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天上掉下个锦衣卫 > 第48章 天机现

第48章 天机现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寒门枭士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天唐锦绣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却说葫瓢儿转头就回了坤宁宫,门上守着的小太监喊他声“葫爷爷”他也不理会,一路走得是水花儿四溅,终于停在西暖阁前头了,门口只有一个小宫女,葫瓢儿道:“娘娘还在看景儿呐?”

    那宫女回道:“可不,只是刚才还寻您来着,说是肩上酸疼。”葫瓢儿也不多说,在门首上整理了自己一番,扶正帽子,这才打了水晶珠帘肃穆走将进去。

    萧皇后今年四十朝上,比皇帝还大上三岁,老话儿说“女大三,抱金砖”,加上英国公府萧家门第好,又是屹立几朝不倒的世家大族,先帝爷和老太后对萧氏女怎么看怎么好,最重要的是,他们这江山是抢来的,娶个世家女做皇后也是儿子的一个助力不是,便煊煊赫赫将萧氏迎进了宫,直接封了皇后。

    萧皇后起初同皇帝还能勉强举案齐眉,可男女之间相处如若气场不合,那是怎么都勉强不了的。

    时间上稍微一长,皇帝就发现自己这大三岁的妻子实在不对自己的胃口,且萧皇后如今虽然膝下有个太子,可她这一子也是好容易才生下的,那时候都是婚后四年了,别的宫妃也不是空着肚子只等着她生,是以皇帝从没专情于她,自然也就没有移情一说,直接就越发淡下去了。

    到了这岁数上头,也不求恩宠,但她跟樊贵妃斗了大半儿辈子,不争馒头争口气,自己怎么就比不过她?

    萧皇后坐在窗下幽幽叹了口气,樊氏如今亦是徐娘半老的年纪,即便打扮上头比自己精心,护养得更好,可老了就是老了,要不是仗着同良妃有几分相像… …

    呸,害死了自己的亲生妹妹,也就樊氏这般阴毒的妇人还能逍遥安生至今,一点心理负担也没有。

    萧皇后听见脚步声转了头,看见是葫瓢儿进来了,她招了招手,拿起雕饰着精美花纹的菱花铜镜疲惫地道:“快来瞧瞧,本宫这眼角可是又添了一条细纹?”

    葫瓢儿只得按下心思,他惯常是有好话儿没坏话的,当奴才的还不是怎么讨主子开心怎么来么,当即笑着道:“主子看差了,您这样的年纪将将好,怎么会有皱纹?再过几年也不会有的,您还跟朵花儿似的,瞧着不过二十七八!”

    “就你会卖乖,说好听话儿哄本宫开心。”

    没人不爱听这样的话,假的也不在乎。

    葫瓢儿深谙此道,又是皇后身边的老人了,便从宫人手里接过了美人锤,边捶边插科打诨讲些市井里的闲散趣事博主子一笑,瞧着气氛差不多了,便起了话头。

    “娘娘,奴婢才听底下人说那两个从景仁宫被带回的丫头其中一个病了,”他觑着皇后的神色,见面色尚可,接着道:“真可怜见的,如花似玉的小脸儿都白了,要说贵妃娘娘如今是日益不将咱们坤宁宫放在眼里了,她便是得了您的许可调查这案子,可打咱们宫里头拿人,竟连个招呼也不打,知道的是娘娘您素日宽和,不知道的还以为您——”

    皇后忽的沉了脸,“够了!”

    葫瓢儿心坎肉一跳,忙不迭跪下,他闭口不言,心里其实并没有面上表现出的那么畏惧。

    “你起来吧,不是在你,”萧皇后揉了揉额,叹道:“我对樊氏一再忍让,她倒越发得寸进尺,还有上一遭儿的账没算清呢,她以为她害了良妃的事能永远遮掩过去?人在做天在看,只要本宫在一日,她就休想安稳。”

    萧皇后的火气被撩拨上来,火星子在那双还算清和的眼睛里一窜一窜的,“走,我原想赶明儿再召见那两个丫头,现下瞧着是不能够了,这怎么的,还病了一个?”

    葫瓢儿陪着皇后往外走,招呼着宫人们撑伞的撑伞,随侍的随侍,心话儿说娘娘您回回都是气焰高,可真正落实起来没个人催着却每要泄气儿的。

    下了台阶,脚下是一处小水坑,葫瓢儿道:“主子您当心着,这雨天路滑不好走。”

    一行人便往后边行去,他继续道:“奴婢那会儿到得景仁宫的时候贵妃娘娘正叫身边宫嬷嬷扇人嘴巴子呢,这不是屈打成招么,足见其用心啊。”

    皇后等闲糊涂,心里却也有杆秤,暗道葫瓢儿说的是有道理的。

    这樊贵妃就是不肯消停,她怎么不想想等皇帝百年后继承皇位的是自己的儿子,她如今这般猖狂,竟不为自己日后打算么,简直蠢笨。

    等到了和龄和宫人们聚居的小跨院儿里,走在最前头的太监扬着嗓子唱了句,“皇后娘娘驾到——”

    这会儿不当值的跟屋里歇着的都出来了,乌鸦鸦七七八八跪了一整条廊子,连廊上挂着的鸟儿也好奇地伸了伸脖子。

    皇后叫起,侧头问葫瓢儿道:“那两个丫头在里头么?”

