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85之我的时代 > 第十一章 寂静

第十一章 寂静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婚如冬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在场的人谁都没想到俞铮竟然说出了这么一番条理清晰的话来。

    一些不忿的人想要反驳两句,但是却发现俞铮说的话的确是很有道理的,而他们短时间之内找不出什么可以喷的地方。

    但终于还是有人率先开口发难。

    “哼!我不管你怎么说,你不是不看好中国队赢吗?好,有本事跟我打赌,我拿出三十块钱来跟你赌,如果中国队输了,这三十块钱给你,但是如果中国队赢了,你输给我三十块钱,你敢不敢!”

    说话的是个年轻人,从他脸上神色可以知道,他很是生气。

    随着他的这句话,周围的声音瞬间小了下去。

    三十块钱不是小数目,一个刚刚进入工厂的工人不算补助的月工资也不过就这么多罢了。

    说出这种话来,显然是动了真怒。

    “胡闹!”

    俞卫国一拍桌子,怒吼了一声。

    在他的双眼的逼视下,刚才那个说要打赌的年轻人顿时打了个寒颤,俞卫国军人出身,作风硬朗,这几年他接手酒厂之后,虽然没有让酒厂红红火火,但也总算是摆脱了之前的那副全县倒数的烂摊子,厂里这几年也有了点余钱,所以他在厂里的威望极高,说一不二,而工人也都服他。

    正在这个时候,俞铮的声音又不合时宜的响起。

    “我之前说了,我只是担心我顾虑的事情发生,不是说中国队肯定要输。我不跟你打赌也不是我害怕,输赢对我来说没有丝毫意义……第一我没有三十块钱跟你赌,其次,就算是我赢了又有什么意义呢?你觉得我希望看到中国队输球?”

    一边说着,俞铮一边冷笑。

    “……中央电视台,中央电视台,观众朋友们好,我是解说员孙正平,欢迎大家收看今天晚上的足球赛,这是一九八六年世界杯亚洲区预选赛的一场比赛,比赛的双方是中国队跟香港队,地点是北京工人体育场,这场比赛将由我为大家解说,对了,我刚刚收到了一个消息,那就是我们工人体育场啊,今晚上涌入了八万名观众来为我们的国家队助威,充分显示了我们首都人民对这场比赛的热情,希望我们的国家队能够踢出风采,踢出水平……”

    “……现在由我为大家播报一下双方的出场名单,首先是我们中国队的……”

    就在这个时候,电视机的画面已经切入到了球场,球员们正在球员通道等待着入场,从这个画面可以看到,中国队穿着白色球衣,而香港队穿着红色球衣。

    同时,解说员的声音也从电视机里传了出来。

    “别吵了,先看球!”

    显然,刚才俞铮的话让他老子俞卫国有些生气,他又瞪了自己儿子一眼,刚想要斥责几句,但是比赛开始的声音已经响起,他也只好先暂时压下怒火,打算比赛结束之后再狠狠的教训自己儿子一顿。

    随着裁判的一声哨响,这场注定要被时代铭记的比赛,终于开始。

    之前的那番争论,虽然最后变的似乎是动了肝火,但对于围在这个小礼堂里面看球的一二百人来说,这也只能算是比赛前的一小段插曲。

    当比赛开始之后,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到了比赛本身。

    俞铮默默的看着电视屏幕上传来的比赛信号,说实话,作为一个在未来看惯了各种顶级电视转播公司的直播信号的人,现在这种落后,粗糙,老旧的直播技术,实在是有些难以下咽,虽然他本身很想看这场比赛,毕竟这场比赛有极其特殊的历史意义,但是转播技术的原始,也让俞铮的心情变差了许多。

    随着比赛的开始,小礼堂里面也逐渐变的热闹了起来,在场的众人无论是平时经常看球的,还是不经常看球的,也都会趁机发表一下自己的看法,反正大家都在讨论,也没人在乎你说的是好是坏。

    “咦!我怎么没看到容志行啊!我记得他挺厉害的啊!”

