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天上掉下个锦衣卫 > 第121章 灵犀通

第121章 灵犀通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医妃火辣辣毒妃在上,邪王在下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重生最强女帝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和龄想大大方方地给与哥哥肯定的回答,奈何他瞧她的眼神委实和往日不大相同,就好像…就像他已经知道了什么似的。

    有这个可能么?

    事关泊熹的安危,她错过一回了,不敢再错第二回,哪怕是一丁点的马脚也不敢暴露出来。哥哥那次在城外村子里虽说看上去是对泊熹和她的事勉强同意了,可归根究底他们之间有些私人恩怨,泊熹且不说,单说哥哥,他瞧着没那么大方,没准儿知道泊熹回来又要从中作梗。

    这世上,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立场,和龄知道自己不好过多怨怼哥哥的,他考虑的和她不尽相同,他或许不把她和泊熹的感情放在第一位,也不见得就相信,所以她什么也不会再告诉他,她和泊熹都承担不起任何的波折了。

    和龄寻思了下,就抱住了哥哥的胳膊左右摇撼,撒娇似的道:“哥哥怎么有空来,是来给皇后娘娘请安才顺道儿来看我的,抑或是专程来的么?”

    她试图扯开话题,做兄长的怎么看不出来,盼朝只作未觉,任由和龄撒娇卖呆,带着她往明间里走去,边走边道:“我同太子并萧泽一同入宫的… …”他留意到自己提到萧泽时她的眉毛短暂地纠了起来,但是想到什么似的,很快就掩饰了过去。

    盼朝暗暗叹气,接着道:“哥哥来瞧阿淳,阿淳不高兴么?上次来看你还是五日前,你现今儿倒烦起我来了。”

    “哪有———我就是太高兴了才会不知道怎生表达自己的,”和龄脸上笑得一朵花儿似的,继续把话题往远了扯,道:“哥哥,你也这个岁数了,别个哥哥们这时候都或是订了亲事或是早已成亲了呢,哥哥却还没个着落,长此以往可不成。

    嗐,也就是咱们是血亲我才为你发愁,你说这到了冬天连个暖被窝的人都没有,过去还有个念绣呢,现在么…我怎么听说哥哥房里通房丫头也不摆上一个。哥哥,你是喜欢姑娘的吧… …是吧?”

    盼朝脸上七荤八素的,握拳在和龄脑门砸了个暴栗,“你仔细叫人听了去,这是身为帝姬信口就来的话么?也学的人什么都敢说了。”

    和龄想说自己早就是什么都能说的一张嘴了,只不过在这宫里收敛了不叫人发现罢了,她偷偷弯起嘴角,窃喜不已,他的注意力已经不在她刚从哪儿回来上了。

    只是还没欢喜太久,她就被哥哥一句话弄成了霜打的茄子。盼朝在太师椅里坐下来,朝边儿上点了点,和龄便也跟着坐下,她还没意识到哥哥表情的变化。

    盼朝端起茶盏,往碧绿的茶汤上吹出一缕缕波纹,悠然道:“陪着阿淳说了这么些许闲话,该也尽够了。你却还不曾告诉我,你去哪儿了?”

    “… …”原来她扯皮了这半日他都不在意,根本就是耍着她玩呢,他还惦记着开始的问题。

    和龄的表情凝了凝,哥哥这样在意她去了哪里,莫非他果真是得到什么消息了不成?否则没道理啊,问了又问的,她总归是在皇宫里就是了,还能上天入地么,往日不见他这么样死心眼儿刨根究底的。

    她开始心虚害怕了,又不敢在面上露出端倪,眼角居然抽了两下,蜷在锦袖里的手心都濡湿开来,几乎把事情往最差的方向预想了一遭———假使这一回又是哥哥发现了泊熹的身份,他再领人把泊熹给关押起来…他们见不着面还是其次,要紧的是泊熹… …

    他定是要以为她再一次背叛了他。

    想到那样悲绝的境况,和龄打了个机灵,分明是春光明盛的春日,她却连脚指头都冰凉起来。

    “怎么了,冷么?”盼朝问道,他的声音叫她听不出多少异常。

    和龄拨浪鼓一样摇头,在自己腿上掐了一把,扬起一抹笑来,软声软气地开口道:“哥哥,你老问这个做什么呢?横竖我也不能到皇宫以外玩儿去的,再说了,宫里头规矩重,哥哥别瞧我现下穿的是这身宫女的服饰,其实我不是成心的,我就是闹着玩儿———”

    “有人瞧见你同平广王在一道。”

    他突然开口截断了她絮絮没有重心的话,把茶盅放了下来,语意里似有深意。

    和龄微张着嘴巴,脑中嗡鸣不息,她无法不去揣测哥哥的言下之意,她惴惴不安,甚至在这样强烈的情绪下催生出一些恼意来。

    原来他一早就知道她先前是和谁在一道儿,却还故意问了这半日,逗猫儿呢?况且她好歹也是帝姬,他凭什么叫人暗下里跟着她,若不是跟着她,怎会知道她和“平广王”在一起?

