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此情缠缠缠缠缠 > 105我没这个洁癖

105我没这个洁癖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包厢里面依然就谢存辉一个人,我才推门进去,就闻到了一阵浓浓的酒味。

    谢存辉抬起头看了看我,示意我带上门,又是低下头去继续倒酒。

    我用眼角的余光扫了一眼茶几上,谢存辉不知道是突然来了雅兴还是土豪就爱浪费,他的面前摆了不下三十个杯子,全部被他满上了酒,在昏暗的灯光下,那些杯子交织成一片相互映辉的幻影,我看得头晕目眩,磨磨蹭蹭老半天,愣是没有走上前去。

    这时,谢存辉又是抬起头来瞥了我一眼,淡淡地说:“过来坐下,有好事便宜你。”

    事到如今,我对谢存辉已经好感全无,也畏惧全无,所以我淡定地在离着他半米远的位置坐下,也是淡淡地说:“谢先生有什么事就直说吧。”

    谢存辉却随手端起一杯酒递给我说:“喝一点。”

    我想到上次也是在这个包厢,因为他想要找纳斯达的麻烦,我喝得醉成狗了,谢存辉还能直接把我给弄到酒店去,还能把张明朗喊过来,闹出一堆堆的幺蛾子。

    对于我来说我知道了谢存辉对我没意思,但是张明朗老是提醒我他危险,而在我的认知里面,我也觉得谢存辉确实危险,跟他呆在一起,保持清醒会更好。

    所以我把包包放到一边去,直接摆摆手说:“谢先生有事就说事吧,我今天不方便喝酒。”

    谢存辉忽然淡淡笑笑说:“怀孕了?是罗建文的还是张明朗的?”

    我一怔,自动忽略谢存辉问的这个傻逼问题,继续说:“谢先生还是有事说事吧,你的时间很宝贵吧,估计也不愿意浪费在我这样的小人物身上。”

    谢存辉却端起一杯酒,喝了一大口,继而意味深长地盯着我说:“陈三三,如果我说我现在特别愿意在你身上浪费时间呢?”

    他说完,忽然俯身过来,靠得我很近,把那杯他喝过的酒递到我的嘴巴,慢腾腾地说:“喝一口吗?我不介意跟别的男人玩同一个女人,我没这个洁癖。”

    他的目光暧昧,动作熟练,语气恰到好处,可是我浑身起了鸡皮疙瘩,飞快了站起来说:“谢存辉,我没空陪你玩。”

    我作势要走,谢存辉忽然伸出手来抓住我的手腕,慢腾腾地说:“陈三三,你怎么就那么沉不住气呢?你这样的女人,还有什么可以装纯情的资本吗?“

    我一想到谢存辉这个男人,从一开始给我的印象是温和的,让人如沐春风的,今天却变得跟公交车上某一些三四十岁还不学好的猥琐大叔那样,我就说不出的厌恶,狠狠地甩开他的手,直接骂他:“谢存辉,你有病吧,有病治病去,别在这里犯傻。”

    谢存辉的脸色一凛,又是笑得意味深长,冷不丁来了一句:“底气还真是足啊,那么足的底气,等下看到那些照片,还能有那么足的底气吗?我真的很期待。”

    我确实是年轻了点,面对着谢存辉这样的男人,很快我的思路就被他绕进去了,问了一句:“什么照片?”

    谢存辉却伸出手,在茶几上指了指说:“你先把这三杯酒喝了,我就拿给你。”

    我使劲盯着谢存辉的脸,想要从他的脸上找一点点端倪,可是谢存辉却很神淡气定,似乎手上真的抓着什么照片。

    而那些照片,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

    怀着重重的好奇心和不安,我飞快地凑过去端起最近的一杯酒,一股脑地倒进嘴里,然后放下空杯子,转战下一个。

    我一刻钟也不想跟这个男人呆在一起,我觉得我必须速战速决,早点回去睡觉。

    谁知道,我正要喝第三杯的时候,谢存辉忽然按住了我的手,慢腾腾地说:“不用喝了,东西可以给你了。”

    说完,谢存辉从他右边的公文包里面拿出一个信封袋,递给我说:“你可以在这里慢慢欣赏,也可以带回去跟张明朗一起欣赏。”

    我的头皮,又像是被人按住撒花椒一样,一阵阵的发麻,疑惑地拿过拿过信封,迟疑了一阵,我撕开了封口,轻轻把里面的东西抽了出来。

    我才看了一眼,眼泪就掉了下来。

    那张照片,是一个女孩子裸露的上身,上面的伤口红红的连绵成一片,触目惊心。

    我的眼泪掉得满地都是,根本控制不住,我觉得我快要疯了,我不知道这些照片到底是谁拍的,拍了多少份,到底还有谁的手上有,我觉得我是陷入了一个巨大的漩涡里面。

    我也觉得生活就是特么的搞笑,我以为黎明的曙光已经触手可及,可是总有人想把我拽回黑暗中去。

    眼泪一直掉,差点就淹没了我,谢存辉却镇定自若地喝酒抽烟,任由着我站在那里哭得跟傻子似的。

    我哭够了,终于失控,拿着照片冲着谢存辉就劈头盖脑地问:“这照片哪里来了?谁给你的?这是不是底片?你是不是还有备份?你到底想干嘛?”

