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天上掉下个锦衣卫 > 第71章 魂无据

第71章 魂无据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寒门枭士天唐锦绣医妃火辣辣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话休烦絮,和龄那儿暂且按下不表,且说泊熹这头。

    他这里接了皇帝的旨意调查御花园女尸的案子,因打头儿就怀疑上樊贵妃,除她外不做他想,是以目标十分明确。

    这世上,但凡发生过的事儿总会留下点痕迹,不止天知地知,如历史上许多著名的提刑官或破案大拿,就说南宋的宋慈,那就是个能叫尸体主动“开口”说出凶手是谁的人物,真凶难逃法外。

    自然了,术业有专攻,泊熹这方面究竟差了些儿。幸而锦衣卫能者辈出,他底下人却不弱,兜兜转转几经取证,到得第四五日的时候便锁定了当初夏令里真正受樊贵妃之命将安倩抛尸入井的真凶嫌疑人!

    那嫌疑人唤作小安子,在景仁宫当差好些年了,事发后他还算机灵,约莫是自知自己会被灭口,便花了自己几乎所有积蓄暗自买通了樊贵妃派下来杀自己的人。

    等被抛在了城外的乱坟岗上,小安子醒来后脚下不停,跟这就进城用藏在靴子里的零碎银钱置办了些吃食,换了衣裳,坐着牛车一路是披星戴月往自己个儿老家逃去。

    锦衣卫是个在全国各地都撒满眼线的特殊组织,小安子哪里想到自己会被锦衣卫的大人们盯上,他只是奉娘娘的命害了个同坤宁宫的安侬有口角的宫女儿罢了啊,怎么晓得这其中的弯弯绕绕。

    小安子回到老家后在自己家里炕上睡了一觉,颇有劫后余生之感,他父母亲闹不明白他是怎么回来的,尚不及问不出个结果,从京里指挥使府飞鸽传书的信件却到了这一县。

    常年于此地隐藏的锦衣卫番子便按着上头指令进到乡里拿人,速度效率之快,甚至连同乡里很多乡亲根本就不知道小安子曾出现过,他老父母也只觉是做了场梦。

    京师,锦衣卫指挥使府邸。

    晨起后泊熹在庭院里打了套拳,笃清待大人在石桌前坐下品茗时才上前汇报,“大人,小安子昨儿夜里就到京了,属下现下已派人将他看禁在暗室里,您看———是交由底下人问讯,抑或您要亲自盘问?”

    才运动过,泊熹额头上沁出稀薄一层汗液,风里一吹感到微微的凉意。

    他“哦”了声,放下了茶盏,站起身抻了抻膝襕,道:“毕竟是圣意,且攸关她的清白,我早一日查清了于她只有益处没有坏处。”

    说着便往寝屋走去,半束起的黑发披散在肩背上,随着他的脚步山峦一般缓缓起伏,发黑若鸦翅,光致绵延。

    笃清看着大人的背影,心下暗自纳罕。他们大人可不是有耐性的人物,似小安子这样儿小鱼小虾米的角色放在往日自有底下人处理,别说这是圣旨,过往经手的桩桩件件哪一宗儿不是皇命,也没见这般上心的。

    这些日子来也不往宫里去,只在府里等着消息。说是沉着冷静吧,却总让他这样常年追随的人瞧出不一样的地方,其实说到底儿,掰掰手指头数数有大半个月了,大人他都没再见到淳则帝姬了… …

    保不齐是心里头想人家了吧,才想快些把案子结了,好进宫面圣去。

    泊熹再出现的时候却换上了飞鱼服,腰间亦配上了绣春刀,一派庄严宝相。

    他边走边戴着官帽,表情却显得漫不经心,问道:“那小安子状态如何,一路上可有给他吃食么。”

    笃清跟在他身侧回道:“一日只给了一顿,没叫他饿死就是了。”又往皇宫的方向努努嘴,“大人,这小子是景仁宫出来的,回头想来是要让他在御前亲口认下罪状的。但若要红口白牙供出樊贵妃来,您瞧…他有没有这个胆子?”

