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一渣到底[快穿] > 181| 第十渣四十一

181| 第十渣四十一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唐茗喝了一口茶缓了缓,她瞅着对面那个总是不失风度的男子,此时他的笑容温和又从容,就像是能包容她做任何事情一样。

    有这么一个人在,夜麟昱还能勾搭到那么多小姑娘,也真是不容易了。

    如果让她来选的话,她必然是要更加喜欢萧朔一些,喊个名字都能喊的这么撩,也是一种水平。

    “萧朔。”就像是为了回应他先前喊她名字一般,她先是喊了他一声,得到他的回应之后她才道,“你好像并不是那么想要杀了白灏?”

    这个问题瞬间就把原本轻松的氛围拉回了现实,他并没有第一时间回答她,而是反问道:“为何这么觉得?”

    “你表现的挺明显的。”

    如果不是那样的话,他恐怕根本就不会与她讨论那些,更不会将那些事情全部都告知她,那隐约表现在脸上的挣扎骗不了人,

    虽然嘴上说着各门各派都想要白灏血债血偿,但是萧朔却并未表现出任何与之相关的同仇敌忾,他更像是一个站在中立立场的人,左右为难却又不得不按章程行事。

    可是萧朔和白灏又能有什么友好的关系?他们根本就是两个只是知道对方名字的点头之交,称不上陌生人但也就比陌生人好上那么一点点。

    “你可以悄悄告诉我,我不会告诉别人的。”她小声道,就像是在讨论什么小秘密一样。

    萧朔见她这样不由一笑,只是这笑容并未能维持很久,“原来我表现的很明显吗?也是,在你面前我总是……”

    他的话未说完,他也没打算说话,只留下这暧昧不明的半截。

    就像是他说的一样,萧朔发现他似乎总是会在她的面前不由自主的放松下来,坐在他如今的位置上,自然不是那样轻松的,无论对待什么人,都得有一张足够冷静的面孔以及态度。

    看着眼前近在咫尺却又仿佛远在天边怎么也抓不住捉摸不透的女子,萧朔抿了抿唇道:“的确,我并没有想要对他下杀手的意念。”

    他直接承认了,倒是意料之外。

    没等唐茗回应,萧朔便接着说道:“就如我先前说过的,白灏是那一族的遗孤,当年为了藏宝图更是为了那传闻中能起死人肉白骨的医术秘籍,所以那一族惨遭灭门。”

    唐茗当然没有忘记。

    他说这话的时候并没有看着她,那纤长的食指一下一下点着木质的桌面,似乎有些不安一般。

    “与现在不同,在刚出生那时的我体弱多病,无论是从哪找来的大夫都曾断言我活不过十岁,但是谁又能甘心让自己的孩子就这样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等死呢?”

    “于是他们也参与了那一次的事件,夺走了无辜之人的性命了,就为了给自己家儿子的性命续上几年的可能性。”

    如果失败了的话,她现在估计也就看不到他了吧,也就是说……

    “就如你看到的,我的性命从小便建立在无数人的尸骨之上,哪怕现在白灏来取走我的性命,我也无话可说。”他拿起了那盛满茶水的杯子,“我又有什么资格升起想要杀他的念头?血债血偿天经地义。”

    看着他这个样子,唐茗不知怎么的就想起原著剧情中他最终被白灏所杀的那一幕了,原本在她看来有点搞笑的剧情顿时变得沉重了起来。

    见她的神情不似之前那般轻松了,萧朔笑了笑,“那么现在的你还认为,只有我才有资格去学那武林秘籍吗?”

    武林秘籍早就被白灏夺走,他这番话更像是在开着无伤大雅的玩笑,只为了让气氛不再那么凝重。

    但是唐茗没有get到他这调节气氛的点,她仰起头伸手捧住了他的脸,认真道:“没错,我依旧是这么认为的。”

    “血债血偿没有错,你想要还给白灏一条命也没有错。”她注视着他,神情是从未有过的诚恳,“可是我不想让你死。”

    他被她的举动给惊的一怔,但却并未躲让,怔愣过后眸色微沉,“你这般,倒是令我十分为难啊。”

    他的回答就像是印证了唐茗的猜想一般,就算是真的和白灏打起来,恐怕下不了手的人不是唐茗而会是他自己,萧朔本就没想过要去征讨白灏,不如说他似乎更愿意以自己的性命去偿还父辈的所作所为。

    可是盟主的职责与他自己的意愿有所冲突,所以才会感到困扰纠结。

    她捏了一把他的脸,趁他没反应过来之前赶紧收回了手,“是个人都想要能够继续活着,你却为了这样的事而烦恼?”

