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此情缠缠缠缠缠 > 164做贼心虚

164做贼心虚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被他这样一说,弄得我紧张兮兮的,只得赶紧的跟着林启程蹦跶回去,看看张明朗到底找我啥事。

    把东西拎着放他桌子上,我说:“你吃吧。”

    张明朗却把那些东西往旁边一推,依然不断地对着键盘敲敲打打,还能抬头扫我一眼说:“坐着等会儿。”

    我只得拉了拉他办公桌对面这边的椅子,坐了下来,就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看。

    他大概敲打了不下五分钟,这才停下手来习惯性地把键盘推开,然后伸了伸懒腰,慢腾腾地说:“最近太忙了,没看美剧,没温习英语,都有点手生了。”

    我哦了一声,心里面忍不住吐槽,你张明朗确定急急忙忙把我喊回来,就是为了给我说说你的英语变差了?

    实在没法在他面前耐得住性子,我说:“你吃东西吧,太晚了对胃不好。”

    他嗯了一声,这才把东西移过来放在面前,揭开了之后,还故作惊喜地说:“哇,老婆,你很厉害啊,这些都是我现在想吃的啊。”

    我撇了撇嘴,不咸不淡地说:“别拍马屁,拍了我也没好处给你,你还是有事说事吧。”

    张明朗这才拉开抽屉,抽出一张纸直接递给我说:“拿着。”

    我拿过来看了看,上面整整齐齐的钢笔字,写了一串的手机号码。

    没错,就全是手机号码。

    有什么林医生啊,什么李晓梅啊,就连林启程的都被写上去了。

    有点莫名其妙,我朝着他扬了扬问:“这是什么?”

    人家还不乐意被我这样天真地问了,鄙视地瞟了我一眼说:“我的字那么丑吗?看不出是电话号码啊?”

    我肯定等下还得上班,也不是上来跟他相互吐槽的,只得继续问:“知道是电话号码,但是你给我这个干嘛?”

    张明朗把面前的冰糖雪梨给打开,喝了一口之后这才慢腾腾地说:“我要去十天啊,当然不放心你的。这上面的电话号码,都是跟我很熟很熟的人,你需要帮忙什么的,随便打一个,报上我的名字就可以了,我全打过招呼了。”

    我习惯性地哦了一声,忽然觉得好特么感动,半响也不知道说什么呢。

    这时,张明朗瞄了我一眼,又是淡淡地说:“你那啥表情?快收起来。这算得什么事,我还不是因为自己没时间照看你,这才要这样的吗?看你那感动的小眼神。”

    我张了张嘴正要说话,门外却响起了敲门声。

    张明朗朝着门那边望了望,提高声音说:“请进。”

    然后门被缓缓推开,我看到了付婉莹拎着一大堆的袋子从门那边缓缓走过来。

    一见到她我就以为眼花了来着,因为明明刚才吃饭才看到她是穿着黑色的大衣,现在她穿的竟然是酒红色的外套,蹬的也是浅红色的长筒鞋,举手投足之间依然贵气逼人,也笑面迎人。

    她一看到我,就笑得跟一朵花似的,径直就走过来,把手上的袋子放在办公桌上面,拉着我的手就说:“三三啊,阿姨正打算找完明朗就去找你呢,阿姨今天闲着也没事,就跑去南山一家不错的补品店给你买了补品,这不,刚刚回到就赶紧给你送来了。”

    她那语气,显得特真诚,眼睛眨巴眨巴的,让人看着就觉得亲切,但是细细一看,却觉得她的脸色带着不自觉的淡漠,还有一些复杂的东西。

    我想了想揣在口袋里面的手机,一想到刚才明明看到她去了酒店,转眼她就到这里来了,说不定是她也看到我了,做贼心虚了,赶紧上门来宣示她刚才在南山,她没去偷人?

    说实在的,我对于这个女人有没有去偷人一点儿兴趣都没有。

    张明朗曾经无数次跟我表现就是不喜欢这个女人的样子,以致我在潜移默化之下也有点不喜欢她了,哪怕她第一印象给我挺好的。

    而我唯一对她感兴趣的是,她现在这样换了一身行头跑上来,是不是为了欲盖弥彰?

    我正想得出神,就听见张明朗冷不丁地说:“谢谢阿姨,我等下要出差,可能没什么时间陪你聊天。”

    付婉莹一点都不介意张明朗这些疏远的话语,转而冲我笑笑,却是对张明朗说:“没事啊,三三陪我聊就好了。你出差多久啊,要不让三三搬过去跟我们一起住?毕竟三三怀孕了,身边没个人照看着,你也不放心是不是?”

