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天上掉下个锦衣卫 > 第77章 雨霖铃

第77章 雨霖铃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毒妃在上,邪王在下重生最强女帝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你到底什么意思?”和龄追上仪嘉帝姬的抬辇几步,一把扯住了她的袖子,手上的力道甚至是蛮横的,“把话说清楚。不说清楚的话,你今天就别想从我眼前离开。”

    可笑,说了一串似是而非的话拍拍屁股就想走人了?她是当真瞧不起她,还是太高估她自己。和龄在皇帝跟前都有甩脸子差点把情况弄糟糕的时候,更别提目下对方只是一个与她身份相当的帝姬罢了。

    她知道自己深深地讨厌仪嘉帝姬和她的母亲,比她们讨厌她更讨厌她们。

    抬着轿辇的内监没有停下步子,而和龄又不松手,如此一来坐在抬辇上头的仪嘉帝姬整个人都被拽的歪斜了,半边身体都掉了出去,到这时她才愤怒地命令停步,转头大声道:“我说的还不够清楚么,你以为你是谁?父皇的心头肉?淳则,我不妨说与你知道,在这偌大的宫廷之中,除了权势没别的是你可以抓住的,而能够赋予你权势的人除了天子不会有第二人。”

    她将被和龄揪得皱起来的袖缘抚平,骄矜地昂了下脖子,“父皇不会一直喜欢你,你或许没发现,你这性子压根儿不讨父皇喜欢。”

    和龄掌不住笑了,“说的好像父皇多喜欢你似的,只怕没有你母妃,你现如今还不知在哪个犄角旮旯里晾着吧。”

    “你!… …那又如何?”她看住她的眼睛,显示出绝对的盛气凌人,一字一顿道:“至少我有母妃,你呢,你的却在何处?”

    这是在明晃晃地告诉和龄她无所依仗了,和龄捏紧了拳头,很想对着面前这张漂亮得讨人嫌的脸打上去,可是她捏了一会儿最终松弛开来。她知道的,皇宫里不作兴打人,一旦打了人你再有理也无理了,先动手的总是要吃亏的,她不想叫人以为是她在欺负仪嘉帝姬。

    可是如何是好呢?

    这口气堵在嗓子眼里不上不下,她快不能呼吸了,心想阵势不能输,便道:“母妃我是没有,可是我有哥哥。”她学她说话,连那么欠揍的口吻都惟妙惟肖,“你呢,你的却在何处?”

    樊贵妃没能生下个皇子确实是她的痛脚,前番她还起过抱养窦贵人孩子的心思,只是诸多变故之后那孩子最终算是折在了她自己手上。仪嘉帝姬对自己没有亲哥哥这一事也一直感到惋惜,要是有哥哥撑腰,她和母妃的腰杆子便能更粗一些,哪向现在,连夺嫡都没有资格。若不是父皇心里一直有她母妃,只怕她们母女俩的日子不会这么好过,真如淳则所说,她早同大多数帝姬一般,被遗忘在某个旮旯里了。

    仪嘉帝姬修得细细的一条眉扬了起来,装作不以为然,“你有哥哥么,六皇子?”在她看来失去记忆的人是半残缺的,试想她连自己都记不清,如何去记住旁人?仪嘉掩唇轻笑,红红的唇在手指间若影若现,“淳则妹妹是听宫人嚼舌头才知道自己有个哥哥吧,啧啧,竟不知那位六哥哥是否如你这般好运…捡着一条狗命回来。”

    她这话说完的时候天空中正巧劈下一道电闪,须臾过后,震耳欲聋的雷鸣压下,刺激人的神经和耳膜。

    和龄只觉得眼前一白,手已经不受控制地挥向了仪嘉帝姬。

    果然,拳头才是硬道理,她不把她打老实了,她就不知道她从小到大是怎么长大的!