    “你都多少年不看球了,老容八二年就退役了,他年纪大了,当时就三十多,想踢也踢不动了……不过为什么赵达裕没首发啊,在国足里面就属他技术好,球感一级棒,过人跟吃饭一样容易!”

    “是啊,赵达裕没首发,没道理啊……”

    “也许是状态不好吧,不过古广明在场上就够了,打个香港而已,随随便便打他们三个……”

    讨论的声音虽然小,但也不时的传到俞铮的耳朵里。

    他们说的这几位球员他都略有耳闻,尤其是容志行,他是中国足球的标志性人物,球场上的君子,‘志行风格’在这个年代是跟‘女排精神’并称的体育精神,而且这也是中国体育界无论是现在还是以后,唯一用个人名字命名的体育精神。

    “哎呀!这球没进!”

    俞铮只是静静的看着,没有发表什么评论,他的神色也很轻松,不像是周围的人那样满脸紧张,其实看足球比赛的时候最正常的神色就应该是满脸紧张,双手攥拳,身体前倾,像是随时处在爆发的边缘一样,因为足球场上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对于球迷的感官刺激是无与伦比的强烈。

    像是俞铮这么沉静的,反倒是极少极少。

    起码在这个小礼堂的一二百人当中,没有第二个人像他这样。

    当然,也不可能有人像他这样,在比赛之前,就已经知道了这场比赛的结果,对于已知的事情,自然不需要紧张了。

    比赛刚刚开场,中国队攻势非常凶猛,一度压在香港队的半场,甚至还创造了一次很有威胁的射门,而香港队也果然如预料般的也攻了出来,跟中国队打起了对攻战,可惜实力上有差距,基本上没什么有效的攻势,比赛的节奏基本上控制在中国队的手中。

    “不出意外的话,我们上半场肯定能进球!”

    见到中国队完全控制住了局势,球迷们的神情也都放松了起来,甚至还有人故意挑衅似的看了俞铮一眼,然后阴阳怪气的讽刺了一句。

    而俞铮则是像没听到一样,依旧是安安稳稳的坐着,一言不发,甚至连眼睛都不看说话的人一眼。

    “切!装的还挺像!现在老实了,比赛之前不是挺能说的吗!还头头是道的,狗屁!”见到俞铮像是当起了缩头乌龟,就有人开始了嘲讽,声音虽然不大,但是四周的人还是能听到的,虽然没有说名字,但是他们也都知道说的是谁,听到之后,有好几个人也都是笑了起来。

    毕竟之前俞铮的那番言论,让他们也都非常不爽。

    你以为你是诸葛亮刘伯温啊!

    俞铮虽然是厂长的儿子,但是在这个年代,厂长的儿子并不如十几二十年后好用,工人们也不怎么害怕,他们是国有企业的职工,吃的是铁饭碗,就算是厂长在这个年代都没有开除他们的权力。

    况且只是变相的嘲讽一下,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大事。

    “嘟!”

    随着一声哨响,裁判暂停了比赛。

    刚才在一次争顶头球的过程当中中国队的一名球员压倒了一位香港的球员,被判犯规,而香港获得了一个偏左一点的直接任意球。

    任意球的位置离着球门大概有三十米远,并不算一个太好的位置。

    像是这样的犯规在足球比赛里时常发生,而三十米远的任意球威胁也不算很大,况且香港队里面也没有特别出名的任意球主罚手,俞铮这个时候看了看时间,比赛开始已经十八分钟,他又看了看周围还一脸轻松的球迷,似乎对这个三十米远的任意球不怎么放在心上。

    “会进吗?”

    俞铮这样想着,他有些渴望历史或许会因为他这个小小的蝴蝶而产生一些变化。

    中国队正在排人墙,而香港队有两名球员站在皮球前面,互相交谈着,不知道是在商量什么罚球的战术,还是打什么掩护。

    俞铮突然皱起了眉毛。

    他在比赛开始之后第一次开口:“这个人墙排的有问题啊,要是对方有人横着拨一下皮球,另外一个人射门的话,这个人墙就白做了,另一边露出太多的空当了……”