    我用眼角的余光瞟到张明朗的嘴角微微抽了一下,然后他从嘴巴里面挤出干巴巴的几个字说:“阿姨有心了,我觉得还是不要麻烦阿姨了。”

    付婉莹也不知道是心理素质好,还是压根听不懂张明朗的拒绝,愣是一把熟络地拉过我的手就摸着我的手掌说:“没事啊,不打扰啊,我就没养过女儿,三三长得水灵灵的,特别讨我喜欢,我就想她跟我一起住,我每天能给她炖汤喝呢。”

    她说这话的时候依然是笑着的,可是我却从她的眼睛里面看到了一闪而过的冷冰,一个惊吓,我飞快地抽出了手。

    这个时候,脑子有问题的才不赶紧拒绝了,总觉得我要真听她的回去跟他们一起住,说不定张明朗回来了之后,要给我烧纸钱才能跟我说上话了。

    于是我赶紧的也笑笑,还装作不好意思那样说:“不好意思啊,肯定是早上做报表太忙了,手臂好酸痛啊。阿姨啊,我还是觉得别去打扰你的好,我就习惯了一个人住,而且我这个人有点梦游症,经常晚上乱糟糟的,怕吓着你们。”

    梦游症什么的,那是胡扯的,鬼知道她会不会信。

    对于谎话精而言,啥谎言不能信口拈来,是不是?

    付婉莹也不知道是真蠢还是假蠢,她有点疑惑地把脸转向张明朗问他:“明朗,三三真有梦游症啊?那得带她去看看医生啊。”

    张明朗估计是强忍住笑,脸都有点憋坏了的样子,哼哼哈嘿应了两声。

    这个时候,是个人都能看出张明朗在敷衍着赔笑着,懂点礼貌都知道该告辞了,但是付婉莹还偏不,她拉过另外一把椅子就坐下来,装作是不经意地指了指张明朗吃了一半的东西问:“自己叫的外卖?没出去吃啊?”

    一听她终于提起这茬了,我趁张明朗还没搭话呢,就赶紧说:“哦,不是,是我给他打包的啦,他大忙人都没空出去,我就去了地王大厦那边给他打包过来了。”

    我故意把地王大厦这四个字咬得很重,果然我发现付婉莹的脸色微微一变,却很快恢复正常,装作不经意地继续问:“啊?跑那么远吃饭啊?”

    我呵呵笑笑说:“对啊,我那时候还过去振业路那边帮他买冰糖雪梨了呢。”

    我的话音刚刚落下,付婉莹的脸瞬间微微一沉,却依然若无其事地继续说:“哦,是吗?你觉得那边的风景怎么样?”

    一想到林启程的警告,也想到周正明那人的毒辣,我还是怕死的,怕狗急起来了见人就咬,所以我嘿嘿一笑说:“不知道啊,我眼睛近视啊,没戴眼镜出去,简直就跟瞎了的没两样。”

    付婉莹这才笑了笑,冲着早已经不理我们这两个女人,继续在键盘上面敲打的张明朗说:“明朗,三三很幽默,你们平时生活挺有乐趣的吧。”

    张明朗头也不抬地点了点,没说话。

    这时,付婉莹直接站起来,冲我说:“阿姨走了,给你时间,让你们年轻人聊聊,等下明朗就得出差了呢。”

    她关上门,脚步声消失掉了之后,张明朗忽然抬起头来,盯着我就说:“你刚才看到了什么不该看到的?”

    我撇了撇嘴,绞着手指说:“没有。”

    张明朗忽然急急匆匆从办公桌里面绕出来,一把将我拽起来,在我反应不过来的情况下将我拽进怀里,伏在我耳边就说:“看见什么都当作没看见,知道了没有。”

    他的语气很是认真,也带着一些魅惑,我迟疑了一下,终于点点头。

    张明朗又是继续说:“陈三三,在这里,每个人都不是省油的灯。每个人的内心我们都无法触碰,你永远不知道一些人到底坏到什么样的程度。你一定不能按照你以前接触的那些人来判断现在你所接触的人。在盛德这里,好人没有标准,坏人没有界限,所以你一定要乖乖的听我的话。我不能容许你有一丝一毫的损失,要不然我会疯了的,你能答应我吗?”

    这气氛太好,好得我不由自主地点了点头。

    张明朗忽然松开我,伸手就捧过来我的脸,他的唇就这样贴了上来,他的唇上面还带着冰糖雪梨的微甜,我有点反应不过来,就这样手足无措地站在那里,任由着他。

    他急急的贴了十几秒,这才松开,依然两边手挤着捧着我的脸,很是认真地说:“等过几个月,我们就回去湛江生活。”

    我抿了抿嘴,最终点了点头。

    正在这时,张明朗的手机响了。

    他放下一只手,随手就捞起手机拿过去听了听,随即脸色变得很是严峻,挂了电话之后,他急急忙忙对我说:“三三,后面我让林启程每天接送你。我刚才跟你说的真的全要放心里面,我会随时给你打长途的,保持手机顺畅,我得走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此情缠缠缠缠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跳海躲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跳海躲鱼并收藏此情缠缠缠缠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