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天上掉下个锦衣卫 > 第114章 点滴滴

第114章 点滴滴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寒门枭士天唐锦绣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肃肃花絮晚,菲菲红素轻。

    冬日过后便迎来了生机盎然的春日,整个大地仿佛是一夕之间由皑皑白雪变作了落红缤纷的美妙春景,池塘中锦鲤嬉戏玩耍,一团团红色游绕在弯曲动荡的水草之间,间隙里跃出水面吐露几个泡泡,咕噜咕噜,咬上一口青石池边宫装丽人抛下的白面馒头块儿,别样悠游自在。

    “鱼儿啊鱼儿,你们就好了,饿了有人喂,吃穿不愁,还有这许多的小伙伴终日一道儿戏耍,你们瞧瞧这池塘里头,连个你们的敌人也不见呢,案上之人如我,我们又不吃你们的咯,嗐… …”和龄两手托腮叹息一口,嘴唇嘟起的弧度似乎可以挂上个水壶,“我听宫人们私底下说京里边来了几位藩王,也就是这几日的事情,现就下榻在驿站里呢。”

    她坐在青石地上,两眼呆致致望着水面细密的水纹,自言自语的本领想必已经到了炉火纯青的境界,自己跟自己个儿说话,也不理睬旁人。

    水面与青石地面相去不远,青石地微微有些潮湿的水汽,安侬怕滑倒,走得很是小心,倾身将帝姬的裙裾一角从水里捞出来,挤了挤水道:“过了一整个冬日了,殿下可都看开了吧,横竖…横竖权大人都不会再出现了,宁王殿下说的对呀,这回入京的都是一百个里头挑不出一个来的好人才,皇上为仪嘉帝姬张罗驸马,更是为您,多好的机会不是!”

    照着安侬的想头,反正帝姬没瞧上萧公子,而权大人也已经成为过去,倒真不如现如今打藩王里头挑选个可心的,日后好好过日子,这才是正经,人始终要向前看。

    安侬的话明显不称和龄的意,她卷起袖襕,手一弯从边上食盒里拿出一只还热乎着的白面馒头,手下撕一块自己咬一口,剩下的一小点儿就抛掷进水里喂锦鲤,一面吃着一面不耐烦地道:“你们瞧瞧,她又在这里做哥哥的说客来了!”

    一池的鱼,寻着了自己心仪的就能够在一起了,她是人,却连小鱼儿都不如呢,喜欢的人在天涯海角,自己始终逃不脱被指婚的命运。

    和龄自打知道仪嘉的婚事要从今春入京的藩王里入手,心下便有了预感,果然这几日哥哥便隐晦地将父皇的话意传达过来———其实不消他说她也猜得到的,这也正好解释了为何皇上一直压着英国公府不给答复,原是在这儿等着。

    将女儿们往手握兵权的外姓藩王手上送,她的好父亲还真是会打算盘… …

    和龄撇撇嘴,把手探进脖子里拉出一条细红绳儿。

    绳子上挂着一枚温润的羊脂玉戒指,水光天色,越发衬得它白璧无瑕,她把它放到唇边啄了一口,很快便宝贝似的塞了回去,安侬都来不及细看。

    **

    藩王进京这事儿满京里都显得挺热闹的,就连皇宫里的宫人们也好奇那几位藩王的长相,传闻个个俊美无俦,竟是真的么?真真还是要会投胎,来世也像帝姬们似的投身在皇家里,这一辈子就都不用发愁了。

    大抵,阖宫也只有和龄的心态最为端正吧。

    经过一段时日的努力,她终于摆脱了大字不识的文盲称号,千字文百家姓都能默写出来了,更多的时候和龄把注意力都放在了学习上,以此来减少自己对泊熹无望的想念。

    她心底深处知道今生同泊熹没有缘分,也并不强求了,也许时间真能治愈他带给她的所有悸动和美好。她也会平静接受自己的人生。

    又是几日,几位藩王奉旨入宫面圣。

    藩王们在养心殿觐见皇上,前后不过两个时辰的工夫,哪想他们一走整个宫里宫女们私下便都理论起来,皆道四位藩王如何如何的倾国倾城,如何如何的风姿绰约,简直天花乱坠不可收拾。

    和龄听见的时候是在屋里临字帖,她有个习惯,练字的时候要安静安静再安静,然而窗外却老有悉悉索索的小声理论打扰她,听见最多的便是那位劳什子的平广王。

    她觉得特神奇,过往她对美男子也是甚为追捧的,目下倒一点劲头都提不起来了,只觉得她们说的那平广王定是个妖妖娆娆娘们儿一般的人物,生的那样好看,怎么不做小倌去,藩王不都该是五大三粗脸上络腮胡么?

    和龄不出声,槛窗外的宫女们便都无知无觉,最后竟是连素来不掺和进小宫女们谈笑里的安侬都加入了。

    “你们这起小蹄子,敢是都见过平广王殿下了?”

