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天上掉下个锦衣卫 > 第18章 意微澜

第18章 意微澜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寒门枭士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天唐锦绣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当一个人沉湎于过去时难免是要发怔出神的,顾盼朝只觉眼前五根葱白似的手指头晃来晃去,他不禁握住她的手,低低一笑道:“快别晃了,白叫我眼晕不是。”

    和龄面上有点儿尴尬,她把手抽出来,忍了一会儿没能忍住,直言道:“大人您方才摸我的头不好,叫别人瞧见了还道您跟我有什么不正当的关系,还有就是… …您叫我住到您家里头去,敢问大人娶亲了么?您若是有了夫人,平白再带我回去是以什么名头?”

    他被她问的怔怔的,她以为他是默认了自己已经娶亲的事,点了点下巴,心念一转便有了主意,“您瞧这样成么?老话儿说吃人嘴短拿人手软,倘或叫我白吃白喝我也住不长久,但是我现今儿实在是无处可去,我是这么个意思,要不您招我回去做丫头吧——”

    和龄对自己的想法很是满意,穆穆古丽一家都不见了踪影,她没地儿可去,又不能真让自己沦落成个小要饭的,所谓大丈夫能屈能伸嘛,做什么不是做,何况还是在这么温文的顾大人家里做活。

    “我给您简单介绍一下自己,我叫做和龄,这您想必知道了。我是年初才打关外来的,厨艺不精,不过倒是能烧几个家常小菜,您别瞧我身板小,我是什么家务活儿都会做的… …”

    “什么都会做?”他截断她的话,目光里竟含了近似于悲悯的神色,“日子苦么?还是打小儿就有人逼你做活儿。”

    和龄郁闷地看着这仿佛不食人间烟火的顾大人,唇角小弧度地那么一撇,“您别说玩笑话了,做活儿哪里用得着别人逼迫,我不做难不成还等着谁来伺候我么,又不是千金大小姐,没这福气享。何况自力更生丰衣足食,这样也挺好的。”

    做哥哥的心疼妹妹,又想揉揉她脑袋,手伸到一半却硬是垂下去了。

    他故作了然地轻笑,“你说的是,是我想岔了。”扬手叫了一抬小轿,这轿子是早前就预备下的,他微倾身,亲自掀开帘布示意她进去,由始自终都是笑微微的模样,语声和软温雅,“我如今尚有要事在身,便叫他们先送你过府去,至于我是否娶亲…姑娘却是多虑了。”

    “您还不曾娶媳妇儿?”和龄站在轿子前不是很想进去的样子,听见他说不曾,她寻思一下,脱口道:“您别是瞧上我了吧… …”

    她这么想也在情理之中,嘴上又没个把门的,见这只有一面之缘的顾大人待自己如此好,又是请她回去住又是弄小轿子送她回府,她还从未享受过这般的待遇,更重要是顾大人他自己也说他没有媳妇儿,难道在暗示什么…?

    他不会是真在打她主意想讨她做小老婆吧!

    和龄的思维在这条奇异的道路上狂奔不止,她对面的盼朝愣住,少顷却畅快地笑了起来,那笑声潺潺的溪流一般绵延不止,清越且动听,臊得她满面绯红。

    他将和龄往轿子里一推,知道她想得多,怕她再误会,便虎着脸道:“横竖姑娘先去便是,我府上一堆的杂活正愁没人料理,过后还要劳烦你了。”

    和龄脸上降温,心道有杂活儿要她做不早说,她也不是倾国倾城的美人,人靠衣装佛靠金装,穿这么一身粗布衣裳便是稍有姿色的姑娘也只得落得泥里的野花儿似的不落人眼。

    人家顾大人什么俊俏姑娘不曾见过,平白拐弯抹角打她的主意又何必,估摸着他看她就如同她看他,仨字儿——合眼缘。

    “大人放心,和龄这就老老实实回去等您,您叫我做什么都成,我可能干了。”她时时刻刻不忘记夸自己,坐在轿子里虚头八脑地冲他笑,立军令状一般的语调清脆中却不乏少女的柔婉,唇角亦噙着抹笑,颊生梨涡憨态可掬,叫人瞧了便喜欢。

    顾盼朝打眼这么一瞧,如今的和龄活脱脱便是当年小妹妹淳则帝姬长大后的模样。

    时间匆匆如水,一晃眼娇生惯养的小帝姬都长这么大了,她性子不似从前,变了太多。成长路上没有亲人照拂,想必吃了不少苦头!

    盼朝心头蓦然一阵揪痛,然而看着她时,他唇角上却噙起同她形状相似的弧度,温言道:“我晓得你能干,且等着我回家便是。”说着将帘子合上,阻隔了她的视线。又向轿夫使了眼色,一行人便抬着青綢小轿渐行渐远。