    太阳洒下的光线透过树叶层层铺陈,树杈间有悦耳的鸟鸣,泊熹抬手在眉骨遮了遮,提了提唇,作出笑的模样,“我使他有,他便不敢没有。”

    这声音寒浸浸的,笃清不寒而栗,垂首应了声,便不再多嘴了。

    快到暗室前,泊熹忽然想起什么来,顿下步子打量笃清一眼,曼声道:“密果儿那头都疏通了不曾?也有个大半年了… …”他沉吟着,眉梢稍许耷拉下去,“他若不从,便只好将他妹子舌头割下来送到他跟前了,何必如此?你原话告诉他,叫他心里有个底,别因自己一时执念害了家人。”

    密果儿是柑橘公公的徒弟,近两年开始在纯乾帝跟前得脸儿了,日后准是要接替他师傅在御前伺候的,现今儿在养心殿里数得上号。

    笃清心中打了个突,知道这件事耽搁了太久,大人近来心情又委实不大好,稍有不称意便要拿人发作的,忙抱拳回道:“都妥了!这密果儿初时还咬死了不肯答应,等后来听说要动他家人,这小子才把心横了愿意按咱们的话做。”

    买通御前的人向来不容易,何况是有头有脸来日必有大好前程的内监,人凭什么为黄白之物折腰?进而以身犯险?

    泊熹推开暗室的门缓步踱进去,目光透过光线里飞舞的粉尘,看向了此刻瑟瑟发抖蜷缩在角落里的小安子。

    不过人么,总归是有感情的动物,亲人情人友人,哪一桩感情不是牵绊,执着到底反害了曾经朝夕相处的家人不见得是什么好事。

    识时务者方为俊杰,只望这小安子能同密果儿一样上道。

    笃清关上门,屋里黑压压一片,压抑的气流在空气中流窜,墙上挂着各式各样千奇百怪的刑具。胆子小些儿的一看见便要浮想联翩,烹煮、开颅、凌迟、刖刑、脑箍、割鼻、灌铅、挖眼… …凌厉的刀锋在窗逢漏进的光线里更显得无比锋利。

    室内候着随时准备执刑的下等差役,阴森森站了两排,巍然不动。那小安子早便吓破了胆,泊熹本以为他该更有骨气些的,事实上小安子自己原先也是这样认为。

    可形势逼人,还不待审问开始呢,他就狗儿似的爬到屋子正当中直磕头,“咚咚咚”一会儿额头就破了血,鼻涕泪流道:“小的招了,甭管是什么都招!大人饶命,求大人饶命———”

    不停重复着乞求饶命。

    泊熹脸上无甚波澜,“你却做错什么了?”

    小安子急道:“小的不该私下买通旁人违逆了娘娘,小的…小的知错了,大人饶命啊,求大人… …”

    他双股战战,却显然还不明白他们真正的意图。

    泊熹哂然,起身围着挂满刑具的墙壁走了半圈,指了指一把奇粗的斧头,踅身吩咐道:“就这个吧,给他提个醒儿。”

    笃清道“是”,泊熹不爱看这样的场景,兀自出门去了。

    门外秋高气爽,日光灿然,他像是猛然才想起自己有些日子没见着和龄了似的,思念在一个瞬间随骨而噬。

    抬袖闻了闻自己,只觉这进了暗室的片刻就沾染上了污秽的酸味,心道和龄闻了定要不喜。

    泊熹蹙着眉头,令人备下香汤,沐浴过后换上了新的衣裳,这才施施然出门,扬鞭向皇宫策马而去。

    *****

    和龄这些日子是有叫安侬出去扫听泊熹那案子查得怎么样了的,只可惜安侬显然没那通天的本事能够打探到锦衣卫的事。

    这也罢了,和龄松一口气的是权泊熹并没有将哥哥的身份禀报给皇上,是因为他忙着?她不愿意花太多心思想这些,因为往往没什么结论。

    这一日在宫里头闲逛,无意之中瞧见一座宫室墙头伸出了结着黄橙橙柿子的树枝,她不知自己为何看到树上有果子就手痒痒,仰着脖子在墙根下瞧了大半日,委实是馋得慌。

    安侬提议道:“回头使人来摘吧,咱们先回去!”她就怕帝姬自己上树,规矩不规矩的另说,只上树摘柿子这个就够叫她提心吊胆了。

    “也好。”

