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此情缠缠缠缠缠 > 166离开(感谢桑小胖梓的钻钻,已经亮瞎了哈哈)

166离开(感谢桑小胖梓的钻钻,已经亮瞎了哈哈)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自从被张百岭责难了之后,我还真怕他把我炒了。

    所以我接下来的那好几天,就尽量蹭黄思敏的办公室,免得被苏小米这个神经病自己找上门来。

    可是,那个苏小米不知道是不是并发症发作完了之后,就正常了,这些天她没再电话短信骚扰我,更没有下来找我麻烦,总之一切挺正常的。

    所有的事情反转,是在张明朗会来之后。

    那一天是周三,原本前两天通电话,我说过去机场接他的来着,后来他上机之前说不想我太累,就让林启程去接了他,刚好回到罗湖就是下班之间,林启程还能载我们回家。

    可是,临下班之前,消失了好几天的苏小米忽然出现在我面前,说是要找我聊聊。

    这一天,她是素颜,脸色有点苍白,嘴唇也有点发白,依然是一副我见犹怜的样子,我迟疑了一阵,又怕她在这里神经发作,只得耐着性子问:“你想聊什么?”

    周围急急匆匆下班的同事来来往往,可能是我的声音被那些脚步声冲击得断断续续,苏小米沉默了好一阵,这才幽幽然地开口说:“聊聊我们三个人的感情混战。”

    我了个擦擦,谁跟你混战了。

    心里面吐槽,表面却学着波澜不惊,我淡淡笑笑说:“一厢情愿没幸福的。”

    谁知道,苏小米破天荒的没答我这话,而是很跳跃地说:“我给明朗打过电话了,他就快回来了,我订了吃饭的餐厅,晚上一起吃饭吧。”

    她的语气里面,带着一种不容置疑掌握全局的霸气,我怔了怔,她已经转过身继续说:“我在楼下等你。”

    我去到楼下的时候,这才看到林启程也在,张明朗以一种抗拒的姿势抱着双肩站在那里,一看到我就飞一样奔过来说:“我本来想上去找你的,但是下班时间,电梯太多人了。来,给我看看长胖了没。”

    一想到大堂这里人来人往的,我被他以特别贴近的姿势半拥着,我就有点不自在,赶紧的后退一步说:“别这样啊,公众场合的。”

    张明朗却无所谓地耸了耸肩淡定地说:“我又没做什么儿童不宜的,怕什么。我也没对着别人的老婆怎么样,自己的老婆抱抱都不行吗?”

    我直接无语了,用眼神示意了下,苏小米和林启程还在那边看着呢。

    张明朗这才正经了些,表情却类似有点尴尬,拉着我走过去就问:“怎么的,我们是散了自行娱乐?”

    这时,沉默已久的苏小米,淡淡然来了一句:“师兄,刚才不是给你联系过了,说晚上我请你和三三吃饭。”

    林启程见势头不对,他撇了撇嘴说:“我先走了,晚上还有事。”

    他走了之后,苏小米扫了我们两个一眼,又是来了一句:“我过几天就要离开深圳了,请你们吃个饭,都那么难么?”

    她的语气平淡,却像过春节的时候打那个贺喜鼓似的,荡荡荡在我心里面作响,我有点疑惑,她前几天才找张百岭告状呢,现在就想着离开深圳了。

    不知道是不是有被迫害妄想症,我总觉得她这个时候的所谓离开,就是一场活生生的阴谋,而到底她的目的是什么,我还真不知道。

    脑海里面正在蹦跶着各种可能,她继续说:“走了,我没打算怎么样,就是告个别。“

    这顿饭,大概是我一生中之中觉得最怪异的。

    苏小米就坐在我们的对面,她没说话,整个过程就不断地往自己的嘴巴里面塞东西,还不断地喝酒,我和张明朗两两对望了好一阵,只得抱着复杂的心情胡乱吃了一点。

    如同历史重演了一样,苏小米又是半醉不醉那样了,我这才知道她压根就没酒精敏感,要不然怎么可能那么不知道死活的继续喝是不是。

    她喝多了就说胡话,说什么以前就不该那么蠢爱上了一个不该爱的人什么的,还说什么浪费了几年最美的青春却得不到应有的回应什么的,还要说自己的人生因为遇到张明朗就成了一场灾难什么的,最后她总结,灾难发生了,她只能逃命什么什么的。

    不得不说,苏小米绝对是一个比较小资的文艺青年,嘴上那些伤春悲秋各种感慨的话一波接一波的,还各种哲理各种逻辑棒得很,我总有错觉她简直就是来演讲的。

    然而唯一与演讲不同的是,整个过程她哭得梨花带雨,张明朗与我对望了好一阵,他的脸终于挂不住了,从我的包包里面翻出一包纸巾递给了她。

    苏小米把纸巾拿过去随手丢一边,突兀的抓住我的手,依然梨花带雨可怜巴巴望着我就说:“三三,你答应我,好好的对待明朗好么?”

