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红楼之再世为琏 > 第六九回落差悬殊芳心萌动金玉良缘实非所愿

第六九回落差悬殊芳心萌动金玉良缘实非所愿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薛宝钗来到贾家之后,贾琏特意去看了一眼,果然是个珠圆玉润的人儿。十三四岁的姑娘,坐在那儿稳稳当当的,虽是出身商户,却很有一番大家闺秀的气度。这姑娘除了出身差些,和官家小姐倒也没什么不如的。而且,单要说那张脸盘儿的话,还胜过许多人。

    往常在家时,薛宝钗便已经觉得自家豪富,不同于一般世家,心中颇为骄傲。可等到了京城,进了这荣王府,她才知道自家的排场实在算不得什么。勋贵世家和商人世家在底蕴上的差别,让她暗中自惭形秽。可面上却丝毫不敢露怯,越发拿出端庄稳重的架子,生怕被人看低了去。

    在几个年龄相近的姊妹之间,以她的年纪最大,便不知不觉地摆出大姐的款儿来。一方面是寻求他人的重视,一方面也是追求一种诡异的满足感。但这样接触几日下来,薛宝钗便发现事情不太顺利,她现在基本上已经无人理会了。除了探春之外,姐妹们谈笑的时候,往往就不带着她。

    说来也是,贾迎春是王府独女,上皇亲封的郡君,一个商家女妄想在她面前拿大,她虽性子平和话不多,可也不会给好脸子;林黛玉乃是二品大员的嫡女,荣郡王的亲外甥女,性子又有些清高自赏,能将一个认不清身份的商女放在眼里才怪。剩下一个惜春,那也是宁国府贾珍的亲妹妹,年纪又还小,自然是看姐姐们怎么做,她便跟着学。

    就连贾探春,那也不是心甘情愿的。若非有嫡母在那儿看着,她也不愿意搭理薛宝钗。凭白做出一副落落大方、财大气粗的样子给谁看呢?这府里面,哪一个不比她这出身商家的高贵些儿,偏就她要显出自己来。可奈何嫡母看重她,探春也只好与之交好。

    薛宝钗的到来,最高兴的要数贾宝玉了。前几年,家里来了个天仙一样的林妹妹,喜得他抓心挠肝得不能自已。可很快他就郁闷了,林妹妹对他从来都不假辞色,更是根本就不让他进房门。平日里说句话吧,也是什么礼教大防,实在是没趣得很。可即便这样,他也总是忍不住要凑上去讨好。

    不过这样伏低做小久了,他实在是有些心累。正是这时候,忽然又来了一个面若牡丹的宝姐姐,怎不让他喜不自胜。而且更难得的是,这位姐姐对他十分亲切,说说笑笑都不介意之外,偶尔挨挨蹭蹭的也只是笑而不语。这一下,贾宝玉算是到天堂了,连林黛玉都丢开了不少。

    薛姨妈是在住进荣王府后才知道,自家姐姐在这府上过得并不好,险些一家子都被撵了出去。而且,姐夫贾政已经成了白身,连带的姐姐的诰命也丢了。还有,姐姐往年信里常常夸赞的大女儿元春,到现在都没能嫁出去,整日关在院子里说是病了不让见人,可指不定是出了什么差错呢。

    盘算着自己打探到的消息,薛姨妈一边忧心忡忡着,一边又忍不住地心花怒放。她跟姐姐是嫡亲的姐妹俩,在闺中时都是一样的吃穿用度,可到了嫁人的时候,差距就显出来了。姐姐嫁到了国公门第,而她却沦落到商户家里,薛家虽说也是世家,可只一个“商”字就低人几头。

    当初她心里也不忿过,可为了丈夫还要讨好兄姐,早早就存了怨怼。而且,她觉得姐姐言语间虽然不显,却有种高高在上的意味。这也许是她想多了,但这种感觉就是挥之不去。现在见到这个姐姐倒霉,即便知道不该,可薛姨妈还是忍不住要幸灾乐祸。总算出了一口闷气!

    现在,每每看着姐姐在自己面前装模作样,薛姨妈就觉得可乐得很。她也不揭穿开来,由着王夫人各种出洋相,省得日后没有笑话看。只不过,她到底对这个姐姐留了心眼儿,聊天取乐忆往昔没问题,但只要一说到实质性的问题,比如银子,就立刻扯开话题避而不谈,或拉着她诉苦。

    王夫人现在是心急吃肉,却找不到地方下嘴,心里那个郁闷就别提了。她一狠心,万分不舍地拿出了杀手锏,拉着薛姨妈的手感叹,“一转眼,孩子们都这么大了,咱们也都老了呢。宝丫头如今也快十四了吧,可有给她相看人家?若是有什么要帮忙的,你只管跟我说。”

    “唉,可不是的。我原打算送宝钗进宫去拼个前程,可几年也没听宫里提起选秀的事来,恐怕是不成的了。以往在金陵,也找不到个门当户对的,我都要愁死了。现在进了京,正应该好好相看几个合适的。姐姐这边若是有合适的,还要为我牵牵线才是。”

    薛姨妈这话倒没说虚的,是真的为宝钗的亲事着急。皇宫迟迟不开选秀,大选小选一应俱无,就封死了宝钗进宫的路。女儿家的年纪耽误不起,十四岁若是还没订好人家,已经算迟的了。她新进京,往日的人脉都散了,兄嫂不在京城也靠不上,也唯有这个姐姐死马当活马医了。

