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天上掉下个锦衣卫 > 第41章 骂玉郎

第41章 骂玉郎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毒妃在上,邪王在下至尊毒医:鬼王的金牌宠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他指腹是不小心碰到她的,她却是认真地羞恼了,不顾膝盖上疼痛拼命把腿往外拔,自己把自己弄得恨不能呲牙咧嘴的,“不要你管我,你只管同你那位好帝姬说话儿玩笑去,我便是立时在这宫里死了也不与你相干的。”

    和龄想到方才泊熹对这那位既漂亮又高贵的帝姬说话时微翘的唇角就浑身长刺,他还要贴上去给人家做驸马,做驸马有什么好,就他这性子,到时候被皇家吃得死死的,有的是“好日子”在后头。

    她这么一乱动,泊熹不由得五指收紧握住了她的脚踝,嗓音里亦透出几许不少于她的恼意,凶她道:“别乱动!让我瞧瞧你的膝盖,怎的才离了一会儿不见腿上就青青紫紫的,进宫前我交待你的都忘记了么,竟还长了胆气敢同别人打架了?”

    他说着话,攒了眉头,视线从她脸庞复移至那一双腿儿上,顿时满目里晶莹莹的。

    泊熹起初是不曾留意细瞧,这么一看之下只觉满目生光,除了她才弄出的青紫斑痕,这一双腿上的皮肉却白腻的很,因常年不见阳光那么捂着,她腿上皮肤竟然比他拇指上套着的羊脂玉还要温润凝白几分。

    但凡是个正常的男人,这会儿没有不心猿意马的。泊熹也有正常男人的生理需求。

    不过他往日是对儿女情长不做考虑的,按说这个年纪了本该府里姬妾成群才是,他却总是素着,素着一日两日的,慢慢的在那上头好像也不那么上心了。

    可那是对别个姑娘,他没那份心是理所当然的。

    现在手里握着的娇嫩分明不同,泊熹眸光微微转深,指骨间的脚踝那么纤弱,似乎只消他一用力就能折断它,只要轻轻一用力… …

    和龄猛地抖了抖,她是姑娘家,比力气当然不能是泊熹的对手,眼下膝盖又很痛,折腾了一顿气喘吁吁顿时连反抗的精力都没有了。

    她只希望泊熹不要再这么阴嗖嗖的了,他关心她的膝盖是好事,可是他做什么突然一副要扼断她脚踝的神情?

    “瞎说八道的,我才没有和别人打架,皇宫里规矩森严,我吃了熊心豹子胆了么我,”不管泊熹心里寻思些什么,和龄决定转移他的注意力,她在他跟前一向是被动的,把腿动了动,脆声道:“膝盖上这个是跪在地上跪出来的,但是不是慢慢儿跪,是遇着小人了——”

    见他的目光看了过来,她忙道:“你别这么看着我,我又不是你,泊熹以为一个无权无势没有靠山的小宫女在这后宫好混么,惹着了人,人家一根小指头就能把我捏死了。”

    和龄现在还不安心呢,那位仪嘉帝姬就是因为看见她跟泊熹一块儿说话才整治她的,那要是被她瞧见他们坐在同一张床上聊天儿她还不玩儿完了呀!

    人倒霉起来真是喝凉水都塞牙,认真计较的话,大抵是从认识泊熹伊始就种下了倒霉的种子,直到他居心不良把她往宫里倒腾进来,现在可算是正式走背字儿了。

    都是他的错,以后为了自身安全着想再不能同他说话了,本来两人就清清白白的,他要娶帝姬且娶去,最好解释清楚,好叫仪嘉帝姬把她这般儿的小人物忘干净!

    “谁要捏死你,”泊熹看着和龄不停转动的眼睛就知道她心里在盘算什么,疑惑道:“仪嘉么?”

    仪嘉?

    真是个熟稔的称呼啊,和龄皱起了鼻子,她偏不承认,只道:“旁的我就不说了,大人反正来日约莫是要做驸马爷的,这么的,您回头同未来夫人好生解释解释,叫她别误会了,我和您压根儿就不熟悉么,也就比陌生人稍许多说过那么几句话是不是,您也清楚的。”

    再说了,过不久她就要出宫了,届时有真正的哥哥护着,他们这些烦心的人和事都会离得她远远儿的,那时才好呢。

    泊熹最不喜欢的就是和龄一副和他八竿子打不着的说话架势。他都在心里辟出一块位置给她定位了,她眼里却没有他,这是什么道理?

    “偏生要这么不留情面么。”

    泊熹静了静心,把她一双腿轻柔地托起,再慢慢地放平。她砸吧着唇不解地看着他,不明白他突然间语气怎么低沉起来,不是平日让人有畏惧的低沉,反而让她心里堵堵的,塞了一团棉花似的,有气进没气出。

    没一时,和龄嘀咕了一句,“我没有不留情面。”

    她说的每一句都是大实话,是他骗了她,他们的人生今后不会有交集了。

    她甚至清楚他送她进宫必定是另有目的,然而也正是因为知道他的脾性,她贸贸然问是问不出什么来的,所以宁肯什么也不说,只是摊牌,摆明自己的态度,这样于人与己都好。

    和龄打小儿就这么利落,她一直觉得这样挺好,无论什么事什么人,都不会拖拖拉拉牵扯不清。

    外面响起些微的树叶簌簌声,碧色帐子内一时却谁也没有再说话。

    泊熹一直都寡着脸孔,也不知愁烦什么,和龄怏怏的,她看不懂他,把脚指头蜷了蜷,在他腿肚子上轻戳了下,“嗳…手指头借我瞧瞧。”

