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收尾

作者:请叫我淆人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距离将那整座的漂移小岛变成吊坠挂在脖子上已经有半个月了。

    夜泓之所以不动巴沙姆一族而是选择迂回的方式是因为担心巴沙姆背后还有后手,不过这所谓的‘后手’在叶紫和夜泓去了一趟那荒星,将那颗星球上最为宝贵的漂移小岛——西奥纳入囊中后,返程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将这个没有见过面的巴沙姆一族的上位者扳倒!

    当然这件事夜泓没有亲自出面,而是暗中资助了巴沙姆旁支的一个小子让他将巴沙姆用服役军人、护卫队的身体做人体实验,并且关押在精神病院里长达数十年之久的事情捅了出来,紧接着又迅速的控制了巴沙姆身边的护卫队,将整个的护卫队看押起来送进医院进行全面检查。

    结果可想而知,在震惊了整个星球的人后,按照议会的要求,全体服兵役长达两年以上的军人必须进行全面体检,检测精神力暴动情况。

    最后在为期一星期的混乱时间后,巴沙姆一族的嫡系后代被强制要求七代内剥夺终生政治权。

    而隶属于巴沙姆统治的星球则由这个揭露真相的旁支血脉继承。

    当然了,由于他是新继承的星主,所以无缘两年后的帝位之争。

    外界发生了多么大的变动,都和叶紫无关。

    现在的叶紫正沉迷于学习不可自拔。

    用现代的话来说,那就是——我爱魔法,魔法使我消瘦!

    叶紫现在已经回到了米拉星球,夜泓的府邸。

    此时的叶紫正在自己的实验室里(夜泓的书房里)新奇的制作盔甲。那是一种贴服肌肤的新型材料制作的防护甲。

    外观看起来就和肉色的橡胶制品似得,这种材料的延展性非常好,并且在关节处会自动的贴合人体结构,让穿上这护甲的人丁点儿都不会感觉到束缚。

    最重要的是这个看是平常的护甲上布满了密密麻麻的魔法阵,每个魔法阵相互交叠并且互相连通,使得整件衣服上的魔法阵就好似一笔勾勒而成。这是叶紫在看了《如何有效[简单粗暴]的绘制多重魔法阵》而绘制出来的第一件衣服!

    之前的叶紫也可以绘制多层魔法阵,但是每隔一层魔法阵他都要用特殊的药水或者不是相冲的魔法阵叠加上去才能制成,而每个魔法阵多多少少都会有相冲的地方,若是一个不小心,将两个相互冲突的魔法阵叠加在一起,那魔法阵绘制成功的第一时间就会产生爆炸,即使是不发生爆炸,两个魔法阵也会在一瞬间就失去魔力,变成平常的涂鸦。

    而这些问题,叶紫都在图书馆里找到了解决的方法,若是想要将多个魔法阵叠加在一起,那么你必须做到的就是持衡或者碾压!

    通俗来说就是当两个力量差不多的魔法阵放置在一起,它就不会轻易的产生暴动;同理可得,当力量悬殊的两个魔法阵放在一起,其中的一个就会被狠狠的压制住,因此就不会出现其他的问题。

    接下来就是如何让魔法阵叠加在一起不会‘变质’,这才是真正的要点。都说万物相生相克,魔法阵也是这样,金木水火土五行相克,按照五行相克的这个排列,就能让叠加的魔法阵不会自己产生反应,得以长久的保存下来。

    于是叶紫一开心,就在自己的衣服上绘制了满满的防水、防尘、防火、防震动、漂浮等等魔法阵。绘制完自己的衣服叶紫还不过瘾将夜泓的衣服也都搬了出来,过一遍。

    最后连袜子、鞋子、帽子都没有放过,将自己会的能用的上的魔法阵全都绘制了一遍。

    最后就连夜泓和叶紫自己的三~角裤衩都没有放弃,被改造成极为耐用的自带烘干效果的‘顶级’内~裤。

    等房间里都没有什么可以改造的了,叶紫就猛地想起自己家的妹子来了,自家妹子这么小就被送到军校里面去,一定吃了很多苦,这次一定要看到妹子!

    说到看妹子,叶紫就想起得给自己妹妹准备一打的裙子,以及一打的恢复体力的魔药外加一打的吃食!

