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天上掉下个锦衣卫 > 第119章 与君同

第119章 与君同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毒妃在上,邪王在下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泊熹原本很是镇定的,可衣服就这么被和龄扒拉开了还真是有种说不出的怪异… …

    他不由别过了脸,有温温的鼻息扑到裸.露的皮肤上,害得他身体的线条都紧绷起来,喉结滚了滚,眼睛直直地看着珠帘边缘朦胧的天光。

    泊熹身前和龄却全然是另一种状态,她不单看,她还要动手动脚。

    和龄在瞧见那一个小红点的时候并不露出惊讶的神色,她在关外自己小土屋里见过一回泊熹的胭脂痣,再有一回大约是还借住在锦衣卫指挥使府上的时候,为了确认身份才看的,跟着就是去年秋天泊熹受伤了她给他抹药膏,不可避免可地又一览无遗。

    要说泊熹和盼朝哥哥的小红痣,不得不说是个天大的巧合,她作为两个都见过的人,轻易就能区别出不同来。

    这细微之处更见于她此刻看见的“平广王”这颗胭脂痣。

    因为这颗痣完全,与泊熹的一模一样啊———

    和龄用手指头在他的小红痣上点了点,又本着研究的劲头用力地抠了抠,这会子她倒不知羞赧为何物了,却苦了泊熹。

    倒不是因为痛,只是和龄这么又摸又挠的,他又不是个死的,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他对她满腔的情义,不靠着那点子一直以来引起为傲的自制力,不早便将她如何如何了。

    正勉力自持控制着,忽而听到小小的啜泣声,泊熹转过脸收回视线,还一句话没来得及说呢,她泪影重重的两汪眸子就和他对上了。

    他都说不出话来。

    和龄的情绪到了,自己哭得不能自已,眼泪汪汪咧着嘴看着她,泊熹想帮她擦眼泪,她却直接埋首钻进了他怀里磨蹭,蹭了会儿大抵是把脸上眼泪都擦干净了,便用力地吸着鼻子通气儿,然后道:“我早该猜出来是你的!我就知道泊熹不是凡人,你定能逢凶化吉否极泰来,年年有余万事如意步步高升升官发财…财… …”

    财源广进?

    她激动地把背得成语一股脑儿胡乱都用进去了,泊熹却没有笑话她,反而道:“行啊,长进不少,一口气说了这么一串成语。”

    和龄沉沉叹了口气,闭了口,环住他的腰依偎了过去,喃喃道:“事实上,我心里隐约知道你是你的,你别不信,我就是有这个直觉,这好像叫做… …是了,叫女人的第六感!”

    泊熹伸臂抱住她,却对她自称女人颇有微辞。

    他摩挲着怀中仿佛时刻散发出处子幽香的和龄,满足地闭起眼睛感受这一刻,至于女人么,那得等到他们行过周公之礼之后不是。

    和龄絮絮叨叨的声音还在持续着,“怎么就摇身一变变作了平广王呢?这也太不可思议了,若不是你主动告诉我,我怕是想破头也怀疑不上你。”她的脸贴在他赤.裸的心口,感受到细微的伤痕,很自然便回忆起了泊熹因她那时候将他身份透露给哥哥而引发的灾难。

    那时候的事情在他离开的这段时间里日日夜夜折磨着她,现下冷不丁想起来,周身犹如罩上一层无形的阴霾。

    和龄怏怏地微扬起脸,小声地说道:“泊熹,那时候我不够信任你,对哥哥的信任又过了头,也是蠢得可以,才会把你害得最终离开了… …之后我一直都在后悔自责,你不在的日子,我多希望能重回到那个时候。唉,我说了这么些有的没的你会不会嫌我聒噪啊,我其实也不是对谁都这么多话的,我也是分人的... …”

    泊熹垂眸看她,因她的话,那段委实不很美好的回忆也流回他的大脑,身上某些早已愈合的伤痕似乎再次隐隐作痛起来。

    见他暂时没有说话,她无端就极为紧张,起誓一般肯定地道:“我这回不会再将你的身份透露出去了,谁也不提,这回是真的,我不会再食言,好不好?你再不要为那事恼我,我毁得肠子都青了又紫了,真的… …!”

    泊熹低头和她额头碰额头,唇角哂了哂。仿佛同姬氏种种恩仇,俱在一笑中泯灭。

    见状,和龄心里的欢欣鼓舞无处发泄,她开心地勾住了他的脖子往上亲了亲,软软的唇便蝶翅似的掠过他的下巴。

    “那你是彻彻底底真真切切地不生我的气了,也不会再嚷嚷着要我哥哥和爹爹的性命了对么?”她的眼神炙热里含着几分迫切,忽闪忽闪。

    泊熹又是一笑,和龄连感慨他如今的笑容较往日多多了的时间也没有,就被他附到了耳朵边上。

    他的声音始终如初见时那般醇和清朗。

    他说:“我只要你。”

    经历这么多,他才醒悟:原来报仇雪恨不是唯一能活下去的动力。原来,拥有她就足够了。

    和龄耳朵热热的,他这话一说,她心都暖得化开来了,可一转头瞧见那张陌生男人的脸,面上表情却僵硬起来。

    她蹙起了眉头,这张陌生的男子面孔便再风流倜傥,终究不能代替泊熹啊,何况泊熹本就丝毫不输这张阴柔的脸。

    和龄嘬了嘬唇,不满地嘟囔道:“你这相貌是怎么回事儿,不是一直就这样了吧?”