    这番话自然是又遭到了众多人的白眼。

    还不等有人再开口嘲讽俞铮几句,电视机里面传来了一声哨响。

    所有人的目光又被吸引了过去。

    香港队站在球前的一名队员做出了射门的姿势,然后顺势一拨,传给了在他一旁的另外一名队员,而这个时候中国队组成人墙的队员已经全部跳起,想要在空中拦截住皮球,但香港队却根本没有射门。

    在一侧接球的香港队员接球之后,在他的前方已经出现了一大片空当,他顺势起脚,外脚背狠狠的抽中了皮球。

    然后,皮球被拉出了一道飞速旋转的弧线,足球带着剧烈的旋转,直奔球门的右上角而去。

    看台上之前还在不断的给中国队加油助威的球迷像是拳击台上被人狠狠的轰了一拳一样,时间仿佛是静止了,本来已经到了嗓子眼的声音,这个时候戛然而止。

    足足有着八万人的工人体育场在这一瞬间竟然出现了长达五秒,落针可闻一般的寂静,一种让人觉得恐惧的寂静。

    香港队的队员在狂奔庆祝。

    国家队的队员们则是一脸迷茫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切,仿佛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解说员孙正平在香港队罚出任意球之后足足沉默二十多秒,他的声音才再一次的响了起来:“……这个球香港队踢的非常聪明,顺势一拨,就绕开了中国队的人墙,这还是我们在经验上有所欠缺,在任意球上我们已经吃过很多次亏了……”

    小礼堂内也是一样。

    几乎所有人的表情都是一样的。

    震惊跟不敢置信,甚至还有人张大的嘴巴没有闭上。

    有些人甚至抱住了脑袋。

    只有俞铮还像是之前那样,仿佛是一座雕塑一样坐在那里,进球前进球后几乎没有任何的不同。

    他自己知道,其实他的内心在球进的一刹那闪过了一丝无法察觉的波动——历史还是如同历史上发生的那样发生了。

    刚才他的那番话就像预言一样,丝毫不差的在小礼堂里的人面前重现。

    香港队的队员就仿佛是他手里的提线木偶,完全按照他之前说地方式,就像是演员排演剧本一样,用一模一样的方式,把球射入到了中国队的球门。

    所有人看向俞铮的眼光顿时变得不同了。

    再也没有了之前的那种轻视跟嘲讽,而是变成了一种难以置信一般的震惊。

    “他怎么能这么厉害?还真能未卜先知?”这是很多人这个时候内心中的想法。

    就连俞铮的父亲跟大哥都不例外。

    很多人想起了俞铮赛前说的那番话,顿时有些不寒而栗,他们的心头突然浮现出了一种不好的预感——不会中国队真的会输给香港吧?

    “我们不会……输吧?”

    不知道谁突然说了这么一句,然后一双又一双的眼睛看向了俞铮,他们都在期待着他的回答,他之前的那句话已经彻底的扭转了他在所有人心目里的印象,似乎他已经成为了足球上无所不知的存在一样。

    “小铮,你怎么看这场比赛?”

    这个时候,俞卫国也有些沉不住气的问了自己儿子一句。

    俞铮则是皱了皱眉头,他知道这场比赛的结果,直接说出来是肯定不行的,一定要选择一种委婉一点的说法,所以,他先是沉默了几秒钟,组织了一下自己的措辞之后,才答道。

    “中国队的实力在香港队之上,之前的二十分钟比赛完全可以说明这一点,我们完全的掌握着主动,这场比赛,只需要沉下心来,稳扎稳打,获胜是没有什么难度的,怕就怕在队员急躁,落后之后不知道怎么踢了,像个蒙头苍蝇一样乱踢……”

    说着,俞铮最后下了自己的判断。

    “只要中国队能稳下来,赢我不敢说,但起码不会输。”

    听到俞铮这么说,在场的众人的脸上露出了如释重负的神情,就连他们都很奇怪,明明在几分钟之前,还对对方的看法不屑一顾,但是现在,却对同样的一番话如此的信服,要知道,在赛前,俞铮说的那番话,跟现在说的,几乎没什么区别。