    葫瓢儿盯着寻睃一圈,搀着主子往廊子尽头走,摇摇头道:“一个病了,还有一个估摸着是在里头照顾着,这些人里头都没有。您随奴婢往这儿走。”

    ****

    屋里,泊熹什么时候走的和龄也不晓得,她期间只自己爬起来吃了杯茶,似乎连泊熹来过这事都抛到了脑后,一门心思只在昏睡上头,旁的都与她没干系了。

    悠悠又转醒,脑仁儿还是痛,像要炸开来,一睁眼却瞧见安侬立在床前,对着光线不知在瞧什么,手上依稀是一张宣纸。

    和龄撑着身子坐起来,看见自己枕头旁放着小钱袋子,心中蓦地一惊,扬声道:“安侬,你在瞧什么?”

    她料想的不错,安侬现下看的正是写着和龄和泊熹名儿的那张纸。

    安侬那时洗完衣物便偷偷回了原先两人住的屋子里拾掇,等翻找到和龄枕头下压着的钱袋子和纸张时,没忍住好奇心,这会儿顺道拿过来了就忍不住窥望起来。

    不过…她不认得几个字。

    “醒了呀,觉着怎么样了?”安侬把纸往身后藏,笑道:“我又给你煮了红糖姜茶,你等着,我端给你。”

    和龄隔着帐子,视线却锁在她身后。

    “不必了,”她毕竟如今比小时候身体好些,睡了这么久头即便疼也不影响思维的,一把就掀开床帐从床上跳将下来,手一伸道:“你还我,别藏了,我都看见了。”

    “还…还你什么?”

    安侬还要装傻,和龄却不愿意跟她磨缠,她不管安侬是出于纯粹的好奇心还是什么,怎样都好,总之纸上写的东西容易让人有误会,不知道的还当是她和泊熹有什么关系,或者牵扯到她最初是怎么进宫的。

    这些都会关联到他,于泊熹或于己,都是麻烦。

    和龄劈手就要夺过来,安侬却反应快,她见和龄反正发现了,倒是不掩饰了,跳到一边张开纸,点着“泊熹”两个字问道:“这两个却念作什么?笔画如此繁复,我不认得,”又笑了,“这下边儿写的是‘和龄’吧?”

    和龄本来很光火的,乍听她这么说突然有股想笑的冲动,撇着嘴斜睨安侬一眼,“字都不认得还学人偷看呢,我偏不告诉你,你赶紧还我是正经,不然我可要恼你了…!”

    “白眼儿狼,你连肚兜儿都是我才帮你洗的,还有你身上的衣服,你道是这皇宫大内有田螺姑娘么。”

    安侬扬起手,和龄追过来,她偏生就是不肯给她。和龄要气死了,她是个病人,怎么病了还受到这么“残暴”的对待,还被安侬给看光了,真是没病的也得给气出病来。

    两人正打闹着呢,打门外边儿传来一连串的脚步声,连雨声都压不住,同时一惊,下一瞬隔扇门就被推开了,一股惊人的气势随之袭来。

    萧皇后众星拱月地进了屋,跟随着的一班宫人全进来站不下,所以就侯在外面廊子上了,只有葫瓢儿前脚后脚跟进来。

    屋里两个都定住了,心话儿说皇后娘娘怎么突然来了,急三火四的,这莫不是来审问的?

    一时都绷紧了弦儿,就地垂首跪下,口呼“娘娘千岁千千岁”,适才的玩笑气氛全遁下去,空气中因皇后的到来仿佛漂浮起了块状的沉滞颗粒。

    皇后也不言声,只拿眼打量跪着的二人,“不是病了?本宫瞧着你们倒是活泛的很,平白的,薛贵妃不抓别人偏偏寻上你们,可见是你们往日举止不端才落了把柄让人抓住!”

    和龄没有说话,安侬却“碰碰”对地磕了两个响头,哭诉道:“娘娘明鉴,奴婢实在不知情,贵妃娘娘将奴婢带过去便要奴婢招认,奴婢…奴婢冤枉啊娘娘… …”

    “放肆!”葫瓢儿见皇后心情不佳,呵斥道:“你是什么东西,主子要你开口了么,吵吵嚷嚷叫人心烦。”又变了脸向皇后谄媚笑道:“主子您别恼,这些丫头往日没规矩惯了,为她们生气不值当。”

    萧皇后摆摆手,视线却逐渐落到了那张飘落至自己脚边的宣纸上。

    “这是何物?”她朝葫瓢儿使眼色,“你捡起来本宫瞧瞧。”

    作者有话要说:

    这两天文里老写下雨,现在窗外还真的下雨了,奴家也是雨神了~!╭(′▽`)╯

    昨天链接果断裂了,这是好的,求个收,么么哒~《夫妻日常》

    今天打算三更,,打算!反正下雨也没出去玩,有种挑战自我的赶脚,我真勤奋 ///▽///~

    祝熊孩子们蠢萌的儿童节快乐→_→这个月还是评论满25字送看文几分哈~不变~以及,趁着月初,又是节日,如此大吉大利的日子,今天评论前6送红包吧~么么哒

    于是,啰嗦完滚去码字...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天上掉下个锦衣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十三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十三酥并收藏天上掉下个锦衣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