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庶女成凰 > 携手天涯(万更,送400字)

携手天涯(万更,送400字)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庶女成凰,携手天涯(万更,送400字)

    “既然你敬酒不吃吃罚酒,那就休怪本王剑下无情了!”辛涯说着突然发难,纵身跃起开始抢攻,手中长剑抖擞,银蛇般噬向拓跋苍。舒悫鹉琻

    “苍,快走!”被突然出现的拓跋苍吸引了所有注意,孟溪月躺在地上痴痴地望着他的一举一动。直到辛涯开始攻击,这才惊醒过来,失声惊呼。

    几次交手,她对辛涯的能耐极为清楚。就连她都不是辛涯对手,又何况是每次都被她打得鼻青脸肿的拓跋苍。

    “小月儿,你是在担心我吗?”听到孟溪月的惊呼,拓跋苍脸上露出幸福的笑容,闪身躲过辛涯的攻击,竟然不顾背后破绽大开,从茫茫剑影中擦身而过,扑到了孟溪月的身边,指出如电解了她的穴道,接着弯腰将她抱起。

    “混蛋!”辛涯一击未中,竟然失去了对手的踪影。收住攻势回头看去,发现拓跋苍竟然已经将衣衫凌乱的孟溪月抱在了怀里,被轻视的羞辱和难以抑制的妒火立刻交织升腾,炙烧得他理性尽失。“快放下她!本王要杀了你!钽”

    “我好想你。”对暴怒的辛涯视而不见,拓跋苍低头狠狠吻住孟溪月轻颤的红唇,将她的清甜和血腥之气一并吞入口中,呢喃着倾诉那蚀骨的相思。

    感受着拓跋苍的气息,孟溪月的泪水更加汹涌。情不自禁的想要回应,却用尽最后一丝理智提醒自己,现在不是时候。当看到辛涯挺剑刺来的时候,急忙想要出声提醒,只是话未出口,已经模糊在了他的唇舌之中。

    见拓跋苍旁若无人地吻着自己看上的女人,辛涯怒火更盛,长剑带着风声向着他的背心刺去,眼看就要得手,忽然眼前人影闪动,再次失去了拓跋苍和孟溪月的影子。几次三番,竟连拓跋苍的衣服都没有碰到抉。

    “小月儿,等我一下。”终于结束了这个眷恋长久的吻,拓跋苍轻轻将孟溪月放在地上,又在她额头温柔地轻吻一记之后,缓缓抽出腰间长剑,遥遥指向正急速而来,怒火攻心的辛涯,足尖轻点,人已经如同闪电般跃出。

    锵然声响,两柄长剑已经交织在一处,人影如虹剑气纷纷,孟溪月站在一边,早已经错愕当场。

    辛涯武功极高她是知道的,可是她却没想到拓跋苍的身手竟也如此之好。一直以为他只是轻功卓越,其余不过三脚猫功夫,想不到他竟然可以和辛涯旗鼓相当,甚至隐隐占了上风。

    突然间一声刺耳的铁器摩擦声响起,接着一柄长剑似流星般脱手而出,落入静寂的深潭,溅起了三两点水花后重新恢复沉寂。

    一圈圈涟漪散去,最终恢复平静。水面上倒映着辛涯俊美的容颜,竟是那般苍白。

    “那一次潜入驿馆从我手中将她抢走之人,也是你吧。”不是疑问而是肯定,辛涯单膝跪在地上,撑在膝盖上的手臂酸麻至极,使不上半点力气。

    如果说开始的时候只是拓跋苍仗着轻功高超戏耍了他的话,那这几十个回合下来,他已经确定自己不是这个男人的对手。看着那背对着他的身影,终是忍不住心中的疑惑:“你不杀我?”

    “我是恩怨分明之人,虽然你意图不轨,可是却也是你将她从皇宫中救出。两相抵消,今夜我不杀你。以后若是再敢纠缠,相见之日便是你的死期。”拓跋苍沉声道。

    虽然明知自己不敌,可是当看到拓跋苍重新向着孟溪月走去的时候,他还是不甘地怒吼道:“她是本王的女人,如果你敢带她走,便是与我惜月为敌!”

