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天上掉下个锦衣卫 > 第106章 雾乘星

第106章 雾乘星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毒妃在上,邪王在下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我的?”

    他面上表情瞧不出有什么不同,只是眉梢微微地动了动。

    和龄愈发把泊熹揽住了,但是他身上有伤,因此上,她只是把手臂照着他腰围的弧度轻轻拢着,脸颊蹭在他肩窝里,“让我帮你上药好不好,你身上有伤,我又不是死的,怎么能看着你自己给自己上药呢,再说了,”她的手不敢太过触碰他的背脊,声音低低地道:“你后背上…也有伤吧?自己却怎么能成呢?”

    她丝毫不掩饰自己对他暖融融的爱意,鼻息咻咻地道:“我不要念绣帮你上药,笃清也不成,泊熹有和龄啊,你受伤的这段时日有我照顾你就够够的了,他们都不及我贴心,真的…!”

    没见过这么夸自己贬别人的,念绣心思不纯泊熹知道,笃清却不同,笃清心思细腻比女人也不差。

    起初被抱住时还有些僵硬的身体渐次放松下来,她头顶的发丝在他下巴处轻轻地旋磨,有点儿痒。

    她适才一番话发自肺腑,他是男人,不是仙人,自己心里头装着的人拱在怀里说出一番这么样暖心的言论,哪有不感动的?

    泊熹心中暗暗思忖着,报仇不报仇是后话,认真来说他的大仇在王氏陨灭后早已了结。不过,对姬姓的恨意不及王氏,却也不是一时半会儿真能忘怀的。他不是能被爱情轻易冲昏头脑的人,和龄是他所爱,可她身后的家族毕竟容不得他们。

    如此艰难的境地,到底怎样破解,如何两全?

    窗户和门板同时都被外头的风吹得“哐哐哐”响声大作,现今儿天气着实是冷,好在还不到滴水成冰的时候,否则他们这一床被子和像是漏风一样的窗户这一夜指定是要受罪的。

    和龄在泊熹怀里蛮舒服,如果可以,她真想一辈子就这么赖着他,一伸手就能拥抱住他,用她的一切让他多笑笑。不是有个成语念作“笑口常开”嘛,泊熹脸模样儿生得好,笑起来比冷着脸迷人多了。

    再温暖的怀抱也不能长久停留,至少现在不能。和龄就坐直了身体,她不用等他的答复,她估摸着他还是不肯她为他上药,这点其实很奇怪。

    怀着淡淡的狐疑,和龄的视线集中在了他稍微扣起的衣带上。本就松松垮垮的,趁他出神想着事情,她不费吹灰之力就把他的月白色中衣剥了下来———

    脸上微含着的笑意瞬间隐入皮肤肌理。

    仍旧是那时候那样奶白色的肌肤,白得让人心疼,正是因皮肤的白皙,才更衬得那一道道横桓在他身体上的伤口鲜明惹眼。

    她不忍心看,条件反射地扭过了头,两眼空荡荡地看着残损的墙壁,心墙仿佛也裂开了一道口子。

    和龄认出的只有鞭刑,耳边隐约具象化响起了长条的皮鞭舞动起来的“哗哗”声,她汗毛都竖了起来,不可遏止地在脑海中一遍遍演练当时的场景,身体抖得筛糠也似。

    “不是叫你不要看么?”泊熹歪着头看她,漆黑的瞳孔里含着深刻的复杂情绪,“… …你偏生要看。”

    既然已经被她看见身上的伤痕,他索性也不遮掩了。

    她瑟瑟颤动的肩膀恍若莲池内的荷叶边,抖得他心生涟漪。不一会儿就听见了她饮泣的声音,低低弱弱的。

    泊熹眼角轻哂,主动探手拨了拨和龄的肩膀道:“你哭什么,我都不哭,受伤的是我却不是你。”他曼声说着,忽然回想起了在诏狱里的些许片段,复一笑,声气里竟有几分明显的调侃意味,“我身上鞭伤多半拜你那好哥哥所赐,怎么,和龄要帮我报仇么。”

    和龄只觉呼吸困难,哥哥和太子一同负责审理泊熹的案子她是知道的,只是现下听泊熹这么一说,她才从未如此深刻地站到了他的位置上来审视自己。

    究竟要有多么深厚的爱意作为驱使,才能致使他依然喜欢她?

