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嗜血狼君缠上身 > 第八章 信息量略大

第八章 信息量略大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天唐锦绣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飞机逐渐上升,我们四个人站在远远的石头后面,神色难看,各自思索。

    “你们谁带着通讯设备吗?”我问道。

    “你想和上面取得联系吗?”BLAKE问道。

    “是啊,毕竟哈斯顿说茉莉是卧底的事情也只不过是凭借感觉还有之前的一些读心所判断的,或者有不是呢?”我道。

    “可是现在在驾驶室里面的人是她没有错。”哈斯顿说道。

    “即便是她那又能说明什么?”我反驳道:“这架飞机本来就是茉莉制造的,他本来也是驾驶员,在驾驶室理所应当啊。”

    “那不是真正的茉莉。”一个声音从我们的身后传了出来。

    我们四人连忙回身,一个哥哥屏气凝神,甚是紧张。

    黑暗中一个男子的身影掩映在绿茵之中,逐渐向我们靠近。

    “究竟是谁?疑神疑鬼的?”BLAKE一怒,身体剧烈地释放出了一些电流,电流闪烁达到了照明的效果,我们万万没有想到的是,电流光线之下显现出来的脸根本就不是别人,而是我们熟悉到不行的MIKE。

    “MIKE?怎么会是你?你没有在飞机上吗?”我回头望了一眼飞机又望了一眼MIKE,表示自己的思绪已经开始有些乱了,一个夜晚,4个原本该在飞机上的人都没有在飞机上。

    而此时的MIKE也是完全不一样,他浑身上下全部都是灰尘泥土和伤疤。而且这些杂物都混在在他满脸的汗水之中,看起来就好像是正在被人追杀一样。

    “那并不是茉莉?你什么意思?”哈斯顿回身望着那架飞机,似乎想越过那飞机的坚韧的外皮看到些什么。

    “没有用的,他们已经做了完全的防读心的处理。”一个声音再一次地响了起来。

    我们所有人在回身往那声音传出来的位置望过去,茉莉扶着康普顿走了出来,颤颤巍巍的,就好像刚刚经历了一场大战一样。

    “茉莉?”BLAKE一愣,回身望着那渐渐飞远的飞机又回过头说道:“那……那里面坐着的又是谁?”

    “究竟是怎么回事?”我神经一紧,哈斯顿和BLAKE以及朱雀都已经围成了四面的防御队形,我们紧张兮兮地望着眼前这些熟悉的面孔,甚是紧张。

    “你们究竟是什么人?”我道。

    “我知道。”康普顿缓缓地走了两步上前望着我说道:“我知道你们或许很难接受也很难想象一切就在今天晚上一个夜晚的时间发生了这么大的巨变。”

    “你究竟想说什么?!”BLAKE威胁着浑身的电流开始挑衅似地跳动。

    “就在今天晚上,世界联合保护组织WPS,也就是我们特殊部队的最终的头头,发生了巨大的洗牌。”康普顿说道:“保护组织的局长,也就是一直以来我们开电话会议时候的那个神秘的领导人,现在下落不明,生死未卜,世界各地的WPS组织的各个机构的分组织,包括我们在内都被一个不明来历的全新的篡位而上的意图不不轨的人控制了。”

    “你是说这是一场内部的政治灾害?”我道。

    “一切发生的都是在是太过突然,包括那飞机上的茉莉,其实不单单是茉莉那几飞机上面还有你们。”康普顿说道。

    康普顿这一句话说得我实在是整个人都起了起皮疙瘩,甚是渗人。

    “你什么意思?什么叫飞机上还有我们?”哈斯顿问道。

    “你们还不明白吗?”站在一边的茉莉说道:“最高组织的最高领导人被强行谋权而下,下落不明现在控制世界各地组织分部的人意图不轨,他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洗牌和换血。”

