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嗜血狼君缠上身 > 第三十章 梦魇

第三十章 梦魇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明朝伪君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康普顿点了点头忧心忡忡地说道:“我只是还在考虑这个追杀我们的人究竟是什么组织的。又是谁救了我们。对了沙琪玛你看到是谁就我们了吗?”

    “是啊。”茉莉说道:“那种情况之下还能救我们,这人应该不是一般人。我们当时只是觉得一瞬间就失去了意识一样,什么都没发现,等到再有意识的时候车灯就已经关了,上面也就没有人了,只有一些融化物。”

    茉莉这样问我,我的脑子一阵生疼,说实话,我什么都记不清楚了,就好像记忆被抹掉了一样,我摸着自己阵阵发疼的头摇了摇头。

    “哎。”康普顿说道:“真是没有想到,我们都已经要回来了,却在终点的时候遇到这种事情。”

    “对方的身份是什么并不容易查询。”局长说道:“茉莉说得那辆车我们已经收回来了,这种材料我以前做局长的时候并不清楚局里面有,除非是暗中操作,否则很有可能追杀你们的人并不是WPS的人,毕竟WPS现如今兵权重,有资源追杀你们不至于只派一辆车去,虽然这一辆车就威力无穷。”

    “那还会是谁?”茉莉说道:“这种材料可能全世界只有这辆车上的这些了,能得到这些材料并且加工成这样的惨绝人寰的武器我觉得不见得是政府或者某些恐怖组织所为。”

    康普顿点了点头说道:“一切都说不清楚,现如今我们有没有线索,看来想要我们命的人还有很多很多。”

    局长点了点头说道:“你们现在很危险,毕竟JK以为我没有准备,他不知道我早就暗中聚集了一帮人在这地中海的地下建立了一个基地,所以在他眼中你们几个是我剩下的唯一的势力。”

    “所以他们一定会想尽全力绞杀我们。”MIKE思索着说道。

    他这一说我才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原来这个局长中了谋权篡位的JK副局长的计策之后一个人逃到了这么隐蔽的地方,而且他居然早就在这里暗中建设了一个设备远远高于康普顿在纽约警局地下的基地的大型基地。这个局长的心机和能力不容小彪。

    我不知道自己以前有没有来过,我是说,我不知道沙琪玛以前有没有来过,所以我也不敢多问,生怕那一句话就暴露了我的身份,那就是前功尽弃了。

    “罢了。”局长拍了拍康普顿的肩膀说道:“你们经历了这么多的苦我也没有出面相救,也是对不住你们,大家好不容易死里逃生地回来一个个地又都是受了重伤,你们暂且休息,剩下的事情我会调查的。”

    “你现在比我们重要。”康普顿说道:“JK找不到你一定很紧张,你现在才是他最大的目标他一定会想尽一切办法找到你的,你要小心。”

    “嗯,知道了。”局长拍了拍康普顿的肩膀说道:“GOODJOB”

    康普顿点点头目送着局长离开,这两个外表和年龄看上去简直就像是父子一样男人之间的情感果真是非同小可,看起来他们之间的故事或许有更多是我们这些旁人所不知道的吧。

    “好了。”康普顿说道:“既然回到大本营了咱们就好好休息吧。”

    “我要去看看德里克。”我说道。

    康普顿点点头说道:“德里克就在观察室那边,我带你过去?”

    “不用,我自己找过去就好了。”我说着就转身离开,看着指示牌往观察室走去。

    隔着观察室的玻璃我看见他躺在床上,身上插着各种各样的管子,单是看着的我就觉得痛,更何况是他呢?

    这个刚毅的铁一样的男人此时此刻就是那样无力而又无助地躺在冰冷的病房里面,他的眼睛紧紧地闭着,虽然狼人本身也可以自己愈合自己的伤口,但是现在看起来,那车子里面的不知道什么样子的人给了他的攻击和伤害是一个狼人没有办法一下子应付的了得。我站在距离他这么远的地方依旧可以看见他脖子上纱布渗出来的丝丝的血液。

    “他不会有事的。”朱雀的声音响了起来。

    我回过神,擦掉了自己眼眶转瞬即逝的泪水,转而望着朱雀说道:“怎么样?你还好吧?”