    众人暂时松了一口气,又重新关注起了比赛,他们脸上的表情明显的比刚开场的时候紧张的多,就连央视的解说员的语气,也变得有些颤抖。

    第三十二分钟。

    比分仍然是零比一,国际惯例,主队在前,客队在后。

    香港队在中圈附近犯规,中国队获得了一个后场的间接任意球,这样的球一般是没什么大用的,离着球门太远,根本就不可能对球门造成太大的威胁,小礼堂里面的球迷脸上焦急的神色也已经越来越浓重,毕竟,上半场已经进入到了尾声阶段,要是再不进球,那么上半场就没有时间了。

    中国队的一名队员大脚开出这个间接任意球,皮球横越了半个球场,飞向了右边路。

    在那里,正有一个白色的身影飞速的插上。

    看到这样的一幕,所有人的拳头顿时紧紧的握了起来,甚至还有人屏住了自己的呼吸,面孔上紧张到了极点的表情表露无疑。

    飞快前插的中国队员把球卸下,面对上前防守的香港队员顺势把球一抹,然后身体一转,便成功的过掉了对方,同时带球往中路一切,在右侧禁区之外,便出现了一次极好的射门机会。

    而中国队队员也毫不犹豫,拔脚怒射。

    球飞奔球门。

    小礼堂里还坐着的人,除了俞铮之外,其他人都不由自主的站了起来,他们的双手上扬,甚至都作出了欢呼的姿势,但是刚要脱口而出的欢呼声却戛然而止。

    香港队的门将做出了一次不可思议的扑救,将这粒势在必进的射门,挡出门外。

    “哎呀!”

    “这球怎么没进啊!”

    叹气声此起彼伏。

    众人的脸上顿时露出了极其可惜的神色。

    但还不等众人脸上可惜的神色消失,一个身穿白色队服的身影突然出现在了门前,那粒刚刚被门将扑出的足球正好落在他的脚下,面对空门自然不会打飞,球被轻轻一扣,应声入网。

    在球进的一瞬间。

    俞铮的两耳旁像是原子弹突然爆炸了一样,人群毫无征兆的爆发出了剧烈的怒吼声,几乎是所有人都开始欢呼,仿佛地震一样,整个屋子都摇动了起来。

    声音大的让他根本就听不清电视里解说员在说些什么。

    他只能够看到球场内的观众在疯狂的庆祝,声嘶力竭的怒吼,球员们也拥抱在一起,从他们脸上的表情就可以知道,扳平比分也让他们松了一口气,毕竟,打平就可以出线,而失败只能被淘汰。

    这个时候,他不经意的看了一眼自己的大哥,没想到平日里一向斯文,无论做什么事情都是彬彬有礼的他,竟然也不顾形象的开始挥舞着拳头,嘴里不断的喊着好球好球之类的词语。看到自己的弟弟看向自己,俞华也是极为兴奋的伸手晃动着俞铮的身子。

    他嘴里喊着的话语变成了‘我们扳平了’,‘我们扳平了’之类的话。

    所有人似乎都激动的难以抑制。

    突然之间。

    俞铮觉得自己成了一个异类。

    他觉得自己跟这一二百人根本并不在一个维度之上。

    进球所带来的激情来得快,去的也快,比赛还在继续,战况仍然胶着,前面耗费了太多体力的中国队在上半场的最后时刻有些被动,在门前出现了几次险情。

    但好在有惊无险。

    小礼堂众人悬着心总算是彻底的落了下来。

    一比一,是上半场结束时的比分。

    “没想到香港队还挺难对付的。”在中场休息的时候,有人一边抽着烟一边评论了一句。

    这一句马上得到了很多人的附和,几乎没人再像是赛前那样,把香港队当成是一块随便切的肉,自己想要怎么切,就怎么切,而且还能摆成十八种形状来切,甚至他们可能是想到了俞铮之前的那番话,语气里面还有些担忧。

    “小铮下半场你怎么看?”

