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红楼之再世为琏 > 第七五回

第七五回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儿子的下半辈子不能人.道了,孙子的眼睛直勾勾的不会认人了……史太君心中的恨,简直三江五海都洗刷不尽。人怎么能这么狠毒,对自己的亲人也下此狠手?!心里想的多了,她就真将贾赦、贾琏当成了凶手,反忘记了自己眼眶上那一拳,到底是出自谁手。

    在这婆媳俩有意无意地含糊其辞之下,荣郡王与父子对兄弟子侄大打出手,甚至误伤老太君的流言甚嚣尘上。不过两日时间,便从仅在王府之中流传,扩散至满朝文武之间。嗤之以鼻者有之,信以为真者亦有之,更多的是事不关己打算围观看热闹的。

    其实,府里的流言刚刚起来的时候,贾琏就已经知道了,听罢之后有趣地挑挑眉。不过他并没有动手压下去,不但听之任之,反而在暗中推波助澜了一番。他倒要看看,等事情闹大了,荣庆堂那老太太要怎么收场。想要往他们父子脑袋上泼脏水,也得能擦干净自己的那啥才行。

    相对于儿子的淡定,赦大王爷就很生气,暴躁得就连老皇帝都看不下去。他一脚蹬在贾恩侯的屁股上,斥道:“你能不能消停点,朕都要被你晃晕头了。不就是那么点泼脏水背黑锅的事儿嘛,至于你这样着急上火的?有朕在,谁还能冤枉了你不成?!”简直不能再大包大揽!

    “皇上……”贾赦挨了一脚,顺势就跪倒在老皇帝面前,抱住老皇帝的腿将脸一埋就不撒手了。老皇帝本来还嫌他没皮没脸,可很快就感觉到不对劲了——这货是哭了?贾赦的肩膀微微颤抖着,老皇帝急忙连拉带拽地将人弄起来,果然就看见他额上青筋立起,眼眶已经红了。

    “皇上,那是我亲娘啊!您说说,她这是有多恨我,什么脏水都能往我身上泼?就为了那个衔玉而生的倒霉孙子,她这是什么都不想要了啊,她这是恨不得我们父子俩去死啊。从小她就偏心老二,这也没什么,手指头伸出来还有长短呢。我只当自己不争气,不会讨父母欢心……”

    赦大王爷心里那个委屈啊,抱着老皇帝的胳膊就诉开了,“她明知道那样的罪名一旦坐实了,我和琏儿是个什么下场,还毫不留情地栽到我们头上,这是什么样的亲娘亲奶奶啊?她怎么不说我弑母杀弟呢?我都忍不住想问问她,老子到底是不是你亲生的啊!”

    “混账东西,你跟谁老子呢?”这么大岁数的老家伙了,哭得鼻涕一把泪一把的,也忒难看了。老皇帝嫌弃地推推他,没能推开也不在意,反怅然叹道:“你这才哪到哪了?不过是有个拎不清的老娘罢了。想当年,朕过得那是什么日子,亲娘就是送口水来,朕都怕里面下了毒。”

    “你娘不过是个愚钝妇人,看不清形势罢了。哼哼,当年的太后她老人家,那是真想弄死朕啊。亲生的又怎样?还不是千方百计地想要朕给她的小儿子腾位置,悔没有一生下来就掐死朕。可那又怎么样?先皇大行之后,朕还得老老实实地尊她为太后,恭恭敬敬地养在慈宁宫。”

    贾赦一听老皇帝说起几十年前的旧事,也顾不得自己的满腔委屈了,倒替他不平起来。这货把老皇帝的肩膀拍得梆梆响,同仇敌忾道:“皇上,不生气了啊。她们既然不稀罕咱,咱也不稀罕她们了。爱偏心偏去,看她们能作出个什么结果来。”

    “哼,不过朕也没让她好过。”感受到了赦大王爷的贴心安慰,老皇帝得意地一笑,“太后是太后,可太后也有无数种当法,既然她不愿意老老实实颐养天年,那朕就让她当成太庙里的一块牌位。不是偏心小儿子么,朕体贴他们母子情深,让他们天上地下永相随,再也不用分开。”

    老皇帝这话虽然是笑着说得,却让听的人浑身冒凉气儿。即便是贾赦这样偶尔粗神经的主儿,拍肩膀的动作都僵硬了几分。当年老皇帝夺嫡的时候,他还是个无品无爵的半大小子,但也听说过其中的凶险。母子反目,兄弟成仇什么的,往事简直不堪回首!

