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天上掉下个锦衣卫 > 第50章 迷雾重

第50章 迷雾重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毒妃在上,邪王在下至尊毒医:鬼王的金牌宠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和龄感到迷茫,哥哥分明就是有秘密,但是他选择不告诉自己,只想自己一个人面对。而且这个秘密至少是沉重的,她听他的口吻就能感受到了。

    甚至需要杀人。

    然而,如果只是暂时不能离开京城的话… …

    和龄动了动,从盼朝胸前小弧度地挣出来,她看着他的眼睛道:“那…哥哥,我什么时候能出宫?”她可以不管他隐藏下的那些事,但是关于自己她是一点儿也不愿意再在这宫里了。

    前些时候还觉着新鲜,现下却不是。这座宫廷仿佛是张着獠牙潜伏在暗处的洪水猛兽,身处其中的人,稍不注意就要被吞噬得连骨头渣子都不剩,更何况宫里等级制度森严,主是主,仆是仆,一个行差踏错便要丧命。

    她如今还什么都没做呢,却也要被牵扯进御花园的井尸案子里去,该找谁说理?

    屋子里沉默了一息,盼朝只觉无奈,前头他要把和龄带出宫去已经十分不易,毕竟她是实实在在存在于坤宁宫的宫女,说消失就消失那也要安排的好。

    现下更“好”了,涉及了御花园的人命案子里,又几乎是同时引起了萧皇后和樊贵妃的注意,在这样的情况下,若还妄想着把和龄偷出宫去,简直是痴人说梦。

    “你瞧清眼下形势么,皇后为何派人请御医给你看病抓药,她有什么企图?是单纯的觉得你合她的眼缘?”

    他突然这样问道,弄得和龄抓了抓自己头发,她脑袋间歇性的又疼起来,攒眉道:“皇后娘娘确实很古怪,我瞧着前一时她还一副怒极了要处置我和安侬的模样,因为我们给坤宁宫丢人了…可是,等她看清了我,竟然就猝然间变作了另外一个人,和风细雨的,叫我不必跪着了,接着就让人请御医去了,态度转变得离奇。”

    顾盼朝忽然也感到一阵头疼,与和龄的不同,他是心理上的疲倦产生的幻觉。

    瘦长的食指在眉心按了按,看来…皇后这回是把主意动到和龄身上来了,可是皇后是一国之母,统御六宫,他的手再长也伸不进坤宁宫里,这个局到底该怎么破?

    说来说去,还不都怪权泊熹!

    此人不但掌握了他们兄妹的身份,如今还害得和龄即将被推到风口浪尖上,这与自己的本意何止是背道而驰,简直找不着北了。

    做哥哥的,即便希望妹妹过好日子,呼奴唤婢,穿好的吃好的,可绝对不希望她在忧患中度日。而和龄一旦被皇上遇见,那必然会使得六宫哗然,皇帝恢复女儿的帝姬之位自不必说,兴许还要帮助她回想起从前的事。

    从前——!

    顾盼朝眉峰紧锁,他最不希望的就是和龄回想起过去,他只希望她无忧无虑不地生活下去,等他把樊贵妃了结了,就带着她去她想去的地方,然而目下的局势却逼得他离那一步越来越遥远了。

    他不自觉捏紧了拳头,那张儒雅的面容上鲜少出现凶狠的神色,至少在她跟前是不会的。

    和龄看进眼里,觉得纳罕,摇了摇他道:“哥哥怎么了,是想起什么不愉快的事了吗?”