    有人迫不及待的询问,之前上半场俞铮的表现,已经被小礼堂的众人,当成了足球方面的权威,上半场的比赛走势,几乎跟俞铮说的完全一样。

    不过俞铮没有直接回答,他只是摇了摇头,淡淡说道。

    “我的看法上半场都说了,中国队只要自己不乱,那么就不可能输给香港,我是怕球员们中场休息的时候会被领导们下达必须取胜的任务,本来上半场扳平就很不容易了,球员们的压力很大,精神就像是一根已经绷紧的钢丝一样,稍微再施加一点压力,就有可能崩断。”

    他的话现在已经没人敢质疑。

    几个老球迷在默默的思索着他的这番话,脸上隐隐的露出了担心的神色。

    下半场刚开始没多久,突然下起了雨,雨不算小,但并没有大到影响比赛的地步,而足球规则,在雨影响不了比赛的情况下,是不会终止或者是暂停比赛的。

    “不好办了啊……”

    俞铮这个时候突然说了一句。

    他的话自然重新的吸引了众人的目光,他们有些不明白俞铮说这句话的原因,他们不知道,为什么下雨就会变的不好办。

    “很简单,因为下雨之后,冰冷的水分会带走大量的身体热量,体力消耗的格外快,而场地,足球湿了之后,会变的难以控制,对于进攻的一方来说,将会变得更难——控球变难,传球变难,射门变难……”说着,俞铮稍微顿了一顿。

    “这场比赛就是看谁能先在雨战中进球了,谁进球之后,用密集防守,再加上雨战的配合,那再想要扳平比分,就要看运气了……”说到这里的时候,俞铮的语气里面也出现了一丝怒意,虽然他早就知道这场比赛的结果,但是他还是为国家队的愚蠢而感到气氛。

    “我想不明白的是,为什么我们不采取防守反击的战术呢,上半场已经说明了香港队的实力,状态都不差,下半场又下雨,我们应该先稳扎稳打,然后寻找反击的机会的,机会肯定会有,因为香港队想要出线,他们是一定要压出来的,平局对他们来说,根本就毫无意义!”

    俞铮这是为国家队的愚蠢而生气。

    众人听到俞铮的这番略带一些怒意的话,心里也都隐隐的有了一丝担忧。

    下半场比赛已经进行了十五分钟,比分还是一比一。

    不知道为什么,下半场的中国队好像是心急了很多,仿佛要被淘汰的是自己一样,疯狂的压出去进攻,对于后防不管不顾,这还不是最主要的,最重要的是,他们的进攻也踢的毫无章法。

    如果要俞铮来评价一下的话。

    那就是后世球迷很喜欢说的一个词,XJBT。

    看出这一点来的不只是俞铮自己,就算是小礼堂里面的这些,在俞铮眼里最多算是伪球迷的人,都有很多人看了出来。

    他们的眉头也都皱了起来,脸上担忧的神色,也更加的凝重,或许是想到了之前俞铮说的那些话,有几个人甚至还开始将平时宝贝无比的过滤嘴香烟像是不要钱一样,一根一根的往嘴里塞,要知道,这种香烟的价格在这个年代可不便宜,一盒一般的都一块多,而工人平时的工资也不过四十来块。

    屋子里烟雾缭绕的。

    俞铮咳嗽了几声,他前世不吸烟,对屋子里的浓重的二手烟味道有些难以忍受。

    就在这个时候。

    香港队的一名队员在离着球门还有四十五米开外的距离上突然远射,这样远的距离的射门极少会出现太大的威胁,而湿滑的足球在施力的时候出现了偏差,足球并没有被施加上力量,足球贴着草皮速度不快的滚向球门。

    这是一个毫无威胁的球。

    之前的十几分钟比赛显的很沉闷,中国队踢的很急躁。

    香港队则没有太好的进攻机会。

    小礼堂的众人也都一句话不说,默默的看着比赛,屋子里只有央视的解说员那越来越焦急的解说声回响。

    这脚毫无威胁的远射踢出来之后,有人还有些无聊的打了个哈欠,足球就是这样,精彩的比赛能够让人精神振奋睡不着觉,但是沉闷的比赛,却是最好的安眠药,看不了几分钟便会昏昏欲睡。

    一个中国队的后卫迎着足球冲了上去,似乎是想要提前出脚把球破坏,不要让球滚进禁区,而正在这个时候,一名香港队的队员突然从侧后方冲了上来,在中国队的后卫触碰到足球之前,先一步碰到了足球,然后顺势一抹,一推,便完成了一次非常漂亮的推球过人。