    “问心无愧自然活的安逸,可我并非是个好人,做不到问心无愧。”萧朔摇头。

    “这世上活的快活的坏人多的是……”唐茗还想说什么,但是最终止住了,“你倘若死了,那我岂不是也做不到问心无愧了?”

    他闻言有些疑惑,“为何?”

    “白灏能得到藏宝图是因为我,那些被杀之人的血债怎么说也该由我背负才对,你如果为此丢了性命,那我就是罪魁祸首。”

    她的观点萧朔却无法苟同,“这不一样。”

    唐茗觉得萧朔如果硬是要觉得他是个坏人,那么恐怕这个世界上也再没什么好人了。

    “所以谁都别死不就好了。”她说道。

    “是啊。”

    他回答的随意,似乎也只是随口应和她一般,并未真将这番话放在心上。

    “如果谁都不用死,那该多好。”

    唐茗看了看他,“反正你是不会死的。”

    “嗯?”

    “我不会让你死的。”她说道,“白灏也是。”

    萧朔不由正色看她,哪怕知道现在并不是说这样话题的好时候,可今日本就是出来放松心情的,那些平日里不太适宜说的话也就只有今日才能说了,“于你而言,我与白灏谁更重要?”

    如果他问的是他和白灏掉到水里她会救谁的话,唐茗一定回答救他,毕竟当初她被推下水可是被他救起来的。

    “为何这么问?”

    “我想知道。”

    自从坐到武林盟主之位后,萧朔似乎再也没有和谁攀比过了,哪怕在这之前他也都升不起和任何人比较的心情,因为他并不认为这是有意义的。

    可头一次,他想要知道他与白灏在她心中的分量到底谁更重要一些。

    只是想要得到一个回答罢了,他并无其他奢求。

    唐茗看着经过这一天的游玩和刚才对话所涨满的好感度,沉默了一下道:“大约是白灏吧。”

    [恭喜~成功拒绝指定目标,获得2000点积分,目前总计3000点积分~请渣渣再接再厉~]

    是预料之中的回答。

    萧朔说不上有什么失落,毕竟这是早就知道的,而她也没有向他撒谎的意思,这至少说明了她对自己是坦诚的。

    可是,即便如此却还是那样的难受。

    “你让我有些伤心。”他说道。

    “要吃些糕点吗?”

    他笑了,“好。”

    ……

    萧朔果然如同约定的那样,在各门各派集结之时将她给带上了。

    这还是唐茗头一次看到仿佛电视剧里才会出现的场景,门派之间各自为营,但是因为并无掌门所以皆由几位在门派中颇有威信的师叔长者带领着。

    据说是找到了白灏的住所,打算一举将他拿下。

    唐茗觉得他们是拿不下的。

    当初她在白灏身边的时候,因为要顾及着她,所以白灏根本就没有什么时间可以修炼,如今她不在了,白灏修炼的时间大大宽裕了起来,很显然已经不是当时的水平了。

    只要别告诉她这短短几天他已经筑基或者修炼成金丹或者元婴,就一切都好说。

    依旧是没有人质疑她的存在,似乎只要待在萧朔的身边,其他人便也一致的认同了她一般,他们对这位武林盟主似乎有着相当高的信任。

    看多了那些就算是武林盟主也是会被各门各派防备并且暗地里使绊子的设定,现在这仗势倒是一股清流啊。

    就像是最开始的那样,她戴着曾经的面具,骑着萧朔为她准备好的马,一路跟着大部队前往即将成为‘战场’的地方。

    越是往里走,她便越是对他们即将到达的地方了然于胸。

    毕竟她之前就是从这里逃走的。

    穿过茂密的树林,入眼的是一片鸟语花香,在不符合季节的植物的映衬之下,一切都宁静祥和的让人不愿破坏,这里如同世外桃源一般。

    而在这片地方,放眼望去能够住人的也就只有那一栋不大不小的木屋了。

    “哼,那魔头倒是会享受。”

    “很快他便享受不了了,我等要让他尝尝掌门以及师叔们所受之苦!”

    人太多了,所以唐茗并不能准确的分辨出这话究竟是哪些人说的,可就算分辨不出也无所谓,因为这想必是在场所有人的心声。

    “魔头!赶紧出来速速受死!”

    原本这是夜麟昱的称呼,却不知什么时候被按在了白灏的身上,并且没有人对这个称号表示过异议,对于他们来说,杀人不眨眼的白灏的确更像是魔头一些。

    唐茗下了马,混在人群中。

    一群人叫嚣了许久,大约是正派人士的风骨,所以并没有人直接闯进那木屋的意思,只是在外面叫嚣着,等待那人自己出来。

    这要是白灏不在家怎么办,他们没考虑过吗??