    她抛向他的问题一向都如同如沉大海,这回也不例外。

    顾盼朝深吸一口气,压下胸腔里的怒气,再看向和龄时连眼波都是柔软谦和的,温声道:“暂时是出不去这皇宫了,即便皇后娘娘压下安倩的案子,樊贵妃却不会善罢甘休,牵涉进这里头,平白怎么离开… …”

    和龄知道哥哥说的有道理,她不是胡搅蛮缠的人,其实心里也清楚,只是抱着希望问一问,哪怕有了希望也好。

    她埋怨起自己来,是她自己倒霉,皇后娘娘起初说的不错,怎的樊贵妃抓人不抓别个,偏生就抓自己和安侬,这里头决计是有讲究的,只是她们不明白罢了。

    顾盼朝隐约做了某个决定,既然无法阻止,那就只好乐见其成了。

    他知道和龄明白了自己的意思,遂起身绕着地心走了走,脑海里电光一闪,转身耐心告诫和龄道:“有一宗儿我必须提醒你。”

    “是什么,”和龄正脱鞋往床上钻,闻言仰脖儿乖巧地道:“哥哥只管讲便是。”

    “那个权泊熹,锦衣卫指挥使。”

    “他…怎么了?”

    他似乎从她的眼里看见一簇亮光,然而细看之下,却并不见,依稀是看差了。

    只得按下这层心思,接着说道:“妹妹万不可再与他有所来往,要不是他,和龄便不会深陷这后宫。你记住,是他权泊熹处心积虑,一手促就成这如今的局面——”

    他话里有深意,眸光忽尔沉甸甸仿佛一口历经数千年的老井,井的边缘青苔丛生,泛着潮湿灰暗的光泽,他的声音从井底游弋出来,“将来无论发生什么,皆缘他而起。”

    和龄不可能把他的话理解透彻,她虽然也怨怼泊熹偏她他是哥哥,又借着这兄长的身份把她骗进宫里,但是说句实在的,她总是一见着他就嚷嚷着叫他走是不错,可女人说的话都是反的。

    她自己知道,她没有那么讨厌他。要她今后再不与泊熹来往,她起了犹豫,张了张口,小心翼翼道:“哥哥,我,我便是想同他有什么瓜葛也是不能的,我总有一日要离开这宫廷,兴许很快咱们还会离开京城,我和泊…和权大人是不会有来往的… …”

    盼朝心中猛地一沉,他撩起床帐扳住她的下巴让她看着自己,她好似受到惊吓,瞳孔稍稍放大了。

    他这才意识到自己的情绪外露,指尖松弛开,温暖的掌心覆在她肩头轻轻抚了抚,叹气轻笑,语气里却盈满了挥之不去的凝重色彩,“你这么笨,容易叫人给骗了。在这个世界上,只有哥哥是真心实意待和龄的,永远都不要轻信旁人。”

    和龄颔首,唇角抿得紧紧的,眼睛一眨不眨望住哥哥恍似深潭一样漆黑的眸子。

    顾盼朝莞尔,催眠似的,复道:“权泊熹不是好人,他打一开始接近你就是另有目的。所以和龄答应哥哥,从今往后都不再理睬他了,记住么?”

    和龄心里有一丢丢的不情愿,可是天大地大哥哥最大,跟哥哥比起来,泊熹显然不够分量了,于是重重点了头,“记住了,以后不会睬他的。”

    “好妹妹。”他心满意足地直起身,神情里流露出一缕怅然,喃喃道:“阿淳果然同小时候一样听话。”

    作者有话要说:来不及检查错别字了!只能再修改。。为了我的三更之约 -//-

    ----

    感谢土豪么么大!!

    典清扔了一颗浅水炸弹

    Xi扔了一颗地雷

    maya扔了一颗地雷

    ---

    还有临近高考,某微年亲就不要看文啦,好好考试啊!光辉灿烂的明天~~

    --------

    三更的我真是太勤奋了555

    --------

    泊熹:“怎么这样,又不写到我,还要黑我,小和龄不会睬我了。。。前有狼(盼盼哥)后有虎(萧泽),我自己也纠结,什么时候才能和小和龄手牵手?呵呵呵累爱好么。”

    作者:“谁叫你是楠竹,现在楠竹都是不好当的 →_→得能吃苦哇!”

    泊熹:“我不想说话。作者居心叵测就是在黑我,哼。”

    我没有啊 ~

    →_→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天上掉下个锦衣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十三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十三酥并收藏天上掉下个锦衣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