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天上掉下个锦衣卫 > 第69章 平地澜

第69章 平地澜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毒妃在上,邪王在下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和龄不是没见过死人,更不是没见过别人杀人,只是从没有像今儿这样,死了的人倒在自己跟前,还把眼睛睁着那样大那样惊悚地看着她!

    泊熹把和龄身体向后转,这样他松开手后她也不会再被吓着了。和龄很是配合,换了个方向重新站好后,她把手探进自己袖子里撸了撸起了一层栗的手臂,努力把心绪平静下来。

    接着,她扒拉住泊熹坚实的手腕,握了握,旋即又松开,仰眸看到他弧线冷冽的下巴,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脖子。

    “你把那个人掐…掐死啦?”

    泊熹用很奇怪的眼神回看她,仿佛她问了一个很蠢的问题,应该是在思考着什么,所以没有回答她。

    和龄极富探险精神,她壮着胆儿把脸向后扭了扭,眯着眼睛睃了那尸体一眼,这么一眼,她发现那是个太监,从没见过,不由道:“怎的不盘问一下,他究竟是谁派来的?他是跟着我还是跟着你?”

    问题真多。

    泊熹低下脸看着和龄,女孩黑亮亮的眸子里闪动着迷惑和满满的求知欲,很是较真地看着自己。顾忌着和龄现如今的身份,泊熹没有作出不规矩的举动。

    他稍滞了滞,只是在她背上很轻很轻地抚了抚,语声轻缓,“不怕了么?”

    和龄一听眉间就皱起来,也不知是真的假的她就一通说,昂着脸道:“笑话…我像是会怕的人?我见过的大场面你都没法儿想象,不…不过一个死人罢了,他这死鬼不去投胎还敢瞪着我,以为自己多了不起呢,我才不怕他———”

    “喔…”泊熹缓缓地笑开来,过度仿似一朵牡丹从骨朵儿绽放成沉甸甸的花苞,“微臣想殿下也是不怕的。”

    他很让着她,也不会像以前那样话里话外不动声色地揶揄她了,和龄显然是发现了这一点,她有点儿得意。这就是当皇帝女儿的好处了,从地位上就高出他一大截儿。

    看他笑得很好看,和龄不由自主也咧了嘴,唇角上噙着笑,眉眼弯弯,像天上的月牙儿。

    直到一阵微凉的风吹得她鬓间的碎发飞起来搔得脸上痒,和龄才蓦地想起来他们两个正站在尸体前呢…!她跟这儿傻笑什么,这是越活越回去了。

    咳了咳,和龄颐指气使的向泊熹道:“这么的,你去把那尸体的眼睛合起来,这么睁着万一吓着别人就不妥了。”其实是合起来她就不害怕了。

    泊熹左右看了看,哪儿有别人?心下却了然,果然过去将尸体两眼合上了。

    这下子和龄胆子跟着就肥了,她卷了卷袖子凑过去在那太监服饰的尸体上方似模似样地观察,责备他道:“不是我说你,你这下手也未免太快了,好歹也该先问出他是谁派来的,你瞧,我又没见过他,这可怎么办呢。”

    泊熹从袖兜里摸出一块儿腰牌递给和龄,“这是才从他身上掉出来的。”

    和龄一看之下咂了咂唇,不得了,她纵然不识得几个字,却认得“坤宁宫”三个字的样式,手中这块腰牌有些旧了,边缘磨得掉了漆,上面赫然写着坤宁宫仨字儿。

    矛头直指萧皇后,和龄觉着可疑,想了想说出自己的意见,“皇后娘娘待我还是可以的,想来…并不会特为派个人这么鬼鬼祟祟地偷听我们说话。”

    还有句话和龄没说,其实皇后派在她身边的耳报神已经有小福子一个了,没道理再弄一个的,这不符合常理。

    泊熹没开口,他把腰牌从她手上拿走放回袖里,对着天空吹了个口哨,不过须臾,竟不知打哪儿出现几个锦衣卫服饰的人,显然训练有素,抬着那尸首就掠走了。

    “你说的不错,”泊熹意味深长地看向景仁宫的方向,沉吟道:“这更像是樊氏的手笔。”

    和龄却觉着自己真是乡巴佬没见识,新奇地看着那片前一息还躺着尸体的地方,等她踅转身再看泊熹的时候他却出现在几棵树外的一口井边,将压在井口的大石头推开了,探着身子朝井里探看。

    “你在做什么?”

    和龄也把脑袋挤过去,她记得这儿是安倩的尸体捞出来的那口井,如今上头已经叫封了,等闲闲杂人等是不准靠近的。

    他没料到她突然凑过来,深邃平整的井面犹如一面镜子,照见他不经意地侧首,鼻尖从她侧颊上缓缓滑过去的画面。

    泊熹眸光幽幽沉沉,湿热的呼吸毫无阻碍地轻拂到她面门。

    和龄唬了唬,忙让开了,她抬袖在脸颊上擦了擦,装作什么也没发生,岔着话题道:“还不曾问你,我走之后父皇都交待你什么了?”

    她好像一点儿也不好奇,两手背在身后慢慢围着井口踱步子,“总不会叫咱们堂堂的锦衣亲军指挥使大人调查一个小小的宫女案子吧,真是屈才了… …”又道:“将来的驸马爷可不能做这些。”

    泊熹“呵”了声,他为了她连皇帝的旨意都违背了,她却转头在这里说些歪曲事实的话。

    一时沉下脸道:“我不曾应下,也不会娶仪嘉,”转头继续在井边张望,半晌听不见她的回音,才又启了唇,“皇上到底疼惜殿下,适才是命臣调查安倩一案好还殿下清白,再没旁的事了。”隐下了皇帝叫他好生考虑的话。

    和龄撅着唇站在一棵光秃秃的树下,消化着泊熹的意思,前一句她听了好像有几分欢喜,也不露出来,只道:“那大人有头绪没有?”