    “只要可以与她相守,便是与天下为敌又如何?”拓跋苍淡淡地回应,声音虽轻却坚定异常。落在孟溪月耳中,字字千钧。

    “走吧。”

    脱下身上的外袍将孟溪月包裹严实抱到辛涯的马上坐好,自己接着翻身跃上,居高临下瞥过挣扎着想要站起的辛涯,一抖缰绳策马而去。

    “拓跋苍!终有一天本王会将她夺回,一雪今日这奇耻大辱!一定!”身后传来辛涯的嘶吼,随即消散在风里,只留下淡淡的余音回响。

    孟溪月闭着眼睛,贪婪地呼吸着身后怀抱中熟悉的味道。她不敢睁开眼睛,唯恐这一切只是南柯一梦。

    “这么久未见,你都不舍得看我一眼。怎么?我长得真的这么吓人吗?”策马奔驰了半个时辰,确定身后没有人跟踪之后,拓跋苍这才将马勒住,自己则抱着孟溪月跃到地上,单手扶着她的腰肢,牵着马慢慢行走。

    “你怎么会来救我?”听到那熟悉的调侃戏谑,感受着身边温暖的依靠,孟溪月终于确定自己不是在做梦,抬眸望着那思念已久的容颜,有千言万语想要倾诉,最后却只有这平常的一句。

    “我担心你一个人在宫里会吃苦,所以花了重金买通了几个内应,托他们平时多照顾你。也正因为他们,我才知晓你被辛涯带走。本想是向着惜月的方向追赶,可是因为赶路累死了马,无奈只得到沿途的绿洲中补充给养,谁知竟然遇到了你。可见苍天垂怜,终是给了我一个机会。”

    虽然觉得这种巧合很不可思议,可是孟溪月已经没有心情深究了。她只知道日思夜想的男子此刻就在身边。而且这里不是那皇宫深深,没有了阻隔障碍,她可以将心底的话毫无保留的说出。

    “带我走吧。”

    “和我走吧。”

    孟溪月再不迟疑,终于下定了决心。话出口的同时却听到拓跋苍的声音同时响起。抬头看去,月色笼罩下的男子眉目俊雅,深邃的双眸满是坚定痴情。

    “小月儿,离开皇宫之后我便后悔了。那时我便发誓,无论如何都要带你离开那个黑暗血腥,满是陷阱和争斗的丑陋地方。即使违背你的意愿,也要带你走。今夜既然再次相见,我便无论如何都不会放手。和我走吧小月儿,从此舍去繁华,天涯为家!”视线灼灼地凝视着孟溪月,拓跋苍伸出一只手,向她做出承诺和邀请。冷风卷起他的长袍,飘逸如仙。

    毫不犹豫将手递在他的掌心,感受着其中传来的温暖感觉,孟溪月的心安定而满足。

    为了爹她入宫为妃,为了姐姐她曲意逢迎。如今姐姐已经和心爱之人双宿双飞,她也少了一桩惦念。

    至于爹那里,她只能做一个不孝女了。好在她是被辛涯强掳出宫的,追查起来也迁怒不到爹的身上。只不过从今以后,他的日子恐怕更加难过了。

    “放心,你爹不会有事的。”猜出了孟溪月心中的担忧,拓跋苍手指用力握住她的手,轻轻一带将她拥入怀中紧紧抱住,在她耳边郑重承诺:“我已经安排好了,相信我。”

    “嗯,我相信你。”孟溪月点头,笑得幸福。

    拓跋苍的承诺,从来都不曾失言。既然他说不会有事,那爹定然可以平安。

    “我们走吧。”

    心中最后一丝惦念也没了牵挂,孟溪月展颜一笑,从拓跋苍怀中挣脱出来踩鞍上马,杏眸弯成了月牙儿,向着马下的拓跋苍欢声笑道:“本姑娘带着你去浪迹天涯!”