    其实她更想求的是荣王妃,若是王妃能为宝钗说门好亲事,那才叫体面呢。不过,她也知道,贾家两房间的关系挺降,她这个二房的亲戚还是不要往人家跟前儿凑合才是。不过,她也叮嘱了女儿,尽量多跟王妃亲近些,若能讨了王妃的喜欢,总有些好处的。

    王夫人闻言一笑,欢喜地拍手道:“你这一说,我这里还真有个好的呢。妹妹,你觉得……我那个宝玉如何?不是我自夸啊,宝玉虽比钗儿小两岁,可却是个聪明伶俐有造化的。小小年纪,在诗词文章上便颇有灵性,日后的前程不可限量啊。”这还不是自夸?都要夸出花儿来了。

    “当初我生他的时候,这孩子嘴里可是衔了块美玉出来呢,上面还有那许多的自己。这样的造化,可再没听说过谁有的。妹妹,也就是咱们两家亲,咱们又是亲姐妹,我又这样喜欢宝钗,不然可不会这么早为宝玉定下来。小时候有和尚给他算过,说是不能早早婚配呢。”

    越说越兴奋的王夫人,根本没注意到薛姨妈的脸都气得涨红了,仍旧说着,“那日,我瞧着钗儿脖子上挂了块金锁片,听宝玉说上面也有许多字迹,跟他那玉上面的正对着。你说说,竟会有这么巧的事情,可见他们就是天生一对,多好的金玉良缘……”

    “姐姐,”薛姨妈的声音有些尖锐,急切地打断王夫人歪歪,强笑一声道:“姐姐莫再说笑了,宝玉的造化太大,我们是不敢高攀的。还有,女儿家的闺誉事关重大,那什么金玉良缘的话儿,也请姐姐再不要说了。坐了这么久我也乏了,姐姐这就回吧。”

    被一直看不起的妹妹下逐客令,会是什么心情?一直引以为傲的儿子被弃如敝履,会是什么心情?本以为自降身份的亲事被人家严词拒绝,会是什么心情?王夫人僵硬在那儿,一口白牙把嘴唇都咬破了,就像咬的是薛姨妈一样。看着妹妹走开的身影,王夫人的眼神阴暗下来。

    其实,薛姨妈胸中也是一腔愤懑。贾宝玉是个什么材料,来王府这些日子了,她还能不清楚?十一二的少年了,不说用功读书上进,却扔厮混在内帷,追着些姐姐妹妹的跑。听说,他还是个惯爱调脂弄粉的,磨出的胭脂膏子比外面卖的都精细。可这世家公子,哪有学这门手艺的?!

    什么金玉良缘,什么有大造化,信了她的才有鬼!薛姨妈气冲冲地出来,就去找女儿宝钗想要发发牢骚。谁知一进门,就瞅见贾宝玉握着女儿的手臂,满脸痴迷地抽动鼻子,口里还含混地嘟囔着什么“好香……”。此情此景,好悬没让薛姨妈眼前一黑背过气去。

    “钗儿!”她提高音量唤了女儿一声,惊得两个凑在一起的小儿女登时弹开,才冷着脸缓了缓语气,“这会儿已经快到传膳的时候了,宝玉还是快些回去,不然老太太找不见你,恐怕是会着急的。莺儿,快不给他穿戴齐整了,命人好生送回去。”

    贾宝玉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但也看得出姨妈的脸色不对,只好跟宝姐姐交换个眼神,乖乖地回荣庆堂去了。薛姨妈等看不见他了,才转过身来瞪着女儿,“钗儿,你已经是大姑娘了,怎能跟个小子如此亲近,名声还要不要了?我正替你相看人家,若是让人看见方才那样,可怎得了?”

    薛宝钗从来没被这样说教过,登时就红了眼眶,默默地低着头不语。她再怎么表现得端庄稳重,也不说是个十三四的小姑娘,正是对男女之情充满好奇和憧憬的时候。贾宝玉出现地正是时候,再加上那副皮囊确实好看,嘴又甜会哄人,心中自然就存了亲近的意思。

    “儿啊,咱们来到这王府也有日子了,难道你还看不明白情势?你姨妈一家已经彻底栽了,这荣府早没有他们立足之地了。若是那宝玉是个上进的,我也不拦着你,可他是那能成材的么?自打咱们来了,你见他上过几日学堂?每日不是在荣庆堂厮混,就是跟丫鬟们玩闹,成什么样子?”

    她越说越气,一把拽住宝钗的金锁,“就是这个倒霉的金锁惹祸,以后不准再带了。什么金玉良缘,都是放屁的。方才你姨妈还在跟我提你跟贾宝玉的亲事,已经被我一口拒绝。你日后多跟王妃,跟几位姑娘亲近些,莫再理会那贾宝玉,听见没?”

    薛姨妈其实并不是个有主见的女人,若王夫人仍是荣府的当家人,贾政一家仍住在荣禧堂,那这门亲事她可巴不得呢。但现在的情况是,王夫人的处境狼狈得很,贾政也成了个不得入仕的白身,一家人偏居在王府的一处小小院落里。这样的贾宝玉,看起来就相当不诱人了。

    “是,我都听妈的。”薛宝钗投进她娘怀里,想想也觉得母亲说得有理。之前她觉得,宝玉虽说现在不怎么用功,是年纪小的缘故,不过他脑子聪明,一旦开了窍学业上的进境定然一日千里。不过母亲说的也是,把这样渺茫的希望寄托在宝玉身上,实在有些冒险了。

    母女两个抱在一块,又互相交换了下各自了解到的情报,直到薛蟠兴高采烈地回来。

    作者有话要说:我是勤奋的三更君!!!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红楼之再世为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苍白少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苍白少女并收藏红楼之再世为琏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