    朱雀摇了摇头说道:“有时候真希望自己是一个没有感情的机器人,这样的话就不会心疼,也不会因为放不下而彼此生生地折磨到死了。”

    “你为什么不尝试着接受呢?”我问道。

    “接受?”朱雀摇了摇头说道:“感情这个事情是先来后到的,他有妻子有孩子有家庭,他首先是一个丈夫然后才是男人,他身上肩负的东西首先是男人的责任,然后才是感情,更何况他还依旧放不下他的妻子和女儿。”

    “或许他放下了呢?”我道。

    朱雀毫不犹豫地摇了摇头说道:“不会的,我了解他,他是一个什么样子的男人,他绝对不会放下不管的。”

    “你看。”我道:“你这么了解他,那么你一定也心里面非常明白,他也不会轻易将对你的这一份感情给忘掉吧。”

    我说到这里,朱雀默不作声,眼眶也是有些湿润。

    “你说说你又是何苦。”我道。

    “感情的事情永远伤害女人最深。”朱雀默默地说了一句道:“我没有资格。”

    “只要他愿意那么你就有权力。”我道:“那是属于你们之间的事情或许和他的妻子没有关系。”

    “你怎么看待我?”朱雀忽然问道。

    “怎么看待你?”我有些不解地望着她。

    “我是一个小三,难道你不觉得该为萨拉和她的孩子抱冤屈吗?”

    “爱情无罪。”我道:“没有对错,你要自己争取,就算是,就算是今天我面对的人是萨拉我也会这样对她说,我想萨拉也是明白人,知道爱情是不能牵强的东西,所以她才离开的,她把主动权交给了BLAKE,但是你却把决定权从BLAKE的手中夺走。”

    “我不知道。”朱雀摇了摇头说道:“我只是不知道,我没有办法理智地去对待。”

    “有时候不需要理智。”我隔着冰凉的玻璃望着躺在病床上的他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对朱雀说道:“即便有些人曾经伤害过你,或许你也可以逐渐接受他。”

    朱雀没有再说话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那么,BLAKE的手术。”我道:“他的眼睛?”

    朱雀摇了摇头说道:“他的眼睛被灼烧彻底丧失了视觉能力,幸好局长掌握着人造人的技术,虽然人造出整个人并不容易,但是一双眼睛还是能够做到极致的。”

    “你就是通过这个技术活过来的?”我改口道:“我是说救过来的。”

    “没关系。”朱雀说道:“对我自己来说我已经是一个死过一次的人了,没错,我的身体有部分被灼烧坏了,所以有用到这个技术来重新培养我的皮肤组织,让我的皮肤恢复到现在的样子。”

    “但是你的火焰的能力呢?”我道:“你现在可以控制火焰不是吗?”

    “算不上控制。”朱雀说道:“和BLAKE相似,只是一种通过自身提供能量来生成火焰罢了,别处的火焰我是控制不了的,至于这项技术,局长没有告诉我细节好像是意外获得的。”

    “意外获得的?”我点点头说道:“或许就像是BLAEK一样吧,你们俩真有缘分,连获得异能的方式都是那样的相似。”

    “真的是缘分吗?”朱雀无奈地又有些苦涩地摇了摇头说道:“恐怕只是有缘无分吧。”

    我不再说话,女人之间说道这些话题的时候难免会有些伤感。

    “我先去看看BLAKE了。”朱雀说道。

    “好。”我点点头道:“那我再在这里等一会,说不定再过一会儿,德里克就醒了。”

    “那我先走了。”朱雀走了两步回身问道:“对了你不去看看哈斯顿吗,他就在旁边的观察室里。”

    朱雀走了,我有些犹豫,忽而一声咳嗽声响了起来,我回身一看,德里克似乎已经醒了,身体正在左右地动弹。

    我连忙推门走进去,坐在他的旁边,紧紧地握住他的手。

    “你快走!你快走!你快走!”他大声地喊着身体剧烈地颤抖起来,额头上直冒冷汗。

    “德里克你不要动。”我紧紧地握着他的手说道:“我不走,我就在你身边,一直等你醒过来。”

    “不!”他猛地睁开眼睛坐起身来按住我的肩膀道:“他们太危险了,我打不过!你快走!快走啊!”

    他的喊声撕扯着他的嗓子,他紧张地望着我,似乎是要把我捏碎。

    “我没事!都过去了,都过去了。”我上前抱住他在他的胸口低声说道:“我们都活着,没事了。”

    他似乎是满满地才缓过来,猛地抱进了我,似乎想要把我揉碎在他的身体里面一样。

    “对不起。”他的大手轻轻地抚摸着我的头,他不断地亲吻着我的头顶紧张而又充满了愧疚地重复着:“对不起,是我没有保护好你,对不起……对不起。”

    我只觉得他的对不起说得越多,我的心就越软,他差点死过去,醒过来的第一件事却是让我逃离危险,他不在乎自己的死活却会因为没有能力保护我而自责。

    我轻轻地抬起头,微微张开嘴,一口咬住了他的下巴。

    他一愣,低头望着我。

    “别咬着了。”他低声说道:“我的胡子多,会扎着你的。”

    我送开口,缓缓向上移动着自己的身体,直到自己的五官和他的五官平行,我低声说道:“我喜欢。”

    他这才裂开嘴笑了起来,这个男人,笑起来都那么傻乎乎的。

    我望着旁边测心率的仪器说道:“你怎么回事啊,怎么心脏跳得这么没有规律啊?”