    “洗牌和换血?”我摇摇头,似懂非懂。

    “不管怎么说,这件事情说起来还是非常复杂的。”MIKE说道:“但是如果我们一直纠缠在这个地方,不敢进先找个地方掩护起来,指不定我们就活不过今晚了。LUCY没有办法争取更多的时间的。”

    “LUCY还在飞机上?”朱雀问道。

    “我们先跟你们走。”哈斯顿说道。

    “哈斯顿?”我连忙劝住说道:“你这是干什么,我们现在还不知道他们的身份啊。”

    “放心吧。”哈斯顿说道:“我们先走。”

    既然哈斯顿这样说,而且一副非常安心的样子,我也实在是没有什么办法。也就只好跟着哈斯顿一路走过去了。

    我们众人在这片泥泞的山林之中艰难前行着,忽然枪林弹雨就像在一瞬间出现一样,飞机的轰鸣声和相声掠过我们的头顶,灯光四散下来。

    “他们察觉到了!”MIKE说道:“我们必须快点了!”

    “究竟是谁在追我们?”我边跑边问道。

    “说了一时半会说不明白的。”茉莉一边缠着康普顿往前跑一边说道,我这才看清楚康普顿的腿一瘸一拐的似乎收到了伤。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啊。”BLAKE说道。

    “用结界吧。”一个身影走到了我的身边和我一直向前奔跑着,是那个紫衣女子。

    “这时候你出来了?!”我说道。

    “快点用结界吧。”紫衣女子继续说道。

    “结界?我不会啊。”我慌忙地说道。

    “你的魔法*录。”紫衣女子低声说了一句就消失了,时间仿佛回到了方才,枪林弹雨继续。

    “飞机上有红外线扫描,我们是人,通过热量查询,我们估计是已经被锁定了。”MIKE说道。

    我停下脚步来。众人一边向前跑一边望向我。

    “沙琪玛你干什么?”哈斯顿大喊道:“会死的!”

    我已经来不及时间去解释了,希望这次一直和我分享意识世界的那个紫衣女子还会再救我一次,我从怀里掏出那本魔法*录,与此同时一颗导弹正从我的头顶笔直地落下,锁定在我的身体之上。

    “沙琪玛!”MIKE大声嘶吼道。

    我松开双手,魔法*录自己就漂浮在半空之中,书页不断地翻着,而在那不算的翻页之中我似乎看到了那个那个咒语。

    “力量汇聚在我的手中。”我大声喊道:“天地隔离,滞空、滞时。”

    我继续念着这忽然涌现进我大脑之中的咒语,但是那枚导弹似乎已经到达我的头顶上方了。

    忽然一个男人的双臂有力的抱进了我。

    “分子重组!”哈斯顿的声音在我的身后响了起来,紧接着我就觉得自己的身体在一瞬间被分解成了无数分子大小的元素颗粒,而在下一秒我已经出现在了康普顿他们的身边。

    哈斯顿以一种极快的速度松开我。

    而这个过程似乎丝毫没有耽搁我念咒语的流程,我眼角瞥向我刚刚望着的位置导弹落地炸开,火浪向我们涌现过来。

    “结界!”我大声喊道,地面上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包围圈,而这个包围圈就像是一种奇异的图腾,上面的图案类似于魔方。

    而一枚导弹此时此刻就已经出现在了我们的头顶。

    “大家都站进这个圈子里面!”我大声喊道。

    “结界,成立!”