    谢存辉却淡淡地说:“你别管我这些照片哪里来的,看你的表现,我知道你很惊喜,毕竟你可能一辈子都没想到,原来你陈三三裸露着上身,哪怕是满身的伤口,还是那么性感,那么引人犯罪。”

    谢存辉说完,淡淡地瞥了我一眼,又是慢腾腾地说:“不过陈三三,如果我是你,我早就去死了,人生那么惨,干嘛还要苟活着,死了还能一了百了干干净净了。”

    我真的是疯了,也可能是谢存辉这番话太特么的欠揍了,我飞快地撕烂那张照片狠狠地摔在地上,直接冲着谢存辉就扑了上去。

    谢存辉顾着挪揄我,没一点心理准备,所以他很快被我压在身下,我像一个疯子一样压着他,用双手卡住他的脖子红着眼睛问他:“谢存辉,你告诉我这些照片是谁给你的,不然我就掐死你。”

    哪怕我再抢占了先机,我也是一个女的,男女的力气本来就悬殊,谢存辉不过是小小挣扎了几下,战局就反转了过来了,他飞快地翻身过来把我压在身下,盯着我就说:“陈三三,你哭啊,你继续哭,我这人最没同情心了,我最爱看一些惨兮兮的人哭得跟世界末日一样了。”

    我原本已经收住了眼泪,可是却在谢存辉这句话中涌了出来。

    是的,我太绝望了。

    这段时间,我觉得自己简直就是坐着过山车,我也还是坚信生活坏到一定的程度就会变好,就会反弹,我也以为生活的康庄大道已经在我的面前铺开,我也以为只要我能丢开那些不堪,不再去想配与不配的问题,我就能拥有新的生活。

    可是生活的面目却依然狰狞,人心依然复杂,而我依然必须带着这样的烙印,永永远远地沉入这样毫无天日的深渊。

    我开始觉得,谢存辉说得对啊,我这样的人,怎么不去死。

    所以我就在与谢存辉的对峙里面嚎啕大哭,哭得像是下一秒就能山崩地裂了似的。

    谢存辉终于松开了我,坐到一边淡淡地说:“还懂得哭,就不算是死人。”

    大概是哭累了,很快我的眼睛里面就涌不出眼泪来了。

    两个人沉默僵持了好一阵,谢存辉忽然打破这份沉默说:“照片是我花高价买来的,这些照片本来是要流传到网上去的。陈三三,我直接说,我对你没恶意,也没冒犯你的意思,就是想给你提个醒,别太顾着高兴,因为有的时候倒霉事就爱在人高兴的时候找上门来。”

    我哦了一声。

    谢存辉又说:“不管我跟张明朗之间有什么都好,我还不至于对个女人下手。”

    我心如死灰,又是哦了一声。

    谢存辉忽然站起来,慢腾腾地说:“但是陈三三,你不能让我做亏本生意。”

    我却呆坐在那里,低着头可怜巴拉地问:“谢存辉,你能告诉我,这张照片是谁卖给你的吗?”

    谢存辉却毫无表情地说了一句:“无可奉告。”

    这时,谢存辉瞥了我一眼,又是淡淡地说:“我们还是继续刚才的话题比较好,我不爱做亏本生意,陈三三你得回馈我一点东西,这才能保持我们这样愉快的关系。”

    我依然像一块没有生气的木头一样坐在那里,如同行尸走肉一般搭了一句:“你想说什么?”

    谢存辉轻笑了一声说:“考察了张明朗这段时间的表现,我忽然发现自己站错队了,现在想站回来对的那一方,只要你愿意回去说服张明朗跟我合作,我愿意协助他拿下盛德,而他只需要在上位了之后,把盛德所有广告牌的灯饰采购计划给迈科就好。我这个人很实在的,我就跟你保证,今天你所看到的照片,这一辈子,永远没有其他人能看到,就连张明朗,他也不可能看到。”

    我一怔,明白过来谢存辉的目的之后,我警惕起来,冷声说:“你做梦吧,张明朗不可能跟你这样心术不正的人合作的。”

    谢存辉笑笑,慢腾腾地说:“陈三三,我最爱威胁一些没有反抗能力的人了,如果你不愿意,那么我只能把这些照片,当然我手上的照片上面有你的脸,拍得可清晰了,给你的家里人人手一份,让他们一起来欣赏你的好身材,当然了,我还会花点钱联系上你那些同学老师啊,也给他们欣赏一下你这样傲人又惹火的艺术照,毕竟有好处,就要大家一起分享嘛。”

    谢存辉的话音刚落,我狠狠地瞪了他一眼,骂了一句:“谢存辉,你还真无耻!”

    谢存辉无所谓地摊摊手笑笑说:“有耻能让我挣更多的钱吗?我知道自己无耻,我很满意自己一直有这个优点。”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此情缠缠缠缠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跳海躲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跳海躲鱼并收藏此情缠缠缠缠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