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天上掉下个锦衣卫 > 第80章 香如故

第80章 香如故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毒妃在上,邪王在下至尊毒医:鬼王的金牌宠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安侬转身往内室里绕进来,和龄正将可怜的碰碰香盆栽扶正,又将窗户关得严严实实,一瞬间她脑海里仿佛闪过什么,因而指着安侬的小香囊,道:“拿来我瞧瞧。”

    这话说的丝毫没有商量的意思,纵然面容苍白,她神情里却自然而然流露出一股子颐指气使的骄矜意味,眼睫轻抬,全然不见病弱之人应有的虚弱模样。

    安侬心里暗道不对劲儿,但她又不能具体说出来是哪里,过去和龄才变成帝姬的时候亦摆出过帝姬的架子,只是和眼下的状态有鲜明的不同,前者是虚浮在表面的贵气,而后者,此时此刻,却叫人感受到她身上浑然天成的使人低头的气势。

    安侬不敢迟疑,连平时散漫下的规矩都不觉重视起来,她双手捧着香囊呈递上去。

    这是一只天水色的香囊,香囊表面没有精美的花纹,甚至是毫无纹饰的,和龄坐回床上捧着上下细看,一时反倒什么也想不起来了。她举着这小香囊放到鼻端嗅了嗅,一道若有似无的清香钻进脖子里,仿佛清晨太阳还未升起时露珠停留在绿叶尾端时空气里的味道。

    怪好闻的。

    “真的是笃清给你的么?”和龄将香囊还给安侬,她记得安侬是自己个儿暗自托付芳心来着,什么时候到了和笃清交换“定情信物”这般儿的程度了,她竟浑然不知。

    说起笃清,安侬明显扭捏了起来,“不是您想的那样… …”

    和龄眼里露出一抹笑意,看着安侬面颊上氤氲开的一层细红,评价道:“嘴上说着不是这样,表情却很诚实。”

    安侬忍不住“哎呀”了一声,愈发红了脸,只得解释起来。

    原来她有一回从御膳房回来的路上不慎将帝姬用的燕窝粥洒在了笃清身上,这一来二往的,她本就对笃清有情义,两人就多了交集。和龄虽然觉得洒了燕窝在人家身上有点过于巧合了,难保不是安侬成心的,可瞧安侬这么欣喜她又觉得这真的只是巧合,因为笃清没道理会主动想同安侬有所牵扯。

    “你是个有福气的。”和龄忽然道。

    安侬低了低头,她收起香囊,由于舍不得挂在腰上,就放进了袖兜里,一时踅身出去叫宫人送上饭食,和龄没什么胃口,宫人们好歹又劝又逗得才哄得她吃了半碗粥,吃完后她就侧卧进床里不说话也不动了。

    小福子照例去把帝姬的情况汇报给萧皇后,安侬就简单多了,她有眼力见识,带着一众宫人退出屋子,留得帝姬一个人独处。总感觉帝姬这回病了醒来之后整个人都变了些,仔细想来,似乎是不那么轻松活泼了,年轻的身体里依稀透出了秋水般浓郁的萧索。

    *******

    夜里风凉,雨水终于停歇了,空气中洋溢着雨后清新自然的芬香。满弧的月在鸦卵青的流云后载浮载沉,如同广寒宫里嫦娥仙子蒙上了一层迷幻的面纱,妖冶而使人迷蒙。

    和龄从一场大梦中醒来,她白日睡得够多了,晚上便睡的不大安稳,分明屋里一片静寂,她耳边却喧嚣不止,母亲撑着油纸伞漫步在宫墙间的曼妙身姿时而浮现,像是在提醒她为她报仇。

    她惊惧地发现自己从很久很久以前就开始梦见母亲了,原来梦里的场景是她记忆深处的回忆,所以才在失忆的时候反复出现,就像母亲在提醒她。她也一度迷惑,沙漠的深邃旷远不会有连绵缠缠的雨水,而那时每每出现在梦境里的场景总是如此。

    翻了个身,和龄面朝外闭上眼睛,她必须作养好身体,有了好身体,才能回以敌人致命一击。

    睡意渐渐袭来时,她的床前无声无息覆上一道黑影,那道颀长的影子映照在轻薄如雾的锦帐上,似极幽幽石潭里长长水草飘展的阴影。

    和龄甫一发觉眼前黑沉沉一片便睁开了眼,“谁在外面?”

    来人自然不会是安侬或者小福子,他们不会不端着烛台进来,况且在她睡觉的时候没有吩咐他们根本不敢贸然进出。

    可是,能这么无声无息进来的人… …只有他了。

    不管是谁她都不能大意,和龄把凌乱松散的寝衣拉好,又将锦被严严实实盖住自己的身体,然而不待她撩开床帐,外头沉默立着的人却探过半边身子看了进来。

    锦帐里较之外头光线更为晦暗,和龄紧绷的心弦在琢磨清他的面容后稍稍放松下来,她呼出一口气,夸张地拍拍自己的小胸脯,“这个时候怎么来了?”