    这大概是老皇帝第一次跟人说起当年的事,开了个头便停不下来了,喋喋不休地跟贾恩侯发泄着他的愤懑。偶尔想起贾赦的遭遇,便不禁颇有同病相怜之意,拍着胸脯放话,“老赦别担心,你那个娘和弟弟若真不知道进退,朕替你送他们下去伺候老太后去……”。

    君臣俩人再次进入互相发牢骚的状态,说到动情之处,还不忘互相拍着肩膀安慰对方。说起来,俩人都是不受母亲待见的长子,都有个颇受偏爱的弟弟,都是母亲弟弟欲除之后快的……不过相比起来,老皇帝的手段可狠戾得多,直接送给他添堵的人下去伺候先皇了。

    当然,他并没有使用下药那种不上台面的手段,那样不符合他的身份。身为皇帝,磋磨人的手段可太多了,只要能狠得下心,气死个把太后跟玩儿似的。不过当时老皇帝也不是非要弄死老娘,实在是那女人的理想与现实差距太大,以至于接受不了心理落差,活活把自己郁闷死的。

    宇文祜带着贾琏进来的时候,看见的便是两位当爹的相对泪眼的情景,一时也相对无言。这是怎么了?刚刚听李清说太上皇跟荣王爷闹起来了,他们才过来的,怎么又抱头痛哭了呢?贾琏不禁有些失笑,只要是跟便宜爹在一起,老皇帝似乎总会做些失态的举动。这也是种感染力吧?!

    “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将这老东西拉走。弄得朕一身眼泪鼻涕,邋遢死了!”被儿子和臣子(儿媳妇?)看到自己眼眶发红的狼狈样子,都是贾恩侯这老东西的错。老皇帝有些恼羞成怒地推开贾赦,还不解恨地踹一脚。就是这货,总是让他在小辈面前出丑。

    赦大王爷很无辜,刚才俩人还同仇敌忾呢,怎么这就被弃之敝履了呢?委屈悲愤的表情顿时僵在脸上,嘴就不自觉地撅起来。真是太不友爱了!枉费他方才还仗着胆子,帮这人数落了先皇太后两句呢。不过对着羞恼的老皇帝,贾赦也不敢炸刺儿,乖乖地被儿子带走了。

    “往日,我总羡慕那些有母亲在身边的人,现在看来有个亲娘也不一定是件好事。”宇文祜站在乾清宫门前,望着老丈人蹒跚的背影感叹。有个不懂事的老娘,还真不如没有。早早没了娘,至少他还能在心中怀念,不用像老丈人这样,什么美好的记忆也都被消磨了,剩下的只有……

    贾琏倒是不以为意,笑呵呵地拉着他往回走,“用不着担心,我爹的心大得很,没那么脆弱。现在看着他是难受,过不了两天自己就缓过来了。都这么大岁数了,早过了需要亲娘关爱的时候,自然也没那么容易受到伤害。他不过是……气不顺而已,泄出来便好。”

    “呵呵,他倒是没事,倒把父皇的心伤勾出来了。”两人并肩盘坐在炕上,宇文祜递一块点心给贾琏,“我父皇是个爱面子的,从我有记忆起就很少见他有狼狈的时候。唯有的两次,还都是跟你父亲脱不了干系。不得不说,也就是在中荣郡王面前,父皇才会偶尔露出真性情。”

    “对了,你那个堂弟真的疯了?”即便是当了皇帝,宇文祜胸中的八卦因子也并未消失。这不,发完感慨之后,便趴在贾琏肩膀上问道:“我可是听说了,贾政差不多是废了,往后不说大振雄风,恐怕就连小解都困难。啧啧,这得是多狠啊,才想送亲爹来大内当差?”

    “你怎么知道是他发疯?外面的人可都说,是我们大房不容人,是我这个粗鲁武夫亲自动手,不但打了堂弟、叔婶,就连老太太劝架,都挨了一拳头青了眼眶。说不定,已经有御史在写奏本,准备参我们父子一个不孝不悌不慈,罔顾人伦的大罪了呢。”贾琏说得严重,却一点看不出担心。

    “还真别说,这几日史家两兄弟上蹿下跳的,可没少往御史台跑。私底下,他们也拜访了不少官员。不过……琏弟,你说你爹怎么就那么招人喜欢,许多大臣一听说是史家的登门,根本连拜帖都不接呢。”宇文祜说得相当玩味,他原本还以为老丈人满朝皆敌呢,却没想到人家人缘如此好。

    “许是,他老人家能跟人打成一片吧?况且,我爹手里也没什么实权,也没什么本事把人往死里得罪。再加上,有前后两代皇帝站在背后力挺,没眼色的人其实不多。”贾琏也笑着摇头,便宜爹这辈子也算是个传奇,“不过是小打小闹罢了,掀不起什么风浪,不用管他们。”

    “倒是茜香国那边,你是个什么打算?”八卦时间结束,该是说正事的时候了。半年前,茜香国女王继位,虽是女人当政,却并不太安分。尤其是这一两个月,常有贼寇越境骚扰百姓,据查便是来自茜香国。偏偏女王在官面上又颇为恭敬,不但派遣使臣来朝,还多有进贡,让人不好出手。

    宇文祜单手顺着贾琏的头发,眯着眼睛哼道:“南安郡王该是跟茜香国女王有些默契,在南边出工不出力。一有贼寇越境便上报朝廷,要钱要粮要兵支援,我看他是活腻歪了。琏弟,不如叫你那个疯堂弟过来,也给他一记断子绝孙顶吧。”

    这算是废物利用?贾琏无言,撸了撸他文兄的毛。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红楼之再世为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苍白少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苍白少女并收藏红楼之再世为琏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