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8够了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罗建文去淡淡地扫了我一眼,把头转过去冲着张文耀说:“人我给你带来了,你悠着点玩,别玩出事来。答应我的事,记得要做到,你知道的,在商言商,再好的交情我不希望你少我一个钢镚。”

    张文耀挥了挥手,示意那个男人把我拖过去,我就跟一只小猫小狗一样被他倒挂在地上飞快地拖了过去。

    那些冰冷的地板,在这个寒冬里面刺得我全身冷冰冰的,我的手被擦伤了不少,额头被磕了一个小缺口,痛让我在被拖着的过程中飞快地冷静下来,扫了一下四周,发现在不远处那张桌子上,放了半瓶的红酒,还有几个红酒杯子。

    我被拖到了中间,那个男的直接把我丢下,跟张文耀说了几句,我却飞快地抓住了这个机会,趁他们不注意的时候一跃而起,惊慌失措地抓起了那半瓶红酒和一个杯子。

    张文耀忽然笑了,冲着罗建文就说:“还真有意思,都到了这关头了,她还有心情喝两杯。”

    就在张文耀的笑声里面,我飞快地用红酒瓶和杯子对敲,那个杯子应声破碎,只剩下一个尖锐的手柄,我把玻璃手柄拿着,把酒瓶顺手丢到一边,碎裂的声音沉重,像是平地的一声惊雷炸开。

    那两个老外,可能是第一次见过这样的场面,全部蒙在那里,一动也不动。

    这时,一直脸色不好的罗建文,忽然冷冰冰地说:“陈三三,别想着故技重施。”

    原本我确实想跟他们干一架算了,就算干死了哪个王八羔子也是他们活该,可是环顾了一下四周,他们有四个人,我打肯定是打不过了,所以我用那个尖锐的手柄顶住了自己的脖子,盯着罗建文就说:“没想过要故技重施,我真的是眼睛瞎了,才相信一个曾经意图强了我的男人能抱着好心眼,我现在真的恨不得戳瞎我的眼睛。”

    说完,我的手上用了一点力,那个尖锐的玻璃碎片扎进了我的脖子里面,痛很快蔓延开来,我却咬咬牙,冷冰冰地说:“不想闹出人命,就让我出去。”

    血很快就冒出来,从我的额头流到我的眼眉处,我闻到了一阵淡淡的腥味。

    这时,张文耀忽然说了一句英语,那两个男人上前了一步,却迟疑了好一会,顿在那里。

    这时,罗建文上前了一步,作势想要抢我手上的利器,我后退了一步,他低低骂了两句:“陈三三,你疯了是不是?把那个东西放下来,没必要要死要活的。”

    我懒得再看张文耀那个人渣,直接盯着罗建文说:“你明明知道,我宁愿去死,也不愿意再经历那样的事情,你这是在逼死我。为什么我他妈的那么信任你,你要这样对我?”

    面对我的质问,罗建文撇了撇嘴,脸色微微一冷,最后淡淡地说:“这是你自己选的,你选什么样的男人就会有什么样的人生,怪不得谁。我早就跟你说过的,我不会对别人的女人有任何怜悯,更何况你还是张明朗的女人。或者是我最近我对你太好,让你一股脑忘了这事了!”

    罗建文的话很淡却一圈炸开,我的眼泪早就掉完了,所有悲愤的绝望的情绪交织在一起,在与罗建文对峙的这几秒里面,我又往自己的脖子上扎深了一点。

    罗建文张了张嘴,他似乎想要说些什么,而张文耀却直接用普通话冲那两个老外说:“就流那么点血死不了人的,你们快去上她,我要拍照。”

    正在这时,外面忽然响起了敲门声。

    这一阵一阵的敲门声,打破了这样对峙的局面,张文耀跟罗建文对望了一眼,最后张文耀说:“去看看是谁。”

    罗建文扫了我一眼,最后去门边扒拉了一阵,他跟谢存辉两个人又走了进来。

    谢存辉一看这阵势,不咸不淡地说了一句:“拍电影呢?”