    “荣幸之至。”拓跋苍朗笑一声,纵身跃到马上,紧紧抱着孟溪月纤腰,小鸟依人一般将头靠在她的肩上娇嗔道:“姑娘可要好好珍惜我,不要始乱终弃啊。”

    被拓跋苍逗得咯咯直笑,孟溪月抖动缰绳策马而去。笑声飘荡在夜空,碎银一般清亮。只是很快便落入了漫漫黄沙,被掩埋得干干净净。冷风越加狂烈,呜呜声响如泣如诉。

    天空明月依旧,却泛着诡异的青蓝……

    “什么?月儿她被人抓走了?!”孟楚生不敢相信地跌坐在椅子上,浑浊的双眼傻傻地看着拓跋涵。在得到他肯定的答复之后,立刻泪流满面。“皇上,月儿虽然只是庶出,可是自小到大我都把她视为心尖一般。她……她若是有个三长两短,我也活不下去了……”

    “爱卿放心,朕已经派人前去追赶,很快就会有消息传回。”拓跋涵双眼布满血丝,显然已经许久未曾休息了。孟楚生虽然悲痛,却也没忘了察言观色。见拓跋涵面色疲惫,强忍着将泪水逼回眼眶跪地悲咽:“虽然小女去向不明,可是皇上龙体更加重要。还望皇上千万保重,莫要因为小女失踪而急坏了身子才是。”

    “朕自有分寸,爱卿也要保重身体。”拓跋涵轻叹一口气,挥挥手让孟楚生退下。神情没落寂寥,哪还有半点先前的意气风发。

    孟楚生同样长叹一声,跪拜之后退出了书房。一路老泪纵横的回到了将军府,屏退下人交代不必准备晚膳之后,便将自己关在房里闭门不出。

    “是谁?到底是谁把那丫头带走了?”天很快暗了下来,房中未燃烛火,家居摆设映着窗外月光影影幢幢,像是一个个蛰伏的鬼怪,准备伺机而动。孟楚生一动不动站在房中,口中喃喃自语。“是拓跋苍,还是段子息?亦或是……巫月的人?!”

    老狐狸一般的他,早已经洞悉了拓跋苍对孟溪月的心思。

    对这件事,他是乐见其成的。

    若真的是他带走了孟溪月,那也不算坏事。稍加煽风点火,就是极佳的契机。

    也有可能是段子息和孟溪月里应外合,趁着拓跋嫣大婚的忙乱溜出宫去,来个金蝉脱壳。

    不过这个可能性并不大,若真是如此,那拓跋涵定然不会遮遮掩掩。看那含糊其词的样子,分明是有隐情在身。

    “无论是谁也罢,只要不是巫月的人就好。”孟楚生缓缓转身,看着窗纱上那一轮剪影,面上肌肉止不住抽搐了一下。

    十年了,他机关算尽煞费苦心想要得到那个秘密,却始终一无所获。而巫月一族对巫女的执着更是令他头疼。本想要耐心等待孟溪月恢复记忆,可是巫月越来越近的追踪令他胆颤心惊,尤其是之前竟然有探子闯进将军府,逼得他不得已出了下策,将她以选妃的名义,送进皇宫躲过巫月的耳目。

    本以为按照她的性子和孟家的关系,定会惹得拓跋涵厌恶然后直接扔进冷宫,谁知这丫头竟然在后宫之中搅了一个天翻地覆,歪打正着对了拓跋苍的胃口,甚至为了她不惜献出保命的金牌。

    如此一来,让孟楚生有了新的计划。他要通过这层关系,彻底笼络住这个失势王爷,实现他勃勃的野心!

    “没想到这个丫头还有如此本事,真是意料之外。”孟楚生冷笑一声,视线中闪过凌冽的寒光,浑浊之气荡然无存,只有凶狠和奸佞。“反倒是浅儿这个不孝女,非但派不上半点用场,反倒处处添乱,和她那下贱的娘一样,丢尽了我的脸面!”