    现在,这名香港队队员的前面,只有一个守门员,一个球门。

    而另两位中国队的后卫也发现了情况不对,连忙从两侧包夹了上来,其中一个俞铮看着很眼熟,似乎是年轻时的贾秀全,他知道贾秀全是这支中国队的队长,在去年的亚洲杯上同时获得了最有价值球员跟金靴奖两项个人荣誉。

    他正跟另外一名球员凶狠的向着香港队的这名队员冲去,在这名香港队的队员起脚射门之前,率先碰到了足球。

    足球比赛就是这么的奇妙。

    也许上一秒还是沉闷无比,但是说不定下一秒就变成了激烈无比的精彩攻防。

    说不定上一秒还是天堂,下一秒就变成了地狱。

    反之亦然。

    在刚刚香港队员射门之前的一刹那,小礼堂的众人在瞬间屏住了呼吸,有些人甚至还闭上了眼睛,不敢看接下来要发生的一切。

    就在下一秒钟,他们便重新的爆发出了欢呼声,因为球被中国队的后卫破坏了出去。

    但是,还不等他们的脸上露出如释重负的表情,他们的心便又一次被提了上来,只见一个穿着红色衣服的身影,从后面飞快的赶到,冲到了足球之前,迎着皮球一脚劲射。

    这样的射门几乎无法阻挡,无法扑救。

    所有的中国队队员只能够目送皮球入网,俞铮叹了一口气,他知道,这场比赛结束了,就在刚刚镜头给特写的时候,他甚至看到有几名中国队的队员的眼睛里面,已经露出了一种迷茫跟绝望交织在一起的眼神,在眼神里,他看不到丝毫斗志。

    小礼堂里面也是死一般的寂静。

    俞铮很难描述这是一种怎样的安静,仿佛呼吸声都不复存在了。

    “我出去透透气。”

    实在是忍受不了屋子里二手烟味道俞铮站起身子,然后头也不回的走出了小礼堂,原本小礼堂的过道里面都塞满了人,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竟然自发的给他让出了一条足以让一个人通过的道路。

    在外面呼吸了几口新鲜的空气,俞铮也感到自己的脑子清醒了很多,刚才在那个小礼堂里面,一二百人挤在一起,本来就热,再加上二手烟的味道,酒味,汗臭味交合在一起的怪异味道,让他的脑子都有些昏昏沉沉的,虽然中国队跟香港队的这场比赛还没有结束。

    但是他已经不准备继续看了。

    原本他只是想要弥补一下前世的一个遗憾,亲眼看一下这场名垂历史的标志性比赛,但亲眼看过之后,他才觉得,还不如不看。

    看了又有什么意义呢?

    他就这么看着夜空。

    今晚上的天气很好,没有乌云,可以清晰的看到月亮跟星星。

    无涯星海,点点星光。

    这样的夜空对于俞铮来说是罕见的景色,自从他长大之后,就再也没有看到过这样美丽的夜空了。

    “怎么不看了?”

    过了一会,一个熟悉的声音从俞铮的背后传来。

    俞华点着一根烟,来到了自己弟弟的身边,美美的吸了一口:“在看什么呢?这么入神?”

    “没什么。”

    俞铮实话实说,他的确是没特别的看什么,只是在胡乱的看着夜空,他也不懂星座什么的,只是胡乱的在看。

    “哎,跟你说的一样,太急躁了,踢的毫无章法。”俞华叹着气说了一句。

    然后,他还不等俞铮回话,他便笑了起来:“说起来,我在外面两年,没想到你对足球这么精通了,平时没少看球吧?怪不得咱爸说你的成绩下滑的厉害,是不是平时没学习,老踢球去了?”