    他闷葫芦似的不为所动,也不开口也没有表情,和龄观察了一会儿,给自己壮了胆,凑过去抓了他的手细看。

    她是想起来那天泊熹为了让她原谅他,居然不惜用刀割他自己的手指头,他当时那么用力,血点子几乎是争先恐后从伤口里涌出来的,当时虽说上了药,却不知现下里好全了不曾。

    泊熹的手背上感受到暖暖的鼻息,他转眸觑和龄,她正一脸认真地研究着他的指腹,那里横桓着一道短促的疤痕,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

    那张小脸上莫名地浮起一抹笑。

    和龄抬头寻到泊熹的视线,得意洋洋的,“你得感谢我,要不是我和神医心灵手巧,某些人不定就失血过多不治而亡了。”

    她嘴里净是些不着边际的话,叫人接不上口。泊熹歪了歪头,深邃的眸子攫住她的,沉吟道:“兴许过不多久,就没人能叫你受伤受欺负了。”

    和龄想问为什么,但转而一想会错了意,还道他指的是不过多久哥哥就要接她出宫的事。

    “我知道的。”她笑得虚头八脑儿,这是和龄目前最大的盼头,离了宫她又会是无忧无虑的自己,也不用见人就跪,仿佛天生贱命一条似的。

    泊熹看她笑得无邪,竟然也牵动唇角。

    然而他的笑意却远没有那么明媚了,顿了顿,似乎有疑问,弯唇道:“…和龄是否会喜欢上,杀了你全家的人?”

    她一听他的话眉头重重地打了结,想也不想便回道:“怎么可能,问这个做什么?我有病么?再说了,这问题问我不恰当,我目下只得一个亲哥哥,没有全家给别人杀。”

    “——哦。”

    他不再继续刚才的话题,变戏法儿似的从怀里拿出一只青花瓷葫芦样式的小瓶儿,在她探询的视线里拔了瓶塞,倒出里头乳白的药膏在自己掌心。

    和龄嗅了嗅,惊讶道:“是药么,你还随身带这个啊?”

    泊熹没回她,只将掌心贴在她青紫一片的膝盖上细细推开,和龄膝盖上霎时冰凉凉的,舒服极了,一点也不像刚儿似的,好像有千万只虫子在咬她的皮肉,反倒浸在了冰水里似的。

    “真舒坦… …”她半眯了眼睛,似乎天生就是给人伺候着长大的,在他轻柔的推揉下全身放松一脸的享受,眼角衔着淡淡的流光,面颊透粉,活色生香。

    她本就是纤侬合度的身量,身上软乎乎的,泊熹瞥见她慵懒的模样,手上逐渐的就不动了,和龄疑惑地睁开眼睛,瞳孔桂圆一样圆溜溜的把他望了进去,仿佛在问怎么不揉了。

    泊熹露出一个思考的表情,倾下|身往她那里靠了靠。

    宫女住的床总归不是多么高级柔软的,床板在他的动作下跟着发出几声暗哑的“嘎吱嘎吱”。

    泊熹古怪地低笑,他的笑声丝丝缕缕仿佛从喉咙深处攀爬出来,突兀地开口道:“我伺候的还好么?”

    伺候啊…?和龄怔忪了下,须臾眉开眼笑,以为他在找乐子,她就打蛇随棍上顺着他的话意骄矜道:“嗯,还可以的,就是小熹子你不要靠哀家这么近,天儿怪热的。”

    反正膝盖也不疼了,她说完那句话自己就乐得不行,咯咯咯捂着肚子笑,笑声银铃一般叮叮当当的。

    院子里陡然响起一阵三长两短的鸟鸣声,和龄没觉出什么,泊熹却接收到了暗号——想是有人来了。

    “我走了,这个你留着。”他把青花瓷的小瓶儿放在她枕边,目光晃了晃,想起枕头下她放着的纸,略犹豫,还是没有问出口。

    和龄乍一听见泊熹要走似乎也没有自己想象中那么高兴,她有一段时日是真心实意拿他当作哥哥看待的,因此时不时的潜意识里总还有点依赖他。

    她爬坐起来,甩甩脑袋把那些丢人的想法摒出去,泊熹不声不响地整理着他的仪容,他是个爱讲究的人,现在衣服上却颇为乱糟糟的,故此花费了一点子时间才算勉强让他自己满意。

    “走了就不要再回来了啊——”

    就在泊熹要翻窗户的时候和龄没头没脑地来了这么一句,他脚下一趔趄差点摔出去,她偏接着道:“也不知是谁说过的,‘我从来就不翻墙越户’… …哎呀!瞧我这嘴,定是我记错啦。”

    作者有话要说:

    哈哈哈,和龄这嘴巴 XDDDD

    话说,尼们发觉吗= - =我们评论区黄bao了啊...小泽啊玛丽亚啊xxx啊,我边看边捂脸笑抽好吗~!!!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天上掉下个锦衣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十三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十三酥并收藏天上掉下个锦衣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