    和龄知道自己现下的身份,拼命忍下了摘果子的渴望,脑海中甚至闪过些零碎的画面。

    阳光,青色的果子,飞扬的裙角,面色平板的小小少年… …

    她恍神的工夫不觉走到了这处宫室门口,鬼使神差向那门一推,没成想门就这么给推开了。

    和龄往掉漆的宫门里探脖子,这是一处废弃多时的宫室,庭院里荒草丛生,用满目疮痍来形容也一点儿也不为过,唯有墙角上那棵柿子树,挂着星星点点的橘色灯笼,瞧着便喜人。

    安侬见和龄进去了也只好跟进去,临进门的时候不知是不是错觉,她只觉着远处有一道视线一直直勾勾地投射在背上,心下狐疑看过去,四下里却空空如也。

    幻觉吧?

    安侬不再多想,提着裙角跨过了门槛,然而她才进去没几步,身后竟陡然响起“咔嚓”落锁的声音!

    这声音清脆,连打量着宫室的和龄也听见了,她愣了愣,须臾飞快地跑了过去,拿手推宫门纹丝不动,连条缝隙也不见,可见外头被人锁得多紧。

    安侬慌神地凑过去也推那门,想起才进门时感觉到的视线不安道:“殿下…有人把咱们锁在里头了!”

    这还用说么,和龄不去管安侬,她也不是个会惶急的性子,绕着墙根子走了一圈儿,目光落定在墙边那棵柿子树上,要出去的话,看来只能爬那棵树了。

    这样的报复似的小伎俩一瞧就是仪嘉帝姬做出来的,和龄磨了磨牙,相安无事怎么就这么难?仪嘉帝姬打算将她困在这儿多久,天荒地老么,以为没人来寻她…?

    正寻思着,那边宫门前骤然响起安侬杀猪般的嚎叫,说嚎叫一点也不夸张,不知墙外怎么跃进来无数只黑黝黝的耗子,大小不一,大的有两个拳头合起来那么大,小的却只有两根手指头似的,此刻纷纷落在安侬脚边头上,围着她这活物团团转。

    看着都起鸡皮疙瘩———

    这群耗子显见的是被人有意倒进来的,和龄撸了撸胳膊,恍惚间听见墙外传来仪嘉帝姬得逞的笑声,“淳则,耗子的滋味可还好么?别玩得太高兴,天黑了早些回宫方是,皇后娘娘会着急呢!”

    仪嘉略嫌尖利的声音渐渐远了,和龄气得恨不得脚踏风火轮立时出去把仪嘉按倒胖揍一顿。

    脑子里再天马行空,眼前的局面却得收拾。

    门前安侬狼狈不堪,爆头乱窜着向和龄冲过来,边跑边道:“您快跑啊,别管奴婢了!”

    和龄心说你把耗子们都引过来了还叫我往哪里跑,她太阳穴抽了又抽,眼角余光里扫见一把扫把,一时也来不及多想,当即抄起那把掉了毛的扫把就朝乌油油密集的耗子群横扫过去,耍得那叫一个得心应手,跟孙猴子玩儿金箍棒似的。

    但也只是花式好看,倒了一只耗子,“千千万万”只耗子站起来,唧唧叫个不住,听得人牙疼,和龄见势不好赶忙儿拉着安侬往柿子树下跑,两人跑得嘿咻嘿咻的,停在了柿子树下。

    安侬喘着粗气看着帝姬,见她满脸的跃跃欲试,不禁道:“您,您还会爬树啊?”

    “哦…小时候应该是爬过的,现下手生了。”眼见那波耗子东窜西窜满庭院的乱跑,两人都头皮发麻,和龄把安侬往树上推,兴奋地鼓励她道:“孔圣人说过‘该出手时就出手’,你只别怕,上了树就没事啦!”

    安侬头脑发胀,却怀疑道:“这话是孔圣人说的么,味儿怎么不周正?”

    和龄没时间解释,她在安侬屁股上拍了一下,“快爬快爬,你想我因你而被耗子咬么?”