    那日孟溪月救了孟溪浅和段子息之后,二人非但没有回到将军府,反而连夜偷偷离开了大漠,不知去向。孟楚生虽然恼火,却也没有派人去寻。他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了孟溪月的身上。至于那个已经没有用处的女儿,是死是活都无所谓。

    “来人。”孟楚生低声喝道,向着应声而入的心腹侍卫耳语道:“加派人手扩大搜索范围,活要见人死要见尸,一旦发现可疑踪迹,立刻来报!”

    ……

    同样的夜色,同样的苍穹。一轮圆月映照下,却是几番不同的景象。

    跪恩阁,历代大漠公主出嫁前所住的宫殿。此刻张灯结彩红烛锦帐,处处洋溢着喜庆的气氛。

    宫女太监忙碌穿梭,金银珠宝锦绣绫罗装满了一个个描金雕凤的红木箱子,沉甸甸摆满了半个宫殿,彰显着大漠的富足和对这次联姻的重视。

    拓跋嫣坐在梳妆台前,视线呆滞地看着忙碌的众人,大大的眸子中空无一物,早已经没有了往日那快乐灵动的神彩。

    她终于还是答应了这桩婚事,答应嫁给不爱的辛莫,从此背井离乡,去当那个惜月国的太子妃。

    不是因为拓跋涵的训斥而屈服,也不是因为那权势而动心。如果可以选择,她宁可选择死亡,用一条洁白光滑的缎子将自己高高悬挂在房梁上,轰轰烈烈的保全自己的爱情。

    可是她不能死,她不甘心就这样稀里糊涂的死去。

    她要再次见到辛涯,她想要问个清楚,为什么要骗她?为什么要为她许下一个美好的誓言之后又绝情的将她推下万劫不复的深渊?为什么他要如此狠心对她?为什么他吝啬到不肯亲自给她一个解释?

    只要是他说的,她都愿意相信……

    而再见

    到他的办法只有一个:嫁给辛莫,用皇嫂的身份去见他。

    空洞的视线落在那一箱箱的陪嫁上,拓跋嫣的眸中终于有了波澜。清泪顺着苍白的脸颊滑落,滴在她死死交握的双手上。如果这些嫁妆是送给辛涯的,那么现在的她,该是怎样的雀跃和羞涩?

    “姐姐……对不起……”低哑的声音从喉间溢出,很快便淹没在了纷繁的殿内。

    红烛已残,天色将明……

    ……

    “小月儿,累了吗?”天边已现曙光,拓跋苍不再策马疾驰,轻收缰绳让它缓步前行,低头心疼地看着身前的人儿。

    “不累。”轻轻摇了摇头,孟溪月不舍得抬头,就这样窝在拓跋苍的怀里,听着他稳健的心跳。唯有这样才能让她安心,不会怀疑自己是否身在梦中。

    看着孟溪月的依恋,拓跋苍脸上浮起宠溺的微笑。伸手抚上她的发丝,让她可以更加舒适地依偎在他怀里,有力的指节按上脑后的穴道,轻重适度为她按摩。

    舒服地轻叹一声,孟溪月猫儿一样闭上了眼睛,不多时已经沉沉睡去。这段时间,她太累了。

    “睡吧,等你美梦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另一种生活了。”看着怀中酣畅的睡颜,拓跋苍温柔的眸光渐渐深沉,如暗潮翻涌,蕴藏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心事。

    良久终于沉寂下来,不见半点波澜。

    ……

    “这是……哪里?”好久不曾睡得如此深沉了,孟溪月一觉醒来,只觉得精神格外舒畅。眼前一片耀眼阳光,刺得眸子生疼。闭上眼适应光线的功夫,忽然觉察身下传来有规律的颠簸。

    心中一惊,孟溪月重新睁开双眼转头望去,当看到拓跋苍那含笑的容颜时,竟然惊诧不已:“你怎么会在这里?”

    被孟溪月问得一愣,拓跋苍随即反应过来,嘴角蓦地弯起,随即爆笑出声:“小月儿,你莫不是睡得糊涂了吧?”