    她拢了拢耳际的碎发,别到耳后,隔着层层几乎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夜色她也能察觉到他灼灼的视线,是以不大自在地侧过了脸,“我知道你武功高,本事大,翻墙越户不在话下,可是…这儿到底是我的寝宫,外头有宫人上夜,廊上也有人把手,常在河边走没有不湿鞋的,万一,万一你叫人给发现了,有危险可怎么办。”

    “对不起,”泊熹黑魆魆的眸中浮起微微的涟漪,“我担心你。”

    和龄在男女方面没那么讲究,真要讲究也是因人而异的,泊熹毕竟不同,她拍了拍床沿,“坐呀。”

    泊熹垂眸看了看,她的手指在微弱的夜色里透出淡淡的凝白,锦帐之中满溢了她身上甘美的处子甜香,他微微扬了脖子,喉结微动,依言坐了下来。

    在这静默流淌的深夜,有他在,和龄似乎找到了可以依凭的浮木,她记得他在养心殿里为她说话,那么内敛几乎不会表露出情绪的人竟然会在御前当众为她说话,老实说,当时她心里几乎是受宠若惊的。

    即便想起母亲的死还是叫和龄的心情舒畅不起来,她却愿意为他挤出一个笑容。和龄弯弯嘴角半是笑着道:“大人担心我呀?我现下不是好好的么,又不是纸折的人,哪儿能风一吹雨一打就歇菜了呢!如果是那样,我也忒没用了。”

    他的心情似乎不是很好,他比她瞧着还压抑,缄默良久,忽然道:“… …不想笑的话就不要勉强自己了。”

    泊熹伸手探了探和龄的额头,指尖擦过她柔软的脸颊,又探了探自己的做对比。他抿了抿唇望着她道:“白日里我亦是要来看你的,只是你我身份摆在这里,我———”窗外升起了溶溶月色,他的面貌陡然清晰起来,仿佛在溪水里涤荡过,出口的话却牛头不对马嘴,“萧家有意向皇上上奏,和龄知晓此事么?”

    她压根儿没听明白,身体向前倾了倾,“可是…我不懂你在说什么。”

    泼墨一般的长发滑过肩头散下来,几缕凉沁沁的发丝落在他手背上,泊熹心头一窒,仿佛从骨髓里徐徐生出瑟瑟的痒,他偏了偏下巴,不容置疑地道:“我不会让你嫁给他。”

    和龄想起萧泽,又联想了泊熹适才的话,他的意思莫非是萧家要向皇上请奏娶她么?

    她听到这消息意外的程度十分之地,萧泽是向她表露过心迹的,她坦诚问过自己的心,对萧泽是怎样的感觉,后来发觉那约莫是不喜欢也不讨厌。

    和龄转了转眼眸子,卷着头发闲闲道:“喔,你不让我就不嫁了呀,父皇要是一定要叫我下嫁,大人待如何?”

    他顿了下,也不十分清楚,也许只是会改动计划让皇帝死的更快吧。

    “是喜欢上那家伙了么?”泊熹冷不丁问道,语气里透着股子森寒。和龄愕了下,他却长臂一伸将她整个儿拥住,霎那间她所有的感官都满满感受到他的气息。

    男性低沉却富有磁性的嗓音携着温热的气息随之萦绕在她耳边,“嫁给我,不要嫁给别的男人。”

    话毕,泊熹如释重负似的微微垂下肩膀,和龄不曾意识到他小心翼翼的紧张,她满脑子只有他缱绻温存的言语———

    泊熹他,他是在表白么?

    他这样的人也会有表白的时候?对自己??

    和龄手足无措地僵硬着,她的脸更深地埋在他胸口的衣襟里,耳朵尖尖红得不像话。须臾,闷闷地在他怀里拱了拱脑袋,泊熹分析了下,确定她是在点头。

    他知道她约莫是羞涩了,谁知和龄咕哝的声音却反对似的软软传了出来,“泊熹,你这个人就是死鸭子嘴硬要面子,喜欢我的话,应该要早些说的。我行情好,我还喜新厌旧你知道么,你不说你喜欢我,我都感觉不到,我就会去喜欢萧泽了… …便没有萧泽也有旁人,等用情深了,我们就再无可能了。”

    他皱了下眉,和龄恰在此时抬起了脸,这皱眉落在她眼里就显得十分微妙了,她戳了戳他心口,“你别生气呀,我不过说说嘛。”

    泊熹眸光里闪过一抹阴晦的光晕,“今日是我母亲的忌日。”他看见她变了脸色,便微一哂笑,抬手抚上了她的侧颊,无名指在颈上晶莹的耳垂上轻轻磨擦而过。

    “我原先想的是大仇得报之后再论儿女之情,可你…”他摩挲她的脸,喃喃低语,“你是我的意外。”

    和龄怔了怔,她的注意力却慢慢转移到了他所说的报仇上,“泊熹也要报仇么,仇家却是谁?我能够帮上忙么,依我如今的身份,我可以去求父皇———”

    他食指轻移掩住了她上下开合的嫣唇,打断了她的话,“担心我?”

    和龄一点儿也不犹豫地颔首。

    “不要担心我。”泊熹面上掠过一线诡异的阴影,启唇道:“我自己的事,自己会办好。”

    和龄扁了扁嘴,她是关心他罢了,只是他不愿意领情。她鼓鼓腮帮子垂下眼睑,忽然间瞧见一个小物件儿自泊熹袖中露了出来,和龄微凝眸,“咦”了声,却见到是一只小香囊,正散发着隐隐的清香。

    作者有话要说:

    于是傲娇在萧泽的攻势下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了,于是羞耻而饱含深意地表白心迹了-//_///-

    先剧透,泊熹香囊的用途不是害和龄的,他舍不得...因为他应该对和龄唱现在很流行的一首歌:“你是我的~~~小呀小苹果~~~~”

    你们也是我的小苹果 XDDDD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天上掉下个锦衣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十三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十三酥并收藏天上掉下个锦衣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