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天上掉下个锦衣卫 > 第2章 浮萍聚

第2章 浮萍聚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毒妃在上,邪王在下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他眼里有猜疑,并没有刻意隐藏,这点上和龄很能够理解,她想他受了这么重的伤孤身一人埋在沙子里,要不是遇上她不就死了么,这么大好的青春年华,这么俊俏的脸模样,无声无息死了怪可惜的,且瞧着一准儿是被人处心积虑给弄死的,也难怪他疑心重。

    和龄起身往门边走,边走边说话,“您说对了,也说错了。我虽不是生来在这儿,却是这儿长起来的,我比本地人还本地人呢——”

    女孩儿清越的嗓音易叫人动容,见她出去了,泊熹抬手在眼上遮了遮,眸中分明晦涩,然一边唇角却奇异地浮起来。活着就好,连天也不叫他死么?既这么的,未完之业就不得不继续了。

    和龄给泊熹准备了换洗的衣物,她是个妥当人儿,打从抱她来关外的徳叔去世后就一直是一个人过活,生活里大事小事都是靠自己。不过过去是她一个人,现如今却多出一个人。是她救了他,她觉得异常满足,往日不说,其实心里渴望有家人陪在身边,即便她对过去记忆模糊。

    泊熹的到来填补了和龄对家庭成员想象的空缺,她表现得殷勤周到,他能感受的到。她为他打水,生火烧热,又忙活着置办晚饭,仿佛是个为忙碌一整日终于归家来的丈夫操持的妻子。

    *

    泊熹沐浴完提着袍角步出来,放眼是无边无际的黄沙,远处有骑着骆驼的商队经过,乌鸦鸦的一长排,驼铃叮当,看久了,任是再浮躁的一颗心也能够平静下来。这关外景致与京师里的富贵荣华全然是两个世界,傍晚的风拉扯着他的袍角飒飒抖动。

    羊圈里绵羊咩咩叫,和龄关上圈门提着水桶出来,乍一瞧见泊熹她窒了下,眼前被点亮了。果然即使是平凡朴实的衣料,穿在不同的人身上也是截然不同的感觉。

    她已经记住他的名字了,欢快地叫着“泊熹”跑到他跟前,毫不避讳的上下一番打量,末了点头赞许道:“泊熹,你长得真是好看。”

    他听了只感到恍惚,并不是因她的话,而是她念他的名字。

    已经好些年再没人这样轻快地唤他,甜软的声口,娇媚的眸子,直把他往记忆的深渊里笔直拖拽。

    “泊熹?”和龄是知道看眼色的,看见他面色不善,她脚尖无措地在沙地上磨了磨。

    他定是觉得她孟浪了,想来中原的姑娘不会贸然说出这样的话。可她也委屈,她就是觉得他好看呀,他是她迄今为止见过的最好看的人。

    和龄对泊熹有天然的好感,故而十分在意他的反应。幸而泊熹很快将神思收回来,他一低头便瞧见才还十足活泼的姑娘眼下做了错事一样低垂着首,两手轻轻地绞着。

    她注意到他的视线,琢磨了下,改口道:“其实你长得不好看,真的…我适才也不过是那么一说,你可千万别往心里去,我往后再也不说了!”

    和龄以为自己都这么说了泊熹脸上应该雨过天晴才是,没成想他脸上更黑了,阴云密布,比大漠里的黑沙暴还叫人害怕。

    中原男人真是不好交流... …

    她的脑袋垂得更低了。

    “姑娘叫什么名儿,”泊熹忽然开口,他自己没意识到,素来寡淡的眸光里竟带了一抹极浅的笑意,转瞬即逝,慢条斯理地道:“套句才儿姑娘说过的话,称呼‘喂’未免显得没礼貌。因此才冒昧过问姑娘名讳。”

    和龄其实嫌弃他说话文邹邹,她要脑筋打结才能转过弯来彻底理解。

    不就是问名字么,有什么不能说的,“我叫和龄,和你在一起的“和”,年龄的‘龄’,”她顿了顿,仰眸看他,“很好听是不是?”

    他在心里念她的名字,两个字在唇齿间捻转,余韵悠长,便微微颔首。

    她轻易高兴起来,“这名儿是娘亲取的。”似乎想到什么,脸上的高兴也不是真的高兴,衬在落日余晖里,依稀染上落寞的味道。冷不丁的,梦中那撑着油纸伞行走在红墙琉璃瓦中的女人浮现在眼前——

    “吃饭罢。”泊熹抬脚往回走,和龄晃晃脑袋,亦步亦趋在后头跟上去,很快就站到了他身旁的位置。

    吃饭的时候她喋喋不休,“我知道你吃不惯我们这儿的硬饼子,原先倒是烙了好几张,现在就算了。”她把香喷喷的米饭盛給他一碗,又把酱肉往他跟前推,“吃罢吃罢,我是头一回蒸米饭,你吃吃看对不对胃口?”