    “朱雀!”正在我喊得那一瞬间,BLAKE发了疯的大喊起来,因为在那一个瞬间,朱雀跳出了我的结界图腾。

    下一秒我们还身处在这样一片森林之中只是枪林弹雨都已经不见,而且周边的一切是异常的安静。

    “朱雀!”BLAKE大声喊着在四周回望着。可是哪里还有朱雀的身影。

    “她没有进结界。”我说道:“在这里你找不到她的。”话未说完,我已整个人虚弱无力,顺势倒了下去。

    可是我倒进的并不是干硬的土地,而是软软的结实的胸膛,哈斯顿从后面抱着我,顺势坐了下来。

    “你靠在我身上,躺一躺。”他低声说道。

    我实在是太过虚弱无力,也就不再避嫌矜持了,整个人靠在他的身体上。

    “你还是隐藏了你的能力。”我低声在他的耳边说道。

    “这时候就不要说这些话了。”哈斯顿说道:“你这么累是辩驳不过我的。”

    “追我们的究竟是什么人?”BLAKE坐下身来,眉头紧皱问道,很显然他很明白朱雀为什么在这种情况下要离开我的结界魔法,而一个人面对那种危险。或许这一别,又是长久的不见。

    “等等。”哈斯顿说着就抬起自己的手臂,我正在他怀里,看得见他的脸,他轻轻地皱了皱眉头,两颗独属于吸血鬼的獠牙伸了出来,咬破了他自己的手腕,鲜血流了出来。紧接着,他就把流着血液的胳膊放到了我的嘴边。

    我知道他的意思,微微张开口,稍微地吮吸了一些。

    他呼了一口气抬手用手头舔了舔自己的手腕上的伤口,过了片刻,伤口愈合。

    “谢谢。”我说着稍微地直了直身子。

    “没事。”哈斯顿说道:“我可不想他们讲解这个比较复杂的事情的时候你累的整个人睡过去,到以后再拖着我给你讲一遍。”

    我很是劳累,加上也知道他的个性,也是为了我好,这一次也就不像往常一样和他整个你输我赢了。

    “这件事情还要从整个组织的结构来说。”康普顿坐在一边说道:“就像我之前和你们说的一样,我们的组织是暗中的诅咒,但是我们也是受到明处的组织控制的,这个明初的组织就是我刚刚说的WPS,WPS对外说是世界安保协会,但是实际上是各个世界领导人一起合作出资支撑建设的针对超自然力量的安全组织部队,而局长在最近却意外不见失踪了,副局长顶上了位置,因为这个组织实际上是对各个国家领导人负责的,但是各个国家的领导人对超自然力量根本也就是一知半解,副局长获得了他们的信任,表面上是顶替局长继续经营组织的运行,但是实际上却是在不断地换掉以前的血液,全部用自己的人马,为称霸世界做准备。”

    “既然这样,那和茉莉长得一样的人是什么情况?”哈斯顿问道。

    “先听我说。”康普顿说道:“我们得到这个消息是在今天晚上,我得到的信息是内部的一个好友给我的,所以我们就有了先一步的时机,我知道这次事件绝对是副局长做了长时间谋划的,我也知道今晚我作为局长身边的红人是绝对要出事的,所以我就马上带大家撤离飞机,但是我们却没有找到你们。”

    “哦。”BLAKE说道:“我去见朱雀了,她通过电波和我私下联系,我恳请她今晚来见我所以……”

    “我……”我说起这个有些不大好意思,毕竟你不能说是因为你自己把破非要跟踪人家出来吧这种理由。

    “我们晚上约好了一起出来走走散散心。”哈斯顿先我一步说道。

    “也是你们的地方有些隐蔽,我们没有找到,又不敢大声喊叫,所以就先行撤到了树林里面,慌乱之中就浑身是泥土了。”康普顿继续说道。

    “但是……。”我道:“这样解释还是说不通啊?飞机上的茉莉……”

    “为了给我们逃难做好充足的时间准备。我们留下了LUCY。”康普顿说道。

    “什么?你们把LUCY留下了?”我道:“这样LUCY会有危险的。”

    “这个你放心。”MIKE说道:“这个队伍最初既不是一般的队伍的原因是LUCY根本就不是人,而是人造人。”

    “你说什么?”我和哈斯顿等人都是一脸的惊阿讶和不敢相信。LUCY是人造人?