    她说着两手去扯他的脸,扯得泊熹疼得大皱眉头,往后躲道:“快别扯,这是易容之术,容不得你胡乱抓扯的。”

    和龄知道易容一说,她忽然觉得奇怪,不耻下问道:“我这几日时常听底下人议论这平广王,都说他常年闲云野鹤似的飘零在外,是以没什么人晓得他的真实相貌,那泊熹易容的是他的真实外貌呢,抑或只是你随意使用的一张人面?”

    泊熹滞了滞,伸手去穿拢身上衣物,倒是对她的疑问毫不隐瞒,慢吞吞道:“这不是他的脸模样,起先,我却只是为了试探于你… …”

    他太知道她了,一见着面貌姣好的男子就迈不动步子,平广王本人只是中人之姿,泊熹幼稚起来不输人,为了观察和龄在见着他时一瞬间的反应,冒充时便大加改动了外貌。

    “嗳?试探我么?”

    和龄瞪大了眼睛,撇起嘴来,“把我想成什么人了,你真是的… …”停了停,忍不住问他,“好吧,那我叫你失望了不曾?”

    她眼巴巴看着他,灵动的桃花眼神采奕奕,泊熹回想了下,神色幽幽,他的不满意瞬间写了一脸,咄咄道:“你在屏风后朝席上窥望,如何一眼就与平广王对上眼。”

    和龄咬着唇几乎答不上来,她怎么能知道呢,当时只觉得有一股吸引力还是怎么,反正就是看见平广王了嘛!再说了,平广王不就是他自己?

    听泊熹这声气儿,活脱脱就是吃味儿了,这世上哪有人自己吃自己的醋的?真是叫人无可奈何。

    和龄抿了抿嘴巴,若无其事似的回复他道:“对上眼不是很正常的么,我瞧平广王生得俊呗,多瞅两眼又不碍的咯。”

    情到深处,人的智商约莫就下降了,泊熹竟然没瞧出来她这是成心要激他,他面上现出浅浅的愠色,喉咙里发出小小的哼哼声,突的扭过脸一把撕下了面具,温润笑道:“无妨,往后你也见不着了。”

    和龄看到泊熹的脸———好长一段时间里只有在梦里和想象中才会出现的面容,整个人都定住了一霎。

    然而须臾过去,她接着又演起来,一副唉声叹气的模样,“这可怎生好,你这样,我却看谁去呢?”

    “… …”泊熹往前倾了倾身,弧线美好的侧颊映入自竹帘漏进画舫的柔光里。

    看谁?不言而喻。

    可怎么就是不肯直截了当说出来呢,想听他说几句好听的甜言蜜语怎么就这么难,和龄在心里嘀咕,她看戏文里那些书生再不济也知道念几句酸诗兜搭人家富贵人家的小姐,博得美人一笑。

    泊熹倒好,指望他甜言蜜语,她是不是有点儿傻?

    和龄皱了皱鼻子,毫不气馁,“那我只好去看别的几位藩王了,都是极好的相貌。父皇的意思,这是叫我选驸马呢———”

    她得意洋洋,把戏做足十分。

    到这会儿了,泊熹反倒瞧出了她的小心思。不过瞧出了并不意味着他真的不在意,就顺嘴威胁似的道了一句,“你敢去看。”

    和龄也不靠着椅背了,直起腰背道:“我就敢,我等一会儿一上岸就看他们去… …”

    “等一会儿却是哪一会儿。”

    他毫无预兆地将她打横抱起,兜揽在怀中固定住。和龄唬了一跳,抬脸和他呼吸相闻,这么近的距离,她心口一阵小鹿乱撞。

    “还要乱说话么?”泊熹在和龄眉心印下缠绵的一吻,不是纯粹的爱.欲,是因为爱而生出的占有的欲.望。

    她生涩却知道回应,对着他的薄唇就亲了一口,脸上飞红,心坎里却甜得腻出来。

    他们的亲密接触也只局限于此了,兴许成亲前他都不会动她,这也是泊熹的坚持。他慢慢放她落地,撩起帘子往外张望了下,回身时道:“容我重新戴上面具,咱们再回去。”

    和龄站在那里摸摸自己的嘴唇,点头乖巧地说好,跟着就坐在了一边撑着下巴一眨不眨眼把泊熹看着。

    光是这么陪着他便是莫可名状的幸福了,像做梦一样。

    作者有话要说:泊熹不是矜持,是因为他对脖子以下比较渴望,只不过脖子以下太不能描写了,所以就不能描写地不敢去想了,他就安慰自己说,哦,那我就等结婚之后吧... ┬_┬

    小和就是,啊,开启了花痴恋爱心动模式噗~萌萌哒~

    【ps,昨天是不是短短哈哈哈hh】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天上掉下个锦衣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十三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十三酥并收藏天上掉下个锦衣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