    泊熹没耐性把细节一一剖析给她,这么一来,和龄的问话又像沉入了茫茫大海。

    她其实也习惯了。

    “和龄———”

    泊熹倏地抬头,那道带有磁性的男性声线仿佛穿破层层雾霾。

    “嗯?”她不解地望着他,“需要帮忙么?”

    “… …没事。”泊熹把到了嘴边的话咽回去,他惊异于自己险些想把所隐瞒的都告诉她,幸而理智尚存及时拽住了话头,否则怕真不知如何收场。

    看着和龄疑惑又好奇的眸光,他一哂,“查案无聊,叫叫你,也是个乐子。”

    果然和龄马上就虎了脸,她半天憋出一句话来,“那大人就慢慢无聊着吧!恕不奉陪。”

    说着就气势威武地走出老远都没有回头看他,但是很奇怪,仿佛总能感受到身后他毫不避讳的视线。

    和龄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们的关系好像变了质,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她总决定不理他了,冥冥中却又会冒出新的事端将他们连在一处。就好比目下,皇上要泊熹调查有关她的案子,她自然不能不去关注他的动向,毕竟关乎自己。

    ———酸甜的忧愁。

    *****

    话分两头,却说顾盼朝很快就得知了和龄被皇上认回的消息,他隐约有种不好的预感,因为和龄被认出了,他自然也躲不过。

    毕竟权泊熹洞悉一切,他不见得会放弃在皇上跟前邀功领赏的机会。

    盼朝决意将自己的计划提前,他如今在万鹤楼跟前早已是排得上号的人物,正如和龄所想象,这是做尽不少让人戳脊梁骨的事才使得他在东厂站稳了脚跟,才能换得万鹤楼的信任。

    而他的目的向来只有一个———樊贵妃的命。

    遇见妹妹之前他对自己这条命是不在乎的,只想等获取了万鹤楼的信任,叫他带着他多在景仁宫走动了,他便手刃了樊贵妃!那之后,是生是死却不重要了。

    然而计划赶不上变化,从和龄出现后,他发现自己坚信了多年的想法有所动摇。

    妹妹是真正意义上唯一的亲人,他们已经相认,一朝自己若是去了,她该依靠谁?

    顾盼朝总会在想到和龄后紧跟着联想到权泊熹。

    据目前的情形来看是皇上的旨意才叫他将和龄送进宫的,这么说似乎也通顺。

    可他的直觉却告诉他权泊熹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股危险的气息,这样一个男人好比一只垂涎的大灰狼,又见天儿绕着他妹妹,真是想想就浑身不舒坦。

    今儿个又是个机会,盼朝与祁钦一同随着万鹤楼进宫。

    来在景仁宫外,万鹤楼进去回话了,他两个便立在外头候着。祁钦往宫墙上一靠,拿和龄的事儿当作奇闻一样说道开了,“…真是想不到,当初那个关外来的野丫头,摇身一变咱们见了也得磕头。”

    他撮了撮牙花子,想到自己昔日待她不算好不免叹息一口,“盼着这位帝姬不是个记仇的主儿便好,皇上这样宠她,百年难遇的大赦天下旨意都传达下去了,啧!这还只是个帝姬,盼朝,你却说说,另一位皇子会否没几日也要浮出水面?”

    盼朝把手搭在腰间绣春刀上,素来人前笑容和熙的他今日不大对头,嗤了声道:“谁晓得,兴许早死过去了。”

    祁钦微感诧异,正待问上几句,却听他道:“我在御膳房与个熟人,督主怕还有些时候才出来,你且容我一容,我去去就来。”

    祁钦对盼朝那是没话说,他应承下来,忍不住眯了眼道:“家中不是有个念绣了?怎么,这御膳房的熟人将你的魂儿都勾去了?改日也叫兄弟我开开眼么,究竟是怎样的天姿国色我也见见。”

    “你却见不得。”

    盼朝时间紧张,留下这话就飞快地沿着甬道前行,这皇宫于他而言熟门熟路,自然晓得怎么走能最快又避人耳目地到达坤宁宫。

    具体内情他还不清楚,只知道和龄仍旧住在坤宁宫里头,详细的所在却不明了。正隐匿身形在转角处,没想就那么巧,和龄打另一头正徐徐行过来。

    来不及欣喜,坤宁宫门里却走来个面熟的宫女,盼朝攒眉想起来,这是跟和龄同屋住过的丫头。

    她们要碰上他便不能与妹妹说话了。

    心念及此,盼朝也顾不得了,脚尖在地上轻点数步就到了和龄跟前,她都没瞧清来人是谁,就被一把搂住了腰打横抱起来,往隐蔽的角门里闪去。

    和龄在经历了御花园那个被泊熹扼死的太监后被迫害幻想十分严重,她吓坏了,但又很分裂地强迫自己要临危不乱!

    于是磨了磨后槽牙,脚甫一沾地就捉住了那人的手臂,一撸他袖管,对着那块白皙皙的手腕“啊呜”张口就咬———

    作者有话要说:盼朝吸了口凉气,“谋杀亲哥啊...”

    --- ---- ----

    谢谢 萄藤徙影扔了一颗手榴弹

    (有种被土豪包养的感觉~-//-羞射~)

    --- ---- ---- ----

    哥哥的戏份都比萧泽多,萧泽真的是男配吗,男配应该有多少戏份???我其实很少写男配,不过刚刚一边抠脚一边想了下,

    觉得男配应该在气死泊熹的地方【反、复】【大、面、积】粗现。。现?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天上掉下个锦衣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十三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十三酥并收藏天上掉下个锦衣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