    “说到这里就要牵扯到组织上一直在做的那个克隆实验研究了。”康普顿说道。

    “克隆实验?”我摇了摇头和哈斯顿对望了一眼,看来我们对于组织的认识还真是小啊。只一个晚上,人造人克隆人什么的就都出现了。

    “而关于克隆人的事情也就是局长和副局长之间的矛盾所在。”康普顿继续说道。

    “你的意思是说局长和副局长之间最大的分歧就在这两项上?”我道。

    “不错,LUCY是人造人,所谓人造人是完全自主制造不从人类身上提取任何一定点资源的,这样的实验,上面研究到今天也是常常失败,最成功的人造人就是LUCY,而也是为了别的安全和工作原因考虑,LUCY这一个型号的人造人一共有两台,一个就是我们身边的,而另外一个就在一个只有我这个知情人知道的地方。所以对于LUCY而言是有两条命的,只要她在死前将所有的记忆内容通过无线传输给她的另外一台人造人,那么当我开启那一个LUCY的时候,那一个LUCY就是我们的LUCY。”

    “这个人造人和克隆人的区别就是人造人的人是之前没有的,而克隆人是有人类本体存在的。”哈斯顿问道。

    “没错。”康普顿点了点头道:“人造人技术难度大,开发一次要消耗很大的财力物力,而且结果不一定是成功多个,所以LUCUY这样成功的案例几乎就再也没有了,这一项技术也是没有办法被继续地开发和利用了。”

    “所以那个副局长就把目光放在了克隆人技术之上?”我道。

    “不错。副局长是爱财爱权力的,他的野心实在太大,这一次的计划应该也是野心经营策划了好久的了。”康普顿说道:“他一直主张将我们所掌握的比较好的克隆技术发展出去以此来获得更多的资金,但是局长不同意,里而且还限制了克隆人在整个组织之中的使用,那就是绝对不能克隆人。”康普顿说道:“这样下去,两个人的矛盾就激化了。”

    “那么这样的话……”哈斯顿说道:“你说的意思就是那飞机上的我们是克隆的?”

    “可以这样说。”康普顿说道:“即便是这样我想他们也应该没有克隆出哈斯顿的吸血鬼属性或者是沙琪玛的巫师属性来。即便是克隆也应该只是身体上的克隆而已,他的目的就是大换血,但是又不能让各国的领导人发现他的如狼似虎的野心,于是他就想尽办法进入数据库得到我们所有人的基因做克隆,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他们今晚的计划原本应该是——”

    “杀掉我们,用假的替换我们。”BLAKE在一边低声说道。

    “不错。”康普顿说道:“他们赶来就证明副局长已经到了一定的火候了,我们不见得斗得过,所以我留下了LUCY只要LUCY在上面还假装成大家密室之中开会而她在外面把门的假象,这样即便门打开发现我们都不在还是需要一段时间的。这就为我们变相地争取了逃跑的躲藏的时间。”

    “原来是这样。”我说道:“没想到这样复杂。”

    “还好我们找到你们了,要不然指不定你们判断失误会做出什么事情来。”康普顿说道。

    “所以我基本上是了解了。”MIKE说道:“我们现在已经彻彻底底地失去了大组织的庇护反而会……”

    “反而会成为WPS暗中追杀的对象。”康普顿说道。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茉莉紧张地说道,很显然这一个夜晚这么大的信息量,让所有人的大脑都陷入了暂停式死机的状态之中。

    “你的这个结界?”康普顿问起来。

    “这是我第一次用。”我道:“是一种结界的法术,在现实的是控制中隔离出一个虚假的空间,就是本不存在的空间,但是有真真切切的可以存在。”

    “你说的太深奥了。”茉莉说道:“不明白。”

    “他们不会发现我们的,或许现在他们就在我们的身边,但是绝对发现不了我们,你们放心就好。只是结界的时间不会太长,一方面是我的体力透支的缘故,另外也是长时间地在结界中会导致自身的时间流错乱,影响身体健康。”