    我却依然没放下手中的东西,抿着嘴,任由那些血液往下蔓延,一言不发。

    张文耀淡淡地扫了谢存辉一眼,轻飘飘地说:“你不是说不来吗?怎么的,年纪大了还是爱凑热闹?”

    谢存辉不气也不恼,依然是不咸不淡地说:“谁不爱凑热闹,不过今天这热闹,动静闹得有点大,可别闹出人命来了。”

    张文耀却无所谓地挑挑眉,朝那两个老外示意了挥了挥手。

    那两个男的,鬼知道是什么鬼,刚才的迟疑全部抛在脑后,反而兴冲冲地朝我这边奔来。

    那些被我扎出来的伤口依然痛,痛让我清醒,也让我恐惧。

    久远的记忆瞬间如同潮水一样涌上来,我的眼前模糊成一片,绝望很快连绵成一片汪洋大海,如同沙尘暴一样来得太过突兀,一下子席卷了我的整个世界。

    我彻底疯了,提在手上的玻璃瓶随手一敲,直接从我的手臂上划了下去。

    锋利的玻璃尖路过,所到之处都是皮肉外绽鲜血直流,我把那个手臂提起来,冲着他们语无伦次地说:“我已经成血人了,你们再过来我就死给你们看,我真死了你们就是杀人凶手,会被抓起来打靶,枪毙,不得好死。”

    可是他们却越越逼近。

    我的倔强,忽然全然不见了,很没出息地哭着哀求:“求求你们,别这样。”

    可是,人渣怎么可能听得懂人类的哀求,我的衣服就这样被“嘶“的一声,被撕下了一大半。

    这时,谢存辉忽然快步走过来,将我护在身后,冷冰冰吼了一声:“够了。”

    那两个人被喝住,迟疑了一下,顿在那里。

    谢存辉冷冰冰依然用手护着我,冷冰冰地盯着张文耀说:“这事到此为止。”

    这时,张文耀不耐烦地瞪了谢存辉一眼说:“如果我不愿意呢?难得人带上来了,张明朗又不在深圳,不让我好好玩玩他的女人,难解我心头大恨。更何况我也不单纯是贪玩,我这不是为了我们以后的利益着想,先往自己手里加点筹码吗?”

    我瑟瑟发抖,不自觉地伸出手来抓住谢存辉的衣服,躲在后面,脚软绵绵的,连站稳的力气,都有点欠缺。

    可是我又必须得强迫自己好好站着,我总有个直觉,谢存辉他会把我安全带出去。

    大概是感觉到了我的颤抖,谢存辉忽然转而冲我说:“陈三三,你别怂得跟个包子似得,干嘛不拿出你自残的气势,干死一个算一个。他们这样是违法的,你就算失手弄死了谁,也是他们活该。”

    我抿着嘴,依然瑟瑟发抖,依然惊慌失措,谢存辉又是吼了我一声:“还能站得稳不?去洗手间收拾一下自己,我带你走。”

    我这才稍微定下心里往镜子里看了看自己,满目所到之处,都是深深浅浅的血迹,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去客串哪个片场里面被人追杀的那个人。

    连想都没想,我迈着棉花一样的步子向洗手间冲去,飞快地关上门,开了水龙头用水冲洗自己额头上和脖子上面的伤口,又随手扯了一把纸巾胡乱擦了擦手臂上面的血痕,然后开门出去,跟在谢存辉的身后。

    谢存辉去扭那个门柄的时候,刚才一直沉默着的张文耀忽然来了一句:“我没说你们能走了。”

    谢存辉却依然去扭那个门柄,淡淡地说:“如果我们现在还不能走,那么我只好报警了,不知道你们这样算不算意图侵犯女性,不知道这样闹大了,张百岭那么爱面子,会不会把你弄到国外去,省得你在这里丢人现眼。”