    这种尴尬的事情自然不会出现在一本正经的武侠小说里。

    没过多久木门便被推开了,瞬间人群全部安静了下来,那人走出来时踏在木质的地板上的脚声都分外清晰。

    “真吵。”他的声音有些冷,但是却是唐茗熟悉的音色。

    人太多了,所以唐茗有些看不清。

    她找了一下角度挤了挤,这才看到了站在众人对立那一面,仿佛隔着一个天地一般的白灏。

    这才短短几日,他却全然不同了,这个不同并非是指心境的不同,而是十分简单粗暴的连外貌都不太一样了,曾经唐茗就说过,虽然这个世界的攻略目标容貌或多或少都特别漂亮,但是白灏的那种漂亮与所有人都不一样。

    他是那种感觉分分钟就像是会去修真的那种容貌,就算不穿白衣也依旧给人一种仙风道骨的感觉,不光是修真被她说中了,现在的他原本那一头黑发也不知为何变成了白色,眉目依旧是原本的样子,只是那双眼睛却远远的能够看出一些红色。

    这样的他与其说像是仙者,不如说……

    “魔……妖魔!”突然有人说道。

    “定然是修炼了邪门的功法!走火入魔了罢!”

    “心术不正走火入魔是必然的。”

    “今日便替天行道!”

    唐茗看到白灏勾了勾唇,似乎将他们这些话都听了进去,以往的他总是一脸冰霜偶尔笑一下便是让人不由晃神,可现在他笑起来却让人冷不住打起寒颤,没人能再将注意力放在美色上分毫了。

    “替天行道?”他缓缓的重复了一下他们的话,似乎觉得好笑一般,“那你们便试试吧。”

    人多了就能壮胆,就算知道对方是轻而易举斩杀了各大门派掌门的狠角色,但是因为在场那么多人,人一多,他们也就不那么怕了。

    于是话音刚落,不需要任何人组织,一群人便一拥而上。

    这个时候他们倒是忘了自己是名门正派,也不讲究什么公平了,所有人的目标都只有一个,那就是杀了他,为自家掌门报仇,或许顺便还能得到这魔头的功法。

    他们各怀着什么心思先不说,只是人多力量大在这样的状况下却好像起不到什么作用。

    瞬间,地上便倒下一片。

    或痛苦辗转或干脆昏迷了,倒是没死一人。

    原本打算出手的萧朔也因为这一异状而不由顿住了,可是在这种情况下身为武林盟主的他显然不能无所作为,就算他什么都不做,也会有人逼着他去做。

    “萧盟主,这魔头定是学了什么邪门的功法,请一定小心。”

    “盟主,我派会全力协助您!”

    “萧盟主……”

    萧朔苦笑了一下,白灏没有对那些普通的门派弟子下杀手,这说明哪怕是走火入魔了,他也依旧保持着属于自己的一部分坚持,或者这个还能称得上是良知。

    而他却不知道还能不能坚守的住自己的。

    白灏显然也注意到了这边的动静,他的目光落在萧朔的身上,暗红的眼眸带着掩盖不住的恶意,“萧盟主也来了?说起来武林盟主是否也能算得上是一派之掌?”

    “在下这是把您给漏了,当真是不敬啊。”

    萧朔一愣,可就在这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不到一秒之间,他已不知何时来到了他的身前,萧朔连忙抬手防备,勉强接住了他打来的一掌。

    曾经萧朔以为,那传说中的武林秘籍就算再怎么霸道,那也只是一个秘籍罢了,是需要时间修炼的,没个一年半载,再怎么天才的人也无法将其吃透。

    可他到底是低估了。

    明明拦下了。

    腥甜的味道窜了上来。

    众人见盟主被对方一掌打吐了血,这时才感受到了双方实力的差距,纷纷感到了惊恐,可是事到如今也没有退路了,只能趁着这魔头的注意力在盟主身上的机会,试着偷袭了!