    “能暂且先消失一段也是好事,说不准他们应该搜查一会就离开这里了。”哈斯顿说道:“你要是不行了就和我说,我的血还多。”

    “你别硬撑了。”我转而望着他的双眼说道:“我能感觉到你已经来时干渴了。”

    我这样一说哈斯顿就叹了一口气。

    “血资源都在飞机上。”康普顿说道:“不如这些日子救我们轮流喂你吧,用我们的血液。”

    “人类的血液需要好久才能再生。”哈斯顿说道:“你们不用管我,我自然由我的方法。”

    “只是要保险才好。”我抬头望着他说道:“要不,太痛苦了。”

    我这样说着,却猛地觉得哈斯顿的手猛地握紧了我的手,他望向我眸子之中的神色变了好多。

    “我们要赶紧先制定出一套方案来。”康普顿说道:“我们现在是只有人了。”

    “没错。”茉莉说道:“既然我们只有人就一定要先把人给弄齐了。”

    “我们先去找LUCY的令一具身体。”康普顿说道。

    “LUCY的令一具身体在哪里?”BLAKE问道。

    “在一个没有人知道的地方。而且我们去到那里的话,或许暂且是能够逃避他们的追杀的。”康普顿说道。

    “究竟是什么地方,你确定这个地方副局长他们不知道吗?他们总不会已经在那里守株待兔了吧?”我道。

    “放心吧。”康普顿说道:“只有我和局长知道。”

    “究竟在哪里?”哈斯顿问道。

    “胡夫金字塔。”康普顿说着,语出惊人。

    “埃及的胡夫金字塔?”BLAKE问道。

    “不错,在胡夫金字塔扥的地底之下有胡夫金字塔正正的地址。”康普顿说道。

    “什么?”我一愣说道:“你的意思是地面上的胡夫金字塔只不过是掩饰?真正的在底下?”

    “没错。”康普顿说道:“我们把LUCY的那一具身体放在那里,而且最重要的是,那一具身体会比现在的LUCY腰厉害一些。毕竟是第二个更进步了不少。”

    “进入金字塔应该不是什么简单的事情吧?”茉莉说道:“我们现在连我们自己的位置都不清楚。”

    “我可以去。”哈斯顿说道:“我可以去到胡夫金字塔,而且是最快的时间,可以说是瞬间。”

    “你一个人去金字塔?”我道:“我和你一起去吧。”

    “我带不了人的。”哈斯顿信口拒绝道。

    “你少来,刚刚你明明就带着我一起分子重组了。”我道。

    “你的身体。”哈斯顿说道。

    “我的身体你不用担心,只是有点累罢了。”

    “你们就不要挣抢了,咱们必须一起行动,一分开来,就现在这种局势来说,指不定就再也联系不上了呢。”康普顿说道。

    “可是我的能力有限只能携带一个人。”哈斯顿说道:“超过一个人可能就会产生错误,到时候分子组合不回去就完蛋了。”

    “你一个人去趟中国。”哈斯顿说道。

    “中国?”我一愣说道:“你让他去中国干什么?”

    “去找一个人。”康普顿说道:“当年放置LUCY的身体的时候并不是我和局长放的,而是请了中国的一个盗墓大师亲自到法老的陵墓之中放置的,所以,即便我去了也不一定能活着出来,毕竟你们都知道,埃及法老的亡灵诅咒是相当灵验的。”

    “中国的盗墓师还真是厉害,都能拿下外国的陵墓了。”MIKE说道。

    就这样一夜畅谈着,休息着,我的结界在天明的瞬间也消散开来了,我睁眼一看没吓一跳,这些人找我们的决心实在是太大,几乎把整片森林都炸的不成样子了。

    BLAKE望着眼前的场景,神情有些紧张。

    “你好是不要担心了。”我三两步揍过去说道:“朱雀会控制火焰,这些火药什么的不会伤害到她的。”

