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天上掉下个锦衣卫 > 第96章 宜重问

第96章 宜重问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毒妃在上,邪王在下至尊毒医:鬼王的金牌宠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这怎么能是使无理取闹呐?

    泊熹一点儿也不懂,她为他们的未来着想可是操碎了心。

    他却把一切心事都藏在自己心里,什么都不同她说,她又不会读心术,光看着他这张没什么表情的变扭脸都看出花儿来么。

    “泊熹,你看着我,盯着毯子做什么?”和龄扳过他的脸,两人就面对着面了,她的手指在他脸颊两边微微地按了按,碰到他的耳朵,“你是喜欢我的,对不对?”

    这话也只有她才问的出口,大姑娘家,一点儿不知道羞臊。泊熹锁着眉头,眸如点漆,爱一个人是不需要回答的,他不曾对旁的姑娘动过心,只有她带给他不一样的感受,她的触碰让他的心一寸一寸变得柔软。

    “又不回答,说一句喜欢浪费口水啊。”和龄小声嘟囔着,抿抿唇,拿食指点了点他的喉结,说道:“你一路骑马到这里的,累坏了吧,我这儿有我给你剥得橘子,还有葡萄,可甜了!我剥了一路都累得睡着了呢,你来吃点儿吧!”

    泊熹怎么会看不出她这样刻意的“奉迎”,他面对着她亮闪闪的眼睛说不出让她失望的话,只有闭口不言,意思还是那个意思,他是不会放弃复仇的。哪怕是为她。

    和龄把盘子端在了手里,里头橘子剥得好好的,瓣瓣整齐罗列着,黄橙橙的特别喜人,味道也清新。她自己拈了一瓣放进嘴里,鼓囊着腮帮子说:“快快,你也吃,不然我一个人都吃光了。”

    他的心思不放在这里,朝车门觑了眼,一板一眼道:“别人瞧见我进来,定是以为我很快便要出去的,时候一长到底影响不好。”

    和龄心话儿说我都不在乎了你还在乎呢,再说了,她也知道外头都是他的人,谁还不晓得他们的事,有什么了不得的。

    她早从在球场那儿当面为他求情起就破罐子破摔了,其实他又何尝不是,他不喜欢仪嘉,干嘛要娶自己不喜欢的人,多没趣儿。

    和龄把一瓣橘子推送进自己嘴里,津津有味地吮着手指道:“泊熹还不吃么?看来是想要我喂你啊,真不要脸。”

    她把手指“啵”地拔出来,转而在盘子里挑挑拣拣,而泊熹已经失去了耐性,他的手转移到她后背上,轻拍了拍道:“你出去瞧瞧,香山红叶名不虚传,定不虚此行。”

    此番和龄只能在这儿逗留一日,晚上留宿,第二日大早便要启程离开。要不是来回路程实在花费时间长,依着皇帝原先的想头,最好和龄能当日来回,毕竟宫外不确定的因素太多,若不是和龄死缠烂打他是万不会点头答应的,但既然答应了,自然就是最好的规格,动用的是御用的锦衣卫来保护一个帝姬,想想就很令人吃惊。

    “吃———”

    泊熹还没反应过来,和龄的手指就随着一瓣儿橘子堵进了他唇里,橘子甜还是酸他无心留意,只有她微探在她牙关的食指叫他不能不在意,她还一无所觉地用力推了推,直把那瓣儿橘子送到了他嗓子眼。

    “我对你好吧?”和龄俏皮地冲他眨眨眼睛,“我是觉得,有些事还是不要太在意为好,人生在世不称意之事十之八.九,最重要是开心嘛。只要你忘记过去的事,我们就可以一心一意为以后考虑了,父皇没你想象的那么坏,你不要再害他了,我觉得父皇这回兴许会收回给你赐婚那道旨意,然后给我们指婚,你就是我的驸马,我们这一生都不会分开,多好… …!”

    她成心把一切阻碍都说得轻描淡写,极力在他面前描绘出一幅美好和谐的情景,血海深仇成了简单的“不称意之事”,就连赐婚的圣旨在她口中也成了儿戏。

    和龄也很无奈,指婚的事她只有靠自己努力了,当务之急是要先稳住泊熹这里,至少能让他短期内不要有任何动作,否则变故太大她无暇顾及,她怕他们真的会因任何阻碍失之交臂。

    泊熹的所有感官却都集中在她的手指上,哪里还会在意她叽叽咕咕说的这一通。他抿了抿唇,把她正要拿回去的食指轻轻含住,舌尖在指腹慢慢扫过去,喉结一滚,含糊地道:“你做的好事,橘子没嚼我就咽下去了。”

    “那你噎…噎住了吗?”

    和龄吞了口口水,说话结结巴巴。她的手指是她自己适才先吮过的,本来只是直接喂他吃橘子没想那么多,现下叫他舔了她竟浑身有如雷雨天气里的电流通身而过,说害羞也不是害羞,反正她自己还挺不好意思的。

    泊熹只是逗逗和龄,他很快松了口,握住她的手在指尖亲了亲,看着她道:“看看自己脸红得猴子屁股似的,才这样就害羞了,日后可怎么好。”

    什么日后不日后的… …

    和龄拍拍自己的脸样做镇定,那些事儿她都是懂得好不好,他就只有一张嘴,要么不说话,要么说出来的话就寻着噎她的心思,真臭不要脸。

    马车外安侬见里边久久没动静,不由敲敲车门向里道:“殿下,您,您醒了不曾?”

