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嗜血狼君缠上身 > 第七章 BLAKE和朱雀(一)

第七章 BLAKE和朱雀(一)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明朝伪君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七章BLAKE和朱雀(一)

    BLAKE和朱雀之间的故事,还要从BLAKE和队员们的关系真正好转起来的那一天开始。

    当天晚上,冷冷的月光洒落在海平面上,夜空寂静的吓人,BLAKE站在自己公寓的阳台上面,他的公寓面朝大海,海风着他白色的衬衫,或许这是特殊部队给他的最后的补偿吧,因为在进入这只特殊力量的的队伍的那一瞬间开始,他从某种意义上说已经死了,他不可以和他曾经的社交圈有任何的接触,他不可以私交新的朋友,除了队友和特殊部队,他只能是一个人。换句话而言,这是一种命中注定的必然的孤独,在他入队的那一刻,康普顿就曾经这样告诉过他,或许某一天他死了,他的尸体会被彻底消融掉,人们不知道他的存在,也不会知道他为了人类付出的一切,最终只不过是一堆彻底分解的油脂而已。

    所以,在这种情况之下,即便是开窗就能看见大海的公寓也没有想象之中那么美好了,相反呼啸的海风和汹涌的海浪似乎在这样嘲讽着他的孤独。BLAKE远眺着大海,他的神情着实凝重,眼神之中似乎有着无限的压力和无数的藏在心底的不为人知的故事和感受。

    他的肩膀还绑着绷带。血水已经止住了,不过透过结实的绷带,我们还是隐隐约约地能看到红色的血液。

    绷带虽然紧紧地束缚着他的粗壮有力的胳臂,不过BLAKE心中的结已经打开了。

    就在几个小时之前,BLAKE犯了一个愚蠢至极的错误,独自前去执行任务,要不是那些BLAKE以为是渣渣的队友,BLAKE或许早就成了吸血鬼的玩物,落得血液被榨干,成为连腐烂的机会都没有的干尸的后果了。

    BLAKE扬了扬嘴角,自己是时候改变一下观念,融入到这样一个全新的集体之中了,他告诉自己,这里不是阿富汗的战场,没有枪林弹雨,也没有纪律和口号,更没有按部就班的休憩表,有的只是一个和超自然力量对抗的团队罢了。

    BLAKE正面朝大海,思索着一切,清脆的敲门声响了起来。

    听到敲门声,BLAKE紧张地连身体的每一寸肌肤每一块骨骼似乎都僵硬起来了,他自然而又非常迅速有力熟练地地拿起别在自己健壮的胳臂上的枪,小心翼翼地迈着轻轻的步子向门口靠近。

    他侧身站在门前,透过猫眼向外望去,门口站着的不是别人,正是自己的成员——朱雀。

    确定来者是朱雀之后,BLAKE连忙收起枪,打开了门。

    朱雀穿着一身红色的旗袍,上面印着中国吉祥鸟图案的精致的花纹,旗袍的纹理非常考究,线条的修饰也很是到位,每一处褶皱似乎都是为了朱雀而特别缝制的。说起来,红色似乎是朱雀最喜欢的颜色,她喜欢红色的衣服,涂着红色的口红,连鞋子和配饰甚至都是全红色,很多时候,整个人远远地望过去就像是一团火焰,一团燃烧着剧烈光芒的火焰一样,当然着红色也同样衬得出她的美丽动人和特殊的气质。

    其实从BLAKE来到特殊部队的第一天,他就注意到了这个女人,或许像是某种吸引力,和特殊的魅力,他多看了她一眼。

    朱雀瞄了一眼男人胳膊上的手枪说道:“很警惕啊。”

    “什么?”BLAKE局促地没有反应过来,朱雀已经抬手将他胳膊上套着手枪的扣子按好了。

    “哦。”BLAKE这才了然地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说道:“没办法,职业习惯,你知道,在战场上的时候是没有昼夜的,指不定睡觉的时候,敌人的枪杆子已经直挺挺地靠在了你的头顶上了呢。”

    “有道理。对了,我带了先东西过来。”朱雀一边说着,一百年抬起手来,她手中拿着的是一瓶类似中国瓷器包装的酒瓶一样的东西。

    “这是什么?”BLAKE问道。

    “这是酒,中国的白酒。”朱雀说道:“这可是我自己酿的,你叫它朱红酒就好了。”

    “中国?你是中国人?”BLAKE的确是有一切吃惊,因为朱雀的相貌相较于中国人多的是一种尖锐和洋气,在见到她的第一天,他只觉得她有亚洲血统,但是并不知道她是中国人。