    仪嘉帝姬还没忘记上一回被掌掴脸上有多疼,她条件反射得紧紧闭上眼睛,可是想象中的疼痛并不曾出现,隔了一会儿,“哗啦啦”的雨水倾盆而下,砸得屋檐上琉璃瓦叮叮作响,雨水汇成了溪流一般沿着滴水流下。

    和龄在闪电的余韵里看见一只苍白的手强势地握住了自己的手腕,她目光上移,便见到太子微抿紧的唇。

    “阿淳太过暴躁了,父皇会不喜。”

    太子慢慢松了手上的力道,使她得以将手抽出去。他的袖襕在夹着雨点的风中翩翩摆动,目光却看向抬辇上愣住的仪嘉,“樊氏教出的好女儿,狗命么… …岂不是连父皇同你自己一道儿骂了进去。”

    “太、太子哥哥!”仪嘉一见着太子连话都说不利索了,她素来是畏惧这个身为储君的兄长的,当即从抬辇上下来行礼,嗫嚅着道:“是阿淳先冒犯我的,我先回…回宫了,告…告退———”

    说着也不顾下雨,冒着雨就叫宫人抬着轿辇一路踩着水去远了,像个落荒而逃的失败者。可是即便仪嘉失败也不是因为自己,和龄有些气馁,埋头丧气地拿脚在大理石的石阶上磨来磨去,嗡嗡道:“谢谢太子哥哥。”

    他帮她说话也在情理之中,毕竟,淳则很有可能是英国公府来日的少夫人。

    太子知道萧泽这些时候一直在拿这事儿在他母亲跟前磨缠,可英国公似乎仍有犹豫。他知道,他们是判断不了淳则帝姬在皇帝心目中是怎样的位置,否则一个半路出现的帝姬,撇开礼教和性情不谈,若是连皇帝的宠爱都没有,他们国公府着实没必要巴巴儿地攀求这门亲事,世家贵女多的是,不是非得求个帝姬回来供着。

    姬昀看着和龄,眼角向下弯了起来,指了指暖阁的方向,问道:“是权大人在里头么?”

    和龄仰脖子道:“是啊,权大人在跟父皇说话呢,太子哥哥也有事找父皇的话看来得等等了。”

    姬昀说不急,他消息灵通,来之前便已耳闻了和龄和仪嘉被关禁闭一事,笑了笑,温雅地道:“不急,难得有轻省的时候,现下这般儿立在檐下听听雨声倒也惬意,”眸中的意味含着点叫人轻易察觉不出的揶揄,“正适宜戒骄戒躁,阿淳以为呢?”

    和龄闹了个红脸,想起自己适才举着拳头露出了街头强抢民女的恶霸一般的凶狠模样,咳…戒骄戒躁,这是在说自己呢。

    他不再逗她,伸手撩了撩飘进视线里的雨点子。

    余光里见和龄对着外头探头探脑的,似乎要冒雨出去,他猛然记起来,这位妹妹命里忌水,下意识就伸手拦住了她。

    “嗯?”

    和龄看雨势这会子小了点,她撒丫子跑一跑应该很快就可以回去的,太子却从身后宫人手里接过一把褐色的栌柄伞,他亲自把伞撑开,光线一点一点盖住她受惊却满含欣喜的脸庞。

    太子温声道:“拿着,仔细淋湿了得病。”

    和龄屈膝福了福,接过伞柄就走进雨里。雨水掉在伞面上发出滴滴答答此起彼伏的声响,人的心却能够奇异地平静下来。

    的确啊,她太暴躁了,若是还没出养心殿的门儿就打了仪嘉,等传将开来她的名声大约就十分彪悍了。这儿和外头不同,女孩子太厉害不是好事,要被那些勋贵人家瞧不起的。

    临出养心门前和龄回首望了望太子,她还能瞧见他黄色龙纹的身影,就挥动手臂摇了摇,那边太子也摆摆手,算作回应。

    等和龄完全走出视线了,姬昀脸上的温浅笑容却消散不少,像被风吹开再也合不起来的云。

    他回身看向暖阁的所在,他既然能知道权泊熹在里头,自然也有门路晓得里头大致的谈话———六皇子的事有消息了。

    对于一个从小励志做皇帝的太子而言,冷不丁多出一位皇子来委实算不得什么好事,且这还是个有可能危及自己地位的皇子。京里现今儿并没有旁的王爷,那些个王爷因到了年纪就都被送去封地了,余下的都不成气候,且也还小。

