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九尾天狐:尘绝锁封印 > 番外之轩辕妭(四)

番外之轩辕妭(四)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道君我是至尊永恒圣王斗战狂潮战神狂飙永恒国度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九尾天狐:尘绝锁封印,番外之轩辕妭(四)

    可是幸而每年有几天是我最开心的,娄澈他一年一次固定会来此处看我,我看着他每年过来都有不一样的变化,从一个小小的孩子变成一个俊挺的少年,最后变成一个沉稳的男人,他说无法破解封印带我出去,但是他会去求帝父,他会立功将我解救出去,每每我只是对他笑一笑,他说的这些我知道是安慰我的,帝父他虽囚禁的是我,禁锢的却是我的能力,是我给天下带来灾害的能力,任何一个神仙都不可能弃天下苍生于不顾的,何况是帝父呢,这些我都明白的,但是却还是当做不明白般的傻傻的对着娄澈点头,因为娄澈每次都说的极为的认真,可是真正的如何,我们谁又不知道呢……可是我只是后来的转世才知道原来娄澈对我的执念竟然有如此之深……

    除了娄澈之外,这十二万年来陪伴着我的还有一只小青鸟,虽然我无法出去,但那青鸟却可以来去自如,况且这八荒之地本就不是容易找到之地,能与那小青鸟相遇,本就是一种缘分,可是不知为何我再也没有见过它,可能我与它的福薄也就到那地步了吧。舒悫鹉琻可毕竟它曾给我带来一点点乐趣,那便是从它的口中零星的听到外面的世界……

    那时候面对一片荒漠,对外面的世界是抱有着何其大的幻想。

    当时候的我完全不知道,面前的那棵树便是上古的灻树,由于与我的体质相符,日子久了,也从我的身上吸取了性情,开了灵识……或许由于我内心深处也有着那黑暗的一面,十二万年间它悄悄的分裂出了两个人格,一黑暗邪恶,一纯洁善良。

    但是又有谁知道它们确实因我而生,其实那黑暗便也是我潜在的性格吧,我不懂去恨人,只因我不想去恨,毕竟恨这个字,太累了。

    可是面对这些,我又有何过错,值得将一个女娃娃关了十二万年,失去了童年,失去了正值芳华的青春,我还未老,却发现心已经老了许多了,帝父不会将我放出来的,众仙也不会同意的,我唯一的下场便是在这漫长的时光之中磨灭自己。

    可是,神仙生命的尽头又在哪里呢,我看不到的同时心也一点点的如同死水,可是我却有了自己的一番决定。

    之后的某一天,我在茫茫的一片沙漠之中发现了一只白色的狐狸,那毛色可谓是极好的,可是我难免看到它是有些惊讶,因为这不是一只普通的狐狸,只是一只九尾白狐。但是惊讶在心中一瞬间便流逝了,此刻只因那狐狸伤的是如此之重,只睁开一次眼后便意识迷迷糊糊的昏了过去,但是嘴里却发出粗重的鼻息声,我想它此刻定是十分的痛苦的……

    十二万年偶尔打坐自己参悟着仙法,幸而身为仙,本就有些悟性,所以这法术也能参悟个一知半解,当下便施法与那白狐,只是过了个两天,虽然血已经止住了,但那白狐并未有清醒的迹象,可见伤的是那般的重。

    看着那毛茸茸的物体,心念一动,摸上了它那洁白的毛发,入手是那样的柔软,忽闻有东西在呼唤我,是那样的急切,心下一惊,掠身飞离了此地。原是那只小青鸟拖着疲惫的身子趴在地上,一只翅膀还受了伤,可是它带来的消息让我当场十分的震惊,它说天地此刻一片混乱,毁天灭地的混元之兽出现,而这次趁着混元之兽作乱,平静了几万年的魔宫妖魔又来作乱,誓要统一六界,上次被帝父打败,此次是为了一洗血耻。从围攻大地之神黄帝开始,但听说这次帝父情况很不好,一群人被围在了一片湿地之中,而娄澈也困在了其中……

    以水为阵,看来此战极为艰难,我暗暗咬牙,在小青鸟的脚上变幻出一条字条,随后又在它耳边低语了几句,只见它看了我良久后,便飞离了此地……看着它飞离的方向,直到消失在了视线之中,我才回过神,离开了此地,可是一路上手却无意识的紧紧握着,掌心被指甲刮出了一片痕迹。

    当我走回来的时候,看着面前有一瞬间恍惚,那白色的柔软绒毛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离开了……抬眼看着四周茫茫的荒寂,心中却生出一种寥寥的寂寞感,或许我终将是一无所有的人,留也留不住。