    “呃……”

    从初醒的懵懂中回过神来,孟溪月立刻双腮通红,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这一觉睡得太过舒服,竟让她忘记了西北东南,还以为之前发生的事都是她南柯一梦而已。

    看着孟溪月的窘态,拓跋苍忽然摆出一副委屈不已的模样:“可怜我彻夜不眠不休地守着你,为了让你睡得舒服一点还脱下自己的衣服给你披上。结果你一觉醒来就把我抛到了九霄云外。好狠心的女人,始乱终弃也不是这么快的吧?”

    “……别说了!。”孟溪月的脸愈发的红了,想到自己就这样在拓跋苍怀里睡了几个时辰,更加羞赧不已。

    “为了让你睡得香甜,我这手臂动都不敢动一下,现在肩膀都僵了。”拓跋苍哪里肯这么容易便放过孟溪月,变本加厉叫得更加委屈:“可怜我本就身子虚弱,又经过这么久的折腾,肯定落下了病根。将来肩不能挑手不能提,还有哪家姑娘肯嫁给我啊!”

    “我给你揉揉吧。”虽然知道拓跋苍素来不着调,说十句只能听一句,可是看着他脸上掩饰不住的疲惫,孟溪月真的有些心疼。当下扭转过身子,伸手抚上他的右臂,准备给他活动一下血脉。孰知刚揉了一下,腰间忽然一紧,已经被拓跋苍的左臂箍了个结结实实。

    “只是揉揉胳膊怎么行呢?真正疼的是这里啊。”拓跋苍右臂也松开了缰绳,执起孟溪月的柔荑按在他的胸口。“从第一次见到你开始,它便开始疼了。有时丝丝缕缕,有时肝肠寸断。可是无论如何,它都心甘情愿。无论付出多大代价,它都不曾后悔。”

    “拓跋苍,你放开……”被这滚烫的情话说得面红耳赤,孟溪月挣扎着想要缩回手来,却被他抓的更紧。

    “叫我苍。”将唇凑到孟溪月的耳边,拓跋苍微哑的嗓音带着蛊惑的魔力:“像昨晚那样,叫我苍。”

    “……苍”他微凉的唇炙烧着她的神经,燃尽了所有的理智。梦呓般颤抖着开口轻轻吐出这个让她魂牵梦萦的名字,带着无尽的相思和爱。

    “小月儿!”虽然只是轻轻的一个字,却如千钧巨石般撞进拓跋苍的心湖。情感的涟漪一圈圈漾开,迷乱了他的理智。

    这一刻,他什么都不去想了。

    伸手抚上孟溪月光洁的脸颊,拓跋苍毫不犹豫的重重吻了下去。轻柔的接触无法满足内心喧嚣的渴望,他探出舌尖长驱直入攻城略地,翻搅着占据她所有的甜美和芬芳。

    她的生涩她的失措还有她下意识的逃避,都像罂~粟般让他痴迷,。直到理智溃散的边缘,这才恋恋不舍的放开了她。

    “小月儿,我爱你。”拓跋苍满足的轻喃。

    看着孟溪月酡红的脸颊因为这句话而更加娇艳,忍不住又是一声轻笑,不着痕迹的转移话题:“你看,前面的村子,就是我们要去的地方。”

    果然被这句话转移了注意,孟溪月顾不得继续羞涩,急忙转头看向拓跋苍所指的方向。

    只见一望无际的地平线上,隐约有着几点黑影。随着距离越来越近,村庄的全貌渐渐展现,伴随着鸡鸣犬吠和炊烟袅袅,充满了生机和活力。

    “好美。”虽然孟溪月自幼性子野,不同于一般闺秀那般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可是也只是在大漠都城里撒撒野而已,从来不曾见过如此壮观的景象。

    看着那一片平原无边无尽,恨不能策马上去疾驰一番感受那风一般的酣畅。“这是什么地方?”