    “但愿吧。”BLAKE点点头道。

    “似乎已经没有人了。”茉莉说道。

    “不错,他们应该已经断定我们不在这里了。”哈斯顿说道:“没有人的活动电波的迹象。”

    “那就好。”我道:“这样大家在这里我也放心和你去中国。”

    “你和我去中国?”哈斯顿走上前来说道:“你不能和我去。”

    “为什么啊?”我怏怏道。

    众人见我们两个冤家又掐起来了,都一个个地闪到了一边去了。

    正片林子里面就剩下我们两个人。

    “你得带我去。”我道。语气里面没有一点点的商量。

    “我说,不能。”哈斯顿也是相当强硬。

    “你究竟什么意思。”我说道:“我要去哪里有我的自由,你管不着。”

    “我知道你要自由。”哈斯顿面对着我说道:“可是你也要看看现在的形式,现在我们周边全是敌人,形势非常的危险。我可以随时分子重组,姑且不会有事,那你,你受伤了怎么办”

    “我是女巫,就算我受伤了我也不怕。”我无所谓地说道。

    “我怕。”哈斯顿不假思索地说道。

    空气仿佛就在这个瞬间凝固了一样。他什么意思?我望着眼前这个一直以来不羁不正经的吸血鬼,他的棕褐色的发丝在空气中微微地颤抖着,一双红色的眸子认真地望着我,他的脸还是愈加的轮廓分明了。太阳光似乎刚刚展露在这片几乎被烧成空地的森林里。哈斯顿正侧逆着光朝我我站着,光洒在他的脸上,晶莹剔透的汗珠闪着光,就好像钻石一样。

    或许哈斯顿也没有想到自己会这样干脆地说出这样的话。

    我们就这样站着,面对面站着。

    “你怕什么?”我试图让一切变得简单,我说道:“你是怕你自己受伤吧。”

    哈斯顿望着我,认真地摇了摇头说道:“这么久了,你难道还没有察觉出来吗?”

    “察觉出什么?”我问道。身体僵硬。

    “……”哈斯顿一句话都没有再说,而是略微倾斜着身子向着我靠了过来,他的那张干净的脸越来越近,越来越近,这一个瞬间我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只是僵硬地直直地站在那里。

    我不敢睁眼,干脆闭紧了眼睛,只是恍恍惚惚的感觉到他俯身探了下来鼻息暖暖得喷到了我的脸上像阳光一样很舒服,然后是两片薄薄的唇,清泌,清凉,但是似乎他并没有由此打住的意思,他那两片冰凉的唇带着倔强就那么压下来我有点慌紧紧的闭住眼睛一点也不敢睁开感觉着嘴上那波荡开的凉意就这样,好像很久,好像又一瞬,就好像雪花飘落在冰面上刹那间的凌结,他缓缓地离开,我慢慢地睁开眼,眼前就是他的笑`````他的手指贴在我的嘴上一脸温柔,然后,手臂缓缓落下,他望着我,柔情似水。

    我的大脑几乎是彻底的空白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去回应,也不知道自己地哈斯顿是什么样子的感觉。我什么都不知道,一切来的都太突然,我一时半会接受不了。

    “我……。”我抬头望着他,才能过来都没有觉得,阳光之下的他是那样的英俊,丰神俊朗的。这个时刻的他似乎一丁点的那种平日里的不正经都没有,这样想来,往日里相处的时光和画面不断地闪过我的脑海,那一次次的吵闹和偶遇或者都不是偶然,或者在我一个人默默前行的时候,他就在某一个位置,一个我看不见的位置默默地张望?