    “那是。”朱雀扬了扬修长的眉毛,一只手搭在门的一边,一边调侃似地说道:“看起来,BLAKE队长你这是准备和我在门口聊一晚上的天的节奏喽。”

    “哦,快进来吧。”BLAKE尴尬地笑了笑,随即向后退了两步,明显有些局促。

    毕竟是单身男人的公寓难免不了脏乱差这三字形容词。

    朱雀倒是很自然地走了进来,丝毫没有任何表现。

    “有点乱啊。你别介意。”BLAKE尴尬地站在一边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wow~wow~wow看看我发现了什么。”朱雀怪声怪气的说着随即用两只手指从沙发的一边夹着一条白色的男士四角内裤出来。

    “!”BLAKE一把转了过去,别在自己的身后,黝黑的皮肤之下有些泛红。

    “那是军队里统一的。”朱雀说道:“你还是很想念你的阿富汗生活吧。毕竟对一个像你这样的男人而言,战场或许才是最好的地方,没有勾心斗角在血浆和枪弹以及硝烟的最前面,无所畏惧,笔直地冲上去。”

    “你似乎很有体验啊。”BLAKE说道。

    “那是因为……”朱雀想要说什么,但是还是咽了回去,她打开酒壶的塞子,一股浓郁的香气飘了出来。

    “啊,好香的味道。”BLAKE不禁赞叹道。

    “我可是用了秘方酿制的。”朱雀说道:“全当道歉礼吧,要不是我们一开始不尊重你,你也不会自己去吸血鬼的窝献血,还不给证书和学分。”

    “呵呵”BLAKE被朱雀的语气逗笑了,他低了低头,说道:“其实是我不对,我是说,我还没有从以前的身份之中脱离出来。这和那不一样。”

    “谁说不是呢,你在战场上对手不过是人,只不过比的是谁的力气大,谁的枪法好罢了但是现在,对手是没有心跳,完全未知的生物。我们的未来,也是未知的,不是吗?”朱雀优雅地倒了一小盅酒给BLAKE,BLAKE若有所思地望着朱雀,一口喝下了眼前的酒。

    “真不错。”BLAKE赞美道。

    “我们其实早就接受你了。”朱雀说道:“你的实力你的大脑你的领导能力,我们都无话可说,只不过,我们知道现在的工作和任务所带来的压力和精神上的重压是很大的,我们只是不想要再更多的军人一般的条条框框的规矩的约束罢了。说实在的生活已经够累了,不是吗。”

    “我懂得。”BLAKE点点头说道。

    “所以,这一杯敬你。”朱雀拿起小小的酒樽一口喝了下去道:“为了理解干杯。”

    “干杯?”BLAKE扬了扬眉毛。

    “只是一个俚语罢了。”朱雀笑道:“所以,不如,你跟我讲讲你在阿富汗的故事?”

    “阿富汗的故事?”BLAKE嘟哝了一会,摇了摇头说道:“阿富汗,我不想再提起了。”

    “为什么?”朱雀追问道:“难道就没有什么值得你回忆或者印象深刻的故事吗?”

    “印象深刻……。”BLAKE望着就被,面色有些微红,他的确记得一件事情,一件他终生难忘的事情。

    “那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有3年了吧。”BLAKE望向朱雀说道:“3年前,我在阿富汗遇到了一件事情,让我遇见了一个人。”

    “一个人?男人还是女人?”朱雀很感兴趣地样子问道。

    “女人。”BLAKE沉默了片刻说道。

    “是吗……看起来不是一段很开心的回忆。”朱雀望着德里克哀伤的脸色说道:“如果你不想说,那就算了。”

    “不不不。”BLAKE说道:“你说得对,既然我已经决定忘记过去了,那么就应该能够把它说出来,不是吗。”

    朱雀没有说换,她望着BLAKE的神情有些紧张和忧愁。

    “这段故事,还要从一次特殊的任务开始,我被接受了一项绝密的地下任务,带领一支分队,前往敌军的控制中心去偷一份资料,那是上不了台面的任务,资料在阿富汗政府手中,而除了我的行动组之外还有很多势力在暗中争夺那份资料。那份资料到底涉及什么信息我不清楚,我只知道,那次任务是我人生之中最没有办法忘怀的任务。”

    BLAKE端起酒樽,酒水之中倒影的他的身影。

    透过他的眸子,似乎可以看见燃烧的狼烟,行走的坦克,和枪林弹雨的阿富汗战场。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嗜血狼君缠上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康普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康普顿并收藏嗜血狼君缠上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