    于是叶紫就又将目标放在了吃食上,都说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

    想要制作出好吃的食物,那就必须先制作出完善的刀具来!

    这是叶紫从图书馆里面找到的一本食疗谱。厚厚的一本书里,每一个彩色页面都是一段完整的食物制作视频。只要将书页打开,视频便会自动的立在书面上投放出来。

    从这本书里,叶紫看到了勾勾手指头就能让菜刀自动切菜,挥一挥手就能让各种食材自己清理干净,再打个响指就能让火焰的温度控制到最佳,以及和面的时候,闭上双眼,双手撑开挥舞着魔棒让面团扭成一个穿着白色裙带的少女在自发的跳舞等等等等,看的叶紫那叫一个眼花缭乱。

    好像不是在看什么食物制作视频而是什么音乐盛典。

    当然,视频的最后指明了要想学会这道菜,必须满足几个条件,那就是——必须先拥有一把刻录了几种切菜方式的刀。

    也就是说刀法大致分为横切竖切斜切,割肉更是有剁、切、割等等方式,刀的角度、力度以及肉的纹理不同使用到的刀法都是不一样的。这也就造成了单单是刻录在这把菜刀上面的魔法阵就有十来个。

    而叶紫现在做的就是在一把普通的厨房用具——菜刀上面试着刻录这十来个魔法阵!

    若是被夜泓手下知道叶紫将那可以刻录在星舰外壳、机甲外壳、武器以及基地防御阵上的魔法阵刻录在这么一把菜刀上,还是把满大街都是白菜价的菜刀,估计除了骂出丧心病狂外这四个字外就只剩下了暴遣天物了吧!

    刻录好菜刀上的魔法阵,再接下来就是研究操控这些食品的魔咒。

    和魔法阵不一样的是,魔法阵是非常严谨的,出了一丝一毫的差错都会造成魔法阵失效。

    而魔咒就相对来说要随意了点,对于魔法使和魔女来说,魔咒的最高境界就是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魔咒。这个魔咒是你对于自然元素以及内心感知世界的深度理解。那是一种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境界。

    据说即使是对魔力拥有天生亲和力的小妖精们来说,到达这一个境界的也绝对是一个巴掌数的过来。何况妖精这是个拥有悠久历史的种族呢?可想而知,这个境界是多么的难以到达。

    当然了,对于叶紫来说,想要随心所欲的使用自己‘感悟’出来的魔咒,那是不可能的,不过这是他接下来的为之努力的目标之一。

    现下他要做的是——学习视频片段里提到的这些咒语,然后让厨房里的这些工具为自己所用!

    等夜泓忙完所有的事情来找叶紫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一幕——叶紫正飘离地面一尺有余(这是因为星际的人身高都普遍很高,因此厨房里面的琉璃台面也很高,这对于身高相对来说偏矮的叶紫来说,虽然造不成很大的影响,但多少会觉得碍手碍脚。)那双犹如琥珀色的双眼紧紧的合上,浓密纤长的睫毛正在一颤一颤的抖着,摊开的双手正有规律的交互磨合着,控制着身下的面团旋转、揉搓、融合着,四周那不时的自发飞来的面粉以及可食用水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后,分毫不差的融入面团中。

    在看看边上那切菜切的都飞起来了的菜刀,以及自动飞到水源下进行清洗的肉块;一有水渍溅出来,边上等候多时的‘拖把’便十分迅捷的上前去清理干净!

    另外一边,锅里烧的咕噜咕噜作响的锅盖自动掀开,露出里面炖的泛黄的咕叽鸭来,这时,案板上切割好的药材正呈一道弧线飞快的往锅里去,待所有的药材和调味品全都掉落锅内,那炖在锅里的整只咕叽鸭,利索的翻了个身,撅起腚子往下压,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这是一只脱毛鸭在泡药浴呢!

    这诡异的一幕若是被被人看到,一定会被吓破胆,而现在看到这一幕的却是夜泓。这种只有自己知道叶紫秘密的感觉,让他身为alpha那诡异的占有欲在一瞬间膨胀到了极点,嘴角抑制不住的往上扬起,再扬起。

    双眼迸发出热情的光芒,直追叶紫的身影而去。直到叶紫将这一道道蕴含丰富魔力的菜肴做好,收盘,才一脚踏了进去。上前一步,长臂一揽,将叶紫瘦弱的腰身紧紧箍在怀里,脑袋无比自然的搭在叶紫肩膀上,炙热的鼻息扫过叶紫脖颈,嘶哑的说道,“这是给我准备的么?”