    他收回视线,眼神却放空。

    良久,唇角慢慢地扬起。有了她,平素衣食住行之地才能称作是“家”,她是他嫡亲的妹子,今后自然金娇玉贵地养着,至于她想的洗衣做饭干杂活儿… …却是下人才该做的事。

    街头一不起眼的角落,乔装的锦衣卫番子将一切尽收眼底。这番子是打和龄一出指挥使府门便尾随着的,不想却见着他们大人叫跟着的和姑娘上了东厂二档头顾盼朝的轿子。

    那番子心里琢磨着不对,一路跟到了头,发现轿子停在了顾府门前,和龄姑娘真就那么进去了。

    *

    落了晚,天边夕阳如同掺了碎金,洒下来的光芒染得过往行人衣衫上黄橙橙一片。分明昨儿个夜里还是下雨的天气,今日一早却金芒万丈起来。天公的心思果真叫人猜不透。

    泊熹打马从诏狱回府,到了府门前翻身下马,随手将鞭子往迎将过来的小厮身上一抛,他的心情似乎是不大好的,面色阴沉沉,与这晴好的天气大不同。

    众人屏息敛神唯恐惹他不快触了霉头。

    叫查和龄身世的命令已然传下去了,只要锦衣卫想知道,那这世间就没有他们不能够知道的,连皇上夜里同贵妃娘娘的床头话也不是秘密。因此,和龄的身份水落石出只是时间问题。

    书房院里,八重樱因昨儿夜里一场雨摧残得不复前些日子如火如荼,泊熹经过花树停下步子,他微凝着目光,枝头一串儿风铃在光秃秃的枝叶间摇摆,地上泥里尽是落红,放眼之下竟是一片萧索意味。

    立在树下呆呆仰着脖子瞧花的人已经不见了,那抹纤瘦的背影却在他眼前浮现,若有还无。

    泊熹抬指在眉心按了按,眉头蹙得更厉害,须臾踅身进了书房。丫鬟端着茶盘来上茶,他在窗前负手而立,没多时笃清便走进门来。

    笃清挥挥手叫丫鬟下去,径自关上了门。

    拿起茶盅盖子拂了拂水面上茶末儿,泊熹的面色一时间倒瞧不出喜怒,曼声道:“和龄身世的事儿查得怎么样了。”

    笃清一激灵,他在他身边待得久,稍许也能瞧出来他们大人心情到底如何,这么问估摸着是嫌底下人动作慢了。他便端正脸上表情,思忖着回道:“这是十来年前的事情,且又在关外…恐怕没那么容易,您再宽限几日,那边飞鸽传书约莫明后日就能送过来… …”

    廊前的画眉脆脆地啼叫一声,泊熹低头,呷了口茶盅里清绿的茶汤,茶盅在案上放下,他神思远远的,突然也不是那么急了。

    和龄的身世究竟如何他心中已然有了明晰的轮廓,如今缺的是最后的盖棺定论罢了。

    她的身份于他是个契机。

    泊熹在圈椅里坐下,缓缓吁出一口气,抬眼复看向笃清,“还有呢,她今儿出了府往哪儿去了,是敬粉街那家酒肆里么?”

    笃清说不是,觑一眼泊熹,然后垂着眼睑小心翼翼地回禀,“照底下人的说法,和姑娘出去没多时便遇着了顾盼朝,他约莫是专程等着和姑娘的,至于敬粉街那家酒肆…大人,酒肆前些日子叫顾盼朝使人换成了‘百花楼’,和姑娘是女孩儿家,她不能进去,便被顾盼朝安排着住进他家中去了。”

    他说完好一时都没听见声响,却也不敢抬首张望。好一时才听见案前人手指敲击在圈椅扶手上沉闷的“笃笃”声。

    “不过才见了两三面的陌生男人… …”泊熹嗤了声,“她倒是个心大的,就这么跟着人家回家了么。”

    最后几个字几乎是一个一个从牙缝里蹦出来的,他想起和龄对着顾盼朝笑得眉眼弯弯的模样,不知哪里不称意,突然阴恻恻笑了起来。

    下首立着的笃清身上冷汗直冒,天晓得他们大人是哪里不对劲儿,莫非是怀疑和龄是东厂的人?否则怎的忽然间又是调查又是跟踪的,叫人心里没底。

    *

    转眼便过去了一个月。

    这一日,和龄同与她一齐住在顾府的念绣姑娘一道儿逛夜市。念绣全名汪念绣,生得一副袅娜无双的身段儿,面容也娇俏秀美,颇有姿色。

    和龄起初还以为这是顾大人府里头的妾室,后来才知道,汪念绣和顾大人有一段故事,他是她的救命恩人,她无家可归,故此同她一样儿是借住在顾府上。

    和龄满心里只觉得顾大人是一个全天下最最好的人,他能收留念绣为什么不能收留她呢,因此上,日常相处便越发不拘谨了,他既然不叫她端茶递水,她便也没有自己傻到一根筋上赶着偏要揽活儿干的道理。

    倒是有一桩比较烦心的事,前头也说了,汪念绣同顾大人是有一段故事的,自古英雄救美人,好些儿佳话千古绝唱都这么来的,和龄不是脑子不开窍的人,她瞧得出汪念绣一门心思爱慕上顾盼朝了,她怕她吃味儿,故此暂且延缓了想法子确认顾大人是不是她哥哥这事。

    京师就是京师,夜市也不同凡响,连着几条长街挂满了灯笼,照得整片天空光华璀璨仿佛白昼,连星星也没了颜色。

    头顶上流云高高渺渺的,和龄没想过会在这样带有梦幻色彩的夜里遇上泊熹。

    他站立在灯火阑珊里,指尖捏着一盏与整个人极不相称的兔儿花灯,静静地望着她,佛头青的素面长袍随着夜风轻缓飘动。

    彼时万籁俱寂,人事都是模糊的,她面上惘惘,却不知今夜是他不依不饶纠缠进她人生的开始。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天上掉下个锦衣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十三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十三酥并收藏天上掉下个锦衣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