    谢存辉说完,又扫了罗建文一眼,又是淡淡地说:“喜欢一个女人,就算得不到,也别想着毁了一拍两散,更别想着通过她改变自己现在劣势的现状,这样显得很没风度和气度,让人看了笑话。”

    罗建文表情复杂地站在那里,欲言又止,想要上前拉我,防备心理让我往谢存辉身后躲了躲。

    罗建文眼神黯淡地收回了自己的手。

    这时,谢存辉瞪了罗建文一眼,继续说:“看什么看,把陈三三的包包给我递过来。”

    罗建文迟疑了一阵,听话地将我的包包拎过来递给谢存辉,谢存辉又是瞪了他一眼,这才拽着我出来。

    在医院处理伤口的时候,我依然瑟瑟发抖,根本止不住那些恐惧与悲伤。

    那个帮我处理的护士,幸亏不爱八卦,她比较耐心地挑出皮肉里面的玻璃碎片,消毒上药包扎,然后跟我说:“手得抬着,别压着,你先坐一会儿,等下你的其他报告出来,指标都正常了才能走。”

    说完,她一边忙去了。

    这时,在旁边沉默了老半天的谢存辉,最后说:“要不要我给张明朗打个电话?”

    我目光涣散地看了看他,最后低下来头,有点神游:“不要打。”

    我刚刚说完,眼泪又止不住往下掉。

    最后我轻轻说了一句:“谢谢。”

    我说谢谢的声音太小了,以致谢存辉又问了一句:“你说什么?”

    我只得忍耐着那些药物对伤口的刺痛,稍微提高一下声音又说了一次。

    谢存辉却忽然把脸扭过去看人来人往的走廊,慢腾腾地说:“别说谢谢,我受不起。我是看不下去了,怕闹出人命才带你出来的,说不定我现在万箭穿心,后悔自己不该为了你这样的女人把张文耀和罗建文都得罪了。”

    我的头低得更低,眼泪已经掉得厉害,一想到罗建文竟然是这样的人,我就心里面难受,我以为他是朋友,但是现在这一切宛如一场笑话。

    忽然谢存辉提高了声音吼了我一声:“哭什么哭!有什么好哭的!拿出你之前对我的硬气,别在我面前哭,我讨厌看到女人哭哭啼啼。”

    骂完我,他忽然掏出手机,拨了一个电话,估计还没等对方说话,他就直接说:“在深圳了?你过来福田沙尾这边的仁爱医院。”

    挂了电话,他冲我说:“我给张明朗打了电话。”

    我看着自己手臂上面白惨惨的纱布,怕张明朗听了担心,急眼了,直接对谢存辉说:“你疯了啊,打给他干嘛!”

    谢存辉没理我,继续说:“他慌慌张张的,估计是打爆了你的手机,找不到人,我反而是打个正着了。”

    面对刚刚帮了忙的谢存辉,我不敢再嚷嚷,只是低头嘀咕了一声说:“被他看到,不是要吓死吗?”

    谢存辉无所谓地摊摊手说:“我不是活雷锋,但是我还算有点责任心,我想着人是我带出来的,还没安全交棒到别人手里,我就不能早点走。你先坐着,我出去抽根烟。”

    不知道谢存辉那根烟是不是有一百米那么长,他出去了快半个小时才回来,就在旁边拉了条板凳坐下来,冷不丁说了一句:“呵呵,陈三三,刚才你演戏呢?还真是刚烈,也不怕他们还没动手,你自己就先弄死自己了吗?有时候我真怀疑你脑袋里面装的全是水,不懂什么叫识时务者为俊杰吗?有什么比你这条小命重要,真是年轻就是蠢。”

    没明白他说这话到底啥意思,我抿着嘴,半响没接话。

    这时,我看到张明朗急急匆匆朝这边赶过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此情缠缠缠缠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跳海躲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跳海躲鱼并收藏此情缠缠缠缠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