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此情缠缠缠缠缠 > 181你们离婚吧(感谢一闪猪的钻钻)

181你们离婚吧(感谢一闪猪的钻钻)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我又开始作噩梦了。

    那些宛如消失了的梦境,似乎是从一夜之间又根植到了我的骨骼里面,我一进入睡眠状态,它就飞快地跑来侵扰,在灰蒙蒙的一片里面,我挣扎着,惨叫着,而抬起头就看到张明朗搂着苏小米的腰在不远处冷漠看着,然后有个小孩走过来喊他爸爸。

    这些梦太吓人了,我一下子惊醒了过来,觉得自己吓出了一身的冷汗,伸手一摸自己的额头,烫得吓人。

    我又感到了渴,摸索着拉开了灯爬起来,晕晕乎乎的拉开卧室的门走出去,想要去冰箱里面找点水来喝,却听到阳台那里,张明朗压低着声音在讲电话。

    他说得太小声了,以致我根本听不到他在说什么,只能在半夜月光靡靡下看到他的侧脸,还是像以前那样帅得无可匹敌,却似乎无法像以前那样,再让我触及半分。

    我就这样贴着墙,拿着冰冷冷的矿泉水,拧开盖不断地喝,还不断地看着他,我觉得渴,也觉得累到了极点。

    忽然,一阵风吹了过来,我不禁打了一个寒颤,嗓子动了动,无可控制地连续咳了好几声。

    一直在讲电话的张明朗,似乎才被我的咳嗽声拉了回来,他挂了电话,明明是急急匆匆地冲了过来,语气却很淡漠:“怎么了?”

    我看着他的脸,在苍茫的夜色下,似乎是带着一些急切的关怀,然而语气里面弥漫出来的淡,就像是什么被分裂了一样,显得有点反常。

    收回目光,我轻声说:“没事,我渴了,出来喝水,现在回去睡觉了。”

    张明朗忽然伸出手来摸了摸我的脸,他才碰了一下,就惊叫起来:“陈三三,你的脸怎么那么烫?”

    我嗯了一声。

    我早已经知道了,不仅仅是脸在发烫,我还觉得头重脚轻,可能是因为不久之前,我纵身跳到了小水潭里面,然后回程的路上谢存辉开了大大的空调,最后我回来觉得太冷用热水洗澡,冷热交替之下,感冒是一件很简单的事。

    人一旦病了,就比之前还要脆弱,我还是害怕他的冷淡,也不想要那点点需要我病了才能得到的温暖,就这样把他的手摘下来,我说:“没事,可能是天气热,睡觉了,晚安。”

    可是,他却非要拉开灯翻箱倒柜给我找感冒药,去给我烧热水,让我把药吃了才能去睡觉。

    实在觉得累得慌,我没再唧唧歪歪,而是很听话地把药吞了,然后爬到床上躺了下来。

    刚刚躺下,凉凉的毛巾就盖到了我的头上。

    我的心里面,实在太多的情绪交集在一起,眼睛里面似乎那种代表着脆弱的液体也在来回滚动,所以我紧闭着眼睛,我在装很努力地睡觉。

    闭着眼睛,意识还在,感觉面前都是一片黑暗,而如果这样的黑暗里面还加点水汽,那么似乎很微妙。

    然后,我的手被抓住了,还被来回的摩擦,身边的人微微叹了一口气说:“怎么那么不懂照顾自己,这样我怎么放心。”

    哪怕是再隐晦的话,我也听到了别样的味道。

    那意思难道是说,你张明朗就要弃我而去,你还是那么旧情难忘,你还是会怕我不懂照顾自己,你爱的还是我,可是你还是有千般的理由,离开我对么?

    然后,我又赶紧安慰我自己,这只是我一厢情愿想太多了。

    越想越沉重,迷迷糊糊我还真睡着了。

    第二天醒来,地板拖过了,光洁如新,我的衣服洗了晾了,小猫喂过了,餐桌上面还有纸条,他说:“我上班去了,给你熬了白粥,在锅里面。刚才给你探过体温了,退烧了,如果还难受,打给我。”

    很简单的一张纸条,开始有点烟火的味道,我抓在手里面,似乎是抓住了不能失去的珍宝一般。

    正在发呆,电话忽然尖锐地响了起来。

    我拿起来看了看,上面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随意按了一个接听,我说:“你好。”

    那头传来张百岭的声音。

    估计他咳嗽的老毛病又犯了,还没说话就开始咳,让我一下子忍不住觉得他压根就是打来咳给我听的。

    可是心情不好,我也没那个心情吐槽,而是耐心地等在那里,等着他想说什么。

    他最终还是把那些咳声硬生生压了下去,冷着声音问我:“过来家里找我。”

    一想到几天前他还伸手打过我耳光子,一想到他明明知道付婉莹对我动的手,却轻易当成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想到他对我的孩子他的孙子如此无情,我对他就客气不起来。

    于是我也冷着语气说:“有事电话里面说。”

    估计是他觉得,我张百岭那么牛,你一个*丝陈三三凭什么不给我送上膝盖对我客客气气的这样的心理作祟,张百岭的语气更不好听了,冷冰冰地说:“我再说一次,过来家里面找我。”

    我嘲讽地呵呵笑了一声,没答话。

    张百岭忽然就怒了,冲着电话就说:“陈三三,如果你对张明朗还有一点点在乎,不想毁了他,就过来找我!”