    和龄揉揉鼻子,“吵什么吵,就来了。”转头看泊熹,“那咱走吧,称你的意,我们看景儿去。”

    她笑起来特别甜,眼眸子里好似点缀了漫天星辰,还拉住了他的手向外拽,却听他道:“我是来护卫的,须得保护你的安全,此次恐怕不能陪你赏景。”

    “喔,这个不打紧,你不陪我我可以陪你呀———”说着拉开车门。

    “… …”

    突来的光线惹得和龄眯起眼睛适应外边的光线,她原本自己一纵就能下车,只是身份摆在这里,这种时候只好扶着安侬伸过来的手,再踩着宫人摆下的脚蹬子慢动作下马车,在人前一举一动都维持着帝姬的矜贵与优雅。

    泊熹衣冠整齐地紧跟着下来,和龄唇角带着适当的微笑,“权大人,您要在哪儿保护我的安全?山脚下还是半山腰,我们一道儿吧,成不成?”

    他以为她只是说说的,没成想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就这么大剌剌说出来了,偏还用那么一副看似正经的表情,真让人有点儿忍俊不禁。

    唇角不知不觉就翘了起来,泊熹从心里就妥协了,不再主动避让着她,便揖了揖,启唇道:“不敢,微臣奉命保护殿下,自然是您往哪里去,微臣便尾随到哪里。”

    他这么说和龄的心情一下子就变得十分好了,还真生出几分出游的愉快感来。

    香山脚下守卫着锦衣卫,沿途一路往山上都有便捷的青石板台阶,和龄不是一般闺阁千金小姐那样式的,她吃过苦,体力好更不娇气。就在安侬气喘如牛实在爬不动的时候,她还精神抖擞地边看看自己身旁的泊熹,边满足地拾级而上,这落在安侬眼里简直觉着自家帝姬是个怪物。

    守卫的分布是山脚下一批,剩余的在山上各处四散着。此时爬山的只有和龄泊熹,还有笃清和安侬。

    和龄自打发现安侬爬不动老掉队的时候就开始嫌弃地斜眼瞥她,觉得自己的宫婢体力不支很丢份子,终于,在安侬第三次跟不上的时候和龄道:“实在不成你就别跟着我了,你自己慢慢儿往山上住处去,嗯…笃清送安侬去。”

    既然她喜欢他,那就多给他们一点空间吧!

    和龄觉得这个世界上再没有比她更好的主子了,笃清却没有立时回应,他看向他们大人,得到他的首肯他才道“是”。

    就这样,和龄身边没人跟着服侍了,其实出门在外她是自由无拘的,压根儿不需要宫人跟着鞍前马后,山间鸟鸣声声,近处溪水潺潺,一忽儿间他们就来在一座古朴的四角亭外。

    香山上到处是火红的枫叶,举目四顾犹如置身于熊熊火焰之中。泊熹始终寸步不离跟在和龄身后,眼睛不离开她,也是怕她脚下不慎踩不稳回头再摔着了。

    他抱臂靠在树下,看着站在小溪边拿树枝叉鱼的灵动人影,忽有岁月静好现世安稳的美好错觉。思维有顷刻的走神,再凝眸看向和龄时却见她不知何时抱着肚子蹲了下去,他眉一蹙,急忙跑过去。

    “怎么了,哪里痛?”

    泊熹揽住和龄的肩膀一把将她抱了起来,她轻得好像这处枫树林里的叶子,让他有一瞬间的恍惚。

    “我没事,你别…别一惊一乍的,”她窝进他怀里,肚子里狠狠地绞痛着,埋着脑袋咬牙向他扫听,问道:“这山上有没有那个,红糖水之类的物事?”

    “———月事来了?”

    关于姑娘家一个月来一回的癸水这玩意泊熹好像很懂,他抿着唇角,紧蹙的眉宇缓缓地松弛开,须臾又担忧道:“每回都这么痛么,红糖水有没有用?”

    他说话的时候胸口微微地震动,和龄蹭了蹭脑袋,声音嗡嗡的,“也不是每回都痛,就是日子不固定,有时候会痛,有时候又不痛,有时候只痛一小会儿,唔,反正我也说不清… …”

    泊熹若有所思。

    和龄突然有点尴尬,她也不好意思跟一个男人讨论癸水的问题,沉默了下,仰起脸试探地问:“我这样就不能自己上山了,可晚上还要睡到山顶上那儿。那什么,我是想问你行不行,一路抱我上去吃得消么?”

    体力受到了质疑。

    泊熹一言不发地看住她,好半晌,道:“我行不行,一会儿你就知道了。”

    作者有话要说:好心酸,只能这么内涵地写成这样了,大家自己猥琐地意会一下吧!我尽力了!!

    ---------

    感谢

    香甜的十八岁

    扔了一颗地雷 ~~!

    -//-(...十八岁什么的好羡慕呢 → →)

    ------

    酥(老子也是苏苏了哈哈哈23333)写的就是言情小说 = L =,只有言情小说的女主角才有资格在男票面前痛经,服不服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天上掉下个锦衣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十三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十三酥并收藏天上掉下个锦衣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