    “为什么?”这样安静地对望了半天之后,我没有出息地挤出了这样三个字。

    “Everything。”他低声说着,眉宇之间越发的温柔。

    我从来没有被告白过,尤其是没有被这样的吸血鬼告白过,这是我一辈子都没有想过的事情,但是真的发生了,而在真的发生的时候我却什么都不知道。甚至不知道该说什么,该做什么。

    “我……”我刚想说什么,哈斯顿忽然咳嗽了一声,我一愣,紧接着他笑着说道:“说起来你和我一起去中国也好,你不是还专门为了学习巫蛊之术去过中国吗?一起去或许还能说上话什么的。”

    “……。”经历了刚刚那么一出,我倒是一点气势都没有了,我转了转身说道:“好。”

    正在这个时候,MIKE从远处走了过来,可算是把我从这样紧张和尴尬道不行的气氛之中拉出来的救世主。

    “MIKE什么事?是不是康普顿有什么事情要说?”我着急着说道。

    听我说话这么着急哈斯顿在我身后低声笑了两声,我的脸瞬间就僵硬了起来。

    “是啊。”MIKE道:“你怎么了,怎么看起来怪怪的?”

    “我没怎么,没事,好得很。”我连忙解释道。

    “那就好,那一会赶紧过来吧,我们在前面找了个山洞。”MIKE说道。

    “好嘞,这就过去。”我点点头说道。

    MIKE转身离开,我长长地呼出一口气,一回身,哈斯顿就站在我的后面。

    “哎呀!你吓死我了。”我抱怨着,他却弯下身子,把嘴靠在我的耳边低声说道:“早知道你是这样就早点向你告白了。”

    话一说完,他也不等着我说什么转身向外走着。

    “你什么意思啊!”我边喊着边往前走着道:“我怎么样啊?你倒是先把话说清楚嘛。”

    我们一路回到了康普顿找到的山洞里面。

    哈斯顿四周打量着说道:“这里这个山洞倒是相当的隐蔽,从外围看很难被发现,不过……”

    “不过什么?”MIKE接着话问道。

    “不过这里的石壁这样的光滑,而附近有没有水源的浸泡,看起来,这里反倒是不像是个天然的洞窟,倒是很像人工后期挖掘的。”哈斯顿说道。

    “不错,我也察觉到了。”康普顿在一边点了点头说道:“这石壁上头隐隐约约的有一些象形文字样式的图案,兴许是上古时期的远古人类留下来的也说不定。”

    “管他谁留下来的呢。”茉莉说道:“局长,你赶紧把那个盗墓大师的情况告诉他们吧,他们也好去找。”

    “你们一起?”康普顿望着我和哈斯顿问道。

    哈斯顿倒是不会打了,反倒是望了我一眼,他这个人真是一幅小人的值得样子,整了刚刚那么一出,我还真的不太想和他一起去,可是我话出口了怎么好反悔呢。

    “哦。”我低声应了一声,没好气地说道:“我们一起去。”

    “那也好,毕竟你对中国文化还是了解一些的。”康普顿说道:“时间过得其实挺久的了,大概是20年前的事情了,那位盗墓先生居住在杭州,要是我没有记错的话,他们家世世代代在河坊街那里开一家古董店来着。不过当年也是他自己身份特殊不愿意披露太多,局长也没有多说什么,我也只不过知道他姓吴,现如今应该也是上了年纪了。”

    “您就知道这些?”哈斯顿问道。

    “不错,不过,要是没有记错的话,那家古董店是他们家一代代传的,盗墓这个行当,一代一代的向下传,讲究的就是祖传,这店面兴许也不会扔了,我告诉你们地址,想来你们找起来也会更简单一点不是。”

    “嗯,既然这样,我们还是早些出发,虽然他们短时间内不会回来搜查了,但是指不定呢。”康普顿说道:“我们去去就回。”

    “好,这一次就拜托你们了。”康普顿说道:“你们一定要一路小心。”

    “嗯。”康普顿点了点头伸手望着我。

    “你干什么?”我看他朝我伸着手又想起了之前在林子里的那档子事,脸有点红了起来。

    “你不拉着我,我怎么带你走?”哈斯顿故意装作正直的样子说道。

    “哼。”我闷头哼了一声,专注了他的手,他转而一拉我。将我拉入他的怀中,我只觉得眼前一阵的颠簸,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站在了河坊街的街头上了。

    “这速度实在是赶得上火箭了。”我一边揉着脑袋一边说道。

    “这个店铺的号码还挺别致的。”哈斯顿说道:“123号在哪里?”