    可是其余那些人的袭击对白灏而言就如同蚊虫一般,虽然烦,但是并不能拿他怎么样。

    比起这些人,他显然还是想更早的解决掉眼前这一个。

    他想要杀了他的理由实在是太多了,无论是哪一个都让他想要赶紧让他消失,对于白灏而言,众人所信赖着并且推崇的盟主着实有些碍眼。

    想要挡住对方的攻势实在是有些困难,萧朔也只是勉强的支撑着,他可以感受的到对方并未使出全力,更像是在对待玩物那般戏耍一样。

    他忽然就有些不想再反抗了,死在白灏手中倒也算是偿还了他父辈所犯下的罪孽。

    可是他的脑海中却不由的想起那日晚上,她曾对他说过‘我不想让你死’,他要是就这样死去,似乎会让她感到困扰吧。

    或许将她带到此处,会是他此生最后悔的事情。

    “别伤害她。”

    在最后,他对他说道。

    丝毫不抵抗的状态下接下对方的一掌,绝对是活不成的,白灏对他下手的狠度与对其他人不同,几乎招招下了死手,此时听到他的话,他更是冷哼了一声。

    可他的一掌终究是没能落下,或者应该说是在半途就被人给截下了。

    挡在他面前的身影是那样的纤细,萧朔似乎有些愣住了,而白灏看着那张面具半响,似乎并未在第一时间认出她,却为她能轻而易举挡住自己的攻击而感到惊讶。

    毕竟戴的不是同一个面具,唐茗如今的面具是问萧朔要的,更加符合这个世界人的审美。

    这都不是重点。

    重点是她发现她好像还是可以应付白灏的。

    系统的内功心法配上她自身sss级精神力等级的资质,的确是到了能够吊打这个世界所有人的地步,可是要对上修真秘籍还是差了一些。

    好在就如同唐茗所料那样,那个秘籍虽然是修真秘籍,但是白灏却没有真正意义上的达到修真的境界。

    他的心境太过杂乱,在没有人指导的情况下就算再怎么有天赋,也是没有用的。

    像现在这般走火入魔已经算是比较好的一个结果了。

    不过为了以防万一,唐茗还是花了点数兑换了系统商城的限时道具,系统商城里的道具大部分都是十分坑爹的,但是唯有一些限时道具还算不错。

    因为有时间限制,所以价格还处在可以接受的地步,而那些永久有效的道具,则是唐茗目前所买不起的,以后估计也买不起。

    好像也没有以后了。

    她买的是系统商城的一个叫做,名字太过猎奇了,所以以往唐茗都是看过便直接略过了,一直到那天她一个个翻下来,才注意到它。

    这个技能和她直接兑换的内功心法有那么一点点的相似之处,它同样也是根据宿主自身的资质条件而决定强弱的,而且关键的是它所参照的比例是按照修□□的强度所制定的,共花费2000点积分,时间是一周。

    虽然唐茗用完之后没觉得有什么区别,但是按道理来说她现在的程度应该是修真界的sss级。

    不过大概她就是个俗人,既没有看破红尘,也没有自己创造一个小世界的想法,大概是系统为了防止宿主私自偷偷回到自己的世界,所以划破虚空的功能也没有。

    总结一下就是强无敌,除此之外没什么其他的感觉。

    虽然没有什么实感,但是在轻而易举的接下白灏的攻击时,唐茗觉得这点积分还是挺有用的,不过如果不是知道接下来没有其他世界了,她大概也不会这么乱用,而是会找一些其他更加方便的方法。

    “白灏。”她喊了他一声。

    他竟是整个后退了一步,神色间有些不敢置信,还有一些不易察觉的狼狈之色。

    “你想杀的人都已经杀了,毁掉他们的立足之地,有这样的必要吗?”她问道,“在你杀了那些掌门之后,就算是再沉重的血海深仇也该一笔勾销了,再继续下去只会变成永远都无法化解的执念。”

    唐茗觉得自己不太适合煲鸡汤,白灏显然也不会听她瞎比比。

    “连你也要妨碍我吗?”在面对她时,他的神色才会有些回暖,只是那片刻的温柔在她说完那番话后便瞬间消失殆尽了,“我以为至少你会站在我这一边,我很失望。”

    “是吗。”唐茗一直在留意着他的神情,一直到现在她才最终确认了下来,他的情绪并不稳定,“我不会站在你这一边的。”

    她的话彻底激怒了他,他怒极反笑,“好!好!那便没什么好说的了。”

    原本几乎已经失去希望的群众看到这不知从哪冒出来的女子竟然能挡住那魔头的一击,顿时又有了指望,只是对方不过是一个女子,先前那一掌也许只是巧合也说不定。

    但是很快他们就发现,那根本就不是巧合!

    她不光是能挡住他的攻势,更是直接压制住了他,在她的面前,那轻而易举 你现在所看的《一渣到底[快穿]》 181| 第十渣四十一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香满路言情  进去后再搜:一渣到底[快穿]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一渣到底[快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逍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逍夜并收藏一渣到底[快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