    未知的人物显然不费吹灰之力便能够调动起人的警惕性。

    姬昀私心里是希望萧泽将淳则娶回府中的,一则,这是他自己瞧上的姑娘,二则,只要淳则嫁进国公府,六皇子只要念着兄妹手足之情,便断然不会生出不该有的想头,而是死心塌地辅佐自己登基御极。

    **********

    秋雨寒,和龄缩了缩肩膀一路快步往坤宁宫走,才到宫门上呢就碰到了来接她的小福子并安侬。

    见他两个一脸焦虑的模样,她心道他们以为她是在养心殿受委屈了,便满不在乎道:“瞧你们这点子出息,我脸上难道写了‘倒霉’两个字儿么,没有的事,”她俏皮地眨了眨眼睛,“嗳,小福子,你上回给我讲的故事还没讲完,一会儿咱们三个坐在窗口边吃茶看雨边听你讲故事吧,你讲得太好啦,要是在外头茶坊里专干这个,不是我胡诌,你指定能成腕儿。”

    她还夸张地比了比大拇指,不想这两个一点儿也不卖她面子,安侬垂头耷脑地道:“殿下,您还有闲心惦记着听故事呐?太后娘娘这会子正在咱们明间里等着你呢!”

    和龄闻言看向小福子,“真的么?”

    小福子颔首,“来了有一时了,”他压低声音,因同太后身边的人有交好的,便了解到了□□,微弯下腰说道:“景仁宫里的钱嬷嬷往老太后的储秀宫去过了,她一走太后就气不可遏,细数您的‘罪行’,什么打人啊耗子脑儿的全出来了,此番来意怕是不善。”

    三人一头说着,一头就到了明间外。

    还没进去就能感受到室内低迷的气压,和龄自认倒霉,一日之内受两回这样的考验,老天爷肯定是嫌她过得太轻松了。

    太后不喜欢她她自己知道,所以进门后不敢行差踏错。

    和龄深深跪拜下去,给太后请了安,出乎意料,太后没有让她就这么跪着以昭显她的严厉。

    萧皇后在太后这个婆婆跟前十年如一日的乖顺,她头也不大敢抬,故此也不能给和龄提醒叫她想法子尽早离开,不过就算她能提醒,和龄这种时候也是不可能从老太后锐利的视线里溜开的。

    太后是吃斋念佛的人,一向标榜自己慈善,但是老人家在见到和龄的那张小脸儿后果然还是克制不住了。

    她如同自己想象中一般不喜这样的容貌,当年有良妃,这当中的十来年有樊贵妃,现今儿这淳则帝姬不愧为良妃的女儿,眉是眉眼是眼的,一瞧便与樊氏姊妹是同一个狐媚路数。

    太后由老嬷嬷搀扶着,她连多说一句话的心思都提不起,这位淳则帝姬她是实在喜欢不起来,在她眼中她就是一个祸事不断的祸头子,回宫以来多少事都和她有关系,今次连耗子脑儿做餐这样恶心的招数也使得出来,往后不知还会犯下多少事!

    阿弥陀佛,太后起身踱到和龄身前,神情冷漠倨傲,开口是久居高位者惯有的调调,惜字如金。

    “知道自己错在哪儿?”

    和龄皱了皱眉,太后却不给她开口的机会,扬手一指门外庭院正当中,腕上的佛珠泛着敦敦的柔和光晕,“别以为后宫是你可以兴风做雨的地儿!将民间不三不四的坏习惯都带回来…皇帝宠你容你,哀家却容不得… …罢罢罢,多说无益,你且去跪着吧,别叫哀家见了心烦。”

