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天上掉下个锦衣卫 > 第27章 南缠

第27章 南缠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医妃火辣辣毒妃在上,邪王在下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重生最强女帝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和龄脑袋里轰然炸开来,她不晓得泊熹说什么是甜的,是指枣泥糕,还是她的手指么…?

    她再也受不住他了,抽出手迅速掩在自己身后,两边肩膀微微地耸起来一些儿,跟着又很快放下,脑袋里边水车似的一通转。

    背后半濡湿的指尖被风吹得凉哗哗的,和龄面上飞红,她这是实在羞臊得不行了,又气又恼又慌张,站起来瞪圆了眼睛瞅着他,咬得嘴唇都发白了,乍一看还以为是深仇大恨。

    和龄是这么个状态,相较而言泊熹的表现就显得太老神在在了,同她形成了强烈的反比。

    见她光张嘴不吱声儿,他面色微动,却意犹未尽似的舔了舔唇,幽幽问道:“怎么了?不是你叫我吃的,我果然依了你,你却不依了。”

    和龄头发也要竖起来,她又不是个傻的,她前面都想好了,横竖他就是她亲哥哥,她对他除了兄妹亲情再不敢生出别的想头,她希望泊熹也是这样,但是他刚儿竟是在做什么?

    他是哪里想不开,居然连自己亲妹妹的豆腐也吃,她以为这偌大的府邸里没有妾室通房就代表泊熹在那方面不开窍儿的。

    感情不是呀,人家肚子里有坏水儿,他这是憋了劲儿要捉弄她还是怎么?

    要说和龄在关外那会儿见过的各类事儿也多,沙斗子那块地方什么地痞无赖捣子那是应有尽有。不过呢,像她熟识的金宝就把银宝保护得好好儿的。

    追到银宝后金宝就对他媳妇儿特别好,根本不叫她出外头赶集去,倒是有时候一些地痞闲着也是闲着,非要在他们客店里头生事,经常有血气方刚的壮汉子撸了膀子就把人家大姑娘扛回家去的。

    也不知后来都怎么样了?

    看别人耍流氓和自己经历是大大不同的,和龄吞了口口水,她远没有自己想象中的淡定,终于横着眉毛拿手指头指着泊熹,声线不稳地道:“你,你这是作,作死——下回再不许捉弄我,这样式的顽笑就是不成。兄妹间可以玩儿别的,这个却过界了…哥哥呢就要有哥哥的样子。”

    “你别瞧我现下是这样,”她不自觉昂了昂下巴,“我脾气大,我也爱生气,再有下回我就不同你说话了!”

    她挺了挺胸脯,他目光扫了过去,“嗤”的一声,擦拭长剑的帕子又在光可鉴人的剑身上移动起来,清晰俊逸的眉眼映在上面,泊熹不咸不淡应了声“哦”,面上神色却一息一息沉隐下去,恍若适才那个轻佻孟浪的男人另有其人。

    他抽身得这样快,她脸上的温度一时却降不下来。意识到这点和龄不是很高兴,她偷眼觑了他好几眼,脚下挪到石桌前收拾盘子。

    等都整理好了,和龄背面向着泊熹,干巴巴地道:“哥哥再练一会儿就回去休息吧,我瞧你镇日都忙得很,铁打的身子也要吃不消的,何况哥哥也不过和我似的,不过是有血有肉的寻常人。”

    这么拼命做什么呢,如今的日子已然很好了不是么?

    女孩儿家心思到底是细腻的,和龄指甲盖儿在红漆食盒边缘磨了磨,复道:“有了家人就和从前不同了,哥哥好… …和龄才会好。”

    她慨叹一般地说完,拎起食盒转了身,这是要离开了。泊熹手边动作停下,在余光里看着她。

    她从他跟前经过,起伏的裙裾仿若盛烈绽放的牡丹花,连带起的女儿家身上融融的香气都是宜人的。

    泊熹也有不受控的时候,行动先于思维,他自己也不晓得是哪个瞬间拽住了她的手腕。

    她稍一怔,旋即冲他眨巴眨巴了眼睛,满含疑问望住了他,“哥哥还有事么?”

    潜意识里,和龄害怕再同泊熹这么相处下去,她怕自己一不小心变得同他一样不着四六的,届时兄妹两个都糊里糊涂,人世间感情何其多,要老分不清楚那可真要玩儿完了。

    他轻易便捕捉到她眸中不安的神采,她是个好姑娘,不是因这个身份,他们不至于走到这一步。

    他昧了良心欺骗他,自己亦是不甘愿的,可她偏生撞上来,那么多的巧合,她救了他,又遇上他,再到他发现她的身份… …

    可见连天也要将他们绑在一处。

    泊熹放下剑,随手在膝盖上掸了掸,然后从从容容站起身来。

    他笑了笑,眼角生光,隐约藏了什么,“我是突而好奇,不晓得自己在你心目中是怎样的?倘或有朝一日你发现我并不如你想象中那般,抑或我对你有所欺骗——”

    她迷惑地歪了歪脖子,不明所以。他的手极为自然地拢上她头顶心,温柔覆盖上去,语声里竟流露出缠绵缱绻的意味,“即便那个时候和龄亦是不会怪我的,对么?”