    嘴角噙着一抹淡笑,这十二万年间竟然从未有此刻的思维清晰……

    果然青鸟不负我所望,不久之后便回来了,张开翅膀露出一个发光的东西,此刻我却笑了,真正的笑了,手触上那光芒,便流进了我的身体里,对小青鸟道了一声谢,看到它眼底的担忧,我拍了拍它的头,轻轻的说了一句:“别担心……”随后在看了一眼这八荒之地,便不回头的离开了此处。

    为何我出的来,只因我用自己向帝父讨了解印之咒,只因为他此刻需要我,呵呵……是不是我应该感谢他,此刻还需要我那么小小的能力。

    到了他们被困着的地方,果不出所然帝父被围在了一片湿地之中,每个人显得狼狈,周围还围着一片的海潮,仿若叫嚣着随时要吞噬他们一样。可是却随着我的到来,那片汪洋已经瞬间变成了一片旱地,日头仿若有主一样在后头跟着我移动……

    我看到他们看到我的时候脸上露出了震惊,其中也包括娄澈,我看到了他眼中的惊喜还有喜悦,可是只有一个人面上仍旧保持着淡淡的神色,他对着我道了一声谢,可是眼底的那一抹疏离还是被我察觉到了……同样,我笑了笑有礼而又客气的回了一句:“帝君不必客气。”这次我不再叫他帝父,或许在他的心中是从未承认过我这个女儿的吧,但是我却看到他在听到我这句话的时候,微微一愣,只因我不是叫他帝父吧,而他也抿着唇不发一言。

    可是在这里面我却感觉到了有一抹冷森森的视线自我来时便盯在了我的身上,此刻看过去,看到了在那群人之中那抹淡粉的身影,还有那一张明艳的容颜,是她吧,水霓儿,她长大了,更为明媚动人了,可是脾气似乎也没有改掉呢……

    出于礼貌,我对上了她的视线微微朝着她点了点头,可是她却冷哼了一声,把头调开,或许有一种人是注定的冤家吧,我不记得我惹过她,可是她却天生对我有一种敌意,而且天生的讨厌我。可是我无法去改变,也不会去改变什么……

    由于我的到来,胜算多了一些,众仙扬长的去休息了,而娄澈便围了上了,冷峻的面容有了一丝柔色,对着我热切的问了一些话语,比如我怎么来了,是不是帝君放我出来的,我做的很好,说不定可以出八荒之地了……等等的这些,不过对于他的这些话,我几乎都是半敷衍的说着。

    只因我不相信帝父会真的让我呆在这里,这么多年了,如果真的出的去那便早出来了,现在能在这里只不过我还有一点利用的价值,当然,这些话我是从未告诉过娄澈的……

    之后的两天,帝父那始终没有消息,但是我却能感觉到水霓儿的眼光更加的刺人。不过一切都没有出乎所料,该发生的还是会发生,那天晚上我无意间经过了一片树林,听到了帝父和一个仙臣的谈话,偷听本就不对,正想要离开的时候,便听到那仙臣说了一句话,让我的脚下的步子瞬间如同几千斤重一般再也抬不起来,他说为了天下的苍生让帝父再将我送回去……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我感觉到自己的心在颤抖,可是帝君却始终没有回话。

    可是没有过多久,便听到隐隐约约一个‘嗯’字飘入了耳中……身体轻微的颤抖了一下,本就该料到的不是么?身后不一会儿又响起‘窸窸窣窣’的声响,帝父他们离开了此地。

    我有多久没有哭过了,我不知道……抬起头,看着天空的那名圆月,我才知道今天是十五,本该是团圆的节日,可是我终究是被舍弃的那颗棋子,眼中有些湿热,似有什么东西要流下来了一般……

    我没有立马回帐篷,只是又走了一圈,可是却遇上一个我不想遇上的人,那便是水霓儿,不知道为何她今天的笑容格外的明媚,果然我的预料没有错,不知道哪里冲出来几个魔族的人,我的法力本就不是精湛,这一来一往,坚持了一会儿被魔族的人重重的打了几掌,内里一片剧痛。

    水霓儿勾结魔族只为了将我除掉,呵呵,她还真是费劲了心思,不过我偷偷施了一个障眼法,离开了此地,我不知道当时水霓儿是如何的气急,对于这些我已经不想再管了。

    同一天晚上身心均受到创伤,我不知道自己如何回去的,只记得那一天的晚上我的五脏疼得抽痛,我想此刻我的脸色一定异常的苍白吧,但是对于这些,我只是忍着,并没有伸手去疗伤半分……就算伤好了,内里还是一片的腐烂……