    似乎再没力气同她口舌,老太后在宫人的搀扶下向外走去,皇后不敢多言,看了和龄一眼,恭恭敬敬地跟上了太后。

    配合着和龄如遭雷劈的心境,天上果然轰隆隆响起闷雷。

    她很是憋屈,又无计可施,怎么办呢,太后是谁呀,那是皇帝都要千珍万重的人,她八字指定同这老太后不和。

    蔫头耷脑儿的往院中走,天上还下着雨呢,却谁也不敢给淳则帝姬撑伞,多数的宫人都视作不见,还有些把这当新鲜事在口头叨咕。

    没多时,老太后亲自“教育”了淳则帝姬这事儿就像长了翅膀似的在宫里传开。

    彼时泊熹正打养心殿里出来,同太子颇为风雅地对雨闲谈几句,后来笃清给他撑着伞,脸色十分不对劲儿,仿佛犹豫着要不要说,他是怕大人因淳则帝姬而惹上不必要的麻烦。

    泊熹如何不了解他,慢慢就沉下了脸,直觉敏锐地道:“她怎么了么?”笃清只好不情愿地将和龄被罚的事说了。

    “罚跪,可现在这时候… …”泊熹略有沉吟。

    天上下着雨,空气里传来潮湿清新的意味,转头回望养心殿,他想起皇帝已经疑心和龄和他的关系。

    可是这又怎么样呢,难道放着自己在意的人吃苦么?

    泊熹径自接过笃清手里的伞,吩咐他先回府,而他自己则毫不迟疑地迈步走向坤宁宫。笃清只觉不妥当,大人处理事情向来滴水不漏,帝姬这事儿他实在不该插手,淋点雨又不会死,再不济,回头还能博得皇帝的怜惜,大人他怎么连这个也想不到?

    天雷滚滚,乌云压境。

    与此同时另一人恰巧也得知了消息,他的步子要比泊熹急促,未撑伞,走着走着,竟很是巧合地在一个转角遇上了同往坤宁宫疾走的泊熹。

    “顾大人,”泊熹微微抬起了伞面,语声透过雨水清晰地传进顾盼朝耳里,“哦,不…该称呼您一声殿下。”

    盼朝知道妹妹不能长久淋雨的特殊体质,适才一路赶来,眼下他身上衣裳湿了泰半,冰凉的雨水顺着姣好的面部弧度流进脖颈里,乍一看见权泊熹眸中惊色微露,却扬唇笑了笑,风轻云淡,“权大人方才在养心殿都把我的底儿抖露出去了么?… …终于有了这一日,你如此做了,我这心反倒安了。”

    “殿下大可一直安心下去,”泊熹走近几步,含笑道:“微臣过往和您的过节———早已时过境迁不是么?”

    他显得十分的顺从,隐晦暗示顾盼朝他愿意冰释前嫌,甚至道:“殿下的目的微臣亦是清楚的,只要您愿意,权某愿效犬马之劳。”

    顾盼朝不信权泊熹会有这样的好心,他嘴角笑容更重,“权大人交了我的底儿,竟不知你可有我不知道的底呢?”

    他一丝破绽也不肯留给对面满含探究的视线,不疾不徐道:“权某清清白白,殿下怕要失望了,某并无可叫人诟病之处。”这张面具戴了太久,早融化进他的骨血里,只要骗过了自己,骗别人却有何难。

    雨更大了,顾盼朝自觉没有工夫在这儿同权泊熹夹缠,他只是忍不住好奇,已经向着宫门紧走了两步了,却猛然回身看向权泊熹,“———你究竟为何会选择帮我?”

    伞下的人面逐渐清晰起来。

    泊熹向盼朝走近,他脸上带着几分自己也参不透的困惑,心下掠过一个薄弱的念头。这念头使他的眉眼枯木逢春般柔软起来。

    “很难理解么?”

    他一哂,脚下不停兀自向前,醇和的声线扬进风里,“别猜忌太多,我不过是想让和龄高兴。”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观音一笑的浅水炸弹摸摸大~

    --------

    深夜解疑TIME:

    Q:和龄为什么比仪嘉小?

    我没提过吗,我不记得了,樊贵妃是姐姐,姐姐先进的宫,姐姐就先生了孩子(我真的没在文里写过吗... ...ORZ)

    ------------

    然后!

    泊熹和和龄的love会有很大进展,不是下一章就是下下章,尊的,摸摸小手什么的好像还不是,总之是心灵上的靠近 = - = 我说的是不是太抽象了

    最近一些章节都不萌萌哒!我都没脸在标签里贴“甜文”了你们造?T T

    _(:3ゝ∠)_古德奈河 -L-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天上掉下个锦衣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十三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十三酥并收藏天上掉下个锦衣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