    当然,俞华也是在开玩笑。

    他稍微顿了一顿,才开口道:“我明天就要去潍安,不知道多久才能回来一次,家里的事都要靠你了,咱爸年纪大了,以前在部队里面负过伤,身体也不太好,你要多照顾着点,咱妈当年拉扯咱们两个多不容易,你也不要让他们生气,瑶瑶虽然不是咱亲妹妹,但是咱们对她要比亲妹妹还亲……”

    俞铮一边听自己大哥说着,一边默默的点头。

    他知道,这些人将是自己在这个世界最亲的人,也是最值得信赖的人。

    “对了,吃饭的时候,咱爸说要让你去学文科,我看你不怎么高兴,怎么,你还想继续学理科?”好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俞华随口问了一句。

    听到自己的大哥问自己这个,俞铮心里也是犹豫了一下,他不知道该不该跟自己的大哥说一下自己的想法。

    想了一会,他才开口道。

    “其实……我觉得我不是上学的料,与其继续在学校里面浪费时间,还不如早一点下学,也能早一点赚钱……”最终,俞铮觉得这件事早晚要说,还不如趁着这个机会,跟自己的大哥先通通气。

    听到自己弟弟这么说,俞华沉默了下来。

    他一口一口的吸着手里的烟,一连吸了三根才停下,然后,他重重的吐了一口气。

    “我也不知道怎么劝你,虽然我是你哥,但是你未来的路还是由你自己选,你是个男子汉了,男子汉是要为自己的选择负责的,男子汉也不会为选择后悔,我只能告诉你,做决定时要考虑再三,因为人生是没有回头路可走的,但是无论你做出何种选择,做哥哥的都会支持你。”

    俞铮默默的听着,他把自己大哥的话在心里想了几遍,才重重的点了点头。

    “我明白了,哥。”

    酒厂的二层行政楼一片漆黑,只有小礼堂的那扇窗户才有灯光露出,随着比赛的临近尾声,屋子里传出来的声音也越来越大,就算是在楼下的两兄弟,都可以听的一清二楚。

    从这些人悲观,绝望,急躁的声音里面,可以知道现在场上的形式恐怕是仍旧不容乐观的。

    相对于俞铮来说,俞华听小礼堂的声音听的要认真仔细的多。

    显然,他还有着中国队逆转的念头。

    哪怕这个念头多么的微弱。

    不过长久的没有听到自己想要的那种振奋的欢呼声,也让俞华情绪变的有些低落,他似乎是自言自语,也似乎是在询问自己的弟弟。

    “会有奇迹吗?”

    听到自己哥哥的声音,俞铮稍微愣了愣神,他沉默了一会,然后才开口:“我不知道。”

    又过了一会,从小礼堂传出来的声音戛然而止。

    周遭再一次的陷入到了那种死一般的寂静当中,俞铮跟自己的哥哥对视了一眼,他们都知道,比赛应该是结束了。

    而俞华也长叹了一声。

    俞铮知道这个感受,对于一个球迷来说,看到自己的国家队,以这样的一个结果出局,是很难接受的,原本出线的机会近在咫尺,几乎触手可及……这种失望,这种愤怒,这种委屈,恐怕只有亲自经历过才会切身实地的感受到,否则,无论看多少遍的资料,也没有办法理解其中的万一。

    小礼堂看球的人一个接着一个的从行政楼里走了出来。

    他们跟比赛之前完全不同。

    那个时候的他们精神无比的高昂,脸上挂满了兴奋的神采,但是现在,俞铮能够从他们的脸上看到的,除却失望之外还是失望。

    就像是放了气的气球,干瘪着没有一点生气。

    他们一言不发的离开。

    几乎没有人讨论。

    在漆黑的夜里,手电筒的光束射出去很远很远,人的影子拖在地上很长很长。

    俞铮俞华两人并没有提前离开,他们在等待着自己父亲出来。

    俞卫国是最后一个离开的。

    他的脸上跟其他人没有不同,甚至俞铮隐隐约约的看着自己父亲的眼睛似乎是有些发红,看到自己的两个儿子还在这里等着自己,他也是稍微愣了一下,然后他把目光留在了俞铮的身上,眼神里流露出了一丝歉意。

    他只是伸手拍了拍俞铮的肩膀。

    声音有些低沉。

    “回家吧。”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85之我的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烟雨料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烟雨料峭并收藏重生85之我的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