夫人在门口被拦着等了一会儿,心里有点不痛快。当年,这地方还是她的呢,凭什么拦着她不让进?等进了门,就看见邢氏大咧咧坐在那儿端着杯茶,也不起来迎接,简直相当无礼。王夫人撇撇嘴,让自己不要跟这小家子气的女人计较,笑着道:“我来给嫂子道喜了。”

    “这大半夜的,何喜之有啊?”邢夫人被她弄得皱眉,不明白她什么意思。难道是府上出了什么事,自己竟然是不知道的?不可能啊,王爷跟她虽然无甚感情,可还是相当给体面的,有什么事并不瞒她。若是她都不知道的事情,王氏这样的又怎么可能知道?

    “还不是琏儿,他的年纪也不小了,亲事还没个着落。我这当二婶的,别提多心疼他这没娘的孩子了。”王夫人撇邢夫人一眼,就差明说她对继子不好了,“今日我娘家大嫂过生日,我顺便跟大哥提了提,可不就提出一桩喜事来。嫂子可还记得凤哥儿,给琏儿做个妾侍可不好?”

    “好什么好?弟妹,你今日下马车的时候,是不是头先着地的啊?”邢夫人的嘴也不饶人,她啪地一顿茶杯,冷冷地道:“我们琏儿是什么人,你那侄女又是个什么东西,也配提起来。今儿这事是只让我听见了,若是让我们王爷听见,哼……”抽不死你!

    “当年你侄女在府上闹出来的丑事,你这脑子不好的能忘记,旁人可不会这样没脑。哼,踩了王府的门槛我都嫌脏,还想贴到琏儿身上,作你的春秋大梦。王爷早就说过,琏儿的婚事有上皇做主,就连王爷都做不了主,更别说旁人了。弟妹,你还是多操心你那好闺女吧。”

    邢夫人指着王夫人的鼻子骂了一通,本就不错的心情益发飞扬起来。果然,曾经压制自己的宿敌,现在只能乖乖地被自己骂,这种感觉简直不能再痛快了。骂到后来,邢夫人的嘴角的扬起来了,缓了口气恢复王妃应有的雍容,道:“来人,送客。”

    再次铩羽而归,并且是被骂得狗血淋头地落荒而逃,王夫人气得嗓子眼腥甜。还没走到梨香院门口,一口血就喷出来,接着就两眼一黑人事不知了。下人们一下就乱了起来,抬人的、请大夫的、报信儿的……跑作一团。可从贾母到贾政,连一个主子也没露面。

    贾琏知道来龙去脉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进宫之后,把这当成笑话讲给宇文祜听。红楼世界里,王夫人绝不应该是这种病急乱投医的人物,也绝不会办出这么多没头没脸的事情。看现在可能是人生太不顺利,也可能是受到的刺激太过,竟变成了这样一个极品。简直神奇!

    他这边觉得可笑,宇文祜可就高兴不起来了。他家琏弟明明都已经有主了,老王家竟然还敢肖想他?竟然还妄想着把个行为不检的女人塞给琏弟,简直不可原谅。王子腾果然是太闲了么?堂堂京营节度使,整日不干正事光做白日梦,这还能不能带兵了?

    还有那个王氏,贾元春就是她教导出来的,可见也不是什么好的。本身自己手脚就不干净,教的女儿也是个放.浪的,竟然还敢干涉琏儿的事,她怎么不去死?!还有那个贾政,一家之主是怎么当的?老婆、闺女没一个像话的,一家不扫何以扫天下?

    新皇陛下很愤怒,后果当然也是也别严重的。至少,原本笑嘻嘻的贾小琏就被按在榻上,狠狠地疼爱了一整天。这算是无妄之灾,但其他倒霉的就是罪有应得了。

    贾政自从几年前被罚在家思过之后,就再也没能重返朝堂。虽然顶着从五品员外郎的头衔,却整日无所事事。所以,圣旨猛然落到他头上的时候,政二老爷还以为自己要复职了呢,简直惊喜交加。可惜,梦想总会被现实打击,政老二这回彻底倒掉了。

    先是被圣旨痛斥了一通治家不严,只训了差不多两刻钟,才给出处理结果。从五品的官职被抹掉了,甚至连日后起复的机会也无,直接终生不得入仕了。直到传旨太监走了,政老二还愣怔地跪在那儿,久久不知道爬起来。这到底是怎么?皇上怎么就忽然想起他来了?

    王子腾也很倒霉,接完圣旨简直就想吐血。他京营节度使做得好好的,眼看着再熬两年还能往上升一升,外放做个封疆大吏什么的。如果运气好,说不定还能混个爵位传家。自家侄儿不是个当官的材料,有个爵位在,日后也能保住这份家业。可现在,全都被蠢妹妹毁了!

    九省统制,奉旨巡边!说起来好像很牛气的样子,可王子腾对着圣旨只想哭。为什么?他资历不够啊!边军的将领,那都是军功赫赫之辈,不但个个品级不低,而且头上都顶着不小的爵位。

    再看看他呢?说得好听是个钦差,却明令他不准插手当地军政事务,只有专折密奏的权利。这是啥?不就是个打小报告的嘛。顶着这样人见人嫌的身份巡边,哪个边将能欢迎他?昨儿还好好的,今儿就遭了这样的对待,王子腾还能不知道是为什么?

    人都说,儿女都是来讨债的。这其实没什么,谁让儿女都是自己骨血化出来的呢。可到他这儿怎么就全变了?他的两个女儿,一个比一个听话乖巧,惹人爱得不行。可怎么就摊上了个来讨债的妹妹呢?王大妞,你这么坑哥,咱爹娘造么?!!

    义愤填膺之下,王大人揣着族谱就冲向荣王府。这样的妹妹不能要了,再让她坑下去,他这个当哥的除了死,就没别的路可走了。他已经等不及开祠堂了,一定要当着贾家人的面,跟这个坑货妹妹断绝关系。这不光是摘干净自己,也是向荣郡王父子表态,哥再也不理会王氏了。

    丈夫的官职没了,日后也再无为官的希望;自己的诰命也没了,还被罚每日抄写女戒女则十遍;赵姨娘被抬为贵妾,特准不用侍奉她……还没等这些打击过去,王夫人就被自家哥哥的决裂击中,她再也坚持不住地倒下了。即便再昏迷之中,她也在呓语着,“为什么……”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红楼之再世为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苍白少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苍白少女并收藏红楼之再世为琏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