    我正放眼找着,只觉得这里的人实在是太多,熙熙攘攘的完全就是一个旅游之地,真不敢相信那个盗墓的世家就在这里经营店铺。

    “哎呀!”来来往往的人也是都不客气,一个穿着黑色卫衣的男人走过我的身边撞得我不稳有些晃,我望过去,那人背了一把龙脊背一样的刀剑样式的说不上来的东西,看那人气场不对我也不愿意去招惹。

    “沙琪玛!”

    我正埋怨着这里人来人往的耳目太多,哈斯顿就在我身后喊起来了。

    我转身一望,差点没有被雷到,原来所谓的123号店并不是号码牌,原来店名就叫123号店啊。

    只见一个大大的古风牌匾就挂在楼上,大大的黑体写着123三个数字字样。

    “起这样的名字鬼知道你家是古董店啊。”我低声吐槽了一句和哈斯顿一起推开了这家店铺的房门。

    这门一推开就是尘土飞扬啊。

    “咳咳。”我一边咳嗽着一边说道:“这家店究竟还是不是家赚钱的店面啊,占着河坊街这么好的商业街,走点心好不好啊。”

    “来者何人啊。”没等我吐槽完,幽幽的声音就从里间传了出来。

    这声音一听,那绝对就是高人的节奏啊。

    我往那屋子里面望过去,只见这间古董店里面倒是挺大的,四周全是一些龙凤貔貅佛祖菩萨一样的玉石雕刻品,正中央的台子上面供奉着一尊像,看起来很是凶狠,但是并未见过。

    “那尊像是谁啊?”我望着边上的哈斯顿问道。

    哈斯顿默默地说道:“你都不知道我一个外国人更是不知道了。”

    “这是伍子胥,是历史上有名的盗墓大神。”那个幽幽的声音再次传了出来,但是还是只闻其声,不闻其人。

    “你是谁啊。”我说朝着空屋子喊道:“只闻其声不闻其人的,大白天的,你也别在这装神弄鬼什么的。”

    “神鬼要敬之,怎么干装弄呢?”这声音逐渐清晰了起来,一阵脚步声香气,里间房门前的门帘被拨弄开了,一个身影走了出来。

    “你确定康普顿没有开玩笑吧?”我望着眼前的人对着哈斯顿说道。

    哈斯顿摇了摇头走上前去。

    眼前的这个人哪里有点大师的样子,简直就是一个堕落在网吧的失足少年的状态,头发乱哄哄的,眼镜也是带歪了,身上的衣服皱皱巴巴的,穿着人字拖就从黑暗之中走出来了。别说大师的风范了,就连个正常人的风范都不见的有。

    “兄弟。”哈斯顿一开口就带一点社会腔的意思。

    “哎呀!大哥!”着哈斯顿刚一开口这位仁兄就整个人软了下来喊道:“大哥,欠的钱一定换,您回去跟飞哥讲,再给我一个月,就一个月,我马上就把钱还清了,到时候要是还换不清,您把我这老窝端了都没事。”

    “呃……”哈斯顿愣了愣说道:“我不是来要债的。”

    “啊?”男人一愣吐了一口气说道:“那你一个外国人开口那么社会干什么,吓死我了。”

    “我们来这里是有事请求。”我上前两步说道。

    “有事相求?”男人瞥了我一眼道:“什么事?给钱吗?”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嗜血狼君缠上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康普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康普顿并收藏嗜血狼君缠上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