    我最终还是妥协,连粥都没喝,就换了一身的衣服,跑到楼下打了一个的士,直奔玫瑰海岸那边。

    这是我第一次,不是跟张明朗在一起踏入了这个看似奢靡繁复的地方。

    原谅我,在慢腾腾走进去的时候,忽然感觉到有点冷,我就这样盯着那个上楼的楼梯口,就在不久之前我在那里失去了自己的孩子。

    这个世界上的事情大抵如此,旧地重游,有的时候就是那么容易牵扯起那些不想记得的记忆,它就如同一个调皮的小鸟一样,在心里面活跃,扑腾。

    终于,我在这个空空荡荡没点人味的地方收回了目光,按照张百岭说的那样,直接去了书房找他。

    没等他的指示,我直接坐到了沙发上,还自顾自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喝了一口,慢腾腾的放下。

    张百岭把抽了一半的烟按熄在烟灰缸里面,淡淡地说:“你们离婚吧。”

    我怔了怔,望着他一言不发,等待他下一句话。

    张百岭有点轻蔑地轻笑了一声,慢腾腾地从茶几上拿了一本支票本丢我这边来,淡淡地说:“自己填。”

    呵呵,那土豪的语气,我都不忍说了。

    我没动那本支票,而是歪着脸用更淡的语气说:“我填多少,你都给?”

    张百岭鄙夷地斜视了我一眼,轻飘飘地说:“当然不是,我也会考虑一下你值不值那么多。”

    我又呵呵笑了一声,站起来就说:“如果下次还是喊我过来,让我去跟张明朗分手的,这事别再找我了,我没时间跟你浪费。有本事就让你儿子主动离开我。”

    张百岭也站起来,破天荒的没给我气得死去活来,反而很笃定地说:“我今天喊你来,是看在老乡的份上,看在你流了孩子的份上,才想着给你钱的。你不拿也可以,我敢保证你到时候一点好处也没捞着,你跟明朗之间就完了。”

    我哦了一声,扭头就走。

    还没拉开门,张百岭就冷哼了一声,慢腾腾地说:“如果你真的是喜欢我儿子,就该以他以后的前途为重,他娶了你这个没背景,没文化,没点内涵的女人,简直从一开始就是一个毁灭。你也没点自知之明,也不懂掂量一下自己,能不能够得上他的高度。曾经我还是想过同意你们就算了,可是你嫁到了这样的家庭里面,还是那么天真,连自己的孩子都保不住,你说说,你是不是一无是处。刚巧,小米她跟明朗有个儿子了,她的工作能力我很看好,她以后能作为明朗的贤内助,她的家庭背景也不错,总之比你好了十八个度,你怎么就不能成全一下?更何况,你这样活着也累是不是。”

    我哦了一声,喉咙发干。

    最后,没再说什么,我拉开了门走了出去,又“砰”一声给他带上了门。

    他最后那句:“我给你时间考虑,想好了打给我。”

    被我硬生生关在了身后。

    有点失魂落魄,我走得跌跌撞撞,一方面我恼怒张百岭这样想用钱打发我的行为,另外一方面,我竟然觉得他或者说得对。

    或者我从一开始,就配不上。

    我原本以为,爱情的般配,只需要遵从内心的契合,不需要去计较一个人完美不完美,工作能力强不强,家庭环境好不好,更不需要去算计要不要门当户对。

    可是我从来没有像今天那样,觉得张百岭他说得对。

    我还是配不上,我确实有点累了。

    我不过是想找一个人,过了普通柴米油盐的日子,我给他生一个孩子,他下班之后还能带着我和孩子压马路,我还会给他们做好吃的,我还会在下雨天心惶惶地等他回家,怕他在路上出麻烦事,怕他出意外。就这样甜蜜安稳又慌张地过完这一生。

    事实上,经历了很多生活的险恶的我们,谁追求的不都是这样简单平凡毫无波折的生活?

    可是,我却忘了,我向往普通简单的日子,那我也得找个普通人。

    而我,错就错在,我或者是爱上了不该爱上的人。

    他原本就不普通,他原本就不是跟我这样的平凡。

    在我的身后,是整天辱骂的收养家庭,在穷困潦倒下过早认识的生活的残酷的真相。

    而在他的身后,是用金钱堆砌的,拨开再多的迷雾也无法看到亲情的奢华复杂的有钱人家。

    我们唯一的共同点,其实就是,都有点运气不好,摊上这样的家。

    回想张明朗这两天的异常,悲伤就这样涌上心头,我觉得他可能也是累了,他觉得走到这里就要放手了吧?

    我一边跌跌撞撞地走,想得出神,然后就在这时,猝不及防,忽然有一个人跳出来拽着我就往楼上跑。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此情缠缠缠缠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跳海躲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跳海躲鱼并收藏此情缠缠缠缠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