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天上掉下个锦衣卫 > 第115章 就花阴

第115章 就花阴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寒门枭士天唐锦绣医妃火辣辣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那张脸… …

    和龄心头“扑通扑通”个不住,她不禁在自己脸颊上摸了摸,竟然微微发烫。心下便觉得古怪,分明她是对别的男子都不上心的,萧泽长得也好看呐,笑起来两只眼睛月牙儿似的,牙齿也白白的,可是她看到后就一点儿想法也没有。

    莫非是因为见得多了产生了疲倦?不会呀,泊熹的脸才是见得最多,焉有疲倦一说?

    想到这儿,和龄决定再去瞅一眼那位平广王。

    其实她方才压根儿没有仔细去看他的五官,就扫了那么一眼对视了一下,他的模样应该是俊美的,然而在她的脑海里却没有留下画面。平广王给她的只是一种感觉,一种心脏怦怦直跳的悸动,不敢细看他。

    会不会太玄乎了,是错觉吧?

    为了验证这点,和龄急切地上前,把又要探头的仪嘉帝姬往边上拉了拉。

    后者转过头不大高兴地道:“你做什么?我是姐姐,便是选驸马也该先紧着我,”她“啧”了声,目光里不由带上几分轻蔑之色,“淳则不是喜欢泊熹么,现下又是怎么了,瞧上哪位藩王了?你也不是个长情的么,这才多久,你便喜新厌旧了,亏得泊熹还瞧上了你!”

    有些事仪嘉始终耿耿于怀,寻着机会便要刺一刺她。

    和龄鼓了鼓腮帮子道:“哦,那姐姐又是在做什么,我也道你很是心仪泊熹呢,这会子却在瞧谁,还边看边乐呵得不行,真有脸说别人。”

    “我看谁是我的自由,不干你的事!”仪嘉忿忿地瞪了和龄一眼,却又突然被她的话点醒了一般,整个人怔怔的。

    和龄见仪嘉这模样,自有一股打了胜仗的小得意,她摸摸鼻子,却道:“你只管放一百颗心,我不过是凑热闹来的,那四个藩王,最要紧是那位或许你已然瞧上了的平广王,我看看罢了,绝对不会同你争抢的。”

    她说的是大实话,心里有了一个人,还怎么挤出位置容纳旁人?就好像装满水的木盆,再往里头注水也无济于事,装不下了,多余的水只能从盆壁边沿流出去。

    仪嘉发怔着,和龄就很顺利地越过她扒在屏风边上往外间席上探头探脑,她也不知是怎么回事,这一回只一眼就在喧噪缭乱的场面里瞧见了平广王。

    他身上当真有一种吸引人一看再看的力量,和龄忽然间就明白了为什么宫里那起子小宫女们一个个儿都跟疯了似的,实在是这位平广王他真的很好看,长而舒展的眉,挺翘的鼻子,微扬的唇角,连唇色都极美… …

    和龄吞了口口水,心话儿说男色误国啊男色误国,怪道历史上有那么些皇帝都喜欢养男宠呢!男人长成这样也真是逼得人挪不开目光要在他身上打主意了。

    幸而这是一位藩王,等闲一般人还真动不了他。和龄的思维开始向奇怪的方向游走过去,她咬了咬手指,转睛看向自己父皇,只觉得当今世上男子里头也只有他父皇才能强迫人家平广王的。

    正在想入非非,目光情不自禁又腾挪在平广王身上,竟不知为何这样巧,他脉脉如水的眸光再一次准确地投向了隐藏在屏风后的她。

    和龄汗毛倒数,瞪圆了眼睛,偷窥人家被发现了总归是难为情的,她咬着下唇不知所措地看着他,思想告诉她应该直接躲回去,身体却不听话起来,僵得一动不动只管盯着那张如珠如玉的面容,十分的唐突。

    她臊也要臊死了,谁知那位平广王歪了歪脖子,竟回以一笑。

    他这一笑,仿佛外面天光大亮,整个御花园的花都开了,实在耀眼夺目的紧,和龄更呆了,那份少女掩饰不住的羞臊之意由她红透的面颊透露出来。

    平广王见了,唇际的笑弧不着痕迹收了回去,眉眼依旧是脉脉温和的,可和龄就是感觉他的心情不似方才那样好了。

    她忙捂住自己的脸退了回去,禁不住满脑子都是那张姣好的男子面庞,一时又想是自己看错了,平广王也是人,他此番来京会不晓得皇帝的意思么?有帝姬对着他红了脸,他高兴还来不及,哪有笑过之后立时就摆脸子的。

    和龄摇摇头摒去脑海中这些有关平广王的问题,他是不是不高兴和她都干系不大,诚如她告诉仪嘉的,她就是来瞧瞧热闹的。

    平广王再魅力无边,他也不是泊熹。

    仪嘉打量了几眼淳则帝姬,见她面上又仿佛羞赧又仿佛悲怆,叫人看也看不懂,纳罕极了。她也不那么好奇,抓住自己心里一溜而过的想头,忐忑而兴奋地去看席间那人。

    孰料原本太子边儿上的位置这会子是空的,酒壶歪斜着,箸儿也只剩下一只,另一只就和箸儿的主人萧泽一般,不知所踪了。

    仪嘉有几分失望,若有所思地踅过身。

    几位藩王都是人中龙凤,她瞧了都极为欣赏,但是始终没有心动,反而是听了和龄的话后发觉自己对另一个的关注,有些过了头。

    和龄不像仪嘉还恋恋不舍地停顿在屏风后等着看谁,她等脸上的热度退了就大步跨出了大殿。

    走到外面叫夜风一吹,头脑都清明许多。想到自己因别的男子一个笑容就红了脸,她自觉实在是对不住泊熹,兀自懊悔自责得厉害,边走边踢着小石子。

    在这样月色皎然的夜里,更是思念起他。想他在哪里,过得好不好,有没有遇见对他好的姑娘… …?