    “这里是大漠国的边境,过了这个村子便出了拓跋涵的权力范围。”见孟溪月欢喜的表情,拓跋苍也不由笑了开来。“今晚我们就在这里好好休息一下,等天亮了继续向北而行。等到远离大漠国范围之后,我们就隐姓埋名找一处村落隐居下来,或者索性在山林中找一处无人之地,夫唱妇随。神仙眷侣一般不问世间情仇。这样的生活,你喜欢吗?”

    “谁要和你神仙眷侣?”虽然心中满是憧憬,可是孟溪月口中却不肯承认。绯红着脸一拳捶在拓跋苍胸口,龇牙纠正道:“还有,是妇唱夫随。这一点,你要记住了。”

    “好好好,妇唱夫随。”拓跋苍朗声大笑:“只要我的小月儿开心,我宁愿嫁鸡随鸡嫁狗随狗。走吧小狗,和爷儿一起浪迹天涯去吧。”

    “你找打!”

    甜蜜的笑声伴随着马蹄翻飞,向着那炊烟升起的地方奔腾而去。天边云彩悄悄厚重,沉甸甸压在前方的道路上,二人身影隐入其中,消失不见。

    路,还有很长……

    惜月国中,张灯结彩。百姓们喜气洋洋,衷心欢迎这位来自大漠的太子妃。

    两国通好,以婚姻结盟。从此多了一个盟友少了一个敌人。身为布衣,能平平安安生活便是最大的期望。

    “公主远道而来,实乃我惜月盛事。朕已经命人挑选吉日,待祭天酬神之后,于下月十五正式大婚。如此安排,公主是否满意?”虽然拓跋嫣是辛莫娶回的太子妃,可是她另一重身份是大漠公主,自然不同于旁人。是以惜月皇帝不顾身体虚弱,强撑着上了朝,以显示自己对这次联姻的重视。

    “皇上太过客气了。虽然未曾举行仪式,但是自从皇兄下旨将嫣儿赐嫁的那一刻,嫣儿便是惜月的人了。皇上若是不嫌弃嫣儿粗鄙鲁莽,便是嫣儿之幸。至于其他事宜,皇上定夺便是。”拓跋嫣巧笑倩兮,一举一动端庄淑雅,看得惜月皇帝暗赞不已。

    这样出类拔萃的女子,果然担得起太子妃的重任。

    “既然如此,朕就命人去准备了。”惜月皇帝抚掌笑道:“公主一路劳顿,朕已经安排下了府邸以备歇息。明日让莫儿带着公主四处看看,熟悉一下我惜月的风土民情。”

    “谢皇上。”拓跋嫣垂眸谢恩,掩去满目苍凉。眼角余光悄然打量,却寻不到那一抹令她心醉又心碎的身影。

    辛涯,我为你而来。而你,又在何处?

    ……

    白雾袅袅,掩映着那熟悉而又陌生的村落。孟溪月站在雾中,神智却极为清晰。

    她……又做了这个梦。

    白雾渐渐飘散,迎面走来的正是那个美丽优雅如睡莲一般的女子。手上牵着的女孩,正满脸好奇的回头张望着。

    “姑娘请留步。”一个儒雅平和的男子远远追来,虽然表情急切,却无损于那浑然天成的器宇轩昂。“我只是想打听一下此处可有大夫,并无恶意。”

    女孩年幼,拖累了女子的脚步,终于被那男子追上,无奈只得站住,语气有礼而冷淡:“此处荒僻,并无大夫。向西走二十里路,集市上自有大夫。”

    “我来此处游玩,忽遇毒蛇。眼看已是避之不及,幸好仆人忠心耿耿踢飞了毒蛇,替我挨了这一口。眼看着毒性入体,怕是难以撑过这二十里山路了。看姑娘是这本地人士,还请帮忙想想办法救他一命。来日,我定当厚报。”看那女子冷冷说完便又要走,男子有些焦急,急忙快步挡在她们身前,急急说明原委。

    听说有人中毒,女子眼神闪动,明显是有些迟疑。想了片刻,还是站定了脚步:“既然如此,我便随你去看看。只是话先说好,无论是死是活,你们都必须立刻离开,今后也不许再来搅乱这里的安宁。”