    不等叶紫回答,又自顾自的说道,“很漂亮,你做饭的样子!”

    叶紫:“......”

    “我很喜欢!”

    叶紫憋了半天,才吐出来一句话,“......这是补血益气的药膳,是专门准备给体质阴柔的人补血益气!”你这么个大老爷们,还身强体壮的,根本不需要进补,所以应该可以听的懂我的言外之意吧?

    结果叶紫马上就觉得是自己太天真了。

    “嗯!”夜泓点点头,顺带的蹭了蹭叶紫的脖颈,半眯着眼回答道,“我很虚弱,需要进补!还是小叶子疼我,外面的那些妖艳贱~货一点儿都不心疼我刚从无人星那么危险的地方回来,就让我立马控制住失衡的局面!哼~”

    叶紫颤~抖着身躯,气的手都抖了起来,什么叫从无人星那么危险的地方回来?还很虚弱?他么的你虚弱还能在集装箱里动手动脚,虚弱还一回来就马不停蹄的往某颗星球上跑?

    叶紫抽搐着嘴角忍了忍,再忍了忍,直到忍无可忍的将靠在自己脖颈处蹭着蹭着就开始舔起来,并且下半身已经升旗的某个精虫上脑的玩意儿丢了出去,“给我将东西提好了,我准备去看小舞!你不会有什么意见吧?”叶紫危险的半眯着眼说道,距离上次自己说要去见妹妹,已经过了好长一段时间。

    那次没有看成还情有可原,这次夜泓若是再不去,呵呵。

    果然,夜泓一听到这些东西都是给自己妹妹准备的,而没有自己份儿的时候,那原本还算温顺的脸,瞬间变得僵硬了起来,扬起的嘴角瞬间耷拉了下来,气氛转瞬凝固。

    叶紫眯了眯眼,绕着夜泓走了一圈,抱着胸直勾勾的看了夜泓半响,最终将夜泓手里提着的东西收进界里,转身向夜泓的屋内走去,“你跟我过来!”

    房间内,叶紫看着不断放冷气的夜泓,拉过来一把椅子,坐在夜泓面前,翘起二郎腿,抱着胸,有一搭没一搭的问道,“你讨厌小舞?”

    夜泓皱了皱眉头,没有说话。

    “那就是不讨厌了,”叶紫想了想,接着问道,“那是讨厌去找小舞?或者应该说讨厌我去找小舞?为什么?”

    “不是说好了你的妹妹就是我的妹妹么?怎么,现在想反悔了?”

    叶紫坐在椅子上往下滑了滑,绷直了腿,用脚尖戳了戳夜泓那紧绷的充满了力量的大~腿。

    “嗯~”夜泓被叶紫脚尖蹭的心里直痒痒,心里却忍不住的泛起酸气,看着自己的伴侣那无辜的脸,心里恨得牙痒痒却无从下手,你说标记他吧,他么的这都标记了不下几十次了,然而每次还没有隔多久,叶紫身上属于自己的气味便消失的无影无踪,浑身上下的气息干净的都闻不出曾经被alpha占有过的痕迹。

    一开始的时候夜泓真的是郁闷的几天吃不下东西,好在只要叶紫在自己身边,进行一次完全标记便可以顶上一阵子,然后夜泓就经常性的以这个为借口光明正大的找叶紫做一些喜欢的事情。但是夜泓只要一想到做再多又有什么用,只要叶紫离开自己一段时间,分分钟就能吸引一大波的alpha,最为让夜泓气恼的是叶紫自从上次身体被修复后,眼睛瞳孔颜色变成琥珀色,一旦发情了就会散发出信息素并且耳尖拉长,外形就像是长大了的妖精似得,勾人的很!

    这也是夜泓最为气恼的!叶紫身上的信息素,淡到几乎闻不出来,但是近距离接触了还是有强大的alpha能够嗅得出来,而beta和o还是omega,这也就导致了叶紫在外面逛一圈,不仅alpha对他有意思,就连beta和omega都对他有意思,这简直让夜泓恼怒到极点,可他却又无可奈何。

    夜泓觉得自己真的是全星际最幸福又是最倒霉的alpha了,幸福是自己和叶紫是一对儿,倒霉的是叶紫这种体质真他么的是万年都遇不到一个,却被自己遇到了,没得到叶紫前,还能自我安慰下,等自己得到了叶紫这些人就该死心了,万万没想到自己都和叶紫全垒打了,却发现就算是完全标记对叶紫也没有什么卵用!