    和龄没有任何不好的预感,她这人有时候不爱动脑筋,一旦认定了什么人就不会去细琢磨他话里潜藏的意思。

    泊熹毕竟是哥哥,哥哥说的话么,即使怪异,她这做妹妹的也不是不可以理解他包容他。

    浓淡正宜的眉尖攒了攒,和龄向他挤了挤眼睛,俏皮道:“兄妹间哪里有隔夜仇,哥哥只管把心往肚子里放,我不生气,我心胸宽广,打着灯笼也找不着第二个。”

    才还信誓旦旦说自己脾气大,爱生气,这会儿立马就变了说辞么?

    “这样啊,”泊熹揉了揉她的脑袋,意味深长道:“和龄须得记住今儿这话,保不齐,哪一日我还要问起的。”到那时候,甭管他还是不是她哥哥,她都不该记他的仇。

    风过处,细长条儿的竹叶一片接着一片蹁跹落下来。

    和龄脖颈里痒痒的,她含糊地答应他,心想要问就问好了,她反正句句发自肺腑问心无愧,总归不是专门说了为骗他的。

    泊熹的视线落在她领口处,微一迟疑,向她靠了过去。

    和龄却显然如临大敌,白生生的小脸上抹了胭脂似的红扑扑起来,埋怨道:“好好说话就说话么,你又要做什么?”再动手动脚的她是真会翻脸的,光说不练假把式,她可不是纸老虎。

    谁知泊熹却很老实,他两根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幷起,指尖处拈起落在她颈项里的竹叶,朝她比了比。

    “你傻么,”他执着翠滴滴的竹叶在那张红泽遍布的脸孔上撩了撩,“脖子里落了这个,竟不自知?”

    话毕,放到自己唇边“呼”的一吹,那竹条儿便左右晃荡着,如湖心里一叶摇曳的扁舟,安然停泊到地面。

    和龄看着竹叶不作声,总觉得自己无声无息间又叫他给作弄了。

    也不知是怎么一回事,泊熹的一言一行似乎总能牵动她的心,他连没有表情的时候也是一幅画儿,更何况是眼前这般鲜活的他。

    泊熹掖了掖袖襕,有些话打和龄才出现他就预备要说了,倒也不全是今儿准备了要提起,其实是酝酿好几日了。

    “和龄。”

    “嗯?”她抬眼,仿佛一株羞答答的含羞草。

    他正了正面色,抑下胸臆里的迟疑不决,嘴角竟然还能挑起一抹笑,“你每日在家里想必腻烦了,眼下却有个好去处… …”

    看着不像是要带她出去玩儿的意思,说起来,她听底下人说起郭山寺上的荷花,那副情景,简直至今臆想起来也叫人神往的。

    可泊熹却叫她在家里看,家里那小花园就那几朵破花,她早看腻了。池塘里边荷花也开得萧条,他自己不是多么有情调的人,弄得家里头四处也怪没滋没味。也许要等到来日,等娶了嫂子家来,有个懂得妆点的女主人了,这个家才会出现不一样的气象吧。

    和龄想着,把食盒抱在怀里,兴许真是没见过什么世面,就好奇地问他,“怎么样的好去处,哥哥会和我一道儿去么?”

    她只消一句话就把他问住了,还不是成心要难为他。

    恰巧这时候有小丫头进了竹林,隔着一丛竹枝请示今儿午膳摆在何处。

    泊熹也不想,直接道:“摆在容华馆,今儿同小姐一处用膳。”他看一眼凝眸直勾勾盯住自己的和龄,唇角微微抿起。

    那丫头毕恭毕敬地福了福身子,转过身去了。

    和龄把目光从泊熹脸上调开,心里却在想:他又不吃肉,和他在一起吃也只能是他瞧着她吃,况且他近几日转了性儿,对她变得周到温和起来,吃个饭能不停地把菜往她碗里送,每每都要堆成个小山丘他怕才心满意足。

    她又不是猪…女孩儿家注意身材,偏生他夹得菜她不好拒绝,他笑微微地注视着她,她只能将一碗饭连带着那些她不是很想吃的菜全部扒拉进嘴里。

    和龄因此总觉着泊熹是成心的,她朦胧地意识到,自己这哥哥的心眼儿可能不大好。

    这会儿听见他要和她一起吃饭,和龄脸上立马皱巴巴起来,“还是别了吧,哥哥又不吃肉,我却不能,我无肉不欢。”

    “唔…没干系,”他拖长着尾音,“我迁就你就是了。”

    和龄噎了噎,自觉没有话来回复他。

    他带着她走出竹林,往容华馆去。她比他矮太多,跟他并排走在一处简直像个没长大的孩子。

    和龄不禁抬脸看泊熹,按说一个娘胎里爬出来的,却不晓得他是怎么长这么高的个儿的,难道吃素反而能长高?她现在尝试似乎来不及了。

    “兄妹俩”走上石子漫成的甬道儿上,远处台阶上生了青苔,瞧上去绿葱葱的一片,夏至未达,叫人身心舒畅。

    伴着鸟鸣,她头顶上忽响起充满磁性的低沉男声,是泊熹继续了方才的话题。

    他略抬起下颔,错开视线没有看她,亮烈的乌发在阳光下跃起一圈光泽,话出口竟带出好奇的口吻,“我适才提及的地方… …莫非我不去,和龄便不愿意去么?”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天上掉下个锦衣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十三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十三酥并收藏天上掉下个锦衣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