    “好,好,谢谢姑娘。”男子赶紧不尽,急忙上前带路,引着二人向溪边走去。

    “娘,别去!”看着三人的背影,孟溪月脱口惊呼。随即头部剧痛传来,眼前一黑,所有景物俱都不见。

    “娘!娘……”孟溪月头疼欲裂,却还是嘶声叫着想唤住那女子的脚步。忽然身子一紧,拓跋苍担忧焦急的声音自耳边传来:“小月儿,醒醒,醒醒啊。”

    “……苍?”缓缓张开被泪水模糊的眼,孟溪月依偎在拓跋苍的怀里正欲开口,突然头疼更加剧烈,心中的封印开始松动,马上就要分崩离析。“啊!好疼!啊!!!”

    “小月儿,你没事吧?小月儿,你到底是怎么了?”拓跋苍急得手足无措,只能紧紧拥住她颤抖的身子。看她疼得脸色煞白几近昏厥的样子,只得病急乱投医,伸手按上她的头顶,从风池和百会两处穴道输入内力,尝试着缓解她的痛楚。

    孟溪月此刻已经失了神智,只觉得头颅像是要被撕开般的剧痛,遥远的记忆潮水般冲击着最后的防线,眼看着就要倾泻而出。就在此时,一股雄浑温暖的力量不知从何处而来,已经薄脆如纸的堤坝重新固若金汤。潮汐迅速退去,头痛也随之缓解。

    紊乱的呼吸慢慢平静下来,许久之后,待头痛的感觉彻底消失之后,孟溪月这才松了口气,重新睁开了眼睛。映入眼帘的,是拓跋苍担忧焦急的目光,还有那额头上细细密密的汗珠。衣衫凌乱,显然是听到她的梦呓之后匆匆从榻上爬起赶来的。

    “小月儿,你没事了吧?”一直密切注意着孟溪月反应的拓跋苍见她终于平静下来,这才长吁了一口气,将手从头顶移开,转而握住她冰凉的指尖。

    “没事了。”看着拓跋苍焦急的模样,孟溪月心中极为温暖,语气也比平时温柔了许多:“吓到你了吧?”

    “你的头,经常会痛吗?”低头轻轻吻上孟溪月的额头,拓跋苍怜惜不已。“刚才那样的发作起来,很痛苦吧?”

    “不是经常痛,只是有时候做了梦之后会痛而已。”不想让拓跋苍担心,孟溪月急忙解释:“只要醒来,很快就会过去了。”

    只不过最近一段时间,随着梦境内容的改变,头疼的次数越来越多,程度也越来越重。

    “等我们的生活稳定下来,就去为你寻找大夫来根治它。”拓跋苍说着,将孟溪月放在榻上,自己则向外走去。不多时端进一盆热水,还有一块毛巾。

    “这里沐浴不便,先凑活着用毛巾擦一下身上的汗吧。等明日我上山猎几只野兽,也好给你换个浴桶回来。我回房去睡了,你收拾完把盆放在地上就好。”将水盆摆在榻头,拓跋苍又细细叮嘱几句,这才转身挑帘而去。

    满身汗水确实难受,见拓跋苍离去,孟溪月迫不及待地脱下里衣。正欲去解兜肚的时候,却见门帘一挑,拓跋苍贼兮兮的笑脸便出现在缝隙间:“实在不行,我帮你擦擦背算了。”

    “滚出去!”孟溪月恼羞成怒,单手抓起衣服挡在胸前,另一只手拿起枕头便摔了过去。

    拓跋苍见势不妙,急忙缩头躲避。枕头随后砸开布帘追了上去,只听闷响传来,随后便是拓跋苍凄惨的哀嚎。接着门帘一动,行凶的枕头咕噜噜滚了进来。

    孟溪月这次没有着急,侧耳听着脚步声渐行渐远,这才跳下榻去捡回枕头,草草擦拭了一番身子,重新躺回榻上。

    茅屋简陋至极,窗纸更是早已经不见了踪影。艾草的烟气袅袅娜娜,却依旧有贪婪的蚊虫在窗边环绕,想要趁机饱餐一顿。

    孟溪月躺在榻上,看着瓦片缝隙中透射的月光发呆。又是望月之日,不知不觉间他们竟然已经逃亡一个月了。这一个月来,他们风餐露宿,天明歇息夜晚赶路,走过了一个又一个村落,最后终于留在了这个只有十几户人家的小山村里。