    安侬一听这话果然手脚并用奋力东踩西抓,竟然奇迹般地站到了树杆上,底下和龄松了一口气,捡起地上的柿子朝几只正在自己脚边的大耗子砸下去,同一时间脚就往上踩。

    主仆两个真真是一败涂地狼狈万状,安侬弯下腰拿手去拉和龄,和龄却踩了好久脚下只是打滑,她隐约都觉得自己听见那些耗子磨牙的声音了,头皮又麻了麻。

    安侬都快哭出来了,使出吃奶的劲儿拉和龄,和龄适才推她上树时却把力气耗得差不多了,此刻几乎精疲力竭,最后到底怎么爬上去的她自己都不知道。

    树杈摇晃,“啪啪啪”好些柿子都从树上砸下去了。一墙之隔就是另一个平和庄重的世界,里头却满院子老鼠乱窜,和龄心有余悸,一手攀着树枝往更高的地方爬,试图上墙后再跳下去,或是呼救。

    丢人就丢人了,这是给逼到这份儿上了。

    她还是有些小时候爬树遗留下来的经验的,身体自己有记忆,速度虽然慢,到底也踩在了高高的树杆上,可以用俯视的角度看直哆嗦的安侬了。

    这就是一览众山小的感觉啊,和龄摸了摸鼻子,她这人有苦中作乐的精神,觉得自己安全了身体就逐渐放松下来,还笑着问安侬要不要趁机吃几个柿子,她们也用不着一会子使小太监来摘了。

    安侬不敢说话,想来是对身在高处有所恐惧,和龄表示理解,自己探手去够枝头一只黄灿灿的大柿子。

    柿香扑鼻,她一时大意,脚下冷不丁就踩了空———!

    左脚的绣鞋呈弧线状坠了下去,正巧砸在了萧泽肩膀上。

    他今儿是寻了机会特为进宫瞧和龄来的,一路打听着寻摸至此,不想被个鞋子砸着了。

    萧泽一把拿住了那精巧的绣鞋,还来不及研究呢,不期然望见抱着树枝摇摇欲坠的,淳则帝姬???

    她那只系着绢丝布袜的小脚在空中轻轻摇曳,不盈一握,像极春日里柳树上抽出的鲜嫩枝条儿… …

    萧泽不自觉幻想了自己握住那只脚的情景,身上起了层躁意,接着一个箭步冲了过去,一把就接住了从树上坠下来的她。

    受冲力脚下略有踉跄,萧泽稳了稳靠上了宫墙,把蜷缩着的帝姬抱得紧紧的,不让她被撞到。

    “还好么?”他低眸看向怀里的人,英挺的剑眉微微蹙起,脸色映衬在天光里竟透出几分担忧的煞白,眼眸却幽深有神。

    和龄两手抓着他的衣袖,惊魂稍定,怔仲地凝着萧泽。

    “…谢谢你。”

    她意识到自己在个几乎陌生的男人怀里十分不自在,小幅度地挣了挣,萧泽却装傻似的没有放她下去。

    和龄的脸渐次就红了,白嫩嫩的面皮犹如抹了一层胭脂。她日常纵然大大咧咧,其实内里还是知道害羞的,更别提萧泽是这样一副皎若秋月,叫人怦然心动的堂堂相貌。

    “… …”

    他们两个对视着,街角却猝然走出一抹长身玉立的身影。

    除了泊熹没别人了。

    甫一看见萧泽抱着和龄他脸色就变得铁青,都不明白自己突然之间怎么这么大的火气,压都压不住,几乎想把萧泽碰到和龄的两条手臂都砍了才舒坦。

    那边和龄脚着了地尚有些虚软,萧泽见状正要扶一把,不想一人先他一步扶住了帝姬,不知有意无意,竟站定在他们中间,生生阻断了他全部的视线…!

    “发生什么事了。”

    泊熹上下仔细察看和龄,确保她安然无恙,薄薄的唇紧抿着,全没了往日威风八面的神气。

    和龄乍一看见是他着实呆住了,眼睛里黑漆漆一片。

    她很快就反应过来,面无表情地一甩手,像碰到了脏东西似的,不肯和他有所接触。

    作者有话要说:和龄这样会不会太狠了。。。傲娇会伤心的- -,我好像有点舍不得虐泊熹。。。 。。。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天上掉下个锦衣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十三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十三酥并收藏天上掉下个锦衣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