    和龄恼羞成怒,她不知道哥哥究竟知道多少,是只是得知她和平广王一块儿游湖,还是干脆连平广王就是泊熹也被他洞悉,如果是这样,那她该怎么办,杀了亲哥哥灭口么?

    她“噌”地从座位上跳了起来,眉头蹙得死死的,如临大敌,须臾又忽然泄气一般,不甘愿地责备道:“哥哥既然知道,为什么不直说… …”

    盼朝的心情也不像和龄想象中的优哉游哉,他的视线穿过门首上垂着的水晶帘子,杳杳望见天幕上流水一般的流云,话出口声音沉甸甸的,“那阿淳又是怎么一回事,如何要欺瞒于我。”

    推三阻四打谎骗他,何异于不信任他。

    他是她嫡亲的哥哥,难道会害她不成?想到这一层,盼朝难免气闷。

    “我哪有。”

    和龄嘟囔着,她诈他的那句“哥哥既然知道”没能起作用,她仍是不确定哥哥都知道些什么,这感觉极不好,生怕自己说错话,却又不得不开口将这场对话维持下去,便胡扯道:“我…我那晚上,一眼就相看上了平广王,他生得极是俊美,身姿挺拔、气宇轩昂,一众人里头可着他最打眼了… …”

    盼朝的眸光微不可见地沉暗下去,提着嘴角,“然后呢。”

    然后?

    和龄琢磨了下,模糊觉得哥哥应该只是生气她私下和男子会面罢了,并不关联到泊熹,这个发现让她振奋起来,仰脸嘟了嘟唇,又嘿嘿一笑,道:“哥哥也知道仪嘉总是和我唱对台戏的嘛,我怕她再和我喜欢上同一个人,所以决定先下手为强。”

    “所以你就同江离私下幽会?”他扬高了嗓音。

    “嗯…是这么的不错… …”

    “这合乎常理么,先头妹妹不是还对权泊熹念念不忘,”盼朝微垂下眼睑,眸色掩在眼睫垂下的阴影里,“你不爱他了么,万一,他突然回来却怎么好,阿淳莫非都不曾考虑过?”

    他这话一说她才真正放下心来,想来哥哥是不晓得平广王的真实身份的,要不然现下哪里还会问出这些话来,可见他只是对她不待见萧泽反而对这陌生的平广王生出情愫不大理解罢了。

    不过他能这么自然而然地谈及泊熹,她也是有几分意外。

    和龄露出惆怅的表情,怏怏地道:“泊熹现今却在哪里呢?我从秋天等到春天,还有多少时候可以等… …他眼下逃出生天了,我就不能扯他的后腿,这些日子我都想明白了,兴许,天各一方才是于我们而言最好的归宿。”

    “你能想通这点…很好,权泊熹不知身在何处,你总不能一辈子为他守着的。这平广王我眼下接触不多,想来,他面貌俊秀,一身正气,品性必不会差至哪里去———”

    盼朝从太师椅里站起身来,往门边跺了几步,倏地踅过身道:“将你托付于他,我是放心的。”

    他的面孔半罩在光影里,瞧不真,和龄咀嚼着最后一句话,竟觉得这就是哥哥对自己和泊熹的祝福似的,是以重重点头,笃定地道:“我这么讨人喜欢,平广王又极有眼光,哥哥尽管放一百颗心便是。”

    ———但愿如此。

    盼朝顿了顿,撩袍跨出门槛。

    认真说起来,这世上究竟有多少事情是能够做到神不知鬼不觉的呢,他和太子派人将大周几乎翻了个底朝天,却也不曾找出权泊熹丁点儿蛛丝马迹。

    数月前,隐约有番子传来消息,信中道权泊熹曾出没于平广王的地界之中,那时候老平广王还不曾薨逝,世子江离不知所踪,他亲自前往查探权泊熹的踪迹,结果竟是一无所获,只是同病中垂危的平广王和王妃娘娘见了一面。

    也就是那一面,让盼朝对如今这位平广王绝世的面貌生出质疑。

    老王爷病容憔悴不好判断,可王妃却是安好的,他实在不认为这个平广王的外貌来自他们,可是若说是权泊熹假扮了平广王,老王妃如何同意呢?

    这便是个谜了。

    真正使得他在权泊熹和平广王之间划上等到的,不是那些日夜潜伏在驿站的番子传递的消息,事实上那些消息都是无用的,盼朝是在听见说平广王同妹妹泛舟湖上才落实了原先若有若无的猜测。

    和龄那固执的性子,不要说是从去年秋天等到今年春天,他相信便是再叫她等上十年八年,她也做得到!而今却与个素不相识的平广王打得火热,一下子就忘记权泊熹了?

    诚然江离面貌出众,可同权泊熹相比较起来,容貌一说并不是很有说服力。

    那么只有一个可能———

    这位平广王不是旁人,他只能是权泊熹。

    作者有话要说:盼盼哥摩斯说:真正只有一个———  (貌似这是柯南的口头禅 →_→)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天上掉下个锦衣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十三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十三酥并收藏天上掉下个锦衣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