    村民质朴,轻易便相信了拓跋苍编造的谎言,只当是因为恶霸觊觎她的美色,逼得夫妻二人背井离乡逃难至此。

    当看到拓跋苍绘声绘色地讲述着事情经过的时候,她恨不能把脸皮撕下来装进口袋。觊觎她的美色?这话也就是骗骗这些老实村民罢了。她的那点姿色哪里及得上他?

    这一点,从那些姑娘媳妇看他时不自觉便羞红的脸上就可以证实。

    她暗暗提醒自己:下次再有这样的事情,还是说恶霸觊觎他的男色来得更真实一些。

    胡思乱想之间,倦意渐渐涌上。当孟溪月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天色微明。

    随手拿起一根竹竿,孟溪月蹑手蹑脚的出了门。踏着碎石铺就的小路走到村外山脚一处僻静的地方,侧耳细听四下无人,这才弯起唇角露出满意的微笑,接着手腕轻抖,竹竿立刻随之颤动,随着招式的展开,如灵蛇般划破清晨的雾霭。人影纤细,衣袂飘摇,许久方才渐渐停歇。

    “呼,舒坦。”举起袖子拭去额头的汗珠,孟溪月深深呼吸几下,吐出胸腹中的浊气,顿觉神清气爽四肢舒泰。正准备打道回府,忽然想起这山间似乎有一溪清泉,当下改了注意,拿着竹竿上山去了。

    在此起彼伏的晨鸟鸣啼声中,孟溪月终于寻到了那细微的流水声。觅声而去,果然看到一弯清澈剔透的山泉玉带般穿过树林。溪边停着几只野兔,听到孟溪月的脚步声之后立刻蹦跳着隐入草丛。

    虽然离着溪水还有几步远,可是却可以感受到那清爽的凉意。昨夜的梦魇和方才的晨练之后,孟溪月早已经香汗淋漓。当下便解了腰带,准备跳进溪水中洗个痛快。

    谁知刚刚脱下外衣,正待去解里衣带子的时候,孟溪月忽然觉察到身后有了异样,当下利落转身,卯足力气狠狠一拳击了过去。

    “哎呦!”眼见孟溪月动作不善,身后那人急忙闪躲,可是终究慢了半拍,被一拳打在了肩膀上,咚的一声坐倒在地。

    “苍?!你没事吧?”出拳的刹那,孟溪月这才发现身后站着的竟是拓跋苍。急忙想要收手,却已经来不及了。此刻见他满脸痛苦坐在地上,顿时心疼不已。上前蹲在他的身边,想要扶他起来。“你什么时候来的?也不出声提醒我一下。”

    逃亡了一个多月,她的精神时刻紧绷,早已到了风声鹤唳草木皆兵的地步。方才听到异响,直觉以为是追兵来了。所以这一拳用上了全力,结结实实招呼在了拓跋苍的身上。

    “有事,当然有事!”拓跋苍苦着脸坐在地上,委屈地解释道:“这一个月你都没有好好吃过东西,消瘦得厉害。好不容易安顿下来,我就想着早些起来到山林里打些野味给你补补身子。正巧远远看到你上山来,就想着和你开个玩笑逗你开心,谁知道你竟然下此毒手。呜呜呜,你这是要谋杀亲夫啊!”

    --------

    推荐好友慕容梓婧文文《庶女策,毒后归来》,链接http://novel./a/280557/。文风干练情节新颖,真心不错哦。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庶女成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倾城留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倾城留雁并收藏庶女成凰最新章节