    她朝帝姬所在的方向指了指,压低声音道:“为了咱们殿下考虑,你们也该告诉我知道那位平广王是怎样的俊俏,最好的自然要给咱们帝姬,可不能给仪嘉帝姬那头抢了先去。”

    底下小宫女们都附和起来,一时又是新一轮的讨论。

    和龄都已经在书房里烦躁地咬笔杆了,果然是男色误人么不是,一群女人叽叽喳喳,实在不成体统,她把手边写废了的纸张揉成一团,一把就推开了窗户将纸团准确地砸在了安侬脑门儿上。

    一时间众人都吓得跪在了地上,头也不敢抬起来,还算知道羞耻。

    和龄皱着鼻子哼了哼,扬眉道:“一个个的思.春是怎么的,要不赶明儿我把你们都送与那平广王得了,人家肯定不会嫌丫头多的… …!”

    大家伙儿都晓得淳则帝姬的脾气,她恼起来一般性时间不长,来得快去得快,是以大家也不是那么惧怕。跪了一会子,安侬抬首见窗边的人不见了,便扭头挥挥手把众人赶出廊子,自己却拎着裙角走进书房里。

    她居然是一副很兴奋的模样,福了福身就凑到和龄边上,开口道:“您听见不曾?大伙儿都说平广王生的好看呢,晚上的晚宴皇上叫您同仪嘉帝姬隐在屏风后悄悄看上几眼,到时候您别含糊,瞅见最俊的一准儿就是平广王了,可不能落在仪嘉帝姬后头啊———”

    和龄都不知道安侬是从什么时候起又变得同她才进宫时认识的那个安侬一样了,虽说是为她着想,但是没想在点子上。

    “让仪嘉抢先便抢先去,她本就是姐姐,那四位王爷她要是都喜欢就都收着吧,多好!”和龄道。

    这话也就她张口就来,安侬抿抿嘴,也不再多言,出去准备和龄晚上穿的裙衫去了。

    帝姬生得一副好颜色,没了权大人还能一辈子找不着好男人么?

    她就觉得大家嘴头议论的那位平广王殿下是个人物,定然能将权大人在帝姬心中无可撼动的地位给比下去。

    这样皆大欢喜,帝姬也不用再为情所苦了。她不爱跟人说心事,她却是常在身边伺候的人,哪儿能瞧不出她的落寞呢… …

    *****

    落了晚,宫人们都忙活起来,宫里几乎每五步就挂上了彩灯,遥遥望去一派灯火朦胧火树银花之色,仿似条条发光的迂回长龙。

    大殿里,宴席上亦是觥筹交错笑语连连,空气中弥漫着醉人的醇和酒味,隐约,还有清淡的若有似无的春日甜香。

    纯乾帝坐在龙座上,下首按着位次分为两排文武大臣,四位藩王倒都特特赐座在两排座位之前,席间谈的多是些风雅之事,众大臣说笑间,有意无意视线一直不住地往藩王们的坐席看过去。

    主要看的还是平广王。

    这位平广王江离幼年时曾随他父王来过一回京都,只是那时却不及现如今惊艳。

    听闻江离承袭王位之时上一任平广王早已去世,而身为世子的江离却在各州府间游历,家人派人千方百计寻得他回去,至此才算是接掌了王位。

    萧泽今日也在,他就坐在太子身畔,两眼不时往屏风后打量———他是提前便得知今儿晚上仪嘉和淳则二位帝姬将在屏风后窥望的,心里越想越不是滋味儿,待见到那四位藩王相貌皆是不俗,更觉郁闷。

    尤其那位平广王,不知为何,他打见着他第一眼起便讨厌得很,分明是陌生的样貌,却诡异地能带给他某人曾带给他的压迫感。

    太不舒服了!

    萧泽一杯接一杯往肚子里灌黄汤,太子在旁边见了轻轻摇头,犹豫了下,最终也未曾说什么。

    酒过三巡,席上气氛更好了。

    仪嘉早便隔着屏风偷偷打量起那些文武百官,她瞧着平广王的时候纵然眼珠子都不会转了,却也没有露出非君不可的模样,一来二去,反倒是捂着嘴嗤笑起萧泽的醉态来。

    “真是个傻子!”

    和龄一到就听见仪嘉说了这句话,她还纳闷呢,不过也没主动相问。背过身看安侬,安侬却在暗处比了比手,示意她和仪嘉帝姬站在一块儿看,别含糊。

    和龄本来就不是很情愿,她是被安侬硬生生打扮得花仙子似的一路哄过来的。其实要不是皇上有意叫她来,一百个安侬也不能驱使她过来。

    不过既然来都来了,那就看看吧。

    屏风安置在不起眼的方位,等闲是无人来注意到的,和龄蹑手蹑脚地走过去,在仪嘉背上戳了戳,好奇问道:“你适才在说哪个是傻子?”

    仪嘉指向萧泽道:“还能是谁?你瞧他都快醉了,也不知是受了什么刺激吃酒吃得面上通红,真可乐。”

    和龄猜测仪嘉说的是萧泽,便将脑袋偷偷摸摸地伸出一点去往席上张望,正在寻找萧泽呢,忽觉一道视线停在自己脸上。

    她低低咦了声,凭着感觉下意识地回望过去。

    待看清那张俊美却陌生的人面,眼中竟莫名酸涩起来。

    和龄抿起唇,尴尬回以一笑便迅速地撤回身,她在屏风后摸摸心口,不晓得心跳何以骤然加快。

    作者有话要说:

    看到泊熹,妹子心跳就扑通扑通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天上掉下个锦衣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十三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十三酥并收藏天上掉下个锦衣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