    他瞥了一眼心率测试仪道:“你没事就好。”

    他就是这样,永远不懂的情调,你难得放下身段逗逗他,他却只回你一些无关痛痒的话。

    只不过他说的这些字我都喜欢罢了。

    我抱着他,过了好久好久。迷迷糊糊地就睡着了。

    我睁开眼睛,却发现自己身处在类似于宫殿一样的地方。

    四周熙熙攘攘的,有好多好多多的人,大家都十分紧张似乎马上就要开始战争一样。

    一个男人拉着我跑进了内室,而那个男人不是别人,正是德里克,只不过他看起来十分紧张,身上穿的非常的华丽,就像是王子一样。

    “你要干什么?”我问道,但是话还没有说出口,我的唇就被德里克的唇覆盖住了,柔软的质感贯穿了我的身体,我简直要窒息了,他渐渐温柔下来,红着脸急促地呼吸着望着我,他的气息扑扑地扑在了我的脸上,他的大手轻轻抚摸着我的面颊,拇指轻轻地靠在我的唇上,轻轻勾勒着我唇部的曲线。

    他的眼圈有点淡淡的红色。

    “你究竟要干什么啊。”我被他吻得脑袋发晕,只觉得自己的处境是那么地尴尬。无无力地痛苦地问着他。

    “我怕再也没有机会了。”德里克勾起了他的嘴角,外面的杀戮声渐渐大了起来。德里克向外望了望,连忙将内室的一个壁炉推开,一条通道显现出来。

    “这是……这是地道?”我问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我们为什么在这里?”

    “史云谦。”德里克拉着我的手走到壁炉面前一边狠命地将我向里面推一边说:“父亲他早就知道你并不是我的未婚妻,但是,我必须告诉你,没有人会比你做的更好了。”

    “德里克,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明白?外面怎么了?我们这是在哪里啊?”我问道。

    “吸血鬼大军马上就要杀进来了,你马上走吧。马上沿着地道离开这里!”德里克说着就把我推进了地道里面。

    “什么吸血鬼大军?就是有吸血鬼大军我也要和你一起”我向外挤着想要出去和他在一起,但是他庞大的身躯令我没有办法。

    “地道早就挖好了,只是,我希望,希望能和你在一起,更久一点。”德里克嘲讽地笑了笑,他从怀里拿出一只小瓶子,德里克一边把瓶子给我一边说道:“这是祖传的信物,只给狼王的一代代的妻子。你保留好。”

    “我不能,我得出去,德里克,我不能让你一个人。”听着德里克的话我越发觉得这是他在诀别,就好像,这场突如其来的战役会将他永远带走一样。

    “不是你错。你是对的,永远都是对的。”德里克快速推上了壁炉,我拼命地向外推,但是眼前的光亮渐渐变成了缝隙,紧接着就是黑暗。

    “我从来没有像现在一样爱过一个人。”他隔着壁炉大声吼了一句。我的心仿佛也被紧紧地抓碎了一样,我无力地倒在地上,大声地哭着。

    “你不要走啊!”我睁开眼睛,一切依旧明朗,却还是在德里克的病房里面,他睡得正沉,还在我的身边。

    幸好一切都只是一场梦罢了。我冒了一身冷汗庆幸着,但是那梦实在是太真实太真实了,就好像真的发生过一样。

    我小心翼翼地坐到德里克的身边,眼前额男人睡得正香,我抬手,轻轻地勾勒着他的刚毅的脸庞的曲线。

    他薄薄的嘴唇紧紧地闭合着,眉头皱在一起。

    “睡觉眉头还皱在一起。”我说着轻轻地将他的眉头抚平,望着他的脸,或许我已经可以彻彻底底的接受他了。

    至少跟他在一起不用隐瞒什么,而他也不会再向我隐瞒什么。

    这样想着,只是忽然觉得自己再也不是一个人,我低着头,贴在他的结实的胸口上,缓缓地睡了过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嗜血狼君缠上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康普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康普顿并收藏嗜血狼君缠上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