    只怕,他对她的好感早在诏狱里就被消磨干净了… …

    突然连哭的心思都灭了,和龄用力地绞着手指头,她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愕着一张白生生的脸转回来看他,喃喃问道:“我这么死皮赖脸硬要跟着你,是不是叫你很为难。”

    泊熹转动拇指上的羊脂玉戒指,一下又一下,面上却是淡漠的,“或许吧。”

    他这话落在她耳里就好像他说的是“你赶紧走吧”,带给她的刺激完全一式一样,和龄不知道别的姑娘这时候会怎么做,自己又应该怎么做,她两片玫瑰瓣儿似的嘴唇颤颤地阧起来,女孩儿么,再坚强再学着别人厚脸皮也做不到伤心的时候不流露出自己的脆弱。

    和龄抬手捂住了脸,泪珠子像是东海龙王在降雨,汪汪直流,“… …你不喜欢我了…你再也不会喜欢我了,你讨厌我———”

    她是真的伤心得不能自已,可这全然不是泊熹想要的效果。他没想惹她掉眼泪,只是想揶揄她,叫她尴尬一番也就是了。

    不想只是这么一句话能引起她这样大的反应。

    泊熹蹙了蹙眉,他也不是很懂得怎样哄姑娘家,他大她八岁,在他眼里她现下这般儿竟然跟个小孩子似的,哭得没有章法毫无道理。

    泊熹忖了忖,伸手过去拨她捂在脸上的手指头,透明的泪珠子源源不断从她葱白似的指尖溢出来,顺着她手背滚进了半滑至手肘处的袖子里。

    那两截嫩藕看得他眯了眯眼睛,遂转移开视线,一根一根将她顽强的手指头从脸上拨开来,若无其事道:“有工夫哭鼻子,却没有工夫为我上药么。”

    “唔… …?”

    和龄小脸上泪痕斑驳,眼睫湿答答地黏在一处,她觉得自己是不是听错了,抬眼呆致致地瞅着他,眼眸子里湿漉漉的,小鹿一般如洗过的眼睛不敢置信地眨了眨,倏然惊喜道:“我…我可以吗?”

    泊熹在这点上终于是妥协了,他略略颔首,把上身的整个儿中衣全部脱了下来,随手抛在了床里。

    “来吧。”他扬起了弧度悠扬的下巴,示意她,“这儿痛,我自己瞧不清楚,先抹这儿。”

    和龄是个简单的姑娘,刚儿泊熹那样回答,她就会觉得自己被讨厌了,可现在他这么坦诚相见,她突然又觉得春暖花开,觉得自己是被信任的,顿时打了鸡血一样重重点头,抬袖粗鲁地抹了把脸,眼泪倒是擦得七七八八,就是弄得脸颊上红得很不均匀。

    她跑到水桶边用巾栉沾了水,适才水桶里的水还是刚刚好,这么会儿耽误下来却有些凉了,不过也不是特别凉。

    和龄搅了搅水再试水温,勉强还能凑活,就挤干巾栉重新坐了回去。他脖子仰得有点儿酸,喉结滚了滚,催促道:“好了么?不成的话我还是自己来。”

    “哦,好了好了!”

    和龄一眼不错地盯着他脖子上凸出的喉结,又摸了摸自己,倒是没说废话。

    她把半干不湿的巾栉先在他伤口上温了温,撅着唇对着那里凑近了轻轻地呼呼,察觉到他身体微有紧绷,她忙做出声明,“我会很轻很轻的,肯定不会弄痛你,泊熹尽可放一百颗心在肚子里。”

    挨得近了才能看清楚那些伤口周遭儿的淤痕,和龄嘴上说得俏皮,其实心里十分在意。

    哥哥也是心狠,他就不怕她难做人么,抑或他以为她今生再也不能见到他了,以为她很快就会把泊熹忘记———

    并不是这样的。

    和龄低头从小盒子里挖出一块药沫儿,瞳孔深处藏着些许悲恸,极其轻柔的、温和的、慢慢地把药沫儿抹上他脖颈上的伤处。

    伤口蔓延下去,她的指腹也一直向下,扭扭曲曲顿在了他心口。

    “怎么了?”

    泊熹见和龄不动,便低下头望着她。

    她的脸孔在昏暗的灯影里越发显得小巧玲珑,此际眼睑低垂,眼睫仍是湿润的,尾端挂着细小的水珠。

    和龄喉咙里哽咽难言,入目所及都是他身上清晰的伤痕,还有未擦去的早已干涸的暗红色血迹。

    她摇摇头,迅速地又往小盒子里挖了药沫儿往他身上涂抹,眼底泪意朦胧,吸了吸鼻子道:“往后天气真是要越来越冷了,我都,都没带什么保暖的衣裳呢,可真愁人… …!”

    说的好像自己真是在为过冬的衣物发愁一般。

    和龄的手指在泊熹各处伤口上小心翼翼地移转,动作却时快时慢,显然情绪不佳。

    泊熹忽的向后靠了靠,她的手指便落了空,抬眸不解地望住他。手指缩了缩,掉下簌簌的白沫子落在他盘起的小腿肚上。

    泊熹轻轻掸去,眼波微漾,沉沉与她对视道:“其实…我没那么痛。”

    你不必过于自责。

    作者有话要说:

    “小两口”互相关爱

    泊熹也怕和龄太难过,还是心疼的~

    --

    PS,我专栏里有新文夫妻日常,喜欢的可以留意收藏~谢谢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天上掉下个锦衣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十三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十三酥并收藏天上掉下个锦衣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