    这也就算了,最后压倒夜泓理智的是叶紫对自己妹妹好到不能理解的程度!想叶紫一身本事,当初若不是因为自己的妹妹,叶紫没准儿到现在还在四处游历!更让夜泓不安的是,叶紫选择和自己在一起,会不会是为了更加近距离的接触到夜舞?这个念头一出来,夜泓就越发的觉得叶紫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夜舞!

    只有自己强大了,夜舞才不会受到欺辱!

    这是夜泓脑海里的第一反应!

    叶紫见夜泓闷哼了声后便不说话了,似乎还在神游?于是叶紫更加不爽的戳了下夜泓结实的大~腿,“干什么呢?问你话呢,你给我老实交代,是不是因为不喜欢我去见小舞才估计找借口不去的?”

    夜泓条件反射的握住了即将离开自己大~腿的脚,大步上前,脱去叶紫的鞋子,将那秀气的脚往小腹按去,大掌习惯性的开始揉掐起来,那力道恰到好处,舒服的叶紫眼睛都眯了起来,耳朵泛红,不多时耳尖便开始了拉长。

    这时,夜泓压低了嗓音,诱哄道,“小舞个子小,力道不足,不能给你按摩,不能背你,”夜泓死死盯着叶紫的脸看,直到叶紫赞同性的点点头,用鼻子发出一声“嗯!”才接着说道,“也不能在你有危险的时候陪在你身边,对么?”

    “嗯!”自己有危险怎么可能让小舞靠过来?当然是第一时间将她送到安全的地方!

    “可是我就不一样了,我长得英俊,魁梧,有力气,她不能做的,我都可以做到,对么?”

    “——嗯!”叶紫迟疑了下,隐隐察觉这话似乎有哪里不对劲儿,但是这会儿脚被揉掐的舒爽了,脑子便变得迟钝了起来,于是下意识的应了声。

    夜泓见状加紧速度洗脑,“更加重要的是,我是alpha,可以让你有一个优秀的后代!”

    “嗯——?”原本应该是平调的嗯硬生生的让叶紫拖出了一个高音,接着脑子也不迷糊了,连脚都不按了,从椅子上直接扑夜泓身上,夜泓顺着叶紫屁~股往上一托。叶紫便理所当然的夹住夜泓的腰,紧接着双手左右开弓掐住夜泓两颊上的肉往反方向拉扯,一边拉扯一边囔囔道,“好啊你,我就说你拐弯抹角的要说些什么,原来是在这地方等着我呢!”

    叶紫是又觉得好笑又觉得气恼。感情夜泓还以为自己看上了夜舞?自己要不要这么重口,对着一个小丫头片子下手?何况小舞还这么小只?

    “我是那么禽~兽的人么?小舞才多大?说了是妹妹就一辈子都是妹妹,你这脑袋瓜子成天在想些什么?”

    “泥嘶萎了小屋来得!(你是为了小舞来的!)”

    “咳咳、”叶紫转了转眼珠子,想着夜泓也算是自家人了,该知道的不该知道的也是时候可以知道了。

    几乎没有任何停顿,一想到这里叶紫便开口了,“你还记得当初在亚塔之星的时候,在妖皇那里看到的镜像吗?”

    “说起来你可能不信,当初那个被小妖精撞进异界的便是我的祖先。我们叶家是魔女,额,现在看来应该是魔女及魔法使的后人!”

    “当初被小妖精误撞进异世界的先祖掉落在了另外一个维度的西方世界里,我想那个时候的先祖体质应该是和这里的omega是一样的,不知道是不是由于基因的不同,我们叶氏一族繁衍极度困难,都是属于一脉单传!而这个一脉单传还是有限制的,那就是传女不传男!”

    叶紫看了眼疑惑的夜泓,接着说道,“不过我认为这个传女不传男应该还是和体质有关系,你应该知道,小妖精们成年前是没有性别的,也就是说在他们成年后,身体会随着心里所想的变化而变化!这也就造成了后代的遗传概率问题!”