    眼中的光芒一点点的暗淡了下来。

    疼了一晚上,还是不知不觉的睡着了,清晨起来的时候,周围没有一个人,只剩下几个看守的小兵,我的法力本就不高,他们当然不会带上我前去,所以独留下我一人。之后听小兵说黄帝此刻正与魔族的人大战,听到这个消息之时,我心中已经有了一个思量。

    忍着疼痛,试着施了一个法术悄悄的离开了此地,战场,果然是一片硝烟弥漫着悲壮的氛围,刀刃相碰的清脆之声,悄悄躲在云头后面的我看到了帝父熟悉的身影,他威风禀禀,下手更不输给年轻人,我想那飒爽的姿态应该是母后当时候喜欢上他的原因吧……

    眼睛转了一圈,便停留在了娄澈的身上,他的脸色已经有些苍白,可是对方却显然比他好多了,那魔身上流转着黑色光芒,显然修为比娄澈高了不少,他指着娄澈高傲的说着一些嚣张的话语,“快跪下投降,兴许还能饶过你……”等等,听了他嚣张的话语,我心中也是气急。

    刀剑光影,术法的光芒飞转,两个身影奋力的对抗,气流让尘土一阵飞扬……

    可是在那电光火石之间,那魔变化了个诀朝着娄澈飞过去,这不过是为了让他分神,藏在衣袖下的刀子我却看到了,我大喊一声不好……在那刀子要进入娄澈的身子的时候,我已经下了一个决定,忍着痛,更快的飞身过去,挡在了娄澈的身前,而我也感觉到那把刀深深的刺入我的心脏。同时,耳旁响起了两道惊恐的声音,却是唤着不同的名字。

    “娄澈!”

    “妭儿!”

    一个自水霓儿口中,一个自娄澈的口中。

    我早就生了去意,如今借着别人的手死去这未免不是一种解脱,我终于可以解脱掉那茫茫无尽的生活了。我不想再回去八荒之地,因此,在这之前我边早就做了决定了,当踏出了那里,我知道自己再没有回头的机会了……呵呵……

    我看到了娄澈的惊恐的神情,在我耳边说着些什么,可是那时候我元神已经涣散了,我知道自己受魔族重伤,如今又受斩仙剑之伤,如今元神俱灭已经在所难免了,不过我竟然没有丝毫的害怕。

    看了一眼帝父,只见他眼中有隐忍的神色,帝父,我不怨你,只是我们终究没有父女的缘分吧……又把视线移到了水霓儿的身上,水霓儿,我死后,你终究还是得不到娄澈的,缘分还是不可以强求的,是啊,不可强求,所以我一直将他当成哥哥罢了……

    我在死时,嘴角一直保持着淡然的笑容,耳旁的声音再也入不了我的耳中……

    只是我不知道的事情便是在我死后,那灻树便幻出了两个身形,一个便是后来的洛瑾晨,一个便是洛瑾夜。

    在茫茫的六万年之中,我感觉到有一个洁白的身影在陪伴着我,一点点的收集着光芒存入我的身体之中,意识也从最初的朦胧变为清醒……

    我不知道过了多久,待完全醒来之时才知道已经过了六万年了,好不容易面前化成人形,因为过于的虚弱,便只能在轮回之中修补着自己的魂魄。洛瑾晨却从未出现在我的面前,但是对于他我始终有依稀的印象罢了。不知道是否是天煞孤星的命,每一世都是已悲剧告终,每一世都过的极为的孤苦还有悲惨,对于这些前尘往事,我已经不再想去说了……

    当魂魄稳定下来的时候,我却知道娄澈在找我,但是我不想要他找到自己,也不想再同过去有任何的牵连,只想重新的做回自己。可是左脸颊上的火焰印记便是昭显着我的身份,这如何舍去,所以我便倾尽自己所有的能力将它狠狠的封在了自己的灵魂深处并且封印了自己的容貌,然后没有任何犹豫的转身跳入了轮回之中。

    这便也是为何一出生便身带丑陋的胎记的缘故……

    对于这些,不过只是我想做一个平凡的人类而已,此外再没有过多奢望的念头了。

    在成为凌伊伊之前,这便是轩辕妭的一生,我只感觉到对于我来说是如此的漫长……

    (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九尾天狐:尘绝锁封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花旋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花旋音并收藏九尾天狐:尘绝锁封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