    我简直被雷得外焦内嫩,我的老公我当然会好好对待,轮不到你来告诉我吧。

    内心万千的草泥马,面对一个哭成狗的人,我也不能当面吐槽啊,只得勉强点了点头,就希望她赶紧放开她的猪手,我好继续吃多点东西。

    可能是听到了我内心的祈祷,苏小米很快松开了我的手,跌跌撞撞站起来就说:“我去买单。”

    张明朗望了望我,飞快地说:“我先去买单,陈三三你等等我。”

    在他们相继离开了这个包厢之后,我的胃口变得不错,直接把面前的鸡翅全部吃光光了,又把面前的饮料也喝完了,这才拿着包包站了起来。

    走出去的时候,张明朗正在前台那里将那些零钱往钱包里面塞,一看到我就说:“出来了啊,回家了。”

    两个人,加上一个摇摇晃晃的苏小米,并排着往外面走。

    到门口那里的时候,有点醉的苏小米冲着我们挥挥手说:“我走了哈。”

    张明朗望了望我,小心翼翼地说:“陈三三。”

    我迎着他的目光,还没等他说,就直接说:“你要送送她对吧,没事啊,一起送。”

    张明朗点了点头,忙不迭加了一句说:“嗯,我就是那么想的。”

    而苏小米就特么的一扭扭捏捏的矫情货,明明说要走了,还赖着不走,我们说送她,嘴上说着不要,还能径直往停车场那边去,拉开车门就爬了上去。

    张明朗拉开安全带给我系上,这才回过头去问苏小米说:“你住哪里?”

    也不知道是真醉还是懒,苏小米沉默了老半天这才慢腾腾地开腔说:“八卦二路。”

    把人送回去,两个人回到家里面之后,都觉得累挂了。

    张明朗一进门就直接摊在沙发上说:“累死了,还是家里好,舒服。”

    我张了张嘴,最后拉开了冰箱给他拿了一瓶酸奶。

    还是想不明白苏小米为什么要走,而张明朗却一点儿意外的样子都没有,在张明朗喝着酸奶的时候我终究是忍不住了,只得小心翼翼地开口说:“苏小米是离开盛德了?”

    张明朗忽然一个伸手,将我半揽过去,将他的额头靠在我的胸前,半响才说:“不是离开盛德,是调职,调回去上海。我总觉得让她留在深圳,会影响你的心情。你的心情不好,我也会跟着不好。更何况苏小米之前上海的市场做得不错,我觉得既然她真的能做事,那就人尽其才吧,留在深圳,反而是屈才。”

    我哦了一声,往他身上蹭了蹭,声音忽然放软下去,又生怕被他听去要笑话我似的,就急急忙忙地说:“想你了。”

    也不知道他是真没听到还是假装的,他半眯起眼睛盯着我问:“你刚才说的是什么?”

    问完,他还要用玩味的眼神望着我不下十秒,然后假装特严肃地说:“现在是非常时期,为了肚子里面的孩子着想,你还是别有那么多不纯洁的念头比较好。”

    明白他那话是啥意思,我的脸涨得通红,赶紧推了推他说:“扯淡。”

    刚说完这话,张明朗却伸手将我环得更近,另外一只手伸过我的发际扣住我的后脑勺,将我的连扣得离他更近,差点就贴到了一起去了。

    然后他盯着我热切地说:“我爱你。”

    这样突如其来的一句话,这样*辣的话,谁不爱听了是不是,我表面上装作不在意啥啥的,心里面不知道有多甜,微微转了转自己的脸别跟他的视线接上,搭了一句说:“诶,我知道了,不用经常说。”

    谁知道张明朗忽然松开我,微微起身,特跳跃地说:“你先闭上眼睛。”

    迟疑了一阵,我还算是有50%是听话的,因为我闭上了眼睛,却忍不住微微睁开一点来偷瞄,看看他想干嘛。

    于是在微弱的视线里面,我看到张明明伸出手去掏裤袋,左掏掏右掏掏,最后掏出了一个小小的盒子,然后说:“睁开眼睛吧。”

    我彻底睁开来,只见他的手指间挂着一串链子,款式很是特别,光彩夺目,美得跟范冰冰似的。

    有点疑惑,我说:“你疯了啊,买这个。”

    人家却高冷了,哼了一声说:“买个东西送给你,还得有理由啊。”

    高冷完,又变得平易近人了,特温柔地说:“来,我给你戴上。”

    然后我的脖子上就多了一串不知道价钱的东西。

    原本气氛这样就很好了,可是偏偏接下来的事情,把这一切都破坏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此情缠缠缠缠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跳海躲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跳海躲鱼并收藏此情缠缠缠缠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