    “难道是——”夜泓猛地想到了一些关键点。

    “是的,你猜测的没错,由于去往那个世界的先祖是个omega,先祖一生就只和伴侣生下了一个孩子,并且是个女孩子,而这个女孩子继承了他的魔力!开始先祖并没有多想,但是随着女孩结婚剩下孙子后,发现孙子并没有魔力,而这紧紧是先祖起了疑惑的第一步,在接下来先祖的有生之年里,他应该是前前后后见证了无数的新生儿,并且仅仅拥有能生育的后代,也就是女孩子才拥有魔力后,先祖意识到了这应该是这个世界只有男女两种性别造成的因素。此后我们叶氏一族从西方迁移到东方寄居,族里便开始了所有一切都传女不传男的条例。”

    “而到我出生的那会儿,我们叶家已经凋零到只剩下爷爷、父亲、母亲以及我四个人。我出生那年,母亲年纪已经不轻了,母亲怀孕时爷爷有多高兴,我出生时爷爷就有多颓废,这一切都只因为家里的那个传女不传男的祖训,以及——已经有六代没有生出女孩子了。”

    看着夜泓心疼的皱着眉头,叶紫反而乐呵呵的笑了起来,“别急,我还没有说完呢,我那时候还小,不懂事,每天看着爷爷蹲在老房子的门槛上叹气,时间久了我就知道原因了,然后有一天我跑去问爷爷,为什么魔女就一定得是女的呢?小叶子不可以吗?当然了,爷爷虽然知道男娃娃是不行的,却没有直接的告诉我,于是在后来的某一天里,我就有了魔力!”

    “爷爷当时可开心了,觉得后继有人了,也不在整天的叹气,也许是因为心里的一块大石头放下了的缘故,在我十几岁那年,被称为一脉单传的叶氏一族,又突破了一个魔咒——我的母亲又怀上了!”叶紫顿了顿,看向夜泓。

    夜泓心头一跳,心里有一个呼之欲出的答案,可再想想这事太不科学了,应该不可能,然后就听到叶紫说道,“我母亲最后给我生了个妹妹,爷爷高兴的不行,给她取了个名字叫叶舞!之后没有多久,爷爷便含笑而去,而年事已高的母亲在生下小舞后身体便不大好,几年后也去了,父亲因为一连失去了两个至亲,再加上之前的操劳,雪上加霜,不多时整个叶家便剩下我和妹妹叶舞相依为命。”

    “那会儿我已经长大成人了,小舞出生时我都十五岁了,小舞还是懵懵懂懂的小娃娃时我已经二十多了。再后来就是在父母忌日的时候,和小舞喝了点儿酒,结果纵容小舞胡乱配制魔药,唔,醒来的时候就在一星星球的森林里了!说到这里,夜泓,你把我家的两个小东西藏哪里去了?”

    夜泓原本就被叶紫说出来的话给震惊的久久无法思考,这会儿猛地被叶紫这么一恐吓,直接吓得有些手忙脚乱,双眼慌乱的四处扫射,脑袋里还没有转过弯来,嘴~巴却诚实的回答了,“唔,我看他们挺喜欢出任务的,就让肖恩带着他们四处找‘食物’(含有魔力的药剂)去了!这么说来——你心里是有我的!”

    叶紫:......

    “所以你不让我找小舞是因为以为我喜欢的是小舞?”

    “......”沉默了一瞬,夜泓瞪大眼看向叶紫,“你喜欢的一直都是我,对小舞那么好是因为爱屋及乌”

    叶紫:......

    紧接着夜泓为了强调这句话的可信度,又吐出一句话,“夜府的所有人和机器人都可以作证!嗯!米拉星球的全体公民也都可以作证!”夜泓一面说着一面认真的点点头。

    叶紫:“......你这个杀千刀的,我就说为什么一出去就老是有人对我指指点点,护卫队的成员冷不丁从和我是好哥们变成了上下级的尊敬有加友爱不足的情况,原来是你搞的鬼......”

    “唔,这锁名唔油咽件(这说明我有远见)......”

    想当然叶紫最后也没有能成功的去看望夜舞,因为这会儿他已经被夜泓成功带沟里去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谁说魔女就一定得是女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请叫我淆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请叫我淆人并收藏谁说魔女就一定得是女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