    泊熹盯着筷子看了一时,眉头蹙了蹙,仿佛在瞧筷子到底干不干净。很快他便低头沉默地吃饭,和龄发现这人话不多,总是静静的,很神秘,像月亮湾的湖水,要人往里头投石子儿才能激起一点涟漪。

    “不尝尝肉汤和酱肉么?”她把汤碗往他跟前推,劝道:“你身上有伤,需要补一补,光吃米饭怎么能行呢。”

    他不回答,她就一直那么瞧着他。

    泊熹没有在女人堆里打过滚,他是锦衣卫,后来到了顶,升任到锦衣卫指挥使的位置。锦衣卫常在宫闱行走,身份特殊,皇上有要求,因此他们往往是不近女色的,禁|欲色彩可谓非常之浓厚。

    东厂都督是碰不了女人,他们则不能碰。一旦沾染上女人,身体有了欲|望,万一和后妃有个什么牵搭不是叫做皇帝的戴绿帽子么,这是万万不能够的。

    “怎么总不理人呢?”女孩儿眼睛张的葡萄一般,好奇又困惑,她咬着筷子看对面比雕塑还像雕塑的男人,忍不住拿手指戳他的手臂,“泊熹从前是做什么的呀,你受了这么重的伤,是有仇家么?很厉害的仇家么?”

    他的视线停驻在她堪堪收回的粉白指尖上,眸光淡淡复看向和龄。

    女孩儿生了双娇娆的桃花眼,认真瞧起人来总像是存了分道不明的暧昧在里头。泊熹眉心微拢,不禁别开视线,须臾生硬地道:“知道太多对你没好处,不许问。”

    他的本意是为她好,和龄好像也能明白,倒是压下强烈的好奇心不过问了,只是对他只吃饭不吃菜的行为表示由衷的不解。

    后来才知道,原来泊熹是个素食主义。

    人家根本不喜欢吃肉,顺带的,她甚至怀疑他连女人也不喜欢… …

    *

    入了夜沙漠里就冷起来,泊熹睡在狼皮褥子上,闭着眼睛心思重重,一副生人勿进的模样。和龄收拾好碗筷便立在屋子正中间,怎么办好呢,她寻思着,只有一张床啊,眼下让给泊熹睡了,他是客人,又有伤在身,跟病人抢床似乎不大好。

    看来只好打地铺了。

    和龄怕打搅到泊熹思考人生,就蹑手蹑脚地爬到床里边去拿狼皮毯子。

    毯子压在泊熹手腕处,她小心翼翼够了半天也够不到,手臂酸得直翻白眼。一直躺着不动声息的人却睁着眼睛打量她痛苦的样子,良久才疑惑地问:“有什么事么?”

    有一瞬间她怀疑他是故意的,然而联想到泊熹一直以来的淡漠,她想自己一定是多心了,泊熹才不会是这样的人。

    “啊…您睡您睡,我吃多了消化消化。”和龄笑眯眯看着他,等他没动静了便又去够那条顽固的被压得牢牢的狼皮毯子。她突然觉得自己这是何必呢!死鸭子嘴硬个什么,直接叫他拿给她不就是了,何苦在这里找罪受。

    思及此,和龄就往床里又爬了爬,她在泊熹衣角上很轻地扯了扯,“麻烦了,我的狼皮毯子叫你压住了,拿半天拿不出来… …”

    泊熹把毯子拿起来,她白纤纤的手臂立时伸过来要接,他却缩手掩在背后。这下子和龄闹不明白了,“…泊熹也想用这条毯子么?”

    他下了床,站在床前看着半跪在床角的她。

    女孩儿十六七岁的年纪,有着江南女子窈窕痩纤的身形,这会儿烛火蒙昧,她的身影几乎只剩下小小的一块儿,火光在她脸上跳跃,这样暖黄光晕下的青涩面庞竟意料之外的让人感到温暖。

    面前的小姑娘是他的救命恩人,泊熹闭了闭眼,正是明确这一点,他才会在初醒的时候压下杀意。

    然而他的行踪不能透露出去,哪怕将来不是她有心说出去,却不能不防备着东厂番子来确定他死了不曾,到那时可就不妙了。

    和龄看着泊熹拿着毯子下了床,心想他该不会是突然开窍晓得要谦让了吧?可是他身上伤还没好透,晚上地上凉,凉气入体可不是好玩的,罢罢罢!看在他有这份心的份儿上,今晚她睡地上也睡得值得了。

    和龄往床畔挪了挪,泊熹突然将手上的狼皮毯子放下,眼底深处有一闪而逝的寒光,嗓音温凉地道:“你还有什么要说的么?”

    她面上惘惘的,眼睫忽闪,旋即粲然一笑,把毯子抱了个满怀从床上跳将下来,边还把高高的他往床上推。

    “大晚上的有什么可说的,你白日话不多,这会儿怎么有了兴致?要聊天还是等明儿吧,明儿我带你往我们店里去,”她笑睨着他,“那里吃食上选择能多些,你今儿光吃饭了,这样怎么成呢,受了伤却不晓得疼惜自己,竟比集上裁缝铺里老阿婆的孙子还傻些。”

    “… …”

    异样的情绪在泊熹心间升腾起来,女孩儿的笑容有感染力,暖融融的席卷全身。

    他看着她笑弯弯的眸子,一时杀意难再起。想着还是再等等吧,再缓几日。等伤好全了再动手,今儿毕竟晚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天上掉下个锦衣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十三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十三酥并收藏天上掉下个锦衣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