    还是不要遇见吧。

    “殿下,殿下!”安侬举着宫灯脚下不停歇追了过来,“怎么不看了?难道竟没有中意的?”回头皇帝和宁王可都是要在她这儿问话的,她可不能一问三不知什么都答不出来啊。

    和龄看安侬的眼神就像看一只叽叽喳喳的麻雀,撇撇嘴道:“我都瞧了一遭儿,数那位平广王生得最是好,你别急,回头我就为你找门路把你许过去,你高兴么?”

    安侬被这样在言语上戏耍是常有的事,她习以为常地点头应了帝姬,锲而不舍地道:“您就真一个都没兴趣,怎么好这样呢,花样的年纪就在一棵树上吊死也太吃亏了… …”

    说着,她灵机一动,“既然藩王您瞧不进眼里,合着还是萧泽萧公子更入殿下的眼?要真这么的,却也成的。”

    说曹操,曹操到。

    和龄眯起眼睛,但见远处灯影里一个摇晃的人影似极了萧泽,可他不是在大殿里吃酒么?

    她有点儿疑惑,吩咐安侬回去殿里看看萧泽在是不在了,自己则独自一人小跑了过去。

    ***

    此处临水,距离宴宾的大殿颇有些距离,银月的光辉和着火光一齐在水中纠缠,搅得水面波光粼粼、灿若星河,涟涟的水纹益发浮动不息。

    萧泽喝得大醉,和龄才靠近他就闻见一股子酒气。

    她掩住鼻子不再走近,瞧他这走路都左摇右摆的模样,活像在岸上走路的野鸭子。

    笑话完了,她转身要走,萧泽却听见了声响,他嘴巴里咕哝了句什么,倏地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大着舌头道:“淳…阿淳,我没眼花吧?你怎么特地出来找我来了?”

    萧泽才在席上不慎目睹了和龄与平广王的两次视线相遇,从小到大他想要的东西都没有这么得不到过,哪儿能不气呢,酒水便越饮越多,最后无意地就荡着步子走到了这里。

    和龄尝试着甩了一下没甩开,看着萧泽的目光就变得很纠结,她不想和一个吃酒吃醉了的酒鬼动气,更别说讲道理,事实证明那只会白费唇舌。

    看看两人站在水边有点危险,她就好脾气地任由他握着手腕,将他往安全的地方带,“你的小厮也太不仔细了,哪有主子吃醉了酒底下人连个影子都不见的,也是奇了。”

    萧泽纵然醉醺醺的,听和龄指指点点的话却也能听得明白,他把这理解为她关心他,心头一甜,低头便寻到了她的唇要吻下去———

    光影斑驳,萧泽的脸逐渐放大,他微闭着眼,嘴唇就要落下来,和龄反应及时,只“哎呀”一声就抬手捂在自己脸上。

    萧泽是真醉得可以,他也不管亲到了哪里,微合着眼吻了吻她的指尖,嘴里嘟嘟囔囔的,大手也不安分起来,锁住她的肩膀揉捏几下忘情地道:“阿淳,你就不能答应嫁给我么?我保证,婚后房里的通房丫头我一个都不要了,我把她们都赶出去,我今后只有你一个,我也不计较你和权泊熹的过往… …”

    男女的力气悬殊自古就是盖棺的定论,何况萧泽还喝醉了酒,这是没剩下几分理性了,一旦亲近到她就不舍得离开,迷迷糊糊强行地揽臂一把抱住了她。

    和龄气都喘不匀亭,闷在他胸口闻到的全是酒气,她脑袋里发胀,就在浑浑噩噩的时候,只觉腰上猛然一松,霎时就脱离开萧酒鬼的钳制,得以闻见春日夜晚新鲜染香的空气。

    萧泽好像被来人怒气冲冲一脚踹到地上,到底是醉了的人,也听不见他叫痛,居然就那么歪在那里睡着了似的。

    和龄想要向来人道声谢,一抬眸间,见到的竟是那位颜如舜华的平广王…!

    在,在做梦吧?

    她还觉得是光线暗自己看的不真,抬手揉揉眼睛,再睁开眼定睛看去,除了平广王那张面容上神情微有变化,其余都是不变的。

    她傻站着也不知道要作礼,倒是平广王阴沉沉着一张面孔,开口便是阴阳怪气的一句,“呵。本王竟不知现如今京城有如此开放的风气,黑灯瞎火的,帝姬私会情郎,果真叫人大开眼界。”

    作者有话要说:

    吃醋模式的傲娇狂魔 ... ...对付萧泽还真是简单粗暴的一脚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天上掉下个锦衣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